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战魔皇
    当那滔天巨浪径直轰在魔皇身上的时候,哪怕是一旁的守界者孙逸扬也不禁为之伫步惊叹,他知道使出了这一记“群渊龙”之后的江沛已经内力耗尽,再也无法动任何可观的攻势了。可以说,这次攻击便是江沛在此次旷世绝战之中的谢幕之作。

    “好一个江沛,虽说你手上也沾染了不少无辜者的鲜血,不过单凭这一招的话,我孙逸扬表示认可你。皇室大将军,江患海的兄长,果然不同凡响!”

    “轰!”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爆鸣,原本安静的苍穹之下立即被一片汪洋大海一般的水域尽数覆盖,浪涛仿佛永无止境一般,不断拍向中间的魔皇,并释放出乎想象的破坏力。哪怕是魔皇,哪怕有所防备,但接连的攻势竟让他那稳如泰山一般的身形出现了动摇,之后这种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最终魔皇化作一道流星,豁然坠落在大地之上。

    “砰!”

    不说魔皇所承受的威能如何,单单是由其身体砸出来的巨坑,就深达数丈,并呈漏斗形状,将其身体包裹其中。从外侧看去根本不知他的死活,更不知伤势的轻重。而就在这个时候,陈逸扬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江沛,随即口中淡淡道:“凭你的修为实力,能使出这种实力的招式已经实属不易了,不过……”

    “噌!”

    不等孙逸扬把话说完,魔皇那道如同鬼影的一样的身形已经从深坑之中飞身跃出,“哒哒”两步,便来到了江沛的面前。此时的江沛,脸色异常凝重,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

    “居然能对本皇造成这咱伤害,你也算是一个人物了。不过,你们的闹剧该结束了,给本皇去死吧!”

    眼见魔皇的崩世魔爪即将落在江沛的天灵之上,一道快到无法理解的身影豁然闪到二者之间,并以其凌厉迅的手法,一掌擒住了魔皇的手腕。

    “不要忘了,你的对手是我。与我孙逸扬交手,可千万不要分神啊!”

    “砰!”

    话音刚落,孙逸扬顺势抬起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魔皇的腹部之上。看似平常无奇的招式,一经孙逸扬的使用,便立即展现出非同寻常的威力,仿佛,他就是一奇迹的化身,究极的终点,所有被他使用过的招式,都会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爆出乎数个境界的杀伤力。

    “咚咚咚!”

    同样是一招,江沛的群渊龙虽然让魔皇初显狼狈之相,但至少还没有失去原本的王者风采。然而,孙逸扬的一脚非但将魔皇一招击飞,甚至还令他如飞弹一样瞬间撞破了三堵石墙。墙体的破口处形成了一个个布满辐射纹的缺口,看起来十分吓人。哪怕没有亲眼目睹过这场战斗的人,只要看到这里的惨状,就能联想到当时交战时候的激烈场面。

    魔皇被击倒了。

    当孙逸扬缓缓落下那条抬起的右腿之时,远处的魔皇终于停了下来。而在他最终着6的位置处,瞬间扬起大片烟尘,如一件巨大的披风一样,将其中的魔皇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

    “这……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吗?我……我为何一点也不敢想象有朝一日自己可以达到那种高深莫测的地步?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壤之别?”

    江沛原本便自视甚高,可是当见到孙逸扬出手之后,他才明白什么才叫做天外有天,什么才叫人外有人。在他看来,自己倾心所有的一击,竟然还比不起对方轻描淡写地一记腿攻,这样的残酷现实竟让他有了一种归隐的念头。

    “你没事吧?”孙逸扬并没有回头,却已经淡淡说道。

    江沛先是一愣,随后才意识到对方是在与自己说话,略显失礼的他脸色一红,并且低声道:“没……没事,只是刚才用力过猛,没有调整过来罢了,缓一会儿就可以了。”

    “嗯,那就好!接下来,我要和那个大魔头全力迎战了,到时记得照顾自己,我可管不了你了。”

    江沛心头一热,刚要出口道声“多谢”,可是天性桀骜的他实在说不出那种肉麻的话,于是便换了一个方式道:“之前我还千方百计地要杀你,为何你会以德报怨,对我施以援手,我死了,你不是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吗?”

    孙逸扬回过头来,微笑道:“虽然,我看你也不是很顺眼。不过,刚才看到你为我毅然出手,我便知道你的骨子里还是一个好人。我孙逸扬虽然是一介武夫,但至少还分得清是非黑白。你这样的人与其死了,不如留在世上多帮一下其它人,这也算是为我自己积德行善吧!”

    听完孙逸扬的解释之后,江沛彻底不说话了。他并不是在走神,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对方的回答而已。这真的是身为守界者孙逸扬该说的话吗?为何他的心中有种失落的感觉?过了好大晌,江沛这才恍然道:“原来,他也是人啊!”

    简短的插曲并没有打断这场激烈的对决,片刻之后,魔皇所落的位置处立即腾起阵阵黑烟,所有被其沾染的事物,无论是死是活,全部都开始老化,衰落,变得和夕阳一般悲壮,经风一吹,便化作片片碎屑,散入空中。见此情形的孙逸扬脸色一沉,暗暗道:“这家伙开始认真了!”

    “嗡!”

    一道黑光从眼前一闪而过,孙逸扬将头一撇,侧脸上的丝已经被齐刷刷地削断。而那些掉落的丝还没有着地,便已经变作纸灰一般的尘埃,一眨眼的工夫便消失不见。孙逸扬心中一颤,脱口而出道:“凋零?”

    说话之间,孙逸扬肩上的青色长衫顿时光彩尽失,衣物之中的染料迅失效,变回其本来的面目。而白的部分又再次异变,就好像被火烧烤过一样,开始焦黑。

    “不好!”

    口吐惊言的孙逸扬身后一扯,便将自己右侧的衣物一把撕了下来,顺手朝旁边一丢。而这个时候,之前生的状况再次在那块衣物之上应验了,碎布化成了灰烬,却没有显现出丝毫被燃烧的迹象。而与此同时,断墙之宾的废墟之中,忽然走来一一道挺拔的身影,他当然就是魔皇。

    “哈哈,怎么样,本皇的凋零鬼力还不错吧?真可惜,如果我的力量完全恢复的话,说不定现在的你已经尸骨全无了。”

    魔皇说话的时候云淡风清不动声色,但孙逸扬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他知道,对方所言非虚,如果刚刚自己再晚一步的话,也许右边的膀子就要废掉了。

    “呵呵,魔皇好威力,在下领教了。”

    魔皇轻拍身上的灰尘,然后道:“怎么,还打算与我继续耗下去吗?如果还像刚才那样的话,再打上三天三夜也不会见分晓的。”

    孙逸扬眉头一皱,又赶紧用自己的微笑掩饰掉,并且道:“魔皇是怎么个打算?”

    魔皇伸出双手,只见两侧掌心之中立即黑气弥散,死亡纵横,此时此刻,他仿佛已经扮演了起死神的角色,并以自己无上威能,掌管着眼前众生的性命。他要谁死,谁就得死。他要谁亡,谁就得亡。

    “这个简单,与其继续周旋下去,我看你我不如同时使出自己的最强招式,来一次最强对决。如此一来,既能减少时间,又能一分高下,何乐而不为?”

    孙逸扬环视四周,看了一眼现场幸存的几位仙人,而后冷面道:“你以为我是傻了吗?我们二人同时使出最强招式,就算分不出高下,界时产生的巨大破坏力也能方圆百丈之内的所有活人全部消灭。如果我如了你的愿的话,岂不是中了套路?”

    “哈哈哈,果然不出本皇所料。要想骗过你这位守界者的慧眼,确实还要费了一些周折。不过也罢,杀了你之后,我自有时间慢慢处理掉这帮废物,只不过是多费些精力而已,无妨无妨。”

    说话间,魔皇豁然抬头看向天空之中那个黑色的球体,那便是屠有道与方惜时,苦叔等人进入的固有空间。紧接着,他抬起那只纤嫩白晳,犹如处子一般的手掌,隔空比划了一个“切割”的手势,突然间,那个浑圆的黑色球体之上赫然多了一道与身体等长的裂口,一道强大的劲风立时从中狂暴而出。

    “是谁!是谁在外面破开了我的固有空间?”

    屠有道与方惜时正在交谈之际,二者所处的苍穹之上,猛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裂缝之中不断传出“呼呼”的风啸,就好像一只被关押许久的凶兽一样,随时都准备屠戮一番。而这时,方惜时抬头仰望着天空,口中随即淡淡道:“普天之下,能有此等气势的人,恐怕也只能是他老人家了。”

    “怎么样守界者,这个地方你总满意了吧?你我二人全都进入到这个固有空间之中,就算打得天翻地覆,毁灭的至多也只是这个狭小的世界而已,不会对人间造成任何危害。”

    面对魔皇的提议,孙逸扬扬起嘴色,微微一笑,他抬头看向远方的天边,口中喃喃道:“长空,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