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又见狼裔
    百骨鬼林图对于外伤虽然十分有效,但一遇上内伤,威力便会大打折扣,甚至还不如一般的疗伤心法。可那些进入体内的光线,已经严重损害了孙长空体内的器官,再加上百骨鬼林图无法挥全部力量,此时他的情况已经岌岌可危,不消一时半刻便会焚身而亡。

    不过,多年以来的实战经验告诫着孙长空,越是这种危难时候就越不能自乱阵脚。的确,许多时候人不是被外力杀死的,而是被自己的慌乱生生害死的。稍作调整之后,孙长空的大脑飞运转,希望从中找出一些抵挡赤色光线的突破点。忽然间,孙长空的大脑之中灵光一线,同时不禁夺口说道:“这……这不是金的力量,这是火,是火的力量。”

    心念一动,空间之中立即有无数冰花从天而降,并且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其中。在冰涎神力的压制之下,之前灼伤内脏的光线终于被消灭殆尽,剩下的一些残余分子也被他自己消化吸收。

    可是,即使这样,孙长空所付出的代价仍然是巨大的,现在他怕所有器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尤其是丹田位置,直到现在其中的火势还没有完全消退。这种情况之下,孙长空每次动用灵气都是一种自杀的行为,稍不留神便有可能让火源流入到奇脉八脉之中,从而使自己烈火焚烧死去。那种死法实在过于悲惨,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可是,在内忧外患的前提之下,孙长空根本没有其它选择。要不,就是被那些赤色光线万箭穿心而死,要不就是被活活烧成灰烬。如此看来,他已经走到了一条死路之上。两头都是死路。

    “该死,早知这样,我就应该向萧掌门请教一些试炼经验,哪怕是错误的也好让我有个参考啊!再这么下去,我孙长空岂不是要被烧成烤猪?不,绝对不行。”

    冰涎神力虽然对赤色光线有极好的压制效果,但对于孙长空体内的火势却并没有太多用处。灵机一动,孙长空再次运气调息,丹田之中的炎势刚要上涨,便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灰土吹得一点都不剩。

    “焦土!”

    没错,冰涎神力克制不了的丹田烈火,竟然让焦土神力轻松化解。如来一来,孙长空终于可以专心疗伤,然后让冰涎神力先帮自己应付一阵。然而,世事难料,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虚无空间之中的“气候”竟比人间之中的还要来得反复无常,本来以为凭借冰涎神力就能抵挡赤色光线的孙长空,猛然现前方竖起的冰墙竟被其中一道光线轻松洞穿,与金针一般,扎在孙长空的手臂之上。

    然而,这次让他感到成分吃惊的是,光线进攻完毕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像实物一样立在那里,久久不肯散去。忍着疼痛,孙长空强行将那根“光线”从自己的体内生生拔除,可同时一大块皮肉也被随之扯了下来。看着那块被自己血肉包裹的光线,孙长空满面愕然,因为他现那根手中所持的光线居然已经在自己的身体之中芽生根,长出了一些不能称之为根系,又十分类似的脉络,正是它们扎根在孙长空的身体之中,才使得拔出之时将皮肉一同带离,景象十分骇人。

    “光,光的属性居然又改变了。”

    甚至来不思索,孙长空立即解除面前的冰墙,澎湃的灵气携带着湿火神力,立即便将在自己的身前,布置下一个弧形的火盖。而那些随之下落的光线一经击中火盖,便会立即被后者所具有的火力烧成灰烬,化作大片大片的浓烟。

    见此情形,孙长空终于舒了一口气,他的对策总算奏效了。

    孙长空一边闭目修养,一边暗中道:“怪不得这‘金’之试炼要放在最后,原来这之中还掺杂着其它试炼的力量,让人防不胜防。不过,这样以来,倒是能锻炼试炼者对于五行神力的操控。看来,金之试炼并不是单纯的考验,而更像是一种训练啊!”

    有了湿火神力的帮助,孙长空终于杨一心专注于恢复的事情之上。而这个时候,那枚太阳,也就是金之试炼的“罪魁祸”,竟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到了天空中间的位置。这时,天上落下的已经不再是光线,而是一滴一滴的金汁,这些金汁温度之高,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原本清爽的空气立即充斥着一股强烈的炽热感,恨不得让地上的人烧熔,烤化。现在的孙长空有些怀念之前试炼开始时候的那泊湖水了。如果他能侥幸出去的话,一定要在里面舒舒服服地洗上一个冷水澡。

    “冰涎神力!”

    随着孙长空一声尖啸,大地之上再次浮现出大片的冰霜。而与之前所不同的是,这些冰霜全部都是可以与千年寒冰相媲美的冰晶,哪怕是放在炉火是里炼制也不会立即汽化,而是可以像金属一样被弯折,打造,制成兵器。而那些金汁一经落在那些冰涎之上,当场便会凝固,硬化,成为一个个金锭子。看着满眼的金光,孙长空心中道:“这要是拿到外面的话,一定能够富甲一方了!”

    渐渐地,太阳继续向天的另一边坠去,感受到越薄弱的火盖,孙长空暗叫不妙,不得不再次采取方法。

    “焦土,这次看你的了。”

    一经召唤,大地之上顿时升起数道壁垒,这些壁垒之上绘有许多图案,竟是原始人类制造土坯、盖屋建物时候的景象。而这些壁垒更是集合了数万年以来人类的劳动结晶,誓要与那无情的上天奋力一搏。

    “砰砰砰砰!”

    这时的太阳光线势头之猛,威力之大,远不是之前情况可以相提并论的。哪怕是加起来足有数丈之后的壁垒也不能做到轻松应对,反而还在一番厮斗之中大量受损,中心位置处还露出隐藏在更深位置当中的壁画,其中所描绘的,竟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一场世纪大战——仙魔之斗。

    远在人魔大战之前的数万年间,在魔界的大地之上,曾经爆过一场更加惨烈的战争。在那场战斗之中,魔界之中的肥沃土地成了黑色的焦土,湛蓝的天空也是销烟密布。一眼望去,田野这中散乱着的是参战人员的尸体,残骸,以及他们的盔甲兵器。他们之中,有的是不可一世的一方霸主,也有才刚刚初出茅庐的新兵。他们甚至不知道那场战斗的意义所在,便被无情的战火吞噬毁灭,成为一具具死尸。仙魔之战的具体死亡数并没有定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战斗是以天界的胜利而告终。在那之后,魔界成了绝望与杀戮的养尸池,在那极端的自然环境与扭曲的生存法则之下,魔人们开始一点一点畸变,最终成为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妖物。孙长空利用天眼通,目睹了壁垒之上的一幕幕场景,看到那些令人无比震惊的惨象,孙长空不禁叹息道:

    “这就是战争所带来的灾难吗?真是太可怕了!”

    看到这些,再联想到即将可能生在人间当中的第二次人魔大战,孙长空更加笃定信念,绝不能让这种是事情生了在人间。为了尽早回到自己的世界之中,孙长空战意大增,“砰砰砰”又是数道闷响,新一轮的焦土壁垒接着之前的地方再次冲出地面,为孙长空设下坚实的屏障。

    “我就不相信,有这么多的掩体作为保护,那些光线还能攻得进来!”

    人类是一种骄傲的动物,孙长空也不例外。然而,他忽略了眼前自己所处的险境,更是小看了最后的试炼。此时的太阳已经迫近地面线,眼看就要重归黑暗之中。可就在这时,那一缕所谓的夕阳,最后照在大地之上的时候,原本被孙长空设下用来掩护自己的焦土壁垒竟是逐一崩裂,一道开天劈地的力量轰然从最贴近孙长空的位置处狂射而出,径直轰入到他的胸口之中。

    “啊!”

    无情的夕阳不仅贯穿了孙长空的身体,还将他的心脏瞬间撕毁。不知为何,他猛然觉得自己身体之中的某一个位置处,居然再次传来了一阵急促且富有活力的跳动声。之前的记忆再半次涌入他的眼帘,一个名叫狼裔的男孩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孙大哥,我们别来无恙啊!”

    孙长空定睛一看,现自己竟然已经脱离之前所在的虚无空间,并且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之中。白色的天,白色的地,就连他身上的红色衣衫也被一同染成了雪的颜色。而在他前方不远的位置处,那个混身长着毛,但却满脸笑容的天真烂漫的狼族少年,正望着自己,并且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狼裔,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孙长空结巴地问道。

    这时,狼裔已经来到距离他不到一丈的位置处,他抬起了那张毛猴一样的脸庞,上面的笑容甚至能够融化冬天最厚的水面。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体当中啊!我与万恶心,万恶心与我,早已和你的血脉合而为一。”

    孙长空颓然倒在地上,那个令他痛苦不堪的过往再次如噩梦一般袭入到他的脑海之中,如烙印一下刻在那里,挥之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