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神秘斗笠人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江患海的盘问之下,那名护卫才将事情的前后经过大概说一遍。而听完了事情经过的江患海,身体不禁摇晃了两下,就好像晚秋时分的枫叶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跌在地上。

    “纳百川,方惜时,你们居然敢骗我!”

    江患海之所以敢如此胆大实施复活魔皇的计划,除了魔界大门开启之后带来的巨大好处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两个人都曾经向自己保证过,重生之后的魔皇除了拥有绝世的修为之外,不再具有生前的意识与记忆,只是一个简单的杀戮工具而已。可现在事已至此,魔皇临世,再想让他回到幽冥之中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补救的办法,就是联合守界者,趁着对方复活不久,实力未满,将其尽早除掉,此乃上策。否则,别说是皇室中人,就连整个初升大陆,乃至临近的蓬莱大陆都将成为燹火焦土。

    “快,传我命令,让皇宫之中的所有仙人进入戒备,务必将那魔皇患海话音刚落,便听到花园的门口处传来一声急令。

    “报~不好了,江大人,悲镜等十余仙人全部死于魔皇之手,现在守界者正在全力迎战,胜败未分,请江大人定夺。”

    听完了噩耗之后的江患海再也站不住,直接坐倒在水塘边上,双眼无光,看着地面,声音微弱道:“不……不行了,快去叫人皇前来相助。”

    “不用找了,本皇已经到了。”

    随着那道浑厚的声音向上看去,只见一道金色光影突然人天而降,刚好落在江患海的身旁。由于此人身上的光芒太耀,以至于整个水面之上都泛起金灿灿的波浪,乍一看去就好像正值收获时期的麦田一样,给人一种莫名的欣慰感。而此到那人出现的江患海连忙俯身倒地,虔诚地跪拜道:“恭迎人皇。”

    “公子,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达到目的地?”

    银色的夜空之下,三胖等人仍然在全力赶路。一道上,三人未停未休,连滴水也未曾沾过。按兴浪兽的话来讲,现在皇城之中危机四伏,人间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晚上半分都有可能满盘皆输。为了不成为千古罪人,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他们只得尽其所能,全速赶往事发地。

    可是,现在时候已经迫近子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左右,不只是三胖,就连高渐飞是十分疑惑,现在过去是否还能赶得上。

    “公子,难道咱们只能徒步前往皇城,就没有什么更加轻便的办法吗?”

    兴浪兽不耐烦地瞪了对方一眼,口气冰冷道:“要是有那种方法的话,我还藏着做什么。只可惜,我没有跃离法阵的通行证,不然还可以缩短一下距离。”

    高渐飞挠了挠蓬乱的头发,不由地问道:“跃离法阵?那是什么东西?”

    这时,三胖几步凑到高渐飞的身边,张口叫道:“你啊你!早就让你多读些书,居然连跃离法阵都没有听过。所谓的跃离法阵,就是可以任意穿梭于两地之间的阵法。可是,并不是人人都能使用跃离法阵的,必须拥有跃离联盟颁发的专用通行证才能使用。”

    高渐飞瞥了眼三胖,随即寒暄道:“呦,既然三哥你这么神通广大,一定知道获得通行证的方法了?”

    三胖面色一沉,气势也萎靡了下来:“这……这个嘛……”

    高渐飞嘲讽道:“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原来和我一样也是一问三不知啊!”

    三胖连忙纠正道:“谁说我不知道,只是这种时候想去搞一张通行证,时间根本就不允许啊!”

    高渐飞轻笑一声,继续道:“呵呵,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三胖不是挺有钱的吗?竟然还买不到一张通行证?”

    听到这里,兴浪兽也受不了了,于是中途插嘴道:“小高,你不知道就本要瞎说。使用跃离法阵的人所持有的通行证都是自己专有的,就算借给别人,别人也无法使用,这就是通行证的高明之处。除非……”

    “除非什么?”高渐飞追问道。

    “除非能搞得高级的通行证,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借用他人现面,自己便能使用跃离法阵,去往皇城。”

    三胖环顾四周的荒野,不禁悻悻道:“可是,我们去哪里寻什么高级通行证呢?”

    就在三人为如何尽快达到目的地而愁眉不展之际,一道鬼一般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们前行的道路之上,并将三人全部拦下。

    “前面的朋友,我等有要事在身,需要借路一用,烦劳您行个方便。”

    三胖一早便听说了最近初升大陆之上山贼土匪歪风盛行,三更半夜的路上猛然跳出修补么样的的人,他便直接默认对方就是拦路的毛贼。这些人的目的无非就是图财,为了尽快了事,三胖伸手扔出三枚金锭子,示意让对方让路。可不同于以往的情况,那人见了钱财居然文丝不动,就好像沾在了地上一样,比兴浪兽站得还稳。

    “我说这位朋友,我劝你还是知足为好。我们三个确实有要事去做,如果耽误了时辰,那就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说话间,高渐飞已经豁然亮剑,黑剑之上反射出冷冷的寒光,就好像一条清澈的溪流一样。

    “我刚才听你们说,想要一张高级的跃离法阵通行证,有没有这件事?”

    兴浪兽一听心中一颤,于是接着道:“这位兄台,莫非你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由于那人头戴斗笠,所以兴浪兽并看不到对方的神态。可是说话间,那人口中渗出的笑声,却是让他这只上古凶兽也不禁为之胆颤,可以说是极为罕见。思量间,他已经暗暗猜出,对方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

    “通行证我倒是有,也可以送给你们。不过,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我们三人能够做到的,一定满足你。”三胖迫不及待道。

    头戴斗笠之人淡淡一笑,而后平心静气道:“我知道你们要前往皇宫。不过在那之后,你们要帮我缠住一个人。”

    兴浪兽目光一闪,不禁问道:“什么人?”

    “嘿嘿,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三胖连想都没想,便痛快回答道:“嗨,这个好说。你可能也看出来了,我们三个人的修为都不同一般,尤其是这位公子,更是傲然群雄。别说是缠住你,就算是要他的命也在话下。”

    兴浪兽皱了下眉,呵斥道:“三胖,休得将话说满。毕竟,我们还不知道那人的实力,如果现在把事情应下的话,万一到时候控制不住书面,那岂不是自找麻烦?”

    斗笠人大笑道:“哈哈,原来兴浪兽也会害怕啊!真是少见,少见啊!”

    从刚才到现在,兴浪曾已经被这神秘斗笠人的言语惊了两三回,而现在对方又轻描淡写地道出了自己的真名,更是让他极为不安。他总觉得,自己已经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之中。

    “你是谁,为何知道我的来历?”

    斗笠人扭头了两下自己发僵的脖颈,然后淡淡道:“呵呵,天底之下,拥有这等澎湃凶兽血脉之力的,除了兴浪兽之外,恐怕也没有谁了吧?”

    兴浪兽微笑道:“多谢这位兄台夸奖。不过,据我所说,吞天兽的实力应该也与我不相上下的吧?你为何能够确定我不是他呢?”

    斗笠人道:“我就是知道。”

    兴浪兽再次追问道:“哦?这是什么道理?”

    斗笠人怪笑道:“因为前不久我才见过的吞天兽,我能确定,你不是他,他也绝不会是你。”

    兴浪兽点了点头,轻声道:“怪不得。可是,你帮我们又有什么好处?难道,就是为了让我帮你缠住一个人?”

    斗笠人道:“嘿嘿,你不感觉,如果今晚皇城之中缺少了你们三个人的话,整场戏就显得失色多了吗?”

    三胖气急败坏地怒声道:“你这个家伙给我好好说话,再这么阴阳怪气的,小心你三爷我对你不客气。”

    话音落完,三胖便觉得自己的脸上突然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痛,待他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脚边处竟多了一张红色的硬纸,拾起一看,上面赫然写着:跃离法阵通行证。

    “公子,你看,这是通行证,而且还是高级的。在市面上,单是要办这么一张证件,就要花费数十万两黄金,而且这玩意还是有价无市,这次我们真的发达啦!”

    高渐飞狠狠地瞪了三胖一眼,随即埋怨道:“你这胖子,怎么开口闭口就是钱。你难道不知道眼前的形势有多么严峻吗?钱钱钱,我看你死了之后怎么把钱带到阴间。”

    “你!”

    三胖刚要对高渐飞发作,谁知旁边的兴浪兽却突然说道:“你们别吵了,人都不见了。”

    顺着兴浪兽的视线,二者再次看向前方的道路之上,数息之前还站在那里的斗笠人,居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无踪了。

    “我的天!那人难道是鬼魂不成?快,快走!”高渐飞略显忌惮道。

    这个时候,目光锐利的兴浪兽已经在前方的路面上,发现了几行潦草却不失风范的字,字是用一旁的树枝写下的。

    “苍浪一脉言出必行,兴浪兽,我知道你不会食言的。”

    这下,兴浪兽的心变得更加沉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