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魔化
    方惜时的血河已经遍及整个刑场,凡是与它接触的事物,无一例外,全部都会被瞬间吞噬,并化作血河之中的一部分,为其所用。而随着血河的铺设,方惜时的气息也随之高涨,在血色光辉的照耀之中,显露出原本凶残的原相。

    “既然你们承心与我为敌,那我就成就你们。血流四海!”

    一言说罢,朱大闯面前的血河陡然一跳,竟幻化成一只张牙舞爪的魔鬼模样,疯狂冲向二人的位置。因为忌惮其中的司命血螨,神来子稍稍撤后,并让朱大闯挡在前面。

    “来吧!”

    随着一声怒斥,朱大闯张开双臂,仿佛自残一般轰然扑向前方的那只血鬼。呼吸之间,朱大闯握拳攒劲,数道凶悍拳劲立即袭入那只魔鬼的体内,并将其绞成了碎片。

    “噗!”

    还未来得及挥作用的魔鬼幻象突然解体,朱大闯心中陡然传来一阵轻快。可谁承想,落入下方血河之中的血水竟然再次重生,变作一只体型更为巨大的魔象,一把便抓住了朱大闯的脚踝。

    “小心!”

    眼见朱大闯身陷困战,后方的神来子连忙声警示。然后,那只魔象的动作实在太快,就在抓住朱大闯脚踝的一瞬之间,那只手掌之中竟再次伸出数只形状类似,只是个头略小的魔爪,并且顺着小腿近一步向上探去,欲要将其身体全部束缚。而朱大闯也不是一般人,即便之前的事情已经令他心神大惊,但在这种关键时候,冷静的头脑决定了他绝不会坐以待毙。千钧一之际,朱大闯屏住呼吸,缘于体内的一股原始兽性立即喷而出。

    “给我死开!”

    “啪啪啪啪!”

    数声脆响一经出,原本浑然一体的众多魔爪竟然同时被撕裂开来。而更加神奇的是,被分解成碎块的残骸竟然“嗖嗖”地没入到朱大闯的身体之中,没了踪影。这些对于平常人来讲无比阴毒的血河之水,在朱大闯看来竟成了自己的十全大补汤。

    “哈哈,痛快,痛快!”

    得知自己的躯体对于方惜时的血河有着天然的抗性,这下朱大闯变得愈肆无忌惮,原本还稍有保留的他,现在已经放开手脚,令那血河之中的血水不断灌注到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

    然而,对于朱大闯这种类似于豪抢明夺的行为,方惜时却是不以为然,看他那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模样,就好像一个置身事外的无辜者一样。

    “吃吧!吃吧!我看你能吃多少!”

    朱大闯虽然没有意识到,但感观敏锐的神来子已经察觉到了方惜时身上的诡异之处,然而,就在他准备提醒对方千万小心之际,异端出来了。

    “啊!”

    随着朱大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只见他的右边肩胛骨之中赫然伸出一只尚未成型、但已经初见轮廓的蝠翼。还未完全分化的蝠翼异常孱弱,中间位置还有数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远远看去就好像传说之中的堕天使一样,混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浓浓的邪气,让人十分不安。

    “朱大闯,你怎么了!”

    眼见对方这般模样,神来子已经顾及不了许多,连忙来到前方,观察朱大闯身上的情况。然而凑到近处这么一瞧,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你的身体!”

    神来子不是不想说话,只是眼前的情形已经让他不知该如何描述。现如今朱大闯的身上均匀地分布着一层坚硬的胄甲,而这些神秘的甲片却是从他的体内产生的,并且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或许,它们原本就是一脉相承的吧!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朱大闯身上的其它部分也在迅生着变化,野兽一样提眼瞳,尖如银棱的下巴,骇人的獠牙,已经锋利如刀的指甲,不只是朱大闯,就连神来子也现,对方正在进行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异变,而一旦成形的话,那他本人将会成为一个全新的生命体,但绝不会是人。

    “我……我的身体好痛苦,师叔祖,快帮帮我!”

    因为那些胄甲是从体内伸到外面的,所以随着甲片的每一次生长,朱大闯都仿佛被万刀穿心一般,痛苦的程度,常人根本无法想象。而与此同时,另一端缺失的蝠翼也终于伸展出来,就像一棵刚刚从地里吐出新芽的幼苗一样,只是紫黑色的模样让人不太舒服。

    “哈哈哈,朱大闯,你真是太愚蠢了。难道你以为我没有对你有所防备吗?你认为之前接种过司命血螨的自己就可以再也不惧我的血河?你可真是太天真了。实话告诉你,我的司命血螨不但可以吞食生灵,同时还具有一个神奇的力量,那就是改造。”

    “改造?你的意思是……”神来子恍然道。

    “没错,现在的朱大闯通过血河的影响,已经被我改造成魔界大军的其中一员。换言之,他已经堕入魔道了。“

    听到这个噩耗之后的朱大闯。强忍剧痛挣扎道:“你开什么玩笑,我朱大闯怎么可能与魔为伍?想让我加入你们,除非让我死!”

    说话间,朱大闯背负双手,并以其乎想象的力量与意志,强行将背后的两只蝠翼生生扯了下来。血像急流一样从创口之中飞溅而出,蝠翼被撕裂的同时,还将他背后的大片皮肉也一同带了下来。

    看着手中那两张血淋淋的肉蹼,朱大闯面露诡笑道:“哈哈,怎么样,这下你拿我没有办法了吧!”

    “大闯,你的背后……”

    就在朱大闯为自己的壮举沾沾自喜之际,位于后方的神来子忽然伸出手来,指着他的身体哆哆嗦嗦地说着,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十分恐惧的妖怪一样。

    “怎么了,我的身体哪里有问题?”

    随着神来子的目光,朱大闯再次看向自己的身后,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本来已经被他双双扯断的蝠翼竟然如同鬼魅一般再次出现在他的身上,而且个头比之从前还要强健许多,至少不会一扯就断。此时的朱大闯双手一松,之前被他扯掉的一双蝠翼顺势掉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不肯认输的朱大闯再次对自己做出了残忍的行为,虽然这回没能一鼓作气将两只蝠翼取下,但上面的皮肉已经被他像剥虾壳一样,活生生地“脱”了下来,并且露出其中的骨架。即便是待在旁边的神来子见到如此情景,也不禁心中震惊不已,胃里便是不停地翻腾,随时都有呕吐的可能。

    “大闯,不要再浪费力气了。你的蝠翼还在!”

    在神来子的提醒之下,朱大闯再次看向那双蝠翼,而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它们非但没有受到丝毫损伤,甚至还因为他的摧残而变得愈粗壮,其中的主干骨甚至已经和他的胫骨相当,别说是扯,就算用刀剁都未必能一击斩落。至此,朱大闯就是不想放弃也不可能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我真的要一辈子保持这副模样了吗?”

    望着朱大闯失魂落魄的样子,方惜时洋洋得意道:“哈哈,这下你该认命了吧!从你跃入血河之中的那一刻起,你便与魔界结下了不解之缘。怎么样,与其在人间不人不鬼地活着,要不要加入我们魔族的阵营,有我在,我保你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你给我闭嘴!”

    朱大闯一声怒斥,震得大地都为之颤抖。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具有鲜明的魔人特质,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无处不在向外人昭示着自己光怪6离的模样。他确实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人人为之胆颤心惊的妖怪。

    “大闯,不要听他的,你还是你,即便外形生了变化,便那也不足以泯灭你体内的人性。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就在朱大闯意志即将崩溃之际,神来子的一席话使他原本已经灰暗的眼前重现了一丝希望。

    “人性,人性,对,我还有人性,就算别人已经认不出我的样子,但我还拥有着人类的意识与灵魂,只要这些没有消失,那我朱大闯就还是一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眼见朱大闯好不容易动摇的心境再次变得坚定起来,方惜时再也按捺不住,随即放声大吼道:“神来子,你又坏我好事!看我不把你化成血水!”

    方惜时双手一震,位于刑场四周的血河支流立即疯狂跳入到二人所在的位置,并以其无孔不入的攻势,轰然袭向后方的神来子。

    “哼,你莫以为没有司命血螨的我就怕了你这些血水,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神来力士的可怕之处——掣风!”

    话音一落,神来子两掌合十,随即一股强大的风力立即从中呼啸而出,并以群龙乱舞之势,迎向来自四面八方的众多血河。

    “离!”

    “砰砰砰砰砰!”

    一时间,震耳欲聋的爆鸣接连自双方交锋之处出,一道道绚烂夺目的火光如同烟花一般,相继跃入到天空之中,并且涂成一朵朵血色梨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