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魔界必须死
    皇室中人怎么也没有料到,费尽心思,不惜委身与方惜时、纳百川联手复活的魔皇,竟成了灭族的千古罪人。在场的十余名仙人,除了江沛等几个老字资辈之后,几乎尽数战亡,地上遍布人的四肢与残骸,而之前还是意气风发的悲镜竟和自己的铜镜一样,跌成碎片,撒落得到处都是。

    “哈哈,痛快,真是痛快!复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和这么多所谓的仙人活动了一下筋骨,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了!”

    不同于皇室的惨烈下场,魔皇毫发无伤地站在自己刚刚恢复原气的黑塔之上,麻瞳四顾,戾气弥漫,周围的空间中充斥着下股浓烈的血腥气,好像一把无形之火一般,欲要将人的血脉引燃。

    “怎么样,还有不知死活的要与本皇决斗的吗?”

    说话间,魔皇姝视线忽然落在了不远处刑场之上,有两个人正在那里,一个跪着,一个侧身栽倒着,但从气息上来看都不是一般人。他们当然就是遮天皇与无欲。

    “放……放开我,我是纳公子的手下,快放开我!”

    说话的是无欲,如今的他面红耳赤,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孙逸扬的一根藤条竟将他困了如此之久,这对于无欲来讲,简直是莫大的耻辱。而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从刚才到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关心的情况。他就好像一个透明人一样,谁也没有发现他。

    “你们这群混帐,居然如此对待我无欲。我发誓,如果让我逮到那个守界者的话,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唰!”

    思绪未完,一股刺骨的寒气突然自无欲的后脊之上飞掠而过,并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啸。他本以为有人偷袭自己,可是就在声音消失的第二瞬间,无欲愕然发现原本束缚自己的藤条竟是颓然滑落,坚韧的藤蔓竟被那道急风轻松破开。

    无欲从地上站起身来,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听到前方的魔皇道:“你是血河的手下?”

    听到魔皇的问话,无欲不敢怠慢,连忙伏身道:“是的,吾皇。事实上,我也是魔族的后裔,只是当初被关在了无妄修罗界之中,所以才没能辅佐纳公子光复魔界。”

    魔皇上下打量了一下无欲,随即惊声道:“你是……七原罪者之一?当初镇压本皇的原石有你?”

    无欲一听这话心知对方来者不善,为保自己的性命,他只得叩头求饶道:“吾皇饶命!被炼化成原罪石也不是我的初衷。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魔皇邪恶地笑了笑,纵身从黑塔之上一跃而下,高大魁梧的身材如同梦魇一样将无欲遮掩在自己的身影之下,似要将其吞入自己的影子之中。这回,无欲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处,生怕对方有伤害自己的行为。

    “呵呵,你不用害怕,我并没有想为难你。你自己也说了,成为原罪者也不是你的意思,你也是被别人所迫,本皇明白,本皇理解。”

    听到这里,无欲大舒了一口气,就着机会刚要抬起头来。可就在这时,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猛然按在他的后脑之上,一股超乎想象的巨大能量赫然破体而入。

    “可是,本皇就是喜欢杀人啊!哈哈!”

    顷刻间,血像喷泉一样自无欲的后颈处飞射而出,并且融入到魔皇的身体之内。而与此同时,被一手提起的无欲,睁着充满血色的浑圆眼珠,惊恐地望着面前的魔皇,嘴里发出“吱吱”地惨叫,活脱脱地就是一只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老鼠。

    “死吧!死吧!把你的修为都给本皇,如此一来本皇的修为将会更回强大!”

    “手下留人!”

    就在魔皇满心欢喜地以为马上就要将无欲的修为纳为己有之时,一道无形罡气飞闪而过,自他的手腕处轻轻一划,手掌便连带着下方的无欲一同落到了地上。

    魔皇的手掌居然被活生生地斩断了,而且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出手者居然只用了一招。

    对于这种事情,魔皇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使得那名“罪魁祸首”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都没有回过神来这就是自己的仇人。

    “你就是魔皇?”

    魔皇淡淡一笑,随后俯下身子,从无欲的身上拿回自己的断掌,然后像安装工具一样将手掌重新接驳回原来的位置。片刻之后,血口不见,刚才还落在地上的手掌现如今已经重拾生机,恢复到了原本的安好状态。

    “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位守界者?”

    孙逸扬霍然向前踏出一步,面带微笑道:“正是。”

    魔皇望着这个数千年前一直阻挠魔界重回人间的“凶手”,非但没有发怒,反而满面笑容道:“呵呵,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你于我讲也不过是个才刚入门的小书僮而已,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实属不易了。”

    孙逸扬抱拳道:“晚辈惭愧,如果没有本派师祖萧啸天的修为作为支撑,恐怕魔界之门早就被重新开启了。”

    魔皇轻皱眉头,自言自语道:“萧啸天?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我见过他?”

    孙逸扬再次微笑道:“没错,当年联手击魔皇大人你的五个人之中,并有本掌开山祖师萧啸天的一份功劳,你记得他并不奇怪。”

    魔皇轻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如梦方醒道:“怪不得一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混身难爱,原来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怎么?他也死了?”

    孙逸扬平静道:“都说凡人成仙之后便能长生不死,但事实上,又有谁能保证自己与天地同寿呢?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魔皇?”

    魔皇稍事一顿,随即朗笑道:“哈哈,问得好,问得好!本皇也以为成了至高无上的存在,就能将命数玩弄于股掌之中。可是我错了,我竟被几个完全不如我的晚辈合力击杀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命吧!”

    孙逸扬向魔皇躹了一躬,声音略显敬畏道:“魔皇就是魔皇,普天之下,能像您这样能看清世事的恐怕没有几个了吧?”

    魔皇淡然道:“呵呵,可是,那又如何,我不是照样重回人间了吗?在我现在看来,命数也不过是孩子的把戏而已,想要束缚本皇,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孙逸扬苦笑道:“呵呵,看来我刚才的话说得有些早了。”、

    魔皇摆道:“不早不早,反正一会儿你也会败在本皇的手中。到时,你就知道你自己于本皇而言,是何等的渺小了。”

    孙逸扬轻挑了一下眉毛,不动声色道:“这么说来,魔皇大人您还是要与我一战喽?”

    魔皇钢臂一振,随即带起的风浪,竟交自己所披的斗篷一并吹落。

    “那是自然!任何敢阻拦魔界前进的蝼蚁,本皇绝不姑息,定叫他死无全尸。”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战个不死不休!”

    “好一个不死不休!”

    “砰砰砰砰!”

    二人同时长啸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声便随即响彻云霄,立地便叫天地阴蒙,日月无光,一道道血色火光拔地而起,如同一轮轮圆刃一般,扩散向四面八方。而没途之上凡是有物体阻挡,无论是楼是山,竟是尽数拦腰折断,丝毫反抗的余力也没有。而这个时候,之前才目睹了自己的同胞惨死在魔皇手中的江沛,被重新从刚才的精神打击之中唤醒过来,环视一周之后,竟有一种仿如隔世的错觉。

    “我……我这是在哪里,我还活着吗?”

    这时,一个平时作风相对圆滑的白面仙人急步来到江沛的身前,低声吼道:“快!跟我走!要是让魔皇将守界者击败的话,那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白面仙人使劲拉了一把江沛的衣袖,却并没有扯动对方。而这个时候,江沛却忽然将头扭向他,神态痴痴道:“我……我想留在这里助守界者一臂之力。”

    白面仙人听到对方说出这种“糊涂话”,不禁被急得直跺脚,他伸出手来一边指着对方,一边叫骂道:“大将军,你是疯了不成?凭我们这点能耐,如何能插得上手,更不用说助守界者一臂之力。再说,人皇这才下达的任务是,辅助纳百川与方惜时打开魔界大门。而魔皇就是打开魔界大门的重要环节之一。没有他的话,无人能击杀守界者、召唤所谓的魔界封印。”

    听完了白面仙人的话,江沛颓然低下头来,可是不久之后,他便又说道:“虽然我也想让自己的修为为进一步,但如果是以全天下人赔上性命作为条件的话,那样的力量我宁可不要。”

    白面仙人寒声道:“那你的意思是……”

    “魔界必须死!”

    此刻,江沛的脸上已经尽是凶光,而在他周围的地面之上,竟已民泛起大量的浪花。

    “不!”

    就在皇宫后方一处僻静的花园之中,巨大的水塘之下忽然跃起一道蓝色人影,随即轻身落在岸边之上,并以那双如天空之中的湛蓝星辉的眼眸,看向身后的天空之中,满脸都是惊魂未定的神色。

    “江大人,您终于醒了。”

    江患海拿过那人手中的衣衫,立即问道:“刑场那边情况如何,守界者怎么样了?”

    护卫道:“守界者已受伤被人带走,可是……”

    “可是什么?”江患海不禁道。

    “可是,出来的魔皇已经把皇宫搅得一团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