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道尽
    眼见屠有道吐血倒地,方惜时丝毫不受牵动,此刻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脚下的大地之上,随着那些沟壑愈变大,一股来自地底的刺目红光顺势跃入眼帘之中。

    “这……这些难道是……”

    不等屠有道把话说完,方惜时已然得意道:“没错,那便是我的本源神力,血河。有了它,就算是身为仙人的你,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屠有道,这下还敢公然与我为敌吗?”

    屠有道掩面剧烈地咳嗽了数起,随着每一次的吐纳,都会有大口大口的鲜血自其体内狂飙而出。不时,屠有道的气息已经无比虚弱,眼看就要昏死过去。可就在这时,他竟是突然开口道:“姓方的,你以为有血河相助,就能有靠山了吗?实话告诉你,这方世界集合了我的毕生所学,而我最为得意的刺杀陷阱术,还没有使用过。现在我的力量虽不足以召唤杀神,但小小术式还是不在话下的。方惜时,你觉悟吧!”

    一言出,方惜时突然觉自己脚下的大地变得松软异常,比之最细腻的沙土还要甚之数倍。人一经站上去别说行走,只要稍有动弹便会立即陷入其中,休想摆脱流沙的束缚。而让方惜时最为忌惮的是,流沙之下暗藏着的无数暗器。这些小东西看起来不起眼,但却是一等一的杀人神器,而且全部淬有剧毒,见血封喉。哪怕是方惜时,一旦中了此招的话,也是凶多吉少。所以,当流沙出现的第一刻,方惜时便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纵身跃入到天空之中,以来躲避地下的陷阱。可不等他稳住身形,周围空间之中便立即浮现出数道寒光,并以追星踏矢之势,“嗖嗖”地射向中间位置的方惜时。

    “好厉害的偷袭!”

    方惜时惊叹之余,大袖随即向天上用力一兜,这时再看他的衣袖之上,已经布满了星星裂口,大把大把的细小暗器自他的袖口之中跌落而出,其上还洋溢着淡蓝色的光芒,那是剧毒的表现之一。即便方惜时的出手已经相当干脆,但暗器之上的毒素还是侵蚀了他的衣衫,并留下了那些破口。不过好在,暗器并没有与皮肤直接接触,否则现在的他已经毒不治了。

    眼见方惜时轻描淡写地破除了自己的攻势,屠有道又惊又恨,站在原地的他急得直拍自己的大腿,显然就连他也没有对方会能如此身手。

    “好你个方惜时,从前是我小看你了。不过,别以为躲过那几枚铁蒺藜就能如何,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就在屠有道说话之时,他竟伸出了右手,并张口在食指的位置处轻轻咬下一口,使之淌出一道血流。紧接着,他竖起那只沾些的食指,凭空开始笔划起来。而随着手指的每一次跃动,方惜时的身边位置处便会出现一道相应的红光。不等他反应回过,四枚通天彻地的巨型咒文赫然呈现在方惜时的面前,并像一个巨大的监牢一样,将他围困其中。直到这时,屠有道才“桀桀”地怪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道:

    “方惜时,这回你再挡个试试,我保证你死无全尸。”

    方惜时环视四周之后,随后阴下脸色道:“这是你们屠家的四方屠符?据说这东西炼制的时间极长,每一任屠家家主都只能炼化一套。如此说来,你已经将自己制造的四方屠符使出来了?真是让我倍感荣幸啊!”

    屠有道冷笑一声,接着道:“方惜时,你别得意,等会见到四方屠符的威力之后,你就不会这么从容淡定了。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方惜时稍事思考之后,这才道:“遗言没有,我只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方柔而已。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方,是否能够吃得饱,穿得暖,过得怎么样。可以的话,我想现在见见她。”

    说到方柔,屠有道的眼中猛然间闪过一丝痛苦挣扎之色,显然方惜时的话语让他联想起了自己的独子屠昊阳。稍事缓和之后他才终于道:“原来你也如此疼爱自己的孩子,既然这样,你应该能够体会到我痛失爱子的心情吧!”

    方惜时微微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对于屠昊阳的事情,我也感到十分抱歉。不过,人各有命,他命里应该死在苍北仙苑之中,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定数。就算当时他不死,也会有接踵而至的厄运夺去他的性命。这便是天的力量。”

    “天?呵呵,你说天?你真以为这个世上会存在那种东西吗?”

    方惜时使出一副看待怪人的目光看向屠有道,并且同时回答道:“为什么不存在,天,老天爷一定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某个角度之中,只是你的修为太过卑微,所以才感受不到他的存在罢了。”

    “哦?照你所讲,现在凭你的修为,就能和天产生神交了?”

    方惜时洋洋道:“那是当然,否则我怎会将这一切算得如此精准,就好像事前演练过似的。”

    屠有道眯起狭长的眼眸,面色阴森道:“呵呵,那既然你能和老三沟通,你帮我部问他老人家,我屠有道的大限之期是什么时候。”

    “呵呵,这件事还真难不到我。不过,如果你听了真相的话,恐怕会不太痛快的。”

    屠有道双手一震,只见天空之上的四方屠符立即爆出比之刚才强盛数倍的赤芒。赤芒所过之出,无处不是黯然失色,就连其间方惜时的脸上,也被涂上了一层死亡的气息。

    “说就说,别像个娘们一样吞吞吐吐的,我屠有道虽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至少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说吧!”

    方惜时伸手指着屠有道,微笑道:“好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你的死期就是今日。”

    “噌噌噌噌噌!”

    屠有道身体一震,无数针一样的红光如同倒流一般,涌上上空,顷刻之间便将整片天空染成了血色。而在这片血光的包围之下,将方惜时束缚起来的四方屠符立即凶光大作只见那四道巨大的咒文之上,第一个笔划之中都显露出大量的兵刃,它们有长有短,有尖有钝。然而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心位置处的方惜时。

    “呵呵,就算死,我也要将你一起拉下地狱!”

    随着屠有道的尾音出,天空之中的四方屠符由红转黑,随即位于其中的无数兵器犹如蝗灾一般,一同扑向势单力薄的方惜时。而身处生死之间的方惜时,非但没有出手抵挡,反而扬起双手,使得自己门户大开,将死穴要害暴露无遗。一瞬之间,方惜时那道修长的身形便成了不折不扣的血影,大大小小数之不尽的窟窿赫然呈现在身体的各个地方。

    “哈哈,是我赢了!”

    眼见方惜时被万刃贯体,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屠有道趴在地上,立即放声大笑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铺天盖地的涛天血浪,轰然拍在四方屠符之上。哪怕是集合了屠有道的所有心血,固若金汤的咒文墙还是难免支离破碎的结局,咒文的碎片像玻璃一般轰然坠落,并在大地之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

    “那是怎么回事,方惜时已死,血河为何还没有停歇?”

    屠有道出口置疑之际,连天的血河已经自天空之中上轰然飞落,而与此同时,一道熟悉但又十分陌生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你,方惜时,你怎么还不没有死!”

    被血河洗礼之后的方惜时,通体披挂血色铠甲,脚踏血云追风履,手持火神血祭剑,远远看去好不威风。而那张原本已经饱经风霜的脸颊之上,竟是显露出几分青涩,就好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弟子一样,看不出有任何教练的气质。

    “方惜时,你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年轻,你的身上究竟生了什么?”

    方惜时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显然就是他看到现在的自己,也不禁为之讶异。

    “哈哈,我的青春终于回来了,血河,我真的好怀念你啊!哈哈哈哈!”

    “砰砰砰砰砰!”

    随着方惜时近乎咆哮的尖笑,屠有道的固有空间之中陡然升起数阵爆炸,大片大片的血色河流自地底涌向地面上方,形成一条条支流,而这些支流进而汇成一条宏大的血河干流,如血蛟一般,盘踞在整片大地之上。

    “看看,看看,屠有道,睁开你的眼睛认清这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力量。而你的招式在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方惜时心念一动,血河之中忽然闪出一道血泉,刚好击中屠有道的身体。同一时间,那道血泉迅幻化,竟成了一只骇人的枯瘦魔爪,将他整个人吊了起来。

    “看来,这次是我输了啊!”

    此刻的屠有道已经再无还手之力,现在他每一根骨头都在向外辐射着强烈的疼痛,一阵阵肌肉撕裂的感觉不停袭入他的脑海之中,使其生不如死。不知为何,到了弥留之际的他,竟对死亡丝毫不害怕。他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没能亲手将方惜时击杀。

    “血河,我来了。”

    一道紫色霹雳自天而降,不偏不倚刚好击中屠有道的身体,而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一代宗师竟已神魂俱灭的方式结束了自己漫长却又无趣的一生。

    “来世,我要做一个与谁也不争,与谁也不抢的平凡人。”

    屠有道脑中灵光一闪,终于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