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合作的条件
    千钧一发之际,身为旁观者的方惜时霍然出手,并以其独道的“时间掌控”瞬间使得双方停了下来。然而,毕竟都是绝强高手,同时制住两个人的方惜时还是有些吃不消,身体由天上落下之后,嘴边便渗出了血迹,好在并没有伤到要害。而被方惜时成功阻拦的双方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尤其是遮天皇环视了一圈之后,仍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于是厉声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就是就是,老子的兽爪都抬起来了,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又回到了这里,是不是你在我们身上搞得鬼?”

    眼见刚刚还处在火头之上的两兄弟,呼吸之间便将矛头转向了自己,为了使自己不至于成为二人交战的牺牲品,方惜时只得劝说道:“好了好了,你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相见,一上来就大打出手,这也太煞风景了吧!况且,你们两个都是巅峰高手,伤了哪一个,对于我们魔界都是巨大的损失,所以……”

    遮天皇插嘴道:“姓方的,不要混淆视听,我不是你们魔界中人,也千万不要妄想我能加入你们。”

    方惜时哑然道:“可是,吞天兽已经答应我们了。而且魔皇向他许诺过,有朝一日统一三界,便让吞天一脉成为十方凶兽的皇族。怎么样,这个诱惑不小吧?”

    遮天皇冷笑道:“凶兽之中的皇族?呵呵,难道你们将大兽长与蚩尤一脉都忘了吗?有他们在,谁能撼动得了他们的地位?”

    方惜时微笑道:“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毕竟,我们魔界势力庞大,虽说灭掉整个凶兽界有些勉强,但想要将大兽长从凶兽之王的位置上拉下来,还是能办得到的。而且你放心,我们魔皇向来都是一言九鼎,答应你们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

    遮天皇耸了下肩膀,不以为然道:“那又怎样,就算吞天一脉能成为凶兽之中的皇族,就算让我吞天兽当上了大族长,又有怎么样,最后不还是要对你们魔界言听计从?”

    方惜时朗笑道:“遮天皇快人快语,没错,就算凶兽界落入了你们吞天一脉的手中,但最后的生死权还是要看我们魔界。不过你们放心,既然你们为魔界效力过,那我们就绝不会做出过河拆桥的卑鄙之事。就算其它九脉凶兽全部死去,你们吞天一脉也会安然活下去的。”

    遮天皇道:“说来说去,都是和吞天一脉相关的,于我而言,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处。如果我加入魔界的话,你们又有给我什么呢?”

    方惜时道:“呵呵,可能你对我还是不太了解,虽说我的能力算不上是天下无敌,但许多事情别人做不来,我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遮天皇眼中闪出一丝光亮,不由道:“比如呢?”

    方惜时面露狰笑,声音阴森道:“比如让人死而复生。”

    “什么?你真的做得到?”

    方惜时得意道:“那有何难,只要我想,我可以将苍北仙苑历代的掌门全部请到这里,然后使其为我所用。”

    遮天皇吃惊的表情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这这的他便已经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能令人生死颠倒,应该会付出不少的代价吧?”

    方惜时道:“呵呵,遮天皇果然是遮天皇,你说得没错,复活一个人不但需要耗费我大量的精力,甚至还会用光我体内的无极仙气,甚至让我一度沦落到凡人的样子。可是这个过程之中,还需要一个重要前提。”

    “什么前提?“遮天皇问道。

    “我可以将人复活,但这里必须有它所牵挂的人或物,否则的话,复活将会失败。“

    遮天皇点头道:“如此说来,被复活的人必须是尘缘未了,还有遗憾尚在人间,是这个道理吧?“

    方惜时道认同地点了点头,眼中放光道:“你说得一点也没错。“

    遮天皇又道:“但是,如果那位被复活的人一旦将生前的遗愿了却之后,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要再次失去生命?“

    方惜时突然大笑道:“遮天皇,你果真是千年不遇的天才,连我的复生之术你都能看得如此透彻,真是让我佩服。不过,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有一个想要复活的人选,在到这之前,我也问个吞天兽,他也有这种需求。所以,只要你们帮我光复魔界,我就为你们复活一个人“。

    “什么?我们两个,却只能复活一个人?这是什么道理?”

    方惜时道:“我和你说过了,复活之术需要耗费大量的精气与无极仙气,而且被复活的人修为越高,这种消耗的数量便越是巨大。你们是天人与凶兽的后裔,你们所要复活的人选定然是也是他们之中的其中一员。要是想复活天人或者凶兽的话,困难程度要远远高于复活一个凡人。一个就已经是极限了,否则我将会被术式生生反噬而死。”

    遮天皇看了一眼远处的吞天兽,随即道:“你真的答应他了?”

    吞天兽道底气不足道:“嗯,我相信他的实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遮天皇道:“那你想复活谁?娘亲?”

    吞天兽道:“之前我都和你说过了,他有那种下场,全部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他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我怎么可能还会让他重现人间。”

    遮天皇稍事思考,然后才道:“那你的人选是……“

    吞天兽学着人类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然而即使这样空气之中还是立时掀起了一股狂风巨浪,吹得周围的树木东倒西歪,天中的圆月也不再那么清亮。

    “难道你还没有想到吗?你忘了,是谁让我们活下来的,是谁让用自己的性命换回了当时年幼的我们。”

    “好!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刚与吞天曾交谈完,遮天皇便转身说道:“好,我答应你的邀请。不过,也请你记住自己今天所说的话。如果当时你敢说做不到的话,我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方惜时缩了缩脖子,面带微笑道:“呵呵,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们吞天一脉向来都是嗜杀成性,你怎么对我,我都不会感到意外。既然达成了共识,就让我们静静等待魔皇那边的好消息吧!”

    说罢,方惜时抬头看向天空之中的那方固有空间,两位绝强高手正在里面进行着生死决逐。

    “给我停下,来者何人!“

    忽然间,刑场外侧的护卫大呵一声,紧接着一阵密集的铿锵声随即传入墙内:“让我进去,我要见我爹!“

    方惜时心头一震,暗暗道:“柔儿,你怎么来了?“

    不只是方惜时,遮天皇与吞天曾也听到了方柔的呼喊。前者对于方柔多少还有些了解,而吞天兽就不一样了。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小娘们,正好大爷我饿了,刚好可以用她来的打打牙祭。“

    心念一动,吞天兽那巨大的身体陡然收缩,不时已经化作一个少年的模样,与遮天皇并肩而站,面带诡笑道:“嘿嘿,让我和她玩玩,等下再好好品尝美味。“

    心知方柔身份的遮天皇并没有出手阻止吞天兽,而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淡然地站在一旁,并且观察着方惜时的一举一动。他倒要看看,对方这个作父亲的是否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女儿成为他人的食物。

    “砰!”

    随着一声剧烈的炸响,刑场的大门直接被人从外侧一招破开,两扇重达数百斤的门析像树叶一样翻转着朝他们飞来,这要是被正面击中的话,就算不受内伤,也要吐口淤血。

    “哎呦,好暴躁的脾气,不过我喜欢!“

    说话之间,只见吞天兽身形一晃,两扇高愈五丈的红漆大门已经被他双双接下。方柔气势冲冲地走入刑场,当好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愤怒之余,不禁为对方强悍的身手惊叹不已。

    “都说皇城之中藏龙卧虎,高手云集,今日一见果然和传说之中的一模一样。“

    稍一停顿,他便发现了刑场之上,一个体型外貌与自己爹爹十分相似的男子。可是在方柔看来,对方至少要比自己的父亲年轻个二十来岁,这令他倍感意外。

    “我爹在哪里,快点把我爹叫出来,我要问他话。“

    听到这里,遮天皇不怀好意地笑了下,随即对着眼前的方惜时道:“方掌门,你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您女儿在招呼你吗?“

    旁边的吞天兽一听这话,不由得惊声道:“什么,女儿?你说他是方惜时的女儿?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时,方惜时终于深吸了一口气,他迈着无比沉重的步伐,一点一点走到方柔的面前,声音温柔道:“柔儿,你怎么来了?“

    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男子,方柔先是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才面色一冷,放声大叫道:“你是谁,我爹人呢?“

    方惜时平静道:“柔儿,我是爹啊!你认不出来了吗?“

    “不可能,我爹是苍北仙苑的掌门,受万人敬仰,怎么可能是你这个不人不鬼的妖物!“

    听到这里,方惜时身体不由得一颤,脚下也好似没了跟似的,踉跄地倒退了好几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