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仙苑先辈之力
    方惜时身负重伤,神来子应该高兴才是。可是当对方掉入血河之后,他便一直惴惴不安,总感觉马上就要有恐怖的事情生。然而,接下来的异变应证了他的猜测。

    “神来子,你死定了!”

    就在方惜时那股几近疯狂的声音传出之后,一缕血水顺势从中狂喷而出,并以乎想象的度直逼前方的神来子。而为求自保的神来子,为了弄清对方的武功套路,决定先和对方周旋几个回合再做决断。然而,他想得还是太过天真了,过分的轻敌甚至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嗖!”

    就在那道血水即将达到神来子身前的时候,只见血水前端的浪头之上豁然伸出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神来子定睛一瞧,现掌心之中竟还有一张人脸。

    方惜时的人仍。

    “哈哈,我看你往哪里逃!”

    变化之后的血水不只是外表大不一样,就连度也有了质的飞跃,即便在这之前,神来子已经做好了防备姿势,但那无孔不入的血掌还是绕过他的双臂,直接撞在了他的心窝之上。

    “血河劫!”

    就在血掌击中神来子的同时,方惜时忽然叫出了那个响亮的名号。而一听这三个字,神来子立即脸色大变,就连气势也衰减了不少。

    “血河劫吗?看来这次真的把事情搞大了。”

    说话间,神来了低头看向自己左侧的胸膛,只见在心脏外侧的皮肤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梅花形状的红色烙印。更加奇怪的是,那朵梅花就好像具有生命一样,竟然能在他的身上自由旋转。而随着每一次的转动,梅花烙印之上都会有若干的红色丝线渗入到周围的皮肤下方,但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看似不痛不痒的现象,在神来子看来却好似天塌下来了似的。因为血河劫的大名,他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听过了。

    “哈哈,这下你可以放弃挣扎了吧!知道血河劫的人都清楚,一旦占上那朵血河梅花,无论是人是仙,都将沦为梅花的养分,并最终成为血河的一部分,神魂全无。神来子,现在你可以向朱大闯交待后事了,再晚一些,我怕你就没有机会了。”

    面对方惜时的“贴心提醒”,神来子淡淡地笑了笑,而后摇着头道:“不用了,我活了千余年,早就已经将未了的心愿一一实现,可以说是生无可恋。不过,如果说,还有什么能牵动我的心的话,那就只有你了,方惜时。”

    方惜时的身形陡然跃出血河,只将上半身露在外面,现在的他全身上下都被一层血一样的黏稠液体紧紧包裹着,由于这些液体粘性实在太强,稍有行动,便会将中一部分扯出血河,暴露在空气之中。而这些奇怪的液体一经与空气接触,便会立即黑变硬,最后形成一种类似于岩石一样的物质,附着在方惜时的皮肤之上,使其看起来就好像一个石头怪人一样,混身上下无不散着诡异的气息。

    “呵呵,真可惜!你已经中了我的血河劫,就算有一天我会死在别人的手上,我也没有机会看到了。想想还真是可惜呢!”

    神来子朝着方惜时摇了摇手指,一边啧舌一边道:“那要不一定,或许,今天我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一样的套路,一样的方式,这一次的神来子再次使出自己双臂之中探出的骨刺,以彗星落志之势,轰然袭向血河上方的方惜时。可是,如今的方惜时似乎是因为忌惮对手的实力,在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之下,不敢贸然与之正面对抗。眼见那根骨刺距离方惜时已经不足一丈,后者忽然将自己的身体沉下到仿佛无边无际的血河之中,惊险地躲过了神来子的全力一击。

    “唰!”

    神来子这一剑并不是毫无收获,只见在他的剑尖之上,赫然挂着一块半透明的红色物体,嬠猜得没错的话,这就是方惜时身上的血肉。可不知怎的,进入到血河之中的方惜时,血肉竟也生了变化,而且程度十分之大。尤其是遇见空气便会黑硬的特性,更是和之间的神秘液体如出一辙。在神来子看来,对方的身体已经和整条务河融为一体,所以才会拥有如此神奇的能力。可是话又说回来,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给我下来!”

    就在神来子为对方的事情深思熟虑之际,方惜时一声令下,一条足可以横跨天际的巨型手臂赫然呈现在众人的眼前,并以横扫千军之势袭向对手神来子。然而,有了兵器加持,神来子对于这种程度的威胁还是相当从容的。但见他鹤躯一跃,当时便躲开了手臂攻击的第一轮。而就在这时,神来子挥臂急斩,刚要将骨刺切入到那条无比修长的手臂之上。于是乎,断腕之中的血水立即狂喷而出,血水瞬间便将他的衣衫尽数打湿。

    “该死!”

    被溅了一身血水的神来子心情自然不会太好过。为了泄心中的怒意,他将身体向前一送,便单脚落在了寻条断腕之上。刹那间,亿运气于丹田之中,磅礴的灵气立即转化重达上千斤的实际重量,如灾难一般志作用在断腕之上。

    “咔嚓!”

    果然不出神来子所料,遭受外力横向力道的手臂竟是异常脆弱,长达数十丈的手臂竟然就这样应声折断,让人见了心中不免有种失望的心情。

    “只凭我一人之力,果然强度还是不够吗?既然这样,众多共北仙苑的先辈们,将你们的力量借给我吧!”

    就在方惜时心念初动之际,与众人站在一起的一名青衣中年人赫然走上前去,如中魔一般,一步一步朝前方的血河行去。而见此情形的庞伟也不去阻拦,而是略带深意道:“要去了吗?早走早利落,不要有什么可埋怨的,我也一样!”

    庞伟的这席话本来是用来安慰其它人的。可事实上现在的仙苑先辈根本就没有将注意力停止在他的身上,一番开导便成了自己的心里暗示。

    顷刻间,那名青衣中年人身体一折,便掉入了血河之中,如果这个时候看向头顶上方的话,可以依稀看一个模糊的人影,寻便是中年人鬼魂。不过,现在的他肉ti已经落入了血河之中,换作话来讲他已经无家可归。于是乎,原本被安放在躯体之中的魂魄只得重归幽冥,再次进入到六道轮回之中。

    然而,拥有着那人的身躯之后,整条血河好似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一般,开始向外不断喷出血红色的火焰;而位于其中的方惜时则仿佛如鱼得水一样,自由自在地在里面畅游无阴,如同一只无忧无虑的鱼儿。然而至此还没有完,因为一个似曾相识的骷髅再次出现在神来子的面前。方惜时喜欢称之为了血魔。

    “血魔,让他见识一下你的厉害!”

    信号一经出,那具骷髅甚至没有丝毫缓和的时间,抬起那只剩骨架的手掌,凶狠地砸向相比起来极其渺小的神来子。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血河之中的血水不断跃出水面,并像贴麦膏药一样,纷纷黏在他那枚探出的拳头之上。一时间,骷髅变成了有血有肉的拳头,神来子不意外那是不可能的。可是他更清楚,现在自己必须要逃了。因为对方来的度实在快是有些夸张。甚至,还没有真正接触,他便已经可以感觉到来自寻只拳头之上的森然杀意。

    “我跑!”

    神来子的尾音还没有来得及音,跳入空中的身体已经被人在脚踝位置处用力地拉了一把。而正是这个原因,神来子非常没有腾空起来,甚至参还狼狈地摔倒在地面之上,磕得砂破血流,幸亏都是一些皮外伤。

    “哈哈,你倒是跑啊!”

    说话之间,方惜时再次驱动血魔动攻势,这一回那具巨大的骷髅竟然同时使出了两只拳头,相对应的,血河之中的膏药向蝗虫一般习出水面,然后蜂拥一般来以相应的位置处,眨眼间便将两条骨头修饰成了一双杀拳。在方惜时看来,没有比这更加强大的招式了。

    “师叔,下辈子作个凡人吧!”

    “轰!”一声尖啸,带走的不只是神来子的身影,还有周围的那些先辈们。毕竟,这是一场罕见的巅峰对决,双方都将自己最佳的实力拿了出来,造成的后果就是,万一双方不分伯仲,那最后的结局就委有可能是两败其伤,甚至同归于尽。然而,当他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的敌人已经被杀死的时候,一个人影赫然出现在滚滚黄土之中。而在他的肩上,竟还有另一个人。他们便是朱大闯以及神来子。就在刚刚千钧一之际,朱大闯及时修复了伤势,并在第一时间赶到神来子的身边,并将其带到安全地带。眼风当手的胜利果实就这么飞了,方惜时显得有些气急败坏,随即高吼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拿过一死了吗?你们都给我进来。”

    说罢,方惜时那双毒蛇一般的瞳孔随之看向那一队仙苑先辈,这下,这些好不容易重见天日的昔日高手,也不禁为之瑟瑟抖起来。

    “呦,原来这里这么热闹,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

    就在方惜时准备将众先辈一同丢入到血河之中以来提升自身实力的时候,一个仪表常常,气质非凡的年轻男子豁然出现在天空之中,如履平地一般,安然通过二人的中间,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是谁?这是我们苍北仙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方惜时怒斥道。

    “哦?是吧?既然这样的话,我萧希原就更要管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