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九章 神来子的到来
    “柔儿,别闹了,你先离开这里,去皇城里面的盘龙客栈里待一会儿,等这里的事情忙完了,我就过去与你会合。”

    方惜时伸手刚要去碰方柔,可谁承想后者却如遭雷亟一般,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震,而后迅朝后快退了几步,一边退还是一边叫道:“别碰我!”

    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之大的反应,方惜时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后,随后又恢复正常,并且道:“乖,听爹的话。有些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有时间了,爹再慢慢讲给你听。”

    见到这对久别重逢的父女,远处的吞天兽却是觉得十分不爽,于是插话道:“我说方大掌门,这事有那么难说吗?你就告诉你女儿,你是魔界的魔君,多年以来潜伏在人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光复魔界,一统天下。现在好了,魔皇复活,你的愿望已经达到了一半,接下来,只需要安静等待魔皇杀死守界者,打开魔界大门,到时你就可以功成身退,回家颐养天年了。”、

    “你给我闭嘴!”

    当伪装的假面被吞天兽无情扯下的时刻,方惜时猛然回过头来,并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向对方。他的眼睛之中仿佛含着刀刃,任何被他盯上的目标都会立即被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哪怕是不知害怕为何处的吞天兽见到这种情况都不禁止了微笑,目光之中同时渗出大片的寒光。

    “怎么,你要和我反目吗?”吞天兽冷酷道。

    方惜时用力回过头去,平静道:“不,你想多了,现在的你对我们魔界还有用处,我还不想失去你们的助力。”

    吞天兽转怒为笑道:“呵呵,算你识相。既然守界者那边有魔皇对付,那我和大哥就先准备一下迎战其它人的事情了。你忙完自己的事情去北边的乱石岗,我们在那里等你。大哥,我们走!”

    话音未落,吞天兽纵身一跃,已然恢复到之前的凶兽状态,甫一动身,如同黑云压城一般,令人为之窒息。而见此情形,遮天皇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轻声道:“好自为知,珍惜这最后的宁静时间,说不定,这场战火烧起来,就再也别想熄灭了。”

    “孙长空!”

    方柔开口刚要说话,却不料遮天皇的身形已经如风一般飘散开来,原来刚才说话的只是一道幻影而已,真正的人早已不知了去向。

    “那不是孙长空,他是遮天皇。”

    方柔重复道:“遮天皇,他是谁?”

    方惜时道:“他是多年以前爹无意之中在外面遇到一位绝世高手。不过当时的他情况十分糟糕,身体毁灭,被迫寄宿在他人的身体之中,孙长空的躯壳就是这么被他夺去的。”

    “可是,刚才不就是孙长空后来所使用的面目吗?为何你又说……”

    方惜时摆手道:“这些事情一言难尽,反正我告诉你,现在的孙长空已经今非昔比,修为之高,也许已经进入到仙人之境,与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愣头小子简单判若两人。你见了他,一定千万小心!”

    方柔惊声道:“为什么?难道他还能伤我不成?”

    方惜时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悻悻道:“要怪,就怪爹吧!我对他造成了不少的伤害,我怕他把怒火都泄在你的身上。”

    “不可能,孙长空不是那样的人。他绝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

    方惜时眉毛登时一拧,略显生气道:“柔儿,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的孙长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鬼了。而且,因为爹的身份,你与他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一介草民,而你是堂堂的魔界郡主,你们两个在一起是绝对没有好结果的。“

    听到这里,方柔眼中已经渗出泪光,他张开那布满干裂死皮的嘴唇,一字一字道:“我不要作魔界郡主,你也不是我爹。“

    “方柔!“

    方柔的最后一句话深深刺伤了作为父亲的方惜时,盛怒之下,他扬起了自己的巴掌,做出一个欲要掌掴对方的动作。而此时的方柔不同从哪里来得那股勇气,看上去瘦瘦小小的身体竟是站得格外笔直,就像一朵刚刚从泥塘之中拔出来的莲花一样,圣洁且不染一尘。

    然而,方惜时还是没能挥下那一巴掌,或许他是因为内心的自责,或许是因为常年来对她的宠爱,身为父亲的方惜时怎么也无法下手,他甚至不想让对方受到任何伤害。可是,这就是现实的残酷,往往你越不想受到伤害的人,到最后受到的伤害却是越深。他曾无数次对自己说过,只要魔界大门开启之后,管它什么人魔两界,管它什么腥风血雨,他只想和自己的女儿平静地度过余生,不受任何人的打扰。可现在看来,这个最简单,最朴素的愿望似乎也沦为了奢望。

    方柔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方惜时,你就不要再假惺惺了,快点放开方柔!”

    就在方惜时正在努力挽回自己与方柔之间关系的时候,一道魁梧的高大身影赫然出现在围墙之上,虽然没有看到他的面孔,但方惜时已经猜到了来者的身份。

    “我派人去找你没有消息,没想到你自己居然会送上门来。朱大闯,你让我好找啊!”

    随着方惜时的目光,方柔同样看向道人影,可就在这时,他竟觉自己的身后突然吹来一阵凉风,之后整个人的身体便朝后栽倒下去。

    “方柔!”

    方惜时刚要伸手去扶方柔的身体,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朱大闯竟然已经抢攻至前,一连出三拳,竟是将他逼退了数步。直到这时,方惜时才现,方柔的背后竟然出现了另一个人。

    “我说仙苑出来之后怎么就没见你的人,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啊,神来子师叔!”

    神来子将怀中的方柔重新扶了起来,一边看着前面的方惜时,一边不紧不慢道:“丫头,你怎么还是来了。哎,看来我的计划又泡汤了。”

    方柔定睛一看眼前的人,不由得惊呼道:“师叔祖,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偷偷跑了吗?”

    神来子面色一沉,尴尬道:“我那不是跑,只是故意把你丢下了。我本想借那个机会让你知难而返,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是跑到皇宫里了。不过也罢,反正这件事情你早晚也要知道,不过现在看来,你爹已经将事情都告诉给你了。”

    方柔眼中泪光闪烁,眼看又要哭出声来。神来子连忙安慰道:“丫头,别哭啊!说实话,你爹也不容易,为了魔界的事情,他甘愿抛下自己魔君的身份,为了就是在关键时候给予人间致命一击。不过在我看来,他暴露的时间有些过早了。”

    听到这里,方惜时不禁说道:“听你这意思,好像早已知道我的身份了。不知,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神来子向前迈出一步,淡然道:“你想知道吗?说出来怕吓坏你。早在你入门的时候,我的师兄,也就是你的师父逍遥子就已经知道了你魔君的身份。如果我们想的话,早在二百年前就可以将你一掌击毙。”

    “什么?怎么可能,他居然选择一个魔界君主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师父他难道是疯了不成?”

    神来子道:“在我看来你的资质已经足够傲视群雄了,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反而糊涂了。你师父之所以没有当众揭穿你,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想帮你弃恶从善。可是,你的行为似乎让他失望了。”

    方惜时先是一愣,然后放声尖笑道:“神来子,你不要再在这里演戏了。你说师父早就就识破我的身份,难道他就不怕我突然间反咬他一口吗?“

    神来子道:“当然不怕,否则,你怎么可能坐上掌门之位。因为我们大家都相信你啊!“

    神来子一席平淡无奇的话,令方惜时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奥体几乎都支持不住,几次摇晃。然而就在这时,之前出现的朱大闯已经紧接说道:“方掌门,看在你为我渡功,并赋予我司命血螨的份儿上,我姑且叫你一声师父。但是,你为何要将我害成这副模样,我可有什么事情做得让你不满意?“

    方惜时摇了摇头,低声道:“并没有。“

    朱大闯由于激动脸上的血口再次向外汨汨淌出血脓出来,然而他对此却是不以为然,继续道:“既然这样,你为何要加害于我?“

    方惜时平静道:“没有原因,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只能说是你运气太差,被我现了你的独道之处。“

    “独道之处,我怎么不知道?“朱大闯疑惑道。

    “呵呵,你还记得当初与孙长空在晋级大赛之中的经历吗?就是那场战斗让我知道你是一个生性要强,不言放弃的男子汉。司命血螨阴毒无比,没有铁一般的意志,根本无法承受它所带来的痛苦。“

    “你混蛋!”

    说话间,朱大闯已经化身成为一道黑色豹子,轰然撞在方惜时的胸膛。固然方惜时已经重回巅峰状态,但强大的力道仍然令他难免连退数步,嘴边甚至还渗出了血迹。见此情形,方柔不由得脱口叫道:“爹!“

    一个简单的称呼,竟让方惜时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