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 决战魔皇
    伴随着一代枭雄屠有道的陨落,血河魔君方惜时看着地上那具已经一动不动的躯壳,随之轻叹了口气道:“不要怪我,怪就只能怪你出现的时机不对,魔皇降临,我绝不能让他老人家看到我心慈手软的一面。屠盟主,你就安息吧!”

    说话之间,更多的血泉涌向屠有道的尸体,不时便已经将其完全吞噬,几经起伏之后,那具尸体竟被血河水尽数融化,只剩下一件黑色的长袍飘浮在水面之上。而与此同时,吸收了屠有道身躯的方惜时,周身的气息竟再次出现了大幅的增长,如此巨大的变化,简直堪称神迹。

    然而,修为提升的方惜时丝毫没有高兴的神情,他连停都没停,直接跪倒在在地,并且高声呼喊道:“恭迎魔皇。”

    “嗡!”

    一言说罢,天空之中“嗖嗖”坠下两道闪电迅影,他们正是才刚进入固有空间之中的魔皇与孙逸扬。而当真正见识到这两位巅峰高手同场竞争的模样,方惜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哪怕是现在的自己,和他们相比起来也只是枝没一般,毫无插手的资格。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细节。

    细节发生在孙逸扬的身上,他发现对方的神情竟是格外阴沉,这可是他与对方相交数百年从未遇见过的事情。仔细想想,能让对方愁眉苦脸的,除了痛失亲人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了。

    “看他的样子,莫非是孙长空出事了?可是话说回来,自打他们二者一同离开刑场之后,就没有见过那小子的踪影。难道,他已经在二者的交战之中沦为了牺牲品?呵呵,想想就很有意思。”

    事实上,不只是方惜时发现孙逸扬的出现,后者也同样意识到对方的存在。只是,现在的情况岌岌可危,稍有分神便有可能一命呜呼。这种关键时候,他只得强迫自己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魔皇的身上,这样他才有胜出的可能。否则,单是魔皇展现出的绝强凋零鬼力,就已经令他十分头疼了。

    “血河,你干得不错。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去外面看看还有没有这家伙的同党,发现之后务必一并铲除,绝不能留下后患。”

    魔皇知道屠有道的来历,而越是这种情况之下,他越不能掉以轻心。都说明枪易躲,昌箭难防,如果真被杀手联盟其它成员盯上的话,就算死不了也要付出比之平常多出数倍的精力与时间,从而消除这些潜在的凶险。不过好在,屠有道战死的事情还没有散播出去,趁着机会刚好可以将整个杀手联盟一网打击,以绝后患。

    说实话,方惜时并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哪怕不能亲自上场,就算站在旁边安静地观看这场独一无二的至强对决,也是足以令人热血沸腾了。然而,皇命如山,更何况对方是有名的“杀人不眨眼,翻脸不认人”的主,前一秒他还在与你和颜欢色,下一秒也许他已经化身成为地狱猎手,对无辜百姓发动毁三灭地的力量。曾经,身为魔君的方惜时亲眼见到魔皇将一名同为魔君的魔界骨干一掌击毙,直到现在方惜时还能回想起当时那人脑袋之中“汨汨”往外冒白色脑浆的情景。所以直到现在,方惜时对一些白色的乳状物仍然颇显厌恶,这就是所谓的心理阴影吧!为了不再步先辈的后尘,纵使心中万般不愿的方惜时还是低下头来应了一声,随即纵身一跃,飞上到天空之中。而在这个时候,孙逸扬也终于将视线投向了对方,并且道:“怎么,你现在就要走了》不想看看我和你老大全力对战的样子吗?”

    方惜时稍一止步,而后微笑道:“不想,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死在别人的手上。”

    孙逸扬哈哈一笑,接着点头回道:“是啊,魔皇的实力有目共睹,想要搅翻他的这座巨山,于我而言还是略显勉强了。不过好在,我也不是一点准备也没有。”

    话音未落,孙逸扬虎躯一震,两道金光如同艳阳初升一般,赫然显现在他的左右两侧,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位从天而降的正义天使一般,混身散发出的圣洁之气,几乎覆盖了整个固有世界。

    “那……那是什么东西?”

    看着孙逸扬身体两内里突现的怪异物体,方惜时刚要开口去问,却被对方抢先一步道:“不用好奇,这是我多年以来为自己打造的一件绝世兵器,我称它为日月双翅。别看他们长得奇怪,但威力却是十分强大,不信的话,你试试!”

    孙逸扬的话说得异常轻佻,可是作为目标对象的方惜时却是丝毫不敢怠慢。也就是架起防守才进入到备战之中的第二时间,那两片似刀非吨,似翅非翅的兵器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攻到了跟前,并且对准他的要害处全力刺了下去。这种情况之下,多亏方惜时反应快了一步,奋力朝后大跳了一步,否则那两把金灿灿的兵器已经成为杀人的凶器了。

    “好快的刀!”方惜时脱口惊叹道。而作为魔界之王的魔皇却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言行而恼怒,反而大力吹捧道:“确实,这对铁翼看起来浮华无实,实际上却是暗藏杀机,取人性命于弹指之间,实在叫人防不胜备。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至今与你这对铁翼交手的敌人之中,还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的吧!”

    孙逸扬稍事思考之后,这才点头道:“好像是没有,不过显然方惜时是一个例外。”

    被孙逸扬这么一说,方惜时的脸上登时通红一片,而前方的魔皇也再次开口道:“不过,你以为凭这两片破铜烂铁,就可以与我魔皇旗鼓相当了吗?”

    听到这里,孙逸扬终于按捺不住,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言,插嘴道:“你误会了,我的这对铁翼并不是用来杀人的,至少不会杀巅峰高手,与你过招,我更想打个酣畅淋漓,而不是贪生怕死,瞻前顾后。现在,你有什么招式就全部使出来吧!”

    孙逸扬淡淡一笑,身手抚了一下边上的铁翼,神情自然道:“既然魔皇都这么说了,我孙某自然不会让你扫兴。接招!”

    “招”字刚落,魔皇便觉得鼻子一酸,随后整个人便向后方倾倒了下去。然而,在这种战意高涨的情况之下,魔皇甚至连手都没有沾地,身体便像弹簧一样,“噔”地一下恢复到了原本的状态,而且样子看起来十分淡定,没有任何惊讶的意思。

    这时候再看孙逸扬,此刻的他仍然站在原地,看似一动未动,但脚边的一枚清晰的脚印却暴露了他的所作所为。他非但动了,而且还在一个人类无法想象的短暂时间之重新回到了原地。在方惜时看来,这已经不是再是单纯地打仗斗狠,而是一种令人为之陶醉的艺术。

    “还看着干什么,你不是有事要去做吗?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的伙伴已经朝这里赶来了。”

    一开始,方惜时本想就这样一走了知,可没曾想,到了这种地步,对方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和自己开玩笑。恍惚间,他仿佛又一次回到了童年时期,那个时候他是那么无忧无虑,自由无拘。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更名改姓,甚至抛弃了自己以往最为珍惜的外表,通过特殊的方法让自己一夜之间回到了孩童的模样。借助时间掌控者的威力,方惜时或许可以调整空间的时序,但对于一个人的心智来讲,他便无能为力了。

    “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能这么乐观,看来成为界者的你并不是一时的运气好所致啊!我希望,等我再次出现的时候,你还能活着。如此一来,我便可以亲手杀死你了。”

    “保重!”

    最后的两个字方惜时并没有说出口,而是转而运用了一个关切的眼神代替,随后便身为流光,消失在了天空之的那道裂缝之中,再也没了音信。见此情形,方惜时深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希望你所说的事情能够一一兑现。魔皇,再来打过!”

    “该死,怎么没完没了,那个姓江的在本皇体内究竟种下了什么封印,竟然如此难以破解。再这么说去,等我重获自由之时,这里的大战都结束了。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遮天皇仍然跌倒在冰冷的地面之上,一动也不能动。而就在他的脑袋之中刚刚有了一丝灵感的时候,只见位于他面前不到一丈来远的位置处,赫然出现了一道乳白色的光幕。随即,个混身披戴着血色铠甲的魁梧男子随即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里当然也包括距离自己的遮天皇。

    “呵呵,真是抱歉啊!为了将守界者引出来,竟让我们的遮天皇甚是委屈。对于这件事,血河在这里向您赔不是了。”

    看着方惜时假惺惺的脸,遮天皇冷笑地回道:“如果你真的感觉抱歉的话,那就把我体内的封印全部解开,否则我怎么能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

    方惜时笑嘻嘻道:“遮天皇,这件事我真是帮不了主。因为在一切准备之前,就已经有人吩咐过这演这么一出戏,为了就是让你受到非人的待遇。不过显然,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从始至终大家的注意力就没有放在你的身上,更不用说是我的死活了。事到如今,他也该出来见一见人了吧!”

    说话之时,方惜时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之中的明月,可就在这时一朵巨大的乌云竟所有的光芒尽数吸收了。透过月光的照射,遮天皇愕然发现乌云之中竟还藏着一只庞然大物,而更令他吃惊的是,此物的开矿竟与他脑海之中的某一位极为相似。

    “怎么会是你,吞天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