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天玄门之难
    皇宫的夜异常寒冷,看守在各个宫门外侧的护卫不禁缩起自己的脖子,借此来抵御严寒。然而,即便是在条件如此苛刻的情况之下,没有一人敢有丝毫怠慢。他们知道,今晚的事情对于整个皇族的命脉至关重要,能否屹立人类巅峰,便在此一举了。

    然而,就在皇宫外沿的街道之上,忽然出现了一批人。他们形色匆忙,却是井然有序,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员。而为首的,正是白天出现在皇城郊外的陈玄风,天玄门门主。

    “门主,我们真要进去吗?属下担心里面会危机四伏啊!”

    说话的是天玄门的副门主陈玄机,他是陈玄风的胞弟,也是除陈经纶之外最有成为下一任门主的人选。不过现在好了,陈经纶已死,他的最大竞争者已经不复存在,如此一来,坐上天玄门头等交椅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按理说,陈经纶出事了,陈玄机应该十分开心才对。可为了不过早地暴露自己的本性,他只得装出一副万分悲痛的模样,以来博取自己大哥的好感。

    陈玄风望了一眼那座诡计的黑色高塔,目光闪烁道:“玄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白天的事情已经令我十分不安,我总觉得初升大陆之上将有大事发生。”

    陈玄机躬身再道:“既然这样,门主为何不带领我们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反正我们也知道少主是在苍北仙苑出事的,等过了这阵风头再去上门对峙也不迟。”

    陈玄风看了一眼对方,随即声音颤抖道:“可是,我刚刚才接到消息,就在几日之前,苍北仙苑已经被屠门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玄风先是一喜,但接着又沉下脸色,惊声道:“这……能将苍北仙苑铲除的,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势力啊!”

    陈玄风摇了摇头道:“苍北仙苑被灭门的事情已经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了,可是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到现在也没有个定论。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与初升大陆皇室最近的动作应该有着联系。现在我们去往皇宫之中,或许能找到了一些真相。”

    “可是,既然苍北仙苑已经被连根拔起,那按理来讲杀害经纶少主的凶手也应该已经被一同除去了啊!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还要趟这潭浑水,属下实在不知。”

    陈玄风四下看了看自己的门徒,发现并没有注意自己,于是乎,他凑到陈玄机的耳边,轻声道:“我听说,皇室正在预谋一场不可告人的巨大阴谋。如果此事一旦成功,整个皇室都将获得万世之功。我虽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我凭多年的经验判断,我感觉这一定和提升修为,修复路有关。”

    “修复仙路?门主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凡人也能有机会成为仙人?”

    陈玄风颔首道:“应该是这个意思,不然我怎么也想象不到,皇室还有什么办法能在短时间当中提升全员的水平。我想,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够抓住机会的话,说不定天玄门也能得到好处,甚至一跃成为蓬莱大陆之上的巅峰势力,这样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哪怕前方再多的未知,再多的凶险,我也要舍命一试。”

    陈玄风本以为自己的弟弟在听完自己的分析之后会立即制止,谁知对方却是欣然道:“门主果然深谋远虑,我等凡夫俗子实在不能相提并论。既然门主你心意已决,属下自是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听到陈玄机如此慷慨激昂的一番陈述之后,陈玄风不禁为对方的话所感动,他伸出手掌,轻轻按在对方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果然,在这种紧要关头,只有自家人才是最坚实的后盾。弟,你放心,如果在里面遇到危险的话,就算我死了,也会保你周全!”

    陈玄机先是愕然地停了一下,然后才低头沉声道:“门主言重了。”

    陈玄风双手将陈玄机搀了起来,然而不等对方抬起头来,他竟已经抢先道:“玄机,你和我说句实话,这些年,你有没有因为我偏爱袒护经纶,而对我有所憎恨?”

    “门主多虑了,属下不敢。经纶少主是您的独子,也是我的亲侄儿,我疼爱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有所怨言呢?听我一句,不要听底下弟子的风言风语,他们的话不足为信。”

    陈玄风满意地点了点头,微笑道:“其实,我也没有听到什么口风。只是从经纶出事之后,我才发现,这些年来我竟对你这个至亲之人不管不问,甚至都没有做到一个当哥哥应尽的责任。从这一点上来讲,我对你真的是万分亏欠。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一切,却选择隐忍沉默,暗暗地为我付出了太多。其实,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

    陈玄机微笑道:“门主请说。”

    陈玄风长叹了口气,然后道:“我对经纶确实有些太过溺爱,但那也只是我对他死去娘亲的一种补偿而已。在我看眼中,天玄门的下一任门主,只能是陈玄机,绝不会是陈经纶。”

    听到这番话的陈玄机,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乍一看起来好像十分坦诚,但仔细观察便能发觉他的笑容之中竟带着几分轻蔑。

    “门主,您能这么想,属下已经相当知足了。可至于门主之位,属下可是从未妄想过。”

    陈玄风道:“哎,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再推诿了。经纶已经不在,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在陈玄风以为自己的弟弟马上就要答应自己的时候,陈玄机却是忽然道:“门主的意思是,如果少主没有出事的话,那下一任门主的最佳人选还是他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不知为何,辈分,身份,修为,乃至威望都要远高于对方的陈玄风,在听到刚才的一席话之后,立即变得紧张无措起来,短短的几息时间他的额头之上已经有了汗光,脸色也不再如之前那般自然。

    “门主,您不要多虑,属下也只是说说罢了,千万不要往心里放。现在已经是午夜十分,进城恐怕多有不便,难道我们要闯关吗?”

    掌握着节奏的陈玄机一句话便将二人的重心转移到眼前的事情上来,陈玄风晃然觉悟,然后才姗姗道:“现在和皇室的人发生冲突对谁也没有好处。不然,我们问问他们能不能行个方便,放我们进去。就说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天玄门愿意全力相助。这种紧要关头,他们应该不会介意多了一个帮手吧?”

    陈玄机稍事深思,然后道:“可是,我们空口无凭,他们为什么会相信我们的一面之词?难道,皇室的人就不会怀疑我们此行不轨吗?”

    陈玄风道:“不管他怀疑不怀疑,我陈玄风都到门口了,他们还能哄我回去不成?再说,如果这个时候做不成朋友的话,那就代表着他们的对面将会出现一个新的敌人,这样的结果他们肯定不想看到吧?

    陈玄机道:“门主英明,属下自叹不如。”

    陈玄风略显得意道:“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出发。“

    一声令下,数百名天玄门人排着速度的长队,一点点进入到皇室护卫的视线之中。然而,令陈玄风感到奇怪的是,城门前的四名护卫一点戒备的架势都没有,四个人像四根柱子一样笔挺地戳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来者似的。

    “四名官爷,在下天玄门门主天玄风,有事求见人皇,烦劳通报一声。”

    陈玄风向前走出一步,抱拳恭敬地说道。可是,门前的四名护卫显得极为傲慢,在对方先行亮出身份之后仍然不理不睬,甚至边回应的意思都没有。看到这里,陈玄风的心中不禁升起一口怒气,但想到为大局考虑,他只得一边向前走着一边继续道:“各个官爷,麻烦通报一声,陈某人感激……”

    话到这里,陈玄风已经不再说了。他看着门前的四名护卫,眼睛都看直了。他们居然已经死去多时,成了四具僵硬的尸体。而在这之前,他居然一点察觉也没有。由此可见,杀人者的手法是有何等高超。

    直到这时,陈玄机也发现了事情的蹊跷,并且知道了护卫已死的真相。在惊吧之余,他赶紧向陈玄风提醒道:“门主,此地不同寻常,如果再贸然进入的话,恐怕前途难卜。”

    陈玄风攥了攥拳头,随即道:“来都来了,哪有半路放弃的道理。你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我们天玄门人一根毫毛。”

    说话间,陈玄风举步就要往门内走去,可就在这时,一道鬼魂一样的身影突然闪入众人的视线之中,并以其绝妙的身法翩然落在城门之前。

    “公子有令,闲杂人等,擅闯皇宫者,格杀勿论。”

    陈玄风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的模样,随即轻笑道:“呵呵,就凭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人淡淡道:“天玄门门主,陈玄风。”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来历!”

    那人又道:“因为别人早就与我通过气了。你们从何而来,有多少人,实力如何,我都一一清二楚。;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就凭你们现在的实力,想要通过这扇城门无异于自寻死路,你们还是放聪明点好。”

    陈玄风惊声道:“你……你究竟是谁?”

    那人微笑道:“我叫非凡,你也可以叫我志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