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江氏兄弟之死
    十三刽子手一经出现,不只是江沛,就连江患海也不禁为之脸色大变。这不只是因为这十三人横练的外形,更是因为其独道的内功心法,个人的修为虽然有限,但当十三个人联手成为一体的时候,哪怕是仙人也难以抵挡他们的攻势。当年皇室斩杀仙人的壮举,就是这十三人合力完成的。

    “人皇,刀下留人啊!”江沛声音颤抖道。此刻的他已经不敢有丝毫动作,他现那十三个人不只锁定了江患海,连自己似乎也沦为了他们的猎物目标。霎时,天空之中寒风大作,刀一样的刀浪割在皮肤之上,使得在场众人不由得瑟瑟抖。

    人皇看了一眼地上的江沛,随即便蹲下身子,凑到他的面前轻声道:“将军,这下你也知道我痛失爱子的心情了吧?踪儿死的时候,不知你是何心情呢?”

    江沛痴痴地看着面前的人皇,不知过了多久,他仿佛使尽了混身的力气,而后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皇子惨死我有直接责任。如果您一定要杀一人以泄心头之气的话,那就杀我吧!”

    “大哥,你!”

    江患海怎么也想不到,曾经对自己充满敌意的江沛竟会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挺身而出,为自己承担下所有的罪责。一时间,他对大哥之前的种种误会全部都烟消云散,一股缘于内心是深处的情感如洪水决口一般轰然涌上心头。

    “人皇,你想要我的命是吗?拿去吧!”

    “呲!”

    谁也没有看清江患海的动作,当人们见到血光出现的一刹那时,那枚浑圆的头颅已经自他的肩上翻滚落地,并且正好脸朝前地戳在地面之上,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散着生命的余晖,死死地盯着那个身着龙袍的人。这时,方惜时与神来子双双现,人皇的手背之上已经青筋暴起,两只拳头因为蓄力过猛已经变得青紫。

    “江大人,你果然是条汉子,就算自戕也不愿连累自己的大哥吗?”

    对于人皇的感叹,江沛如若未闻,他没有站起来,而是跪在地上一边无声地落泪,一边朝江患海的尸骸爬去。江患海的血还是热的,江沛伸手从地上将他的头颅捧了起来,然后向哄孩子一样,摇晃着手臂并且轻声道:“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我知道刚才一定很疼吧!这下你终于可以解脱了。”

    看到这一幕的朱大闯悄悄地来到神来子的身边,然后低声问道:“师叔祖,这个江沛不会是疯了吧?怎么看他的样子如此古怪?”

    神来子轻叹了口气,然后略有同感道:“确实,痛失手足的打击十分巨大,我在之前也曾见过类似的惨剧。只是,这对兄弟纠葛却不法斩断的关系,却成了维系这段亲情的重要部分,如今江患海死了,剩下的江沛也就等于失了魂吧!”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守界者与魔皇好像去往了别的地方,我们是不是应该助他一臂之力?”

    神来子摇头道:“那样的战斗……”、

    话音未落,原本被神来子戳在地面之上的方惜时,身体陡然一颤,随即一股灼人的热浪顺势从那狭小的洞口之中喷涌而出,借此力量方惜时将自己重新“吹”了出来,并以饱满的状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脱困之后的方惜时先看到的就是江患海的无头尸体,当看到江沛的神态之后,事情的经过他已经猜得不离十。

    “人皇,你好像把我的合作伙伴杀死了。”方惜时冷冷道。

    “呵呵,朕并没有动手,他是挥掌自尽的,没有人逼他。”

    方惜时道:“就算事情真如您所说,但江患海的死和您还是有些关系的。”

    人皇刀眉抖擞,随即道:“怎么,你还想拿朕是问不成?”

    方惜时委身行礼道:“不敢不敢,只是打抱不平,聊一些个人见解罢了。”

    人皇冷笑道:“打抱不平?那神踪之死,你又该如何解释?还是说等你们那位魔皇出现之后,让他亲自给我一个交待。”

    方惜时面色稍微一变,显然就连他也没有想到对方消息竟然如此灵通,他还本想瞒着对方先过了这一夜再说,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

    “皇子无礼在先,而魔皇向来都是暴戾无度,这个您也是知道的,出手错杀了皇子也是情有可原。”

    “哦?既然你知道魔皇的脾气如何,那不知你对朕可有所了解?”

    方惜时道:“略有耳闻。”

    “既然有所耳闻,那你应该也清楚朕的行事作风吧!”

    方惜时稍事迟疑,然后才道:“嗯。”

    看到对方回应之后,人皇就好像一个刚刚布下陷阱的老猎人一样,目露寒光道:“踪儿死了,一定要有有偿命。一个江患海还不够,你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方惜时的身体不由得向后撤了半步,此刻他的眼睛已经不能抬起半分,因为他现人皇正在目吐火舌地盯着自己,似要用目光将他千刀万剐一般,令其如芒刺背。

    “我杀了你!”

    不等方惜时做作出反应,之前一直抱着江患海人头的江沛猛然从地上弹了起来,原本干燥的地面之上立即有大片浪花飞出,如刀,如剑,如天底之下最锋利的兵刃,轰然袭向前方的人皇。江患海的仇一定要报,哪怕是倾尽所有,江沛也在所不惜。

    面对江沛的奋力一击,被无数杀机死死盯住的人皇非但没有显出惊讶之色,脸上甚至还留有几分欣赏的光彩。

    “呵呵,大将军不愧是大将军,明知道彼此之间的差距,居然还会做出这咱以卵击石的行为,单是这份过人的魄力,你就无愧于‘将军’之衔。”

    人皇的话说得不紧不慢,当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的时候,江沛与那众多的杀招已经同时达到对方的面前。可就在这个时候,人与漫天水花全都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轰然倒地,一切生的如此之快,根本没有任何征兆。

    血顺着江沛的身体流向四周的水渍,并将刑场之中的地表变得红一块,黑一块。一瞬间,这里仿佛已经不再是那皇城的范围,而是充满怨魂厉鬼的修罗地狱。

    “……生了什么,江沛怎么死了!”

    朱大闯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却仍然于事无补。人死了,但却不知道死在何种招式之下,这样的事情未名也太过诡异了一些。而更让他在意的是,在场的十三刽子手见此情形居然无动于衷,好像他们早已对这一切司空见惯一样,丝毫引不起他们的兴趣。

    “好了,这下我满足了。方掌门,我们继续合作吧!”

    听到人皇的这句话,方惜时如释重负一般舒了口气。多亏刚才江沛在关键时候充当了替死鬼这个角色,否则现在死的就是他了。

    “人皇神功无双,方某领教了。”

    话音刚落,方惜时突然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而当想到问题所在,并回头去看方柔的时候,却现之前用来安置对方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而在两名刽子手的肩上,他看到了正处在昏迷之中的宝贝女儿。

    “人皇,你这是什么意思,快点放了方柔。”

    人皇看了看被挟在两个汉子腋下的女子,饶有兴致道:“原来这就是你的女儿,长得确实是国色天香,是人间难得的尤物。如果踪儿活着的话,让他们结为伉俪,岂不是好事一桩?”

    虽然人皇这么称赞自己的儿子,但明理人都知道,身为皇子的诸葛神踪那是出了名的风流成性,小小年纪玩弄过的女人已经不下百个,要不是有修为根基加上众多滋补圣物的支持,恐怕小小年纪的他身体就要跨掉了。况且,从始至终,方惜时就从来没有将这个浪荡子放在眼里,现在人皇将一个死去的人和方柔相提并论,简直就是对他这个作爹的最大的侮辱。可是,愤怒的同时,方惜时也明白,凭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与人皇为敌。只有魔皇从固有空间之中回来,自己才有资格和他叫板。

    “人皇,您好歹也是一代名君,何苦要因为一些私事坏了自己的名声、您要我给您一个交待这个不难,但是你必须放了我的女儿。”

    人皇仔细审视了一番面前的方惜时,随即笑道:“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血河魔君,竟然也有侠骨柔情的一面,真是让朕大开眼界啊!不过,我也知道,你们魔界中人向来都是诡计多端,我可不能保证放人之后你为保护自己的女儿会做出怎样过分的事情。所以保险起见,这个姑娘必须由皇室看管。不过你放心,只要他在皇宫之中待一日,我便会像对待自己的新生女儿一样好好伺候她,锦衣华食,享用不尽。怎么样,方掌门,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

    方惜时咬着牙,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本来他对自己刚才击晕方柔的行为还感动万分得意,可没承想现在却变相地害了对方。想到这里,他的心口上就好像被人用刀划过一样,传来阵阵剧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有心无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