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相聚时难别亦难
    孙长空搀扶着被自己打伤的娘亲,二者双双坐在下方凸起的一块岩石之上。见到儿子的妇人显得尤为激动,虽然是在极力忍耐,可是诚实的泪光还是表露出此时她的心情。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心头一酸,随之倚靠在对方的怀抱之中,略显撒娇地问道:“娘,为什么会是这样,最后的试炼者为什么会是您?”

    妇人轻抚了一下孙长空的脑袋,她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话,而是继续之前的话问道:“长空,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仙苑中的长老道人们对你如何?”

    说实话,除了自己的师父之外,孙长空对于苍北仙苑里道人长老的印象实在算不上太好,他甚至还想将那些人的种种恶行娓娓道来,但为了不让自己的娘亲为自己担心,他只得改变念头,嬉笑道:

    “好!他们对我可好了。尤其是王道人,更是待我如己出,小的时候我一度以为他才是我的亲爹。”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的话会招来娘亲的一顿责骂,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竟然淡淡说道:“难怪你有那种感觉。”

    孙长空心头一惊,不由道:“娘,您似乎话时有话啊!”

    妇人继续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那位王如水王道人,其实就是你爹安插在仙苑之中的眼线。而王如水的真实身份,是你您失去的那条右臂!”

    “什么?右臂!”

    孙长空如遭五雷轰顶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高兴的是,他得到了一名真正的亲人。难过的是,他因此也失去了一名自己视作亲生父亲的好老师。这种自相矛盾的感觉让孙长空久久不能释怀,甚至一度伤心落泪。

    “为……为什么会是这样,原来师父就是我爹的分身!”

    妇人轻拍了拍孙长空后心,开口安慰道:“你也不要太过责怪你爹,他也是不想让仙苑之中的人觉这个秘密,所以才没有将这件事告知于你。不过现在看见你这么健康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

    说到这时,妇人的口中忽而喃出一道血箭,而直到这个时候孙长空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百骨一剑究竟有何等可怕的威力。稍事诊断,孙长空便现自己的娘亲身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十处伤势,其中一半都是致命伤害。如此之多的致命伤同时集中在一个柔弱的女子身上,后果可想而知。这时,孙长空眼中的泪水已经抑制不住,泪腺仿佛受惊了一般,不断地向外分泌滚烫的泪水。

    “娘,你为会要这么做啊!”

    妇人淡淡一笑,像哄孩童时期的孙长空一样,摸了摸对方的手脑勺,一边唤着“没事没事”。一边道:“孩子,真是委屈你了,这么多年,爹娘都在欺骗你。我们其实只是想让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稍微学点本事能够自保就足够了。至于其它的事情,让爹娘来做就行,你不要插手。”

    孙长空略显生气道:“那怎么能行,你们是你的亲生父母,是你们给予了我的生命,你们身身上的使命,我自然也有义务一肩承担。”

    妇人缓慢地点了点头,欣慰道:“我儿长大了,我儿真的长大了。既然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已经和你爹见过面了吧?”

    孙长空连忙应声道:“嗯,见过了。不过,他受伤了。”

    妇人道:“那不要紧,他有天人脉护体,一般人是伤害不到他的死穴的。”

    “天人脉?那是什么?”

    现在的孙长空也可以算作是半个仙人,关于仙人脉的事情,他也从陈立口中多少有点耳闻。可是至于他娘口中的“天人脉”,他就一概不知了。

    “天人脉与仙人脉相仿,同样是仙人体的构成之一,只是仙人脉是经过后天修炼形成,而天人脉是天界子民与生俱来的。说白了,天界中人自出生以来便有成为仙人的基础,而凡人却不一样。”

    孙长空脸中灵光一现,不由得夺口而出道:“如此说来,我爹岂不是天界之人?”

    妇人微微摇头道:“并,他并不是。

    这下,孙长空彻底被他娘的话给搞糊涂了,出于好奇心,他只得再次向对方请教道:“娘,您就别再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回事,我爹身为凡人,为何会拥有只能天界中人所独有的天人脉?”

    妇人抬头看向孙长空,神态慈祥道:“那你就得问问你们开山祖师了。”

    “开山祖师?您说的是萧啸天?”

    妇人点头道:“没错,就是他将自己的天人脉赠给了你爹,而且还是一条神窍全开的完整天人脉。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爹的修为才能一日千里,所向披靡。”

    孙长空回想起之前与父亲相见时候的情景,由于当时孙逸扬有伤在身,所以孙长空并没有领略到对方的群实力。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娘,既然你这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到人间,助我爹一臂之力吧!”

    说完,孙长空刚要去扶自己的娘亲,如今他才想起来对方身负重伤,别说是战斗,哪怕自理的能力都没有了。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自责起自己的疏忽大意,抬掌在自己的头上“砰砰”就是两掌。

    “看我这猪脑子,娘,你先在这里休息,等我助爹脱困之后再回来与您汇合。”

    说完,孙长空转身就要离去。可谁承想,妇人突然从背后抓住了他的手腕,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随随即涌入到四肢百骸之中,并以一种乎想象的度改造着他的身体以及识海。

    “不要乱动,这就是五行试炼最后一重的力量,名为万破皆破。你爹就是靠它技压群雄,扬名立万的!”

    孙长空当然渴望无敌的力量,可是他更知道对方此时的伤情。这种时候如果贸然运功的话,那无异于加死亡。而作为儿子的孙长空,当然不能允许这种人间悲剧的生。

    “娘,您快放开我!您再不放手话,儿子就自断经脉给你看!”

    说罢,孙长空猛然提气,一股汹涌澎湃的恐怖气流赫然堵截在丹田外侧,现在只要他像放下石子一样将气沉下丹田之中,他的混身经脉便会因为局部灵气过盛,而尽数毁灭。介时,哪怕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别,别,长空,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做傻事。”

    妇人虽然没有停下输气的动作,但整体度已经明显放缓。而这个时候,孙长空的头上已经见汗说实话,现在就连他自己都在为自己刚刚的冲动行为而后怕。只要他稍一分神,自己多年以来的修行成果便会烟消云散,下半生他只能以废人的样子慢慢度过。

    好在,娘不审疼爱儿子的,只是凭这一点,孙长空就已经相当满足了。可是,对方传功的意图似乎还不骨打消,这不禁让他为其身体状况再次产生了忧虑。

    “娘,你为何还不停下,难道,你真的要亲眼看着儿子将自己的半半生断送了吗?”

    此时,妇人眼中已经渗出泪光,她强忍住心中的悲痛,声音颤抖道:“长空,听娘这一次,好好地接受最后的神力。有了他,你才能助你爹一臂之力。魔皇重现人间,必将生灵涂炭,如果不能将他扼杀在萌芽之中的话,就算是仙宗亲临也将于事无补。”

    “可是,可是娘你也可以去帮爹啊!您的身体之中有这种神力,完全可以胜任援军一职。我不要因为传功失去您!”

    说话间,孙长空已经有了挣扎的念头。可是,妇人手掌就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似的,竟令他毫无反抗之力。现在的孙长空就好像一具行尸一样,只能听任摆步,或者选择自尽。

    “长空,这件事情非你不可,娘不行了,娘的大限之期已经到了。”

    “没错,她说的一点也没错。”

    突然间,孙长空听到原本死气沉沉的虚无空间之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而让他万分吃惊的是,此人的声音听起来竟是那么熟悉。

    “孙长空,我们好久不见!”

    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孙长空抬头看向前方,只见一个身着紫色官服的高大男子缓步朝自己走来,而在那人的手上,竟有一部不大不小,但看上去做工相当精致的书册。上面赫然写着:生死簿。

    “崔……崔判官!”

    当叫出来者名字的时候,孙长空也有些难以相信。可事情就是如此,他出现了,掌管阴间的阴律司,崔钰崔判官现身了。

    在世人的眼中,鬼差的出现就好像霉运的先兆,一旦见到他们,不祥的事情便会接踵而至。孙长空自然也不例外。不过话说回来,之前在苍北仙苑那次,要不是对方及时到场,或许那位神流仙使已经将他与陈立双双击杀。但这回对方的现身,又是因为何事呢?

    “崔判官,你怎么来了。快,帮帮我,让我娘快点停下来。”

    崔判官露出那副标志性的笑容,就好像已经看破人间一切红尘琐事一样,显出一种然出世的气势。

    “我确实是来帮你的,不过,我并不要来救你娘,而是要将她从这里带走。”

    孙长空不禁道:“带走,带到哪里?”

    崔判官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生死簿,随即云淡风清道:“当然是阴曹地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