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与先人为敌
    原来被血染八方的不是空间,而是朱大闯的身体,当那股狂暴犹如火药一般的能量进入到他体内的那一刻,朱大闯便知道自己要宛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后退!”

    生死关头,作为经验更为老道的神来子,一眼便瞧出了方惜时招式之中的端倪,并在第一时间拉过朱大闯,并使其尽量离开方惜时的掌中血光。然而,血染八方的威力实在太强,虽说事情只持续了一息而已,但朱大闯的右拳已经被轰得片甲不剩,就连骨头也不见了。而让神来子更为在意的是,离开血光的朱大闯,身体仍然会不时传出几声爆震,力度即使不大,也足够让当事者吐上好几口血了。

    “大闯,你怎么样,体内的残余能量有没有散尽?”

    在神来子的询问之下,朱大闯缓缓抬起那张惨白的脸庞。要知道,朱大闯在仙苑之中可是有名的黑,然而现在的“白脸”竟使得他那憨头憨脑的模样显得愈发滑稽,看起来就像一个装扮了一半就被推上舞台的小丑。

    “还……好!”

    为了说出这两个字,朱大闯缓了个大口气,不过就算这样,他的呼吸仍然十分急促,应该是之前的爆炸威力伤到了肺叶,进而造成气息不畅的现象。然而,有司命血螨坐镇,这点问题只需一点时间就可以完美解决,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可是小心谨慎的神来子,已经无奈地摇了摇头,并且道:“你这孩子实在太逞强了!这样吧,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来和方惜时斗上一斗。”

    “可是师叔祖,你的身体……”

    说到这里,朱大闯不由得看向神来子的手臂,只见在那原本白皙的皮肤下方,遍布着一条条格外醒目的粗壮经脉,这些经脉通体铁青,看上去就好像被烙印上去的一样。而顺着这些经脉向上看去,在神来子脖颈位置,经脉已经由青转红,并且稍带一些紫色,形成了一块块紫癫。看上去尤为吓人。朱大闯知道,对方的身体同样出现了问题,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罢了。

    “师叔祖,你的情况也不好,就别再勉强自己了。我年轻力盛,有的是精力,我就不相信,方掌门还能在短时间内将我解决掉。只要托到守界者出现,我们就可以解脱了。”

    对于朱大闯的乐观见解,神来子只得以微笑回应,在他看来,孙逸扬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一个问题,更不用说帮他们对付方惜时。这种时候如果连他们自己都指望不上的话,那还能期盼谁呢?

    “你这小子说话怎么没大没小的,你的意思是说我老了?哼哼,不是在这里吹嘘,现在的我就算喝上三天三夜的酒,也不会睡倒,你信不信?“

    朱大闯害怕对方较真,于是连忙附和道:“相信相信,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就好办了。就听我的,你在这里待着我,我来和方惜时过过招。记住,千万不要插手,听清楚了吗?“

    朱大闯先是为难地摇了摇头,可就在这时他发现神来子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为兔发生不必要的麻烦,他只得重新点头道:“呃,好吧!我相信师叔祖您一定会凯旋的。“

    神来子眯着眼,口气轻巧道:“那是当然,你就在这里好好看着吧!“

    说话间,神来子已经走出好几步,与孙长空相距不过丈许。之前由后者所召唤出来的巨型骷髅,此刻已经瘫软在地,失去了力气。而与此同时,方惜时的气息却是再次出现了提升的变易。

    “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有增强空间,方惜时,看来我们零点的都小瞧了你这个血河魔君了啊!”

    方惜时满面笑脸道:“多谢师叔夸奖,如果没有师父和从师叔的栽培,我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成就。说到底,是你们成就了我。而现在,我就便将你们之前所教给我的一切全部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们!“

    说话间,方惜时猿臂舒展,同一时间,只见他的背后天空之中,豁然裂开一条狭长的豁口,乍上看去,那里竟是漆黑一片,空无一物。而且,豁口内外并没有空气流动,也就不存在有风的情况,这让神来子不禁开始猜测那个口子的用途。

    “那里面将腹究竟是什么呢?居然可以让他如此嚣张!莫非,真的是只有历代掌门才能知晓的仙苑秘籍?这未免也太过玄乎了吧!”

    看着神来子变颜变色的表情,方惜时诡笑道:“呵呵,是不是很紧张,很兴奋?说实话,现在的我也十分激动,因为我马上就可以看到一处人间闹剧了。好了,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出来吧!”

    说话的同时,之前出现的那道裂口之中突然跳出数道黑影,这些人行动之快,反应之敏,已经远远赶走常人的范畴,一看便是些不世高手。而当神来子定睛诩去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这些人竟是些连他也叫不出名,但身上却萦绕着只属于苍北仙苑内功气息的前辈。而在他们之中,神来子居然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脸。

    “师父,师叔!”

    没错,在那队人的末端,赫然站着的是神来子的两位先人,师父萧然,师叔庞伟。这两个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人,为何会出现朗朗乾坤之前,实在是有些诡异,这让原本一腔热血神来子不禁感到了一股疯然的寒意,整个身体都仿佛掉入了冰窖一样,不能自持地瑟瑟发抖。

    “既然师父师叔都在,那其余人是……”

    “哈哈没错,你所见得这些,都是历代苍北内苑的能人强者,他们之中有的与我一样,是昔日仙苑掌门;还有一些拥有不世修为与神功,在当时是江湖之中的顶尖高手,名气之高,随便说出来一个都能让初升大陆之上闻风丧胆。呵呵,怎么样,我给你准备的对手怎么样啊!”

    神来子鼓着嘴,怒气冲冲道:“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用这些前辈来阻挡我,你先让我背上弑师之名吗?”

    方惜时一脸无辜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你也可以选择不打,当然你得不怕死,否则在整整十位仙苑先辈的面前,我怕连你十个回合都撑不过啊!”

    神来子轻笑道:“呵呵,方惜时,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虽说我的修为放眼苍北仙苑的历史之中算不上登峰造极,理是和祖师萧啸天想跟甚远。不过你随随便便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几个冒牌货,借此想要击败过,你简直就在白日做梦。”

    方惜时先是一愣,随即大笑地指着不远处的仙苑先烈,并且道:“你说他们是冒牌货?神来子,你把自己的眼睛睁大一些,看清楚这些人究竟是真是假。”

    话音刚落,作为神来子师父的萧然已经率先开口道:“赵神来,你还不快点过来给师父行礼,难道你要逼着我上前亲自捉你过来吗?”

    萧然的话语刚一出口,神来子的眼中已经有泪光闪烁,他不是伤心,而是激动。他发现,说话的人真的是如假包换的萧然,而他可以万分确定。

    “师父!真的是你!您怎么会在这里!您不是在千年前已经……”

    萧然怒声道:“已经什么?你盼师父死是不是!告诉你,就算你死师父也不会死的。”

    这下,神来子已经不再流泪,而是显出由衷的笑容。他发现,自己记忆之中那个脾气暴躁、生性古怪的“老邪物”萧然真的重回人间了。

    想到这里,神来子连想都没想,毫无防备地便奔向了萧然的位置。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他冷落的庞伟,也就是他的师叔突然行动了。一经动身,天空之中立即浮现出若干银光,个个都是削铁如泥的凶器。多亏神来子身手矫健,避开了杀招,否则现在的他已经人头落地了。

    “师叔,你这是干什么!”神来子惊声道。

    庞伟收起自己的兵器银枪,一脸淡然道:“呵呵,作为与你重逢的礼物,刚刚的杀手枪怎么样,威力没有太多衰弱吧?”

    神来子先是一愣,而后才强颜欢笑道:“不弱,不弱简直是风采不减当年,可是您和我师你一样,不是也……”

    庞伟摆了下手,面色严肃道:“今天我们不谈这件事,方惜时,你小子叫我们出来,不会只是想让我们叙旧的吧?”

    方惜时莞尔道:“那是自然。现在神来子已经今非昔比,拥有了仙人修为,虽然与我而言还有段差距,但为了减少消耗体力,只好叫你们陪他玩玩了。怎么,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上。”

    庞伟看了看不远方一脸惊色的神来子,然后淡淡说道:“这种好东西,怎么可能与别人分享。人内吗?正好,我也想想试试这个小子在经过千年的修行之后究竟进步了多少。让我一个人来!”

    枪如话锋,闪电一般朝神来子的身前猛刺过来。然而,此时的神来子还未完全从之前的震撼之中缓过神来,现在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势,更是显得反应稍逊。稍不留神,便让那柄银枪擦到了自己的下腑,一时间一股寒风顺势从下方的裂口出吹了起来,给人一种刀口舔血的逼真错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