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祖宗来了
    “萧希原?听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就在方惜时为突然来者迷惑不解之际,被朱大闯救下的神来子忽然惊声道:“你说你是萧希原?莫非你就是萧祖师的独子,那个半路离开仙苑的预备掌门?”

    萧希原微笑道:“呵呵,那都是好长时间之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我这次来是受人所托,务必要将这里的事端全部平息。”

    说完,萧希原将头部重新转向前方的方惜时,而后脸色平静道:“血河魔君?咱们在数千年前有过一面之缘,而当时的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而已,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居然还能有幸一睹魔君风采,真是幸会幸会!”

    眼见对方如此有涵养,方惜时也没有显出太多的敌意,而是微笑回道:“萧希原,我也有所耳闻,只可惜你走得太早,我进入仙苑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仙苑了。不然,我还要从你的手上讨教两招呢?”

    萧希原摆手道:“讨教谈不上,顶多只能切磋两招。我看魔君你已经全力以赴,看来我也不能大意了啊!”

    说话间,萧希原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枚绿色的种子。接着,种子落入地面,一眨眼的工夫便已经消失无踪。就在方惜时刚要开口说话之际,只见周围的大地之上竟然探出数枝翠绿色的藤蔓,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到半空之中。

    见此情景,方惜时不禁拍手叫绝道:“妙妙,真是太妙了。阁下可以利用自身的灵气,进而影响植被的生长规律,不得不说量一种造物者的神迹。加以时日的话,一定可以登峰造极。”

    萧希原冷笑道:“多谢魔君夸奖。不过,听你的意思,现在我的实力还并没有达到无可匹敌的地方是吧?”

    方惜时点头道:“嗯,可以这么说。”

    萧希原欣然道:“既然这样,我倒是相从魔君手中发掘一下自身的不足,请魔君成全。”

    方惜时心念一动,自己连同身外的血魔骷髅已经自血河之中脱离而出,并以巨人之相,呈现在众人的眼前。而这个时候,血魔的身体后侧,竟然连接着数条管道一样的经络,仔细一数,不多不说正是九根。而就在这个时候,站一旁的众多仙苑先辈,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恐怖,仿佛此时见到这一世上最可怕的魔物一样。

    “不好,方惜时想要将我们的力量具为己有。怎么办,是坐以待毙,听天由命,还是集合力量,一同从这里逃出去。快点做决定,我的身材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说话的还是庞伟,此时的他已然扮演上仙匹先辈的代言人,甚至可以说是灵魂人物,即便他的修为不是最高的,但他的头脑却是最好的。

    “师弟,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们这些人能够重回这里,也都是靠着方掌门的力量。现在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我等自然是要全力以赴,否则不成了忘恩负义之徒?”

    庞伟没好气地对着萧然怒声道:“师兄,你怎么还看不明白。这个方惜时是魔君,他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光复魔界。如果我们现在帮他的话,岂不是在助纣为虐。况且,我们所要迎战的还是本派中人,哪怕我们要自相残杀不成?”

    就在庞伟刚刚说完之际,神来子的先祖赵光亮突然接话道:“庞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方掌门复活我等,不就是为了借用我们的力量吗?说到底,你我现在都只是别人的傀儡而已,是去是留,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决定了的。”

    “呵呵,赵前辈,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难道为了苟且偷生,你连是非黑白都不分了吗?”

    赵光亮面色阴沉道:“你算什么东西,需要你在这里教训我。信不信,我现在一道光天印,就能将你轰杀在这里。”

    眼见对方已经暴露凶相,庞伟自然也不会自甘示弱,伸手一招,银枪已然躺在掌心之中。

    “来来来!今天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光天印厉害一些,还是我的银枪更胜一筹。”

    内战一触即发,哪怕是萧然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可就在这个时候,先辈之中忽然又有一个人开口道:“你们打不打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出手的。就算我的眼睛已经被方惜时彻底蒙蔽,我也不会做出欺师灭祖的畜生行为。”

    听到此人发话,原本紧张的气氛立即变得平静下来,而之前互不相让的庞伟与赵光亮也像泄了凋谢的花儿一样,再也没有生气。

    “于让师祖,您别动怒,有事我们可以商量。”萧然道。

    “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大家各位其主,这个我也明白。只是自古忠孝不两全,想要保全名节同时兼顾忠诚,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与其继续耽误时间,我看大家还不如各走各的路。与方掌门并肩战斗的我也不会责怪,但我的选择请你们也不要干涉。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现在说话的这位乃是萧希原的弟子,孙逸扬的师弟,被喻为苍北仙苑最强长老的于让大长老。自从他进入苍北仙苑以来,一直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所立战功,数不枚举。最后,在一场缉匪的追击之中,误入敌人圈套,最后壮烈牺牲。当时发现他的尸首之时,于让仍然屹立不倒,手中的长剑已经面目全非,剑身之上尽是大大小小的崩口。而他的尸体周围,是数以百计的土匪残骸,可想而知当时的战况是有何等惨烈。在那之后,于让的事迹在苍北仙苑之中传开,更是一度被当时的掌门发扬广大,并在仙苑的“众雄榜”之中为其增添了一席之地,使其被后人永记。只是岁月无情,现如今的仙苑门人已经不再记得这位先辈,更是他的壮举忘得一干二净。

    不管是修为还是号召力,于让都是这群人之中的侥侥者,哪怕是之前气焰正盛的赵光亮也不禁收起了锋芒,转而笑脸相盈道:“师祖多多见谅,是光亮刚才冲动了,在这我给您赔个不是。不过,您真的已经下定决定,不打算再考虑一下了吗?”

    于让沉声道:“不考虑了,我本来应该长眠于九幽之下,却被无缘无故地召回了人世之间,还要忍受这无穷无尽的纷纭斗争,我真的累了。如果你们想去助方掌门一臂之力的话,那就去吧!”

    赵光亮看了看袖口之中那枚洁白无瑕、浑然一体的玉印,不禁叹了口气,而后道:“也罢,既然您心愿已决,我也不勉强了。光亮去也!”

    说话间,赵光亮身为流光,纵身一跃便跳上了那道血魔的肩膀,随即道:“方掌门,我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血魔骷髅身后垂在血河的其中一条经脉,突然飞掠而出,并以迅雷之势刺入到对方的后脊之中,随之,一股股精血顺着管道不断涌出赵光亮的身体,与此同时,他那一身蓬勃浑厚的修为也随之渐渐消散。

    “啊!”

    赵光亮被吸收的过程实在太过惨烈,空气之中弥留着他的惨叫,恐怖像瘟疫一样慢慢扩散开来,这让仙苑先辈之中一些原本打算帮助方惜时的人不禁忘而却步。

    “这……难道就没有更加柔和的方式融合了吗?如果需要以抽干混身精血来作为回报方式的话,那这再生之恩我宁可不还了。”

    说话之间,说话的那人飞身欲要往皇城之外奔去,却不曾想,方惜时竟已察觉了他的“背叛”。呼吸之间,只见位于血魔下方的方惜时忽然桀桀地诡笑道:“想跑?晚了!”

    说时迟那时快,血河之中猛然传来一阵悸动,先前逃离飞入空中的那名仙苑先辈,竟是恍然觉察到自己正下方血河之中,有一个可怕的物体正在朝他迅速接近。

    “糟糕!”

    不等做出反应,与血魔相连的另一条经络突然破开血河水面,如长枪一般,赫然刺入到他的心窝之中。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然后体内的所有物质,不管是血还是灵气,都在飞速地流逝,根本不容他做出任何抵抗的行为。片刻之后,他已经和之前的赵光亮一样,化作一张干瘪的皮囊,迎风飘荡。

    “这……这个方惜时在做什么!他是要强来吗?”

    意识到形势已经不受控制,庞伟在大怒之余,不由得想起联合众人之力一同突破对方的围剿,进而逃出升天。于是他便道:

    “各位仙苑先辈,你们也看见了,这个方惜时已经疯了。如果我们再这么逗留下去的话,非但不能给天下苍生造福,甚至会间接成就了方惜时的恶行。对方的实力你们也见识到了,光凭单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惟有合力迎战,方能有一线生机。”

    说话间,庞伟不由得看向与自己关系最为密切的萧然,等待着对方的答复。而经过了番思想斗争的他终于在最后时间重重点了点头,道:“也罢!事到如今,我们必须先保存实力。这倒不是因为贪生怕死,而是不能让对方的奸计如此容易得逞。现在,就看我们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