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五章 神来力士
    方惜时知道神来子神来力士的厉害,但对于其这其实的力量,他却一直没有机会亲眼见到。看书阁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而到掣风出现的一刹那,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位仙苑长辈。

    “好厉害的掌风,居然可以抵消掉我的血河湍流,不过,就算这样,你以为能挡得下我所有的攻势吗?”

    心念一动,方惜时的面前缓缓浮起一道由血水凝聚而出的水柱。紧接着,他将右手探入到血柱之中,然后用力向外拔出,顷刻之间,一柄通体锃亮,满布血光的凌厉长枪,赫然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

    “哼哼,让你见识一下血河枪的厉害!”

    方惜时身形一晃,人已经到了数太之外,但距离神来子与朱大闯还有一段长度。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将手中的那柄血河枪直愣愣地刺向面前空空如也的地方,就在对面为人为此奇怪举动迷惑不解之时,怪事发生了。

    只见那枚还闪着红光的锋利枪头豁然裂开,不多不少正好裂成八瓣。枪头像花苞一般缓缓绽放,与此同时,一枚更小,更细,但也更加犀利的枪头从那枪瓣之中登时跳出,并继续之前的过程。开裂,绽开,生出枪头,就这样一连做了十次之后,当那枚如同针一样粗细的枪头呈现在面前的那一刻,朱大闯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了危险之中。

    “不好,快闪开!”

    因为有血河湍流的牵制,神来子只能维持在自保的状态,根本无暇顾及朱大闯生死。而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他,还是在关键时候喊出了关键的一声提醒。也正是这声提醒,才使得朱大闯有了危机的意识。

    “想杀我,没么容易!”

    毫不迟疑,朱大闯探出两掌,顺势夹在那枚纤如秋毫的枪尖之上,并将之拗成了一个夸张的弧形。可说来也奇怪,即便是在这种状态之下,血河枪仍然未损未断,坚挺非常,就好像田里的荒草一样,虽不起眼但却意志非凡。

    “嘿嘿,怎么样,这下你动不了吧?”

    “小心!”

    朱大闯还来得及炫耀自己的成果,便被神来子一语惊醒。与此同时,他的掌心之中忽然传来一阵酥麻感,透过缝隙向里一看,他竟发现自己的掌心之中竟粘着一些诡异的丝线,而这便是酥麻感的罪魁祸首。

    “这是什么!”

    惊魂未定,朱大闯只觉得掌心之中传来一道刺痛,与此同时,一根纤长如丝的物体穿过手背,赫然刺向他的的右眼,因为手掌之中还夹着血河枪,所以此时的他无法应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根发丝一般的物体飞速没入到他的眼眸之中。

    “呼!”

    不痛不痒,甚至连一点不适都没有,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似的,而那条丝线进入他的身体之后,也如同石没大海一般,再也没有了回应。

    “呵……呵呵。我居然没有事。方掌门,你的血河枪似乎并没有那么厉害啊!”

    说到此处,朱大闯突然觉得喉头一甜,接着便不由自主地轻咳了一声。可就是这个平淡无奇的动作,竟使得他的口中立即向外喷出了一口黑血。

    “噗!”

    神来子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趁着后续的血河湍流还没有来得及补充上来,他便立即聚气,与此同时一个巨大无比的野人幻象赫然浮现在他身后的天空之中。

    “力盖天下!”

    突然间,整个刑场的地面都开始剧烈晃动,尤其是靠墙的位置甚至已经开裂翻起,位于其上的血河当然也不能幸免,翻滚沸腾的样子,就像一锅烧开的热水一样。

    方惜时面色一冷,随即道:“你要做什么!”

    神来子大呵一声道:“还给你!”

    说话之时,整片大地连同上方的血河全在同一时间飞入了半空之中,而伴着掀飞的广向,无数的血水像涛天巨浪一般轰然涌向下方的方惜时。

    “糟糕!”

    血河虽然是方惜时的得力干将,但这也并不能代表后者可以肆无忌惮地与其中的血水直接接触,否则身体同样会出现与朱大闯类似的异变。即便他曾经是魔人之中的一员,但几百年的生活习惯已经让他熟悉了这副躯体,如果这个时候让他回到原来模样的话,那简直是巨大的灾难。想到这里,方惜时的脸上不禁闪出一丝狠辣,口中同时道:“血河秘术,噬血阎罗!”

    随着一声震慑天地的呼叫,方惜时的身体之上立即笼罩上一层淡淡的,但却十分醒目的红色气体。与此同时,以这些气体为基础,大量的血肉组织立时从中漫延伸出,并且不断融化交汇,形成了一条更加粗壮的经脉,不时,一个巨大的骷髅已然出现在刑场之内,与此同时天空之中的血河已然倾盆坠落。

    “轰!~”

    血河威力之大,已经不下于一场火山爆发的力量,更何况下端还有整整一丈来厚的泥土,下坠带来的冲撞力更是无法估量。就在神来子与朱大闯以为方惜时作茧自缚、必死无疑之际,那个巨大的骷髅赫然挡在他的身前,并为其承受了所有的冲击。

    “啊!”

    当血河与泥土交融所形成的泥石流铺散在大地之上的时候,位于骨骼之下的方惜时陡然怒吼了一声。而那具原本被压得不成样子的骷髅受此激励,竟然豁然起身,飞出一掌,直奔前方的神来子。

    “小心,师叔祖!”

    就在神来子命在旦夕之际,反应机敏的朱大闯闪身来到对方的身前,并用自己魔化之后的身躯结结实实吃下了那具骷髅的一击重拳。即便是朱大闯,即便是拥有了胄甲保护,恐怖的拳劲还是将他的身体轰得鲜血淋漓,几近崩溃,而他的眼鼻,口,耳之中同渗出了红润的鲜血,眼看就要昏死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神来子立即扶住了他的身体,并且关切道:“大闯,你怎么这么傻,为何要替我挨那一拳!”

    朱大闯苦笑着摇了摇头,气息微弱道:“不……不知道,就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而已,我也控制不住。可能,就连它他不想看着你死在我面前吧!师叔祖,你可欠我一条命喽。”

    神来子显出一副发怒的样子,轻轻地在对方的身后拍了一下,然后道:“好好好,欠就欠,不过你可得坚持住,死在这里的话,这债你可就要不回去了。”

    朱大闯惨笑道:“知道啦!”

    说话间,朱大闯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再次站直了身体。而在这个时候,寄生在他体内的无数司命血满正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修复着内外伤,并竭力使其回到之前的模样。

    感受着体内渐渐复苏的力量,朱大闯握紧愈发有力的拳头,自言自语道:“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如果我可以真正掌控这些司命血螨的话,岂不是真的天下无敌了?”

    看着朱大闯转危为安的过程,方惜时脸色阴沉道:“咏,这么点伎俩居然就如此兴奋,呵呵,凡人果然就是凡人啊!”

    朱大闯猛然抬起头来,怒气冲冲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再来!”

    这次,率先出手的是朱大闯。而拥有了魔人身躯的他,无论是速度还是身体的强悍程度,都有了大幅提升,甚至就连方惜时也没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虽然他那具骷髅已经帮他挡下了第一拳,可因为个形太过庞大,它的身手也显得笨重许多,不等骨骼转过身来,朱大闯已经掠过它的脚掌,来到方惬时的面前。

    “来战!”

    “砰砰砰!”

    杀到跟前的朱大闯,二话不说,上来便是一痛狂风暴雨般的重拳。方惜时虽然凭借着自己灵活的身法相继躲过了对方的拳劲,但哪怕是朱大闯手上所带上的拳风,都能令他的身体感觉到无比的灼热。

    “这是什么力量,为何来得如此迅猛,难道,这小子还受别人的指点?”

    朱大闯是什么实力,方惜时心知肚明,哪怕是对方最依赖的司命血螨,也是他亲自种在对方身上的。然而短短数日不见,对方的实力竟然再次出现了飞跃式的进步,这让他不禁为对方的潜力而感到心惊起来。

    “来吧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还没有多少力气。凭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想打败我?简直是白日做梦!”

    方惜时突然止住步伐,转退为进,半空之中,那一枚枚黑色的拳影瞬间便被血色掌印尽数吞噬。如果从侧面看去,可以发现拳影掌印交锋之时散发出的耀眼光芒,就好像一个朵朵盛开的莲花一样。

    “呀呀呀呀!”

    为了给自己加油鼓经,朱大闯一边挥拳,一边不断大喝,借此来提升自己的志气。可即使这样,双方的差距仍然十分悬殊,就像方惜时之前所说的那样,凡人终归是凡人,再怎么样也无法与仙人相提并论。就在二人过招接近三百回合之际,一直处于下风的方惜时终于发力了。

    “血染八方!”

    随着方惜时的怒吼,只见他的右掌之上豁然出现了一道耀眼血光,与此同时朱大闯杀拳攻上,刚好落入到那片血光之中。突然间,朱大闯身体为之一震,接着他便听到来自于自己身体之中、接连发出的骨裂声,同时手腕,肘部,还有肩膀全都爆射出大片的血雾。

    原来这便是所谓的血染八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