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住在太阳之中的人
    百骨一剑一经发出,孙长空的双臂,尤其是被腕甲所包裹的手腕位置处,立即开始向外疯狂长出若干森白的骨骼,并且像拧麻花一样形成了一柄硕大无比的巨型骨剑。而在孙长空全力摧动之下,这柄巨大的骨剑径直劈落,目标直击头顶上方的金色艳阳。

    “拜托,一定要将它击溃,外面还有好多人等我出去呢!”

    当骨剑即将斩中金色球体的一瞬之间,孙长空不禁闭上了双眼,他不敢去看这最后的结果,万一情况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恐怕他的整个人都会因此而一蹶不振的吧!

    “咔嚓!”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从断裂声之中的特点来判断,折断的并不是金色球体,而是他自己的巨型骨剑。可是事已至此,孙长空已经没有任何理由退缩,猛然间,他睁开了两只放光的血瞳,果不其然,分离之后的剑尖部分在撞上金色球体的时候,已经被弹飞出去,并且朝自己的位置掠了过来。这时,孙长空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没有想到,被猜裔称之为万恶交融心的心脏,居然也会有一刻如此紧张害怕。

    “不要怕,我看好你!”

    就在孙长空以为自己必败无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由他的心中传入他的脑海,鼓励着他千万不要放弃。而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那个“它”不是别人,正是已经与自己融为一体的狼裔。

    “就是,我也不能轻视了自己。现在的我不只为自己而活,还要为他人而活。百骨一剑,给我将他撕开!”

    不知是受到了孙长空的召唤,还是事实本就如此,来自孙心中的一声呼唤,竟使得那枚原本完美无暇、浑然一体的金色球体,“咯吱”一声从蹭位置裂出了一个缝隙。对于它那原本庞大的体积而言,这或许不算什么。但在孙长空眼中,这简直就是一切的可能。

    “裂,裂,裂!”

    随着孙长空的一声声叫喊,金色球体的裂缝竟真的越长越大,最后已经纵贯全身,而这种半部似乎还在继续恶化,只是速度减慢了不少。可即使这样,孙长空自己仍然是满心鼓舞,他没有想到那柄百骨之剑竟有如此威力,可以算作化腐朽为奇迹的传神一式了吧!

    “哈哈,我终于成功了,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毫无生机的虚无空间了。”

    说话间,孙长空抬头看向那枚即将解体的金色球体,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那脸上的笑容竟是再次收敛了起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

    不等孙长空来得及做出反应,一道动若雷霆的黑影以其灵动的身法,霍然来到了他的面前。与此同时,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随即袭入到他的胸膛之中,更似要将其中的器官绞碎毁灭一般,令之痛不欲生。

    然而,孙长空知道越是这种生死关头,自己就越不能轻言放弃。人往往都是在一些极端苛刻的条件之下才能迅速成长,否则哪怕是功得圆满,也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花架子。

    “休得猖狂,看招!”

    一息之间,孙长空双目放光,数道云来势剑应时而现,悉数刺入到那个黑影之中。只听后者“啊”的一声惨叫,身体便随之跌倒在地。

    “哈哈,好机会!”

    这下,好不容易得到反击时机的孙长空,五指并拢,呈削割之势,飞一般来到对方的面前,并将手掌抵在了对方的咽喉处,使之不能自由活动。同时,孙长空阴险地笑了笑,随即冷嘲道:“呵呵,你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嘛,怎么,现在为何如此狼狈?”

    孙长空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脑袋,刚要定睛去看对方的样子,可是当他真的看到对方面容的那一刻,他竟发觉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

    “娘,怎么……怎么会是你!”

    眼见嘴角渗血的妇人正在微笑地看着自己,孙长空双膝一弯,随即跪倒在对方的身边。

    “吾儿,这么多年没见,你还好吗?”

    孙逸扬与魔皇的大战仍在继续,不过这只是在外人看来的样子。实际上,在他们的眼中,双方不过是在相互试招而已,根本就没有拿出自己的真正的实力。

    魔皇飞掌急撩,一道撕天裂地的恐怖能量立即破掌而出,直攻孙逸扬的身前。然而,后者也不可能让对方如此轻易得手,虽说这一掌的威力非同小可,甚至已经初见开天辟地的神力之象,但他仍能不乱方寸,轻轻朝右挪了一下身子,便让开了那一记致命的攻击与此同时,作为防守一方的孙逸扬反守为攻,遥空一拳,虽说起式相当平素人,但随之带来的破坏力却是惊世骇俗,哪怕是久经杀场,身历百战的魔皇也不禁为之一惊。

    “好拳法!”

    不同于孙逸扬,本可以闪身躲过的魔皇并没有示弱,而是站在那里,硬生生吃了对方一记内含无限杀机的惊天一拳。拳劲宣泄,哪怕是魔皇那道伟岸的身躯也不禁扭曲变形,被击中的心窝位置处,从后方高高隆起,看上去就像长了一个疣疮一样。不过,这一切的变化都在第二时间恢复到了最普通的样子。

    魔皇低着头,似乎还沉浸在之前的交手之中。而这个时候,从烟雾之中缓缓走出的守界者孙逸扬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我说,这么点力道你应该不会有事的吧!魔皇大人,你可不让我失望啊!”

    “嘿嘿嗯~”

    魔皇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话,而是先将他那标志性的阴森笑声放了出来,而后才一点一点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异常残酷的笑容,神情癫狂道:“不错,不错,相当不错的拳技。如果放在几千年年前的话,就算那几个人间高人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就凭你这点能耐,想要杀我似乎还远远不够啊!”

    说罢,魔皇驱臂一振,一股由内向外,释放出来的浑厚灵力如阴云一般将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空间全部笼罩,而这里面就包含着孙逸扬,以及大将军江沛等几名仙人。就在众人为魔皇此举好奇不止的时候,众人眼前的空间之中竟然浮起一缕缕红光的闪电。

    “看我的魔皇倾世!”

    说话间,魔皇猛然握紧自己的右手,受此激发,存在于空间之中的红色闪电被在一瞬之间全部释放,稠如云幕一般的电光飞射向在场的众人,包括孙逸扬,包括其它的在场之人。

    “轰轰轰轰轰!”

    “啊啊啊啊啊!”

    爆炸惨叫连成一片,巨大的爆震使得人耳处于一个半失灵的状态之下,尤其是距离最近的孙逸扬,洞道之中甚至还淌出了两条血痕,看上去异常刺眼。而其它的仙人们是相当不堪,虽说红光闪电的威力不怎么厉害,但随之带来的恐怖气势却是从未有过的。就在刚刚闪电被全部引爆的一瞬之间,这些人,包括江沛,都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被那红色闪电千刀万剐。可直到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之前的臆想只是自身懦弱的一种体现。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竟然被一个魔头给吓住了!这……这不可能!”

    作为皇室之中首屈一指的大将军,江沛自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么多人的面前当众出丑。眼下,看着魔皇满脸不屑地看着自己,江沛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已经遭到了践踏。为了保护自己的大将军之名,为了让轻视自己的人付出庆有代价,早已在暗中准备的江沛长啸一声,与此同时,他的脚底之下,竟然出现了十道清澈的泉水,并将其托入到半空之中。

    “魔皇,妄我皇室中人如此看重你,甚至不惜与外人联手将你复活。可如今你恩将仇报,过河拆桥。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你一起拖入地狱。”

    魔皇斜眼看了一下江沛,不由得轻笑道:“就凭你?”

    “没错,就凭我!”

    “我”字刚一出口,江沛身体已如搭弦快箭一般拔地而起。十道清泉,十条水鞭,竟在呼吸之间迅速幻化,进而成为了十条长相各一,但唯一共同之处就是万分凶恶的水龙,横空出现,直攻魔皇的诸多要害。

    “呵呵,凭这几条蚯蚓就想让我认真,你也太过天真了吧?”

    不等十条水龙来到面前,魔皇云袖急旋,随即一条长达上百丈的无形风龙赫然出现在众多水龙之上,并以其狂嚣凶猛的个性,将那十条水龙冲得神魂涣散,几乎溃不成形。而眼见自己的招式即将被破之际,江沛仍然不肯死心,只见他的两只手掌忽然合十在一起,而与十根手指相对应的十条水龙也在同一时间聚于一点,片刻之后便化身成为一只体型更为庞大,力量更是无可想象的超级大物,群渊龙。

    作为江沛的绝技之一,群渊龙一直被他视作珍定一般,非到紧要关头,绝不会轻易使用。可一理祭出此招,那就说明现在的江沛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无论自己结果如何,他都要将敌人送下地狱。

    “觉悟吧!魔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