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拼招
    还来?

    这话不只是朱大闯,就连身为师父的萧然也不禁为之变色。刚刚的对决,换作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不想经历第二次,难道这个家伙是疯了不成,还是说被之前的冲击打昏了脑袋?

    神来子伸手一拨,将眼中的尘埃悉数吹散,再看他的身上,虽然衣衫尽毁,但1uo露在外的身体却是光洁如新,一点伤痕也没有。原来这便是神来力士的独到之处。

    “哈哈,师叔祖,我就知道你不会输的。”朱大闯欣然道。

    神来子回过头来,瞥了对方一脸,冷冷回道:“少废话,专心给我疗伤,说不定一会儿还能用得上你呢。”

    听到这里,方惜时哈哈大笑一声,随即从地上坐了起来。受到他的召唤,其余的仙苑先辈拥而上,来到他的身边,无人不对其毕恭毕敬,就好像在膜拜自己的神明一般,眼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方掌门,我看还是我们一起上吧!那个叫神来子的后生好像有点棘手,即便车轮战的话,恐怕咱们也讨不到多少好处,不如一鼓作气拿下对方。”

    方惜时转头看向那个提议者,随即微笑道:“原来是赵光亮赵先祖。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神来子师叔应该是您的族人吧?”

    那个叫赵光亮的长须老者转头望向神来子,竟真的现对方长得颇有自己当年的风采,于是轻声道:“我说这小子长得怎么眼熟,原来是我的子嗣啊!不过不把他拿下的话,恐怕接下来的计划难以进行啊!”

    方惜时淡淡道:“呵呵,先祖也太小看我方惜时了吧!如果连一个神来子都对付不了,如何能够统领众仙苑先辈?你们只管看着,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梅开二度,方惜时再次登上了这场战斗的赛场。现如今,原本宽广的刑场已经满目疮痍,一眼望去,所见之处无一不是碎石烂瓦,残甲坠盔,就算没有亲眼见识之前的惨烈战斗,哪怕是看到这些遗迹也能多少想象得到那时的情景。而此刻,方惜时与神来子再次针锋相对,这一次恐怕真就要一分高下了。

    “方惜时啊方惜时!你卧薪藏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今天,本来作为师叔的我应该满足你的愿望。只可惜,你所做的一切只会让天下百姓生灵涂炭,永无宁日。为了仙苑,为了大家,更为了那些后生,我也要将你拦下。方惜时,做死的觉悟吧!”

    话音刚落,神来子的双臂之中赫然伸出两根白色骨刺。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骨刺反射出如剑刃一般的森然寒气,给人一种无形的威胁。

    “没想到到了现在你居然还藏了一手,神来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实力,如果只凭我一人之力的话,恐怕还真对付不了你。不过现在好了,我并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仙苑的众先辈与我并肩作战。”

    经方惜时这么一说,神来子恍然觉得,此时站在正义一方的似乎不是自己,而是方惜时。因为在历史之中,往往是众人所向,才是最后正义的化身,而现在的他势单力薄,仅有一个帮手朱大闯也在之前的战斗之中身负重伤,只能勉强保住性命。这样的自己,能否站胜面前这个众先之师呢?说实话,他也不知道。

    稍事停顿,方惜时又道:“为了公平起见,我就不用时间掌探者来限制你的行动了。不过,即便这样,你仍然毫无胜算?”

    神来子轻笑道:“哦?你这么有自信?理由呢?”

    方惜时冷笑了几声之后,随即昂挺立道:“因为我是血河魔君。”

    刹那间,神来子的眼帘之中已经被血一样的红色完全充斥,天空,大地,还有周围的废墟,这在一刻都成了杀戮的温床,鲜血的主场,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整片血海之中,一种无力的窒息感随即涌上大脑,使之无法思考。

    “哈哈,怎么样,我的血河领域还不错吧?不过你不要太过惊讶,因为接下来还有更可怕的事情。”

    一边说着,方惜时伸手在神来子的身上轻轻一指,几乎在同一时间,神来子身上的相应位置立即涌现出一道血泉。这道血泉仿佛拥有生命一样,自动寻着血河所在地方,飞射而出,一眨眼的工夫便遁入了茫茫血水之中,与之融为一体。

    当方惜时的“把戏”表演完毕之际,神来子的身形陡然一萎,右侧膝盖直接跪倒在地。想他出道近千年,大大小小经历了也有数十万场战斗,但在他的印象之中,自己还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表现。即便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念头,他也万万想不到将自己击倒的居然是仙苑掌门方惜时。

    看到对方落败的样子,方惜时忽而狞笑道:“神来子,你怎么了,平时的你不是所向披靡,不可一世吗?今日败在这个师倒手中,感觉如何?”

    神来子苦笑了摇了摇头,随即接着道:“说实话,感觉并不怎么好,甚至有些不太甘心。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不服老,可是到了今天,我似乎又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

    听完神来子的自白,方惜时放声大笑道:“神来子,你莫非活迷糊了不成。即便现在的你已经有千岁高龄,但在我血河魔君的眼中也只是孩提一般的存在而已。况且,你已经晋入到仙人之境,虽然不能做到与天同寿,但寻常力量根本无法将你杀死。从某种程度来讲,仙人状态下的你就是不死不老的所在。因此,这并不是你战败的借口。“

    听到这里,神来子忽然竖直了上半身,并且从地上站起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败了?”

    方惜时讶然道:“你刚才都被击倒在地上,你莫非还想不认账不成?“

    神来子轻笑道:“这里不是擂台,谁规定被击倒就是落败。况且,我还有大把的力气没有使出来呢!“

    方惜时轻蔑道:“不管你还没有多少隐藏的力量,但在我血河魔君的面前,全都形同虚设。因为我的实力本就在你之上。“

    “哦?是这样吗?“

    一语既出,神来子身化流光,如剑一般,刺向方惜时的心门。一切生得都是那么突然又自然,根本不给对方防备的机会。而那根森白骨刺摧枯拉朽一般穿过方惜时的胸膛,并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通过它,后面的萧然甚至可以年到前方的神来子。

    “好快的剑!”

    “好可怕的剑!”

    虽然神来子使的是一根骨刺,但在那些仙苑先辈看来,那便是天底之下的最强之剑。一剑划过,牵动的不只是方惜时的性命,还有所有人的心绪。

    “不好,快救人!”

    带头说话的是庞伟,就在他话说出口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形同游龙一般,豁然来到方惜时的身后,一把将其搀住。

    “你怎么样?”庞伟关切道。

    方惜时抬起那张惨白的面颊,还没来得及说出半个字,嘴里便先行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之中还夹杂着一些细小的颗粒,应该就是内脏的碎片了。神来子的一击快剑不仅击破了方惜时的皮肤与胸骨,更是将包裹其中的重要内脏一同绞成了碎屑。现如今亿的胸腔之中已经乱成一团,根本分不清哪是心脏,哪是肺叶。

    “快,把我放到血河之中!”

    对于别人来讲,血河之中的血水是致命的毒物,但对方惜时的意义那就大不一样了。然而,庞伟并不知道其中的详细情况,只是对方这么说,他便只能照着做了。

    “那你自己可要小心一点,血河之中就连我也进不去,你就只能靠自己了。”

    方惜时闭上双眼,缓缓点了点头。确认对方已经做好准备之后,庞伟双手一松,方惜时的身体便像一只中伤的燕子一样轰然坠入到鲜红如火的血河之中。

    “想借血河之力修复伤口,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给我出来!”

    神来子眼见方惜时的身影消失在血河之中,心中不由得焦急起来。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即便只拖一刻,对自己而言也是沉重的挫伤,甚至会落下永不愈合的伤情。为免这种情况生,审来子只能尽快解决战斗。

    刹那间,只见神来子蓄力并且挥出一拳。那一拳的威力之大,竟将前方涌上去前的众多仙苑先辈一下子弹到了两侧,而中心处的真正拳劲,则陨石一样,登时坠入到深不见底的血河之中。

    “轰!”

    化身为神来力士的神来子,此刻的第一拳之中,都蕴含着数以万钧的涛天神力,哪怕是一座小山,只要他想,也可以令其瞬间化作尘埃,这正是神来子的可怕之处。然而,当那道势在必得的拳劲没入到鲜血般的血河当中之时,一切都仿佛停滞了下来,被拳劲激起了血浪还未来得及回归血河的怀抱,便在半空之中凝固成了一个透碰着红光的“塑像”,塑像之中甚至还有血一样的红色液体在不停流动。

    “那是怎么回事?”神来子心中暗暗叫道。

    “哈哈,神来子,我说过,凭你现在的实力,绝不会是我的对手。哪怕我已经身受重伤,但你还是杀不死我。哈哈哈哈!”

    方惜时的凄厉笑声回荡大空旷的刑场之中,不知怎的,向来不爱动肝火的神来子竟然喉头一甜,口中渗出一丝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