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最后的试炼
    萧希原笑了,这是他进入虚无空间之后,第一次由衷地微笑。不知为何,他在孙长空的身上,竟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一身赤胆,乐观向上,富有朝气的自己,曾几何时,他也多么想回到当初那个无忧无虑,什么也不用担心的那个年轻的时候呢。然而,现在看看自己,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除了一味地寻求力量之后,这么多年他究竟做了什么呢?

    “玄女,对不起,我负了你,更辜负了我爹对我的期望。原来,并不只有修为才能让人满足,关键还是要看自己的心意啊!”

    萧希原抬起头来,望着孙长空,轻声道:“很好,你通过了妙木试炼,这是你的凭证。”

    说话间,萧希原缓缓摊开手掌,只见一颗充满春意的绿色种子赫然躺在那里,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生喜欢,就好像见到一个可爱至极的孩子一样。

    “给你!”

    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那颗种子已如光一般“嗖”地一下没入到他的眉心之中,随之在上面呈现出一个春芽的模样。不久之后,那个淡淡的印迹一点一点褪去,从外表看来一点痕迹都没有。

    “好了,现在你的身体之中已经拥有了妙木神力。不过,妙木神力与之前三种试炼所得的神力不同,它的生长需要漫长的岁月,而且修为越高增长的度也就越快。现在的你虽然已经逼近仙人之境,不过想要真正地将妙木神力纳入实战之中,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好在,你的口袋之中有那么多的混元丹作为储备,想来应该也不会太过艰难的吧!”

    见到萧希原,这位曾经的仙苑掌门对自己大为改观之后,孙长空不由得心生感激,并且回道:“多谢萧掌门恩赐,长空一点不会让您失望!”

    听到这里,萧希原苦笑笑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就算现在的你已经集合了焦土,湿火,冰涎,以及妙木四种试炼之力,但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是无法通过第五重试炼。所以,如果你不想让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五行神力就此消失的话,就只能与我留在这里,继续提升修为,一直到可以直面最后的试炼为止。”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由得道:“那……我还需要多少时间,请萧掌门指点一二。”

    萧希原伸出一只手来,竖起五根手指,随即道:“至少五百年!”

    “什么?居然需要那么的时间啊!可是……”

    不等孙长空说完,萧希原已经接过话茬再次道:“怎么,你怕自己坚持不到那个时候吗?”

    孙长空迫不及待道:“不是我等不了,是我爹和师父等不了。”

    接着,孙长空便把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仔仔细细地与对方说了一遍。当听到孙逸扬身陷困境之际,哪怕是萧希原也不禁眉头紧皱起来。

    “魔皇又要再现人间,就连身为守界者的你爹都已经身患重伤,那人间岂不是要落入邪恶的势力之中,永无宁日?”

    孙长空道:“所以,长空有个情之请。”

    萧希原眼中闪过一丝睿智,同时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返回人间,助你爹一臂之力?”

    孙长空朗笑道:“萧掌门真是快人快语,长空正是这个意思。”

    显然,听完孙长空的话之后,萧希原的脸色明显又黯淡了许多,一股无法言表的愁色随之爬上他的脸庞。

    “可是一旦离开这里的话,我之前所获得的残缺五行神力便会随之消失。那样的话,这些年的努力与心血岂不是要荡然无存?”

    孙长空道:“可是,如果现在您不去的话,人间可能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这下,萧希原不禁为难起来。他开始在原地蹁步,甚至像小孩子那样咬起了自己的手指。即便这样,他的焦虑还是没有丝毫减弱。看到后来,孙长空知道对方的执念太重,然后便走到萧希原的面前,微笑道:“好了,我知道萧掌门的苦衷了既然您去不了,那就只能我去了。掌门,请你为我指引一下离开这里的出路,我要回去。”

    萧希原眉头一挑,惊声道:“怎么?你都来到这个地方了,难道要就此罢手吗?”

    孙长空摇头道:“我也不想,可是人间有我更为牵挂的人。为了他们,我也要回去与那魔皇一决生死。”

    萧希原道:“可是,你就没有想过,你这一去等同于自取灭亡吗?”

    孙长空道:“这我当然知道。可我就是这样的蠢人,明知道前方死路一条,还要继续向前,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

    萧希原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孙长空,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无奈地摆了摆手,而后道:“也罢也罢,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还要什么神功加持。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的话,我宁愿把它留给你这样的年轻人。你在这里好好修养,虚无空间之中没有时间的概念,这里的五百年,不过相当于外面的弹指一瞬。听清楚我的话,完成不了最后的试炼,绝不能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是变成鬼也要回来找你的。”

    说到这里,萧希原自己都不禁笑出声来。孙长空知道对方最后所说的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正是这轻描淡定的口气,竟让孙长空都不禁为之感动,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掌门,你要活下去,苍北仙苑需要您!”

    “呵呵,苍北仙苑并不需要我这样的不肖子孙,而是需要你这种的可造之才。我相信,有朝一日,你的在故事一定会成为人间的一段佳话。”

    说话间,萧希原的面前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光门,他转过看着孙长空的头,毅然决然地进入其中,随即消失了踪影。这下,空间之中再次变得沉寂新人冷清,直到这时孙长空才现自己的眼角居然渗出了几丝泪水。

    “遭了,刚才忘记问萧掌门那最后的试炼在哪里。虚无空间里到处都是一个样,我怎么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孙长空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懊悔自己之前的马虎大意。可是萧希原人都死了,还能怎么样。如此一来,他只得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寻找那传说之中的第五重试炼。

    “之前我已经通过了土,火,水,木四相的试炼,那如此说来,第五重应该就是金的试炼了。可是这里并没有什么可以与金接近的事物啊!难道,最后的试炼并不在这里?”

    孙长空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进入虚无空间之后所经历的种种事件,可无论他怎么回意,都没有找到与“金”之试炼相关的线索。毫无头绪的他,只得一边机械地向前行进,一边思考试炼的秘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竟是豁然一亮。

    “这……这里居然还有太阳?不是虚无空间吗?”

    孙长空虽然无法解释眼前的现象,当那红通通的朝阳已经脱离黑暗一点一点升入到地平面之上,并呈现出一股生机勃勃的状态。然而,孙长空还未能感受到来自日头所带来的丝毫暖意,一道猝不及防的赤色光线已经与他擦肩而过,并在上面留下了一条平整的切口。再看伤口的边缘处,已然被烧黑烧焦,连血也不流一滴。亲眼见到自己受伤的孙长空这才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这……这是什么东西!”

    感叹未完,更多的光线蜂拥一般冲向地面上的孙长空。光不同于兵器或者灵气,它是一种可见却不可触的能量,而且度远远过常人的理解范畴。哪怕是修为再强的人,只要没能具有改变世界规则的的能力,就绝对无法逃离光的追击。

    “呲呲呲!”

    随着光线接二连三没入到孙长空的身体之中,一道道水汽蒸的声音不时从他的体内迸而出。好在,如今的他在混元丹的帮助之前,已经可以与无二真经图无间配合,受伤的一瞬之间,百骨鬼林图立即动,并以乎想象的度修复着众多受伤的部位。可是,那枚“太阳”的攻势还是太过迅猛,无奈之前,孙长空只得决定先找掩体保护自己,再另做打算应对。可是这里空空如也,别说是掩体,哪怕是一块光秃秃的岩石都见不到。随着空间这中逐步增长的光线数量,孙长空急得额头之上已然大汗淋漓。

    “萧掌门虽然没能通过最后的试炼,可是他至少活了下来。既然他有办法活命,我就绝没理由命不下去。如果说我的五行神力是相生相克的话,那克制金相的力量便是火。”

    思量间,孙长空双掌之中已经分别跃出一道熊熊湿火,并在他的摧动之下,全力迎向对面飞来的赤色光线。然而,令孙长空深感意外的事情生了。

    “噗!”

    孙长空本以为凭借手中的湿火便可以暂时和赤色光线打个平手。可才刚一交锋,两道湿火便被数道光线刺得千疮百孔,火势也随之减弱消失。这时候,几道赤色光线又借机没入了孙长空的身体之中。可不知怎么了,这回光线的威力竟比一开始的时候还要强上数倍,袭入体内,就好像被一股烈火烧烤着五脏六腑一般,那种感觉简单比炮烙酷刑还要难受。

    “我这是要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