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师徒
    枪劲逼落,如漫天急雨一般,轰然袭向神来子的诸大要害。然而与此同时,神来子虎躯一震,身体外侧,一股强大无比的无形气墙随之延展开来。

    “哈!”

    神来子仰天长啸,周身气息立即爆增整整十倍,面那些本来只能抵挡一些轻微攻击的气墙立时变得如壁垒一般坚硬无比,竟将那些致命枪劲悉数挡下。

    “好厉害的气屏,再来!”

    眼见自己的第一招被神来子轻松化解,战意正酣的庞伟精神大震,一条看似平淡无奇的争枪竟被他耍得如同浪中白蛟一般,凶气腾腾。

    “吃我这一招,白蛟过隙!”

    说话间,庞伟手中的银枪顺势脱手而出,眨眼间,只见那柄银枪摇身一变,居然幻化成一条通体银光的迅捷水蛟,闪电一般射向前方的神来子。

    “这才是我印象之中的庞师叔嘛,痛快!”

    化身成为白蛟的银枪,套路与之刚才大相径庭,原本凌厉无比的枪劲,一瞬之间便化作了不孔不如的刁钻寒光,以其灵活的身手,转而攻向神来子的下盘。

    神来子出掌抵挡,而那枚被击中的枪头却是陡然一折,如同绳索一般,立时变得柔弱无比,让人拿捏不住。趁着这个机会,垂下的枪头居然奇迹般地向上一挺,轻轻地擦过了神来子的小腹。虽然枪头刺入角度不太理想,但这样的动作还是令神来子的身体不禁为之一颤。就在刚刚的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魂魄都仿佛飞出了身体。

    “好家伙!”

    不等枪头继续发威,神来子连忙以其专长的绵掌相迎,以手腕为中心,并将枪头与柔软的枪身顺势缠在自己两臂之上。庞伟眉头一挑,刚要上前补救,却不承想,被捆成一团的银枪已经被对方再次扔了过来。

    “这小子!”

    不等庞伟发完牢骚,如同乱麻一般的银枪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愕然发现神来子竟在自己的银枪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加入了一剂调料。

    “嗡!”

    随着银枪再次伸展的同时,一道崩山裂地的恐怖掌力如洪水爆发一般轰然袭向庞伟的面门。后者手中没有其它兵器,只得以双掌防御。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神来子的这一掌,其中暗藏了两层掌力,他的双掌虽然能够拦住第一掌,但第二掌还是无情地击中他的面庞。一时之间,庞伟的七孔之中立即窜出大片血水,这一掌的威力实在太过可怕了。

    “啊!”

    当庞伟与自己的银枪一同落地之际,作为神来子师父的萧然还无法相信眼前的情景。曾经不可一切的银枪小霸王庞伟,居然如此轻松地败在了自己徒弟的手中。

    “哈哈,师叔,多多得罪,妄请见谅。”

    虽然中了神来子的重掌,但庞伟并没有失去意识,而是挂着满脸的血渍,一边怪笑一边道:“神来,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凭你现在的实力,哪怕是方惜时也不是你的对手吧?”

    说话间,庞伟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远处的方惜时,却不想对方竟在那里原地打坐,丝毫不管这边的情况。

    “好了,我并不想背负大逆不道的罪名,师叔,您还是见好就收吧!不要再逼我了。”

    庞伟脸上色一沉,随即道:“怎么,你嫌我不配作你的对手?”

    庞伟刚要发话,萧然突然插嘴道:“好了师弟,输就输了,不要在晚辈面前失了风度。你先退下,我来和这个弟子过过招。”

    庞伟虽然心有不甘,但碍于萧然师兄的身份,他只得忍气退下,临走之际还不忘道:“你等着,有机会我一定和你重新打过。”

    神来子洋洋道:“随时奉陪。恭送师叔。”

    当神来子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师父,苍北仙苑的昔日掌门萧然,已然来到了自己面前。与前见到庞伟的感觉不同,萧然一经出马,空气之中立即洋溢起一股难以形容的凄凉感。这种感觉仿佛与萧然已经融为一体,不管他到哪里,这种气氛都会如影随行。神来子大口大口呼吸了几次之后,这才感到稍稍舒服了一些,随即道:“拜见师父。”

    萧然点头道:“神来,你的表现让我很是满意,当初没将掌门之位传给你,是我的一大失误。”

    神来子微笑道:“师父,您就不要为难我了。您也知道,弟子我习惯于无拘无束的自在生活,受不了门里的条条框框,如果让我像方惜时那样长年稳居仙苑之中的放,我恐怕要被活活闷死了。”

    萧然微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无奈地表情道:“也罢也罢,人各有志,你有你的打算,我尊重你。不过,现在我们这些老骨头已经为方掌门所用,所即便我是你的师父,也免不了与你大战一场。”

    神来子为难道:“没有回旋的余地吗?”

    萧然道:“你跟为师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我的脾气吗?我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既然已经站出身来,我就要与你一决高下。”

    “好!既然师父心意已决,作弟子的我当然不会有什么怨言。师父啊!你看清楚了吧!”

    话音刚落,神来子的脸上猛然闪过一丝苦色,萧然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惊声道:“原来你一直都在用秘术支撑着身体,怪不得看你的样子有些奇怪。如此下去,不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吗?”

    “呵呵,这些就不劳师父多虑了,弟子心里有数。要打快打吧!“

    萧然颔首道:“好的。“

    说罢,萧然手掌如同一只轻灵的蝴蝶一样,在所经过的位置之中留下了数道宝石一般的光彩。紧接着,这些光芒越来越亮,范围也越来越大。见此情形,神来子的脸色已经微微沉下,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对方已经使出了真正的本领。

    “寒星料峭!“

    就在意识到自己形势危急之际,神来子的眼前立即划过无数流星,刹那间,他仿佛置身于浩瀚的星空之中,而自己的意识也在这种意境之下完全消融,甚至已经进入了亡我境界。

    “唰唰唰唰!”

    血在狂喷,而神来子却丝毫没有感觉。见此情形的朱大闯,连忙大声叫吼道:“师叔祖,快点醒过来!“

    神来子身体一震,这才从之前的幻境之中回过身来,与此同时数股剧痛如蜂群一般轰然涌向他的大脑。这一刻,他的身体好像都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好厉害的杀招,师父果然是师父啊!“

    一边说着,神来子的嘴中已经渗出大股的鲜血,不过看伤口的样子并不严重,只是流血过多罢了。

    得知对方并无大碍之后,朱大闯这才稍稍舒了口气。可是这个时候,他更在意的是那位太师祖,一招之中重创全力以赴的神来子,单是这份实力就足以震惊全天下。

    “师叔祖,你要挺住啊!”

    稍事调息之后,神来子的面色再次恢复到以往的样子。可是这时他脖颈下方的淤青已经开始向外蔓延,情况不容乐观。如果再不解除神来力士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要全身经脉爆裂而死了。

    “求你了,一定要挺住!”神来子暗暗对自己说道。

    “神来,准备受死吧!”

    说话之时,萧然再次出击。然而不同于刚才的样子,眼前他并没有再次使出寒星料峭一式,而是伸出右手食指,轻轻在自己的身前戮指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竟然孕育出一根通体透明的白色冰锥。而随着身体的逼近,这枚冰锥的个头越来越大,等到抵达神来子面前的时候,已然粗如房柱,并以泰山压顶之势全力砸向他。

    “来吧!”

    面前萧然的全力一击,神来子不闪不避,双脚分立,气沉丹田,双手呈扛鼎之势,随之迎上那枚巨大的冰柱。

    “啊!”

    “哈!”

    同一时间,两股旗鼓相当庞然巨力汇集到同一点上,单是冰注之上激荡出的劲风便足以撕开人类的皮肤。而处于战斗之中的神来子和萧然,更是遭受了前所未有恐怖冲击,硕大的冰柱一个回合下来便已经轰然崩碎,冰屑如飞刀一般射向四面八方。

    “小心!”

    虽然神来子已经自身难保,但为了保护朱大闯的周全,他仍然在第一时间凝聚起一道坚实的屏障,使之包围在对方周身方圆一丈的范围之外,并将随之而来的冰屑悉数挡下。听着屏障之上不时传来的叮叮铛铛地乱响,朱大闯的后心之上不禁冒出大片汗水,这要不是神来子及时出手帮助自己的话,也许现在的他已经被冰屑千刀万剐了吧!

    “砰砰!”

    终于,当两股力量完全散尽之后,神来子与萧然在反震的作用之下,如同炮弹一般双双撞倒在围墙边上。同一时间,一直闭目养神的方惜时忽然睁开双眼,与此同时,一股森然寒光立即从中爆闪而出,使得周围空气立即沾染上一股强烈的杀气。

    “萧然师祖,看来你的弟子已经青出于蓝了啊!”

    说话间,原本萧然倒下的那片废墟之中忽然站起一道狼狈的身影,只见对方身上的衣衫已经碎去半数,上半身几乎赤露o,与之前超然脱欲的气质大为不同。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废墟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哈哈,痛快!师父,咱们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