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无极仙脉
    朱大闯的力道不大不小,刚好将方惜时撞倒在一处角落之中,那里是视野的盲区,谁也不知道现在他的状况如何。可是就在刚刚生交手的瞬间,在场众人几乎都听到了骨头暴裂的声音,想来就算没有受什么大伤,感觉也不会太过好受吧!

    “爹!”

    危难之间,一直留存在方柔心中的亲情战胜了头脑之中的理智,她的泪向泉水一样从眼睛之中喷涌出来,一边哭一边奔向方惜时的身边,连忙察看对方的伤情。

    “爹,你怎么样,我给您看看。”

    “女儿!”

    “啊!”

    就在方柔刚要伸手去触摸自己爹爹的时候,另一只快如闪电的手掌已经先行搭在他的肩膀之上,然后轻轻一拍,随即方柔的身体猛地一震,如失魂一般倒在了方惜时的怀中。

    “你,方惜时,你在做什么!”

    神来子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会展成这样,更不会料想对方竟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动手,难道,他已经疯了吗?还是说想在自己临死之前拖自己的儿女一起下水?

    “掌门,你太卑鄙了,快点放开方柔!”

    就在朱大闯准备上前去抢夺方柔之际,方惜时却率先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在这之前,他已经将方柔安放在一旁的草坪之上,看她昏睡的样子,似乎并无大碍。

    “好了,这下没人打扰我们的战斗了。怎么,你们要一起上吗?”

    方惜时一经说话,身体之中立即连续响起数声爆响,如此同时,刚刚被朱大闯撞塌下去的胸膛竟奇迹般地恢复了原样,至少在外面看上去没有丝毫异常。虽然心有不甘,但朱大闯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自愈能力实在有些乎想象。

    “呵呵,方惜时,你的脑子倒是挺好使,生怕一会儿打起来方柔会坏你的事,所以提前让他‘安静’了下来。不过,你别以为这样以来,自己就能稳操胜券。不要忘了,我的修为可是比你师父还要厉害一些呢!”

    说话之间,神来子的身体也传出数道脆响,但不同于骨头折断时候的声音,缘于神来子体内的,是一种肌腱扯裂的动静。就在众人为此疑惑之际,神来子的身形竟是陡然修长了不少,身上的肌肉也在月光之下凸显出些许线条。

    “哦?神来力士要狠了吗?呵呵,我还真是……”

    方惜时本来要说的“期待”竟被神来子的一掌打得生生又吞了回去。下一刻,他现自己眼前的世界竟然全在一瞬之间颠倒,一股来自于大地之下传来的浓厚力量终于停下了他飞下坠的身体。

    “轰!”

    一掌,仅仅只用了一掌,一掌之后,方惜时便被神来子“拍”在了地上,方圆一丈之内地面形成了一个漏斗一样的缺口,中心位置赫然插着两条大腿,而方惜时的上半身已经嵌入了地表之下,看起来连动弹都变得十分困难。

    “这……这怎么可能,方惜时可是拥有着足以匹敌仙人强悍修为,怎么可能败在一个凡人手中?”

    随着江沛的惊叹脱口而出,面色阴沉,但嘴边洋溢着骇人冷笑的神来子猛然将头扭转过来,随即淡淡道:“这种事情怎么还想不到,因为我已经越了仙人。”

    “越仙人,这怎么可能?”

    这种令人震惊的消息不只是江沛和在场的几名仙人,就连作为同一阵营的朱大闯也有些不敢相信。

    “越仙人,那怎么可能?不是说仙路已断,下界之人已经无法提升修为成仙了吗?既然这样,神来子又是如何做到越仙人之境的呢?”

    看着众人一脸置疑的神情,神来了扬起双手,不以为然道:“怎么,很难理解吗?你们这些凡人可以修炼成仙,我为何不能越仙人之境?”

    江沛欲言又止,谁承想旁边一个身背巨型火炮的仙人突然插嘴道:“你怎么能和我们相比,我们拥有人皇赐予的无极仙气,当然可以……”

    不等那人把话说完,江沛已经呵斥道:“死胖子,你给我闭嘴!难道你想让皇室的秘密众人皆知吗?”

    虽说江沛已经全力制止,可之前的话已经被神来子尽数听在耳中。可是得知了皇室拥有如此众多仙人的原因之后,他的脸上并没有显出太多惊色,反而神色如常道:“哦,原来是这么回来,怪不得皇室能屹立初升大6这么多年,经久不衰,原来全靠的无极仙脉啊!”

    朱大闯眉头一皱,不由道“无极仙脉,那是什么东西?”

    神来子微微一笑,继续道:“大家都知道,之所以下界的修行者无法成为仙人,就是因为当初仙示斩断仙路,使得无极仙气无法流入到人间所致,而无极仙气是凡人成仙的必要因素之一,否则将会止步不前,永远停留在仙人之前的境界。其实说到底,那条所谓的仙路,其实就是一条由天志所孕育,累日月之精华所形成的一条灵气龙脉,只是因为其规模太过庞大,所以才会以‘路’为名。然而,既然是龙脉,那么世上就应该还存在于第二,第三,甚至更多龙脉,只是未曾被人现而已。既然你说你们成仙全都倚仗人皇所传的无极灵气,如此说来,他的手上就有一条体积十人可观的无极仙脉吧!”

    “这位道人,你的话说得似乎有点太多了吧!”

    一语自天而降,与此同时几乎在场之人的所有目光全部齐刷刷地投向天空之中。这时,只见一个身着金色蟒袍的中年男子遽然显现,一股咄咄逼人的强大龙气随之扑散开来,并以狂在乱世之势袭卷四面八方。

    “参见人皇!”

    随着江沛委身跪伏在地,其它几名仙人也相继行礼,以示自己的尊敬。而此时的异杰,就只剩下神来子,朱大闯,还有那个倒栽葱式插在泥土之中的方惜时了。看到人皇降临之际,神来子不由得眯起了双眼,目乐如炬道:“呵呵,打到这种地步才想前来巡查,我看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

    面对神来子的当面叫骂,人皇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理会,而是来到江沛等人的面前,柔声问候道:“将军,你伤势如何,要不要朕给你传太医看看。”

    江沛连连摆手道:“多谢人皇关心,臣伤势无大碍,只是灵气与无极仙报用光了而已,休息一断时间应该就能……”

    话未说完,人皇已经伸手按在江沛的肩头之上,随即一股澎湃、精纯的无极仙气源源不断地涌入到后者的身体之中,顷刻间便被空荡荡的经脉悉数填满,甚至还有富有。见到人皇如此慷慨地援救,江沛心头一痛,不禁悲声道:“人皇,对不起,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除了我们几个之外,悲镜等人都已经为皇室捐躯,甚至连尸都没有留下。“

    人皇轻叹了口气,随后朝江沛安慰道:“将军毋须自责,毕竟你也不想这样的事情生。一渤,你们所说的那位魔界皇者究竟在哪,我要为踪儿讨个说法。“

    听到这里江沛不由得低下头来,难为情道:“原来,您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啊!是臣办事不周,请人皇降罚。“

    人皇眼中闪过一丝悲痛,但眨眼的工夫便又恢复了正常,并且道:“人不是你杀的,朕为何要罚你?再说,复活人皇的事情也是江患海的事情,与你没有关系。“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人皇刚提到“江患海“三个字的时候,后者的人便从刑场的后方通道之中奔了出来。此刻只见他神采奕奕,息充沛,与他之前重伤的样子截然不同,简直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而在这个时候,江沛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然后便道:“人皇息怒,这件事情与患海没有关系,要罚的话,就全罚我一人吧!”

    人皇轻“咦”了一声,随即道:“将军,我听说你和江大人的关系似乎并不融洽,为何今日会舍命为其说情啊?”

    江沛苦笑了下,然后道:“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羁绊吧!从小时起,我们便一直行走在竞争的道路之上,他做什么,我便要比他做得更好,即便是进入皇室之后,这种习惯也被一同沿袭了下来。可是这一回,我似乎输给了他。论谋略计策,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而他也因为一次次为陛下您排忧解难而一路高升,甚至成为了皇室之中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连我都要忌惮三分。”

    “可是你说了这么多,还没有告诉我为何要替江大人求情。如果你再不给朕一个满意答复的话,我就只能将江大人处斩了。”

    说话间,刑场之上忽然奔上来一波赤膊大汉,这些人一个个长得王大三粗,虎背熊腰,脸上的横肉几乎都要垂到下巴上。可即使这样,岁月的冲刷仍然没能洗去他们脸上的杀气。他们天生就是为了杀戮而生,而他们便是人门口中所说的真正“杀人工具“。

    这便是皇室的十三刽子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