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江患海的分身
    皇城之中,一个无人注意的庭院之内,当那双湖蓝色的眼眸豁然睁开之际,幽暗的空间之中立即爆发出一股骇人的气质,与此同时,空气之中弥漫起一股淡淡的海水气息,令人闻了之后内心不禁为之一震。

    “哦?我的分身居然不在了,刑场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话之际,黑暗之中忽然闪现出另一个人的面庞,如果孙长空在场的话一定可以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

    “黄起凤,我闭关修行的这段时间那些人斗得怎么样了,我怎么感觉不大哥的存在?”

    黄起凤仍然保持着鲛人的样子,但即便行动多有不变,她仍然欠身行礼道:“回禀江大人,江沛大将军刚刚为了给您报仇,已经惨死在人皇的手上。”

    “咔嚓!”

    江患海才刚端起来的茶杯立时摔落在地,碎片像梦一般散成无数,几经翻滚之后消失于黑暗之中,没了动静。这时,两行热泪已经自江患海的人上缓缓流下,泪水才一落地,便形成了一枚枚浑圆的珍珠,与传说之中“鲛人泪珠”简直一模一样。

    现在的江患海居然已经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鲛人,而使亿成为如今这副样子的,正是之前韩广生送来的那位鲛人少女韩秀儿。就在闭关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将秀儿体内的独特精血与自己融为一体,并且从中获得了鲛人之力。而由于其原本的仙人修为,二者是叠加之后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质变,现在的他比起之前简直要强上数倍,力量,速度,修为,还有躯体的强悍程度全部都被提升了数个境界。愉他现在的状态,即便仍然不是人皇的对手,但想要从对方的手上走脱还是轻而易举的。可让他怎么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获得力量的代价就是牺牲大哥江沛。可以的话,他宁愿自己没有闭关。

    “该死,人皇,我和你势不两立!”

    一言发出,江患海继续道:“对了,我的分身去哪了,怎么到现在也见见到他的身影?”

    黄起凤恭敬道:“不幸与江沛将军一同被人皇击杀了。”

    “尸体呢?”

    “应该还在刑场之中吧!要不,我派人帮您取回来?”黄起凤提议道。

    江患海闭目入定了一阵之后,忽而呵斥道:“混帐东西,我的分身居然被人消灭了,而且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究竟是谁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黄起凤稍事思索之后,接着道:“据刚才探子来报,方惜时方掌门好像也在场,难道事情是他所为?”

    江患海眯起双眼,但充满恶毒的神光仍然不同会从眼缝之中向外狂射而出,就好像一条正在伺机出动的毒蛇一样,不动则矣,一动必然会致人于死地。

    “方惜时,看来你对我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早短这样,当初我就不该把掌门之位让于你。”

    黄起凤柳眉稍弯,随即道:“大人,您和方掌门曾经认识?”

    江患海冷笑一声,接着道:“何止认识,早在他初露锋芒之时,我便已经知道他那与众不同的身份与实力。那时只有我才知道他的真正面目,只不过我并没有走漏风声罢了。那时的我和他一同,都在苍北仙苑拜师学艺,只是我去得稍早一些而已。”

    贡起凤惊声道:“如此说来,大人您也是苍北仙苑的弟子之一喽?”

    “嗯,可以这么说。”

    不知怎的,在提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方惜时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许多,就仿佛生吞一个巨大的铁珠子一样,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

    “可惜,当年的我同样身负使命,否则也不会委身去往苍北仙苑。但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苍北仙苑的气氛与环境竟要远远强于外界所说的那样。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仙苑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之中少有的一段美好时光。时至今日,我还能梦到当初苍北仙苑的样子,如梦似幻,欲罢不能。”

    黄起凤恍然道:“原来大人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不过起凤有一事不明,当时的您应该已经位高权重,为何要去往一个当时已经走向下坡路的苍北仙苑呢?”

    这时,江患海已经从床上下到地上,并且穿戴好行头。如今再看他更是精神抖擞,眉宇之间透着那么一股难以形容的帝王之气,令人见了不由得心生畏惧。

    稍微缓和了一下之后,江患海才接着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但说到底,寻还是人皇的意思。他想让我从苍北仙苑之中找出一件大宝贝。”

    “什么宝贝居然连人皇都不禁为之虎视眈眈,难道是助他突破瓶颈的神秘力量?”

    江患海摇头道:“这倒不是,据人皇所说那是一个古老但却无比强大的阵法。他称之为犁杀阵。”

    “犁杀阵?那是什么?一种阵法?”黄起凤疑惑道。

    “确实是一种阵法,但威力要比你知道的任何一种阵法还要强上千倍万倍,哪怕是仙人都会被其瞬间击杀,毫无反抗之力。从某种层面来讲,犁杀阵就是死亡的具象。”

    “哦?既然这个阵法如此之强,但这些年来怎么没见过苍北仙苑那帮人使用过。照大人刚才所说,就算发挥阵法之中的百分之一威力,也足以笑傲天下了吧!”

    江患海摇头道:“起凤,你还太年轻,有此事情还不太明白。”

    说完,他伸手从腰间抽下一把短匕首。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冰霜一般的寒光登时照耀在他那张冷峻的面庞之上更为其平添了几分冷酷。在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他半匕首递给了黄起凤,并且道:“匕首虽利,但无外力加持也只是死物一件,不成气候。而阵法也是如此。说到底,法阵只是一种用来在短时间当中提升单人力量的方法,如果人本身的实力不够的话,哪怕是再强大的阵法也只是形同虚设。于皇室而言,夺得犁杀不是目的,还要找出能够自由操控阵法的阵中人。”

    “阵中人?那是什么?”

    江患海指了指黄起凤的胸膛,随即道:“你就是阵中人之一。而像你这样的阵中人,还有四个。”

    还有四个?他们都是谁?”

    江患海稍事停顿,于是又道:“阵中人共有五个,分别代表海,地,天,鬼,仙。而你便是其中的海阵者。作为凶兽与天人的心血结晶,吞天兽与遮天皇,分别是地阵者与天阵者的人选。方惜时常年掩饰自己魔人的身份,终日活在自欺欺人之中,与所谓的鬼无二,所以他便是犁杀阵之中的鬼阵者。”

    黄起凤发现对方再次停下了语速,于是又道:“那最后一个阵中人呢?仙又代表的什么,仙人吗?”

    江患海道:“当然不是,阵中人之中的仙,代表的仙路仙境,并不是传统意义之中的仙人修为。能担当仙阵者的人,必然在修为之上有着他人望尘莫及的造诣,以及非同凡响的智慧。他的一举一动之中都透露着仙规仙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便是仙路的一种体现。”

    “仙路?这么说来,最后的仙阵者是……”

    “没错,就是人皇!”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黄起凤不免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她便又一次问道:“既然阵中人的身份已经全部明朗,那他们于犁杀阵又有什么意义呢?”

    江患海道:“犁杀阵沉寂了已经数千年,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岁月累积,如今再想唤醒它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个时候就需要阵中人上场了。”

    黄起凤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这个容易,放血就可以。“

    江患海说得轻佻,但在黄起凤看来对方那张平静的面孔之下隐藏的是涛天巨浪。她总觉得自己已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圈套之中,并被强行拴在与江患海相同的一根绳上。对方生,她未必生,对方列,他必定死。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为了凤鸣城里几十万的百姓,为了重新恢复到人类的模样,她只得听之任之。

    “江大人,您答应起凤的事情应该没有忘记吧?等我完全了这些事情之后,您就会将我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并将我送返凤鸣城。“

    “怎么,你还怕我骗你不成?放心,只要魔界大门成功开启,无论你去往哪里,我都不会再去理会,老死不相往事,这下你满意了吧?“

    黄起凤用力点了点头,以示同意。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空之中忽然腾起了大片的火烧云,乍一看去还以为外面燃起了大火。

    “那是怎么回事,出去看看!”

    在江患海的示意之下,黄起凤拖着那具不太灵便的身体推开房门,来到庭院之外,不一会儿她便调转过头,飞似的冲进房间之中,急匆匆道:“不……不好了,刑场那边似乎已经真的开战了。”

    江患海略有深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道:“打得好打得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就看看你们能打到什么地方,最后双双虞死才好,这样我不能坐享其成了。”

    “不行!外面的情况有些异常,没有大人您说得那么简单。我从外面刑场方向看去,就发现寻边的天空都仿佛燃烧了起来,这也太过诡异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