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临门一脚 百骨一剑
    孙长空很清楚外面正在进行着怎样惨烈的战斗,可是现在的他正处在五行试炼的最后一关,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当中,一旦成功将会直接晋升到真正的仙人之境,从而实力大增数倍。否则,他非但帮不了别人,甚至连自己都保全不了。从“换心”到现在,孙长空不知道自己在虚无空间之中度过了多少个日夜,天空中的那轮艳阳周而复始地升起落下,而他也只能全力以赴,从而抵挡天上下来的无尽光线。唯一值得令他感到欣慰的是,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孙长空已经几乎熟悉了头上烈日的套路,并能在第一时间回应出最为有效的防守。而承随着时间的推移,孙长空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竟是变得愈发充盈,一点也不像是大战了几十天、未曾间断的模样。可是他也知道,如此下去绝不是办法,否则自己岂不是一辈子都要被困在这里?

    “该死,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算个头。不行,我得想点反击的法子。”

    孙长空脑中灵光一现,身后黑羽立即凭空出现。虽说之前狼裔的话令对他无二真经图颇为忌惮,可为了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只得冒着被邪鬼迷惑神智的危险,强行使用了雄鹰展翅图。而借此飞入空中的孙长空,并没有感觉到丝毫不适,如此说来,他所依赖的功法确实没有令自己失望。

    “不管你究竟是正是邪,请麻烦你现在先助我一臂之力。等我回到人间之后,再回报你也不迟。”

    不知怎的,那双黑色的翅膀就好像拥有独立的思想一般,孙长空此话一出,黑羽颤抖的频率明显回忆,由此得到的速度也是极为恐怖的。于是乎,借着雄鹰展翅图的威力,孙长空以其灵活敏捷的身手,自由穿行在众多暗藏杀机的光线之中,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然而,孙长空做到了,他非但没有受伤,而且还在一番周折之后终于来到了那枚太阳的近处。

    来到跟前,孙长空才霍然发现,自己一直以为是太阳的金色物体,实际上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金属球体。球体之上有数之不尽的孔洞均匀分布在上面,而那些光线便是从它们里面狂射而出的。

    “我的乖乖,这么大的装置,这得耗尽多少精力财力啊!不过,既然已经让我发现你的秘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既然敌人不是“太阳”,孙长空的心中便多少有了一些底气。稍事缓合,他忽然挥动手臂,一道澎湃刀气赫然浮现其上,并使得整各臂腕都沾染上了一些淡淡的红色。

    “麒麟刀诀!”

    断浪刀法虽然千变万化,但若要在威力之上见高下的话,麒麟刀诀还是要略胜一筹。甚至在某种层面上来讲,前者要远远强于后者。这其中,便有麒麟的功劳。

    不同于断浪刀法,每次使用麒麟刀诀,刀气之中都会有麒麟幻身随即出现,从而使得刀式的威力与气势成几何倍数增长。而断浪刀法在这一点上就要显得逊色许多了。

    麒麟刀诀一经摧发,两头一模一样的火色麒麟,一左一右,朝那枚金色球体狂奔而出。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两道麒麟幻身之上开始迅速变化,包括鳞,角,爪在内的许多部分都变得了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器,一旦击中目标,**血流不止,死物应声折断,绝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意思,而这也正是麒麟刀诀的核心理念,杀伐果断。

    然而,孙长空想得还是太过简单,他忘记了自己现在所面临的可是五行试炼之中的最难试炼,哪怕是萧啸天的独子萧希原都无法通过。而仅凭他这个半吊子仙人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如此容易得通过考验。眼见两只麒麟即将与那枚金色球体同归于尽,后者的体内突然射出两道异样的事物,那是两道银光,与金色的形态截然不同,远远看去,就好像两杆银枪一样。而在麒麟刀诀的全力施展之下,两只火麒麟竟是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便被那两只银枪双双贯体而过,幻身当场烟消云散。

    “那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心中惊骇还未来得及解答,谁知那两杆刚刚击破麒麟幻身的银枪竟然又扭过头来,朝自己的方向飞驰过来,而且势头更胜从前。在孙长空的位置向前望去,竟能发现银枪的枪头位置竟然已经包裹上了一层因为摩擦产生的高温,所形成的红晕。即便是在没有被击中的情况之下,孙长空沸身的毛孔还是不禁为之竖立起来。

    “滚开!”

    一个几近完美的鹞子翻身,孙长空先是让开了两只致命的银枪,并同时踢出双脚,将其双双踏飞了出去。可是,孙长空还是小看了枪上的力道,竟是连自己的巅峰状态都无法将其完全抵消,于是一来,受到反向力道的孙长空如箭一般,再次被弹向地面位置。与此同时,才刚消停一会的金色球体便又开始紧锣密鼓地攻击起来。

    这下,那些光线已经不再是雨一般的攻势,而是毫无间隙,浑然一体,根本就不给孙长空喘气的机会。眼看四周的掩体即将被光线蚕食干净,孙长空将心一横,豁然起身道:“算了,拼了拼了,我就不相信,你还没有弱点。”

    想到这里,孙长空同哩运起雄鹰展翅以及百骨鬼林两幅无二真经图,于是乎在原先飞行姿态的基础之上,孙长空的两只手腕竟出现了一双紫色的腕甲,手上还多一两只做工相当精致的蟒皮手套,与其整个的样子十分相配。

    孙长空攥紧自己的双拳,随之自言自语道:“这回,就看你们的了。”

    呼吸间,孙长空如同飞矢一般的身姿再次冲向天上的金色球体。而后者因为具有十分敏锐的感知能力,所以当孙长空还没有到达近处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

    “唰唰唰唰!”

    同一时间,金色球体的窟窿之中,赫然射出与之前形态一样,但威力还要强盛一倍有余的银枪,并使之悉数攻击孙长空的死穴要害。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当中,孙长空已经被三次锁定,而且每一次都关乎着他的生死。孙长空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既然他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步,就绝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百骨鬼林,给我上!”

    说话间,孙长空使着两只全副武装的手掌,以其精妙绝伦的手法,在银枪即将刺中自己身体的时候,以双手手掌按在银身之上,并使其攻势为之一缓。而就是这一千载难逢的时机让孙长空抓住了反攻的机会,一道灰色的灵气悠悠地自那双蟒皮手套之上一闪而过,随后没入到银枪之内。可就在这个时候,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灰色灵气侵入到银枪之中,竟使后者也变作了相似的、生气沉沉的模样,从上到下的慑人寒光也在一瞬之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让人感到莫名压抑的灰色,和那战场之上的阴云一样毫无生机。再接着,两杆银枪的枪头顿时一萎,便从枪身之上一齐被折了下来,随即化身成为一抷尘埃,被风轻轻一吹便登时消散了。

    “哈哈,果然有效!再来!”

    于是乎,孙长空遵循着之前的手法,接二连三地将金色球体之中射出来的银枪一一击破,而自己却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唯一令他不安的是,同时使用两张无二真经图对于他自己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如果长此一往的话,先行倒下的一定是他。不过从现在的情形看来,那样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了。

    孙长空翻身落在地面之上,稍微喘了两口粗气,便随即沉声道:“正好趁着它现在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将它一举拿下。否则,再想等到它衰弱的时候,又不知猴年马月了。”

    一言说罢,孙长空双臂合于一处,正直身体,傲然挺立。与此同时,他的两只手臂之上有诡异的雷光闪烁,一跳一跳的,就如同一个暴躁的小精灵一样,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不安感。而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高举过头顶的双拳之上,猛然伸出一把灰色的光剑,刚要位于孙长空头上的正中心位置。而在光剑的引导之下,来自于周围虚无空间之中,四股代表着完全不同的属性能量像支流一样源源不断地汇入到孙长空身上光剑的这条干流之中,并且使得那柄灰色的剑身带上了一种五彩斑斓的奇异光彩,让人看了不禁为之心驰神往,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这时候,天空之上的金色球体似乎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竟如同疯一般,将体内所蕴含的全部力量,在同一时间悉数释放而出,毫无保留。一时间,金色球体的体积顿时增长了数十倍,原本双方相差数下丈远的距离一下子便被接近了十之**,现在只要金色太阳之中再发出任何招式,孙长空都无法在第一时间将自己闪到安全地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孙长空虽然还没有聚气完全,但为了抢占先机,他只得挥动拳上光剑,并附以高声呼喊道:“百骨一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