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痛失至亲
    孙长空面色一寒,冷冷道:“崔判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判官淡淡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知道你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你娘她阳寿已尽,我这次出现,就是要将她带回阴间的。”

    “不……不可能,我娘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阳寿耗尽,你,你一定在骗我!”

    孙长空定睛注视,虽说现在的他无法自由活动,但最起码的眨眼还是能够做到的。而只要能够眨眼,他便可以施展苏如云传于他的云来势剑。

    “要想将我娘带走,那就先把我送下地狱!”

    说话间,数道剑气已经齐刷刷地瞄准前方的崔判官,欲要将其置于死地。见此情况,崔判官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呵呵,好一只白眼狼啊!”

    云来势剑的高明之处在于从动到击中目标不需要任何时间,攻击过程几乎可以视作瞬间完成,这在常人看来那简直就是无懈可击的招式。而到了崔判官的身上,云来势剑的长处便好像不怎么灵验了。

    “噗噗噗噗!”

    随着数道闷响自崔判官的身上接连出,所有的云来势剑已经悉数击中目标。在孙长空看来,哪怕对方是仙人,也不可能一丝伤也没有。可下一刻,崔判官却伸手轻抚了几下身体被击中的部分,同时沉声道:“时机掌握得不错,可惜威力不怎么样。”

    一言说罢,远在数丈之外的崔判官竟然已经闪身来到孙长空的面前,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救子心切的妇人现对方一脸杀气腾腾,于是赶紧为孙长空求情道:“判官,小儿不懂事,你千万不要和他计较。况且,现在距离我寿终之际还有一些时间,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将体内的五行神力全部传于他。您看行吗?”

    崔判官看看眼前面色铁青、充满愤怒的孙长空,又瞧了瞧后面泪眼婆娑一副哀求相的妇人,随即他摇了摇头,将身体转了过去,背对着二人,冰冷道:“好,我就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我就会带着你的魂魄返回地府。你好自为知吧!”

    语毕,崔判官身形一虚,下一刻竟已消失在原地。虚无空间再次变得沉寂起来,孙长空和自己的娘亲一言不,脸上却已民布满泪痕。

    过了许久,孙长空现来自于娘亲身上的灵气越来越少,他才意识到对方已经几近油尽灯枯。然而,现在正值生死玄门之时,稍有差池便会前功尽弃,甚至连自己的命也会因此搭进。为了不让娘亲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神力付之东流,他只得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湿身颤抖着接受着最后的传功。

    “长空,你都这么大了,有没有什么心上人啊!娘想看你成家立业,结婚生子啊!”

    娘亲的一句话使得孙长空泪流如注,他的牙齿在打颤,身体了居剧烈晃动,他知道对方再也看不到那一天了。可为了不让对方失望,他只得强颜欢笑道:“有了,有了。您未来的儿媳妇可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奇女子。她叫柳如音,是飘渺云巅飞仙子的弟子。您放心,回头我一定领她回来看您。就……就这么说定了。”

    妇人咧嘴笑了笑,却不承想一股鲜血却趁机夺口而出,刚好喷在孙长空后心之上。当感觉到那股滚烫的血液浸入衣衫与自己的皮肤相接触的那一刻,孙长空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燃烧。

    “呵呵,我就知道,吾儿长得如此帅气,不可能没有女孩子喜欢的。不过你要答应我,等你们有了孩子的那一天,一定要将他抱到我的坟前让我看看啊!”

    孙长空懊恼地低下头来,无声地抽泣。与此同时,一股来自于身体之中最深处的力量以其雷霆之势迅流入他的四肢百骸之中,改造着他的每一寸身体,每一分灵魂。而这才是五行神力的玄妙之处。

    “长空,娘要走了。记住,出去之后好好帮你爹。娘现在还不想看见他,叫他不要着急下来陪我。”

    孙长空泯着被咬得紫的嘴唇,用力点了点头,嘴里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松口,哭泣的声音便会随之出。他不想让自己的娘亲在弥留之际还为自己难过,他想让对方安心地离开,就像回家一样自然,简单。

    渐渐地,孙长空现抵在自己后心之上的两只手掌已经双双垂了下去,他连忙回转过身来,却现崔判官已经先于自己一步,扶住了即将倒下的娘亲。

    “他已经走了。”崔判官平静道。

    孙长空看看崔判官认真的表情,又瞧瞧了嘴边留笑的娘亲,终于他再也无法按捺心中的悲痛,握着对方已然冰冷的手掌,号啕大哭起来。

    此时此景,哪怕是天底之下最最铁石心肠之人见到这一幕,也不禁为之心生恻隐之情。可那崔判官就好像传说之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人一样,丝毫不为之所动。或许,他本来就没有那样这些凡人的生命放在眼里,又或许,他早已看破人间生死离别。

    “你娘的魂魄我带走了,这具尸身你好好保管,以后说不定还会有用。”

    崔判官回身欲要离去,谁知这个时候孙长空突然抬起头来,声音沙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判官并没有回头,而是背对着孙长空,继续道:“有些话现在说来还为时过早,不过我相信,终有一日你娘的尸身会有用武之地的。”

    “哗!”

    突然间,就在崔判官身前不到一丈的位置处,豁然浮现起一道闪闪的光门,门的另一侧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孙长空知道那边就是阴间所在。他知道,崔判官要回去了。

    “我们……我们还能不能再次见面?”孙长空忽而道。

    崔判官嘴角扬了扬,却没有说话。他摆了摆手,接着便迈步没入到光门的范围之中,摇身一变,便没了踪影。孙长空看看空空如也的前方,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娘亲,这才意识到之前所生的不是梦境。

    “娘,你放心,我一定不让您失望!”

    固有空间被破对于屠有道来讲,那是巨大的打击。眼见天空之上越突显的裂缝,他感觉自己的心肺都仿佛被一同撕开了一般,一股精血顺势夺口而出,喷在地上,竟是打出若干个手指粗细的窟窿,可见这口淤血的来势之猛。

    “能将我的固有空间从外侧击破,拥有这等实力的人恐怕就只有你们的魔皇了吧!”

    听到这里,方惜时不由得朗笑一声,同时道:“真是得罪了屠兄,只是魔皇性情本来就是这般狂傲不羁,他一定是想和守界者来一次一对一的大战,所以才选定了你的固有空间作为决战场地。没想到啊没想到,最终还是他老人家助我从这里脱困了啊!”

    屠有道忿然道:“你这个方老儿,妄我刚才对你手下留情,现在你居然还有心思当面嘲笑我。你信不信,就算拼上这条老命,我也要将你一起带下地狱。”

    方惜时眼中猛然闪出一丝寒光,随后便淡然道:“你以为我没有见识过地狱之中的情景吗?实话告诉你,十八层地狱除了最后一层之外我都已经达到过。对于我而言,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酷刑也不过是唬人的把戏而已,于我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怎么,你不相信?”

    屠有道冷笑一声,接着道:“信,我当然住。你方惜时是什么人,当年的血河魔君。普天之下,还有你到不了的地,呵呵,你就是说有,我也不信。”

    方惜时抬起眼皮,上下打量了下对方,然后才道:“怎么,难道你要留下来看着自己的固有空间毁于一旦吗?快逃吧!能逃多远就逃多远。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屠有道不屑道:“怎么,我待不了的地方你就能待了?你的意思是说,自己的修为要远强于我?”

    方惜时异常平静道:“从前或许不行,但魔皇来了,事情就不一样了。”

    屠有道惊异道:“哦?这事怎么说?”

    方惜时挺了挺略显疲倦的身体,随即神色俱盈道:“魔皇的出现可以令我之前失去的力量再次出现,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你当年认识的那位落魄魔君。现在的我才能算作是真正的血河!”

    “轰隆!”

    话音刚落,只听大地之下遥远的尽头之中忽然传来数声慑人神魂的爆炸,一道道巨大的沟壑,相继出现在广袤且无垠的地面之中,像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地蛟一般,纵横在整个固有空间之中。

    “方惜时,你要干什么!”

    眼见对方身上的气息开始迅变化,为了不让方惜时掌握这方天地的控制权,屠有道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强行摧动体内灵气,欲要重掌主动。可谁承想,当他的意识与那些裂缝交织到一点之中的刹那间,他的脑袋就好像被人重重捶了一记似的,七窍之中立时淌出暗红色的血液。这下,屠有道再也无法自制,体内的伤势也随着一起轰然爆。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