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七章 兄弟重逢
    遮天皇,吞天兽,这两个同胞亲兄弟,却拥有着完全不同人生的两大巅峰存在,竟在这个再平常不过的深夜之中再度重逢了。不知为何,当见到云后那道伟岸如山的庞大身躯之时,遮天皇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仿佛冻结了起来。

    “哈哈,大哥,没想到你如此高傲的一个人,竟会愿意委身在一个凡人的躯壳之中,你可真让弟弟好生失望啊!”

    “哗!”

    一股大风呼啸而过,竟将天空之中的所有阴云一同吹散,而吞天兽那原本凶残暴戾的面目登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吞天,你居然甘心为一个人类鞍前马后,你的行为也是相当出人意料啊!”遮天皇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气,本来酸软无力的双脚立即站立起来,他的双手虽然还被捆着,但此时的身躯已经如钢钉一般笔挺,就好像传说之中的擎天柱一般,倚天而立。

    “怎么了大哥,我看你的情况不太妙,需不需要小弟来帮帮你啊!”

    别看吞天兽的体型巨大,但此刻它的声音好像一个女人一般尖利,听在耳朵里令人觉得扎得慌。而面对吞天兽的“示好”,遮天皇却是双臂一振,竟将身上的绳索瞬间扯断了。

    “这点事情还麻烦不到你。怎么,你们两个是一起上,还是挨个过来送死呢?”

    遮天皇率先撕破脸皮的行为,使得方惜时不禁笑出声来,他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的吞天兽,随即讥讽道:“我说吞天兽,你哥哥似乎并不想承你的情啊!”

    吞天兽道:“哼,上万年了还是这个臭脾气,怪不得整个天界都在追寻你的下落,欲要将你置于死地。而我就不同了,虽说**被毁,但之前吞噬了荒芜的我,已经重回巅峰,这下,哪怕是仙宗亲临,也休想令我伏法。”

    遮天皇望着着天上的吞天兽,却并没有显现出太多的情感,甚至冷漠得有些过分。他的脑海之中不断回想着父亲生前叮嘱自己的话,务必要与吞天兽相认。只要他们兄弟二人亲力同心,哪怕是至高无上的神明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然而,经过了上万的时间冲刷,二者间的情谊已经变得十分淡薄,甚至还不如一个旧识来得亲切。这样的兄弟二人,还能重归于好吗?

    “遮天皇,我劝你还是归顺我们魔界吧!反正你也是天界的弃子,没人会在乎你。而我到了我们这边就完全不同了,你将享受到从未有过的荣誉以及众星捧月的待遇。就算这样,你还要与我们作对吗?”

    遮天皇淡淡地笑了笑,他没有回到方惜时的话,而是转头朝吞天兽说道:“难道你就是因为这些浮华所以才归顺他们的?”

    吞天兽怒啸一声,湿身的鳞片也随之一竖,同时紧接道:“我吞天兽身为堂堂吞天一脉的传人,怎么可能局限于这么点小恩小惠之中。实话告诉你,我的**要比你的大得大得多,我要力量,我要足以翻天的力量。”

    “然后呢?你就杀上天界,然后为娘报仇?”

    吞天兽冷笑道:“呵呵,娘死得确实有些悲凉,不过我并不认为那是别人的过错,说到底,那是她与爹自己的选择,只是承受恶果的反倒成了我们这些无辜者。从某个程度上来讲,我非但不想给娘报仇,甚至还对她充满了怨恨。我恨她身为凶兽为何要与天人私通,结果诞下了你我,却不曾尽过抚养的义务。娘的悲惨结局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我才不要为了一个罪人而冒险。”

    遮天皇沉声道:“这些……真的都是你的心里话?”

    吞天兽道:“那是那当然。”

    “可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与天界为敌,又是什么缘由?”

    吞天曾冷笑了几声之后,巨大的身形陡然一萎,眨眼之间便落到了皇宫之中。哪怕是建筑群落如同雄伟浩大的皇城,与那吞天兽的身躯相比起来还是略显单薄,仿佛它打个喷嚏都能将这座城整个掀翻似的。

    “枉你身负天人与凶兽的双重血脉,难道你就不知道无处发泄的痛苦吗?因为体内的力量太过庞大,所以源于兽性的杀戮之心一直都在蠢蠢欲动,一经发作便不可收拾。之前与天界的几次交锋,全都因为这个原因。可惜,就在上一次的时候,竟然撞见了仙宗那个老儿,还被他一掌打得粉身碎骨,显些魂飞魄散。不过荒芜的身体之中拥有着一股十分神奇的力量,只要只它在,我便能无限次的转生复活,再也不惧仙宗的神功。怎么样大哥,你是不是很羡慕我啊?”

    遮天皇不动声色地微笑了下,突然间他的身上猛然跳出数道劲力,竟是之前江患海用来封堵经脉穴道的气劲。而现在,竟全部被遮天皇一鼓作气逼出体外,从而使自己重获新生。脱离了封印的遮天皇气息顿时提升了数十倍,就连旁边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方惜时都不禁为之动容。

    “这……原来这才是遮天皇的真正实力,是我的小瞧他了。“

    见到遮天皇这副状态,吞天兽兴奋地跳动起来,随着身体每一次地与大地接触,整个皇城都在为之颤抖,位置较近的几处楼舍甚至已经出现了开裂的迹象,内部结构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

    “这样才对嘛,这才是我印象之中的那个大哥。怎么样,与我联手吧!兄弟同心,齐力断金,有我们在,就算是老天爷,咱们也可以杀给别人看。”

    吞天兽本以为对方露出真实实力,就是一种应许自己邀请的表现,可谁承想遮天皇却忽然摇手道:“本皇和你不一样,那种热血澎湃的岁月我已经过腻了,现在我只有两个愿望。”

    “什么愿望?”吞天兽不禁道。

    “杀仙宗!”

    对于遮天兽的这个念头,吞天兽早已知道。毕竟,是仙宗亲自下领处斩了他们的父亲。不过他也十分清楚这位杀父仇人的实力,即便是寻尽整个天地,能与他平分秋色的人也不会超过一手之数,更不用说是杀了他了。在吞天兽看来,对方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如此看来,遮天皇的第一个愿望恐怕再也实现不了了。

    “那第二愿望是?”吞天兽继续问道。

    遮天皇的脸上突然洋溢起几难得的光彩,就连眉梢眼角处也沾上一些少见的喜气。

    “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成家生子,过平凡无争的生活。”

    吞天兽惊声道:“大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遮天皇道:“我好得很,多谢你的关心。”

    吞天兽继续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毫无出息的想法!女人,那是用来迷惑庸人的伎俩,你不会也上当了吧?”

    遮天皇道:“可能是这些年打打杀杀太累了,现在的我只想用一个温暖的家,和那些凡人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生活。或许你还太年轻,理解不了我现在的心境吧!”

    吞天兽尖声道:“我都一万三千多岁了哪里还会年轻,大哥,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遮天皇直言不讳道:“没错,怎么了?”

    “我要杀了她,只有她死了,我那个孤傲的大哥才会重新活过来。王者是不需要女人的。“

    遮天皇目光一寒,随即口气冰冷道:“吞天,我劝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你会后悔的!”

    吞天兽大嘴一张,一道森然寒风立即破口而出,将那地的碎石屑吹得呼呼直跑。

    “大哥,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虽说现在的你修为又有大提升,但凭这样,还不足以将我击败。不信,你可以试试!”

    一言说罢,吞天兽将那具山丘一样身体微微向下探出一些,竟把自己的门户暴露在遮天皇的眼皮底下,看上去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而这时的遮天皇已经微微低下头,他在尽量调整自己的情绪。

    “吞天,你不要逼我,你也知道,我这人性情古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杀性大起,要是误伤了你,那就大大不好了。”

    “嘿嘿,大哥,你不用担心我。只要今天你能将我击倒,我就不再为难你。否则,你要跟我走,那女的我也要吃。”

    “呵呵呵呵!“遮天皇忽然发出阴恻恻的笑容,使得原本就已经相当寒冷的深夜变得愈发凄凉,尤其是有伤在身上的江沛等人,更是不由得打起了寒颤。不过,眼前的局面正是他们所要的,让双方斗个你死我活,这样自己就能坐收渔利了。

    “吞天,这是你自找的!”

    话音一落,一只巨大无比的黑掌豁然拔地而起,吞天兽的庞大身躯与之相比起来,竟然稍显逊色,并被一招拿下。电光火石之间,天空之中风云涌动,怒雷狂闪,响彻穹霄。

    “你!你居然真的敢动手!”

    眼见由遮天皇操控的巨大手掌,即将把自己砸向地面,身体还在半空之中的吞天兽登时长啸一声,之前覆盖在表皮之上的无数兽鳞立时全部炸开,如同一只巨型刺猬一般,竟将那只手掌轰然毁灭。

    “你们二个住手!”

    就在遮天皇与吞天兽之间即将爆发大战之际,一道直入心肺的呵斥同时传入到二者的身体之中。

    “时间掌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