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血河乱世
    神来子目睹了一切,然而他却并没有出手阻止,甚至没有过多评断其中的对错是否。俗话说胜者为王败者寇,不管人皇使出怎样卑劣的手段,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便是他的本事,而那些一直自称为正道中人的失败者,就算留下了一世英明,又能如何呢?

    “怎么办师叔祖,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表明立场了?方掌门是让我们失望透顶,可是那个人皇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况且,复活魔皇之事也有他的一份儿,没有理由放任他不管吧?”

    神来子看了一眼身边的朱大闯,随即淡淡道:“你以为我不想出手吗?可你没看到人皇的实力吗?就凭你我二人之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况且,现在形势未定,再观察一番再做决断也不迟。”

    朱大闯近乎咆哮地压低声音道:“可是方柔等不了啊!那些大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要是真让他们掌握了方柔,后果不堪设想啊!”

    听到这时在,神来子的脸色也不禁黯淡下来。事实上,从他进入到皇宫之中到现在,除了孙长空的出现之后,其它的事情几乎全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方柔会在那个时候跑到方惜时的面前,更没有想到方惜时会在那么短的工夫之中决定先将自己的女儿击晕。一步错,步步错,他本以为方柔失去了意识之后一切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可这个时候却又忽然杀出了一群赤膊大汗,着实令他顾及不暇。他甚至后悔,早在进入皇城之前的那间茶馆之中,就不应该将方柔一个人丢在那里,否则之后也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然而,天下没有后悔的药,现在说的再多都不如付诸实际行动。想到这里,神来子身上隆起的肌肉不禁颤抖起来,看来施展神来力士的负作用开始出现了。

    现在方惜时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不该让遮天皇与吞天兽先行离开,否则自己也不会落到这种前后维谷的境地。从刚才到现在,他的眼睛时不时地便会向方柔那边观察两下,希望对方早些醒来。可是,也许是他出手的力道没有掌握好,直到现在方柔还没有丝毫复苏的迹象,她的脸上带挂着些许微笑,或许是梦中的幻象勾起了她内心的喜悦。

    “柔儿,快点醒过来吧!爹帮不了你,你就只能靠自己了。”

    想到这里,方惜时忽然开口道:“人皇,你到底想怎么样?”

    人皇淡淡道:“呵呵,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吗?不过现在距离天亮还有段段时间,在这期间,我可以和你们好好玩一玩。那位魔界之主什么时候现身,当时你不是和我说,以他的力量,解决一个守界者十分容易吗?”

    方惜时脸色铁青道:“事情展的有些出预期,守界者孙逸扬的修为又有大幅提升,哪怕是和魔皇正面打起来,也能拼个半斤八两,平分秋色。不过我想,既然魔皇已经开始认真对待这场对决,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人皇不屑地笔了笑,再次道:“除了守界者,其它打开魔界大门的要素都到达了吗?”

    方惜时伸手一招,掌中已经多了一柄形似钥匙的兵器,同时道:“这就是当年我师弟在山洞中找到的启天钥,只不过其中的无极仙气已经在经年累月的消耗之中完全消失,失去了原本的功效。想要再次唤醒启天钥,还要借用人皇你的仙气龙脉。”

    人皇漫不经心道:“这个好说,无极仙气要多少有多少,当然,前提条件是能打开魔界大门。否则,朕是不会白白浪费仙气龙脉的。”

    “这个自然,不过话回来,百名强者的心头血,您是否找齐了?”

    话音一落,人皇的脸色立即变得难堪起来,远远看去,他的身体之中竟正在向外散着一股淡淡的金气,给一种难以言表的威严。

    “一百名强者的心头血,你以为是动动嘴就能收集齐的吗?当然,朕还是那句话,只要能打开魔界大门,一切都好商量。”

    方惜时道:“好,既然人皇如此爽快,那我们就开始准备开启魔大门封印一事吧!”

    人皇眉头一挑,不由道:“如何准备?”

    方惜时道:“先,我需要五毒各一百只,然后将他们的放到一起,绞成血水,并以朱砂稀释。选用苍狼金制成毛笔,并饰以金粉,记住是真金的粉末。”

    人皇回头朝旁边的一名幸存仙人厉声道:“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记下!”

    那被训斥的仙人也不敢有丝毫怨言,只得乖乖得从袖口之中拿出一方丝绢,以手代笔,以血为墨,立即在丝绢之上狂书起来。

    “对了,作为最后一个环节,我还需要一百名拥有完璧之身的女子,我要借用她们体内的无阴初血,作为击破魔界大门的最后一击。”

    人皇眉头紧皱,稍显不悦道:“深更半夜的,你让朕去哪里寻找那么多的处子?”

    方惜时不以为然道:“那好,反正魔界大门什么时候开启都行,人皇你要是不着急的话,咱们挑个黄道吉日也可以。”

    一听这个,人皇连忙挥手道:“免得夜长梦多,算朕怕你了。”

    说话间,他朝旁边的另一位仙人道:“快,你去带一队护卫,前往皇城以及周边的五省四郡,务必在天亮之前把一百名处子凑齐,少一个,朕就要你的脑袋。”

    本来,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之中上寻找这么多的目标,就已经十分困难。更何况现在已经夜深人静,大多人都已经入睡,办起事来更是难上加难。可一想到自己的项上人头,那名仙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心中一边暗暗叫骂着,一边朝刑场之外奔去。

    人皇将视线重新调回到方惜时的身上,然后道:“这下,你的要求都已经满足了吧?”

    方惜时摇头道:“还差一件。”

    “什么事?”人皇不禁道。

    “放了我的女儿。”

    人皇毫不迟疑道:“这个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无法相信你。你放心,只要魔界大门一开,你的宝贝女儿自然会毫无无损地回到你的身边。到时,你们想去任何地方,朕也不会再去理会了。”

    方惜时咬了咬牙,低吼一般说道:“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话。”

    人皇道:“朕可是天运之子,一言九鼎,说出的话自然算数,这个你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人皇环视一周,并且道:“这里似乎还有一些没有爱到邀请便私自前来的朋友啊!方掌门,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朕倦了,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如果魔皇那边传来捷报的话,务必第一时间向朕报告。”

    随着一道金光从天而降,人皇飞身一跃,便和那十三刽子手一同乘了上去。眨眼瞬间,包括方柔在内的十五个人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面对这种神迹一样的动作,神来子不由得惊叹道:“自己能够穿越空间也就罢了,居然还可以使得别人拥有与己身一样的神功,人皇啊人皇,你到底是有多么深不可测啊!”

    人皇的再次离去使得原本紧张的现场气氛陡然轻松了许多,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脸失意的方惜时忽然转过头来,一脸凶煞地瞪着神来子与朱大闯二人,嗓音嘶哑道:“都是你们,都是你们的错。如果不是你们半路搅局,柔儿也不会落到他们的手中!”

    神来子沉声道:“方惜时,莫非你的脑子被我撞坏了吗?明明是你自己打晕了自己的女儿,使她丧失了自卫的能力,这才让那些刽子手有了可趁之机,为何现在要怪到我们头上?自作孽不可活,让丫头落入虎口的是你!”

    方惜时先是一愣,随后再次癫狂道:“我不管,都是你们的错,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轰轰轰!”

    方惜时体内的怒气犹如火山爆一般瞬间释放,与此同时,方圆百丈的刑场之上立即涌现大片的火光,与此同时,一道道形同岩浆的赤色液体不断冲出地表。

    “这……这是什么东西!”朱大闯惊声道。

    “你身中司命血螨,难道还认不出它们吗?”神来子道。

    “难道,这些是……”

    “不错,这便是方惜时本源力量,数千年前让世人闻风丧胆的血河。而你体内的司命血螨,便来自其中。”

    朱大闯愕然道:“这么多的血河,要是让他们全部涌向外面的话,那得害死多少人?”

    神来子脸色阴沉地摇了摇头,声音略显沙哑道:“血河就像瘟疫一样,不但可以致人于死地,还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如果找不到一个合理的方法,恐怕整个初升大6,乃至蓬莱大6,都会成为一片废墟。

    二人说话之际,血河的支流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千钧一之际,朱大闯猛然向前踏出一步,并且毅然决然道:“我体内有司命血满,对于血河应该还有些抵抗能力。您先爬到我的身上,等咱们出去之后再想对策。”

    神来子看了看刑场之中的其它地方,原本待在那里的几位仙人已经不知去向,而江氏兄弟的尸骨也在血河那鲜红的光芒之中一点点被吞没消化,最后华为一缕青烟。直到这时,神来子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位师侄究竟是多么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