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改过
    生命树莫名其妙的自燃,使得萧希原的如意算盘彻底被打破了,而当他出现在对方面前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萧希原那双仿佛浸润在火光这中的愤怒神光,以及铁一般阴沉的脸色。

    “你这个小子,居然出来了。”

    孙长空轻描淡写道:“事实上,在你为我送来烤鸡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并且已经暗中实施,只是你一直都没有觉罢了。”

    萧希原低吼道:“到底,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的生命树不可能这么容易被破。甚至,在我看来,你绝无可能动摇它的根基,更不用说使它焚化殆尽。”

    孙长空伸出一根手指,一道令萧希原万分熟悉的事物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这……这是湿火,难道你……”萧希原惊声道。

    “嘿嘿,都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真的让我做到了。之前我听你与玄女所说关于五行神力的时候,便在暗中猜测,所谓五行,是否也会遵循五行相克的道理。湿火对于妙木虽起不到正克之效,但多少也会有些作用。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妙木之中居然还掺杂了些许‘金’的属性,这让我体内原本十分微弱的湿火神力犹如神功加持一般,猛虎添翼,顺势将硕大的生命树付之一炬,就连我也十分意外。萧掌门,我还真应该多谢你赐予我的湿火神力呢!”

    听到这里,萧希原的鼻子都快气歪了。正如孙长空所说的那样,湿火就是对方进入冰涎试炼之前自己变相“赐予”他的一种力量,目的就是令其能够直接达到第三试炼,且不用付出太多的代价。否则,单是完整状态下的湿火试炼,也足以让孙长空烧成灰烬。现在的萧希原已然是万分懊悔,早知今日,他宁可不让对方达到这里,也不会将湿火神力传于对方。现在他的生命之树已毁,作为妙木神力的核心部分,生命树一般消失,那就需要耗费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才能使之完全恢复。而这其间,妙木神力只能停留在最最初期的阶段,就连之前大地之上冒出的藤蔓都使唤不得。失去了一大用助力的萧希原,在面对眼前孙长空的时候,将会显得更加吃力。不过,想让生命树快修复也并不是没有办法。想到这里,他不禁将目光集中在孙长空的腰间之上,在那里还盛放着将近三百粒的混元丹。

    然而,机敏的孙长空一眼便瞧出了对方的心思,轻笑之后,他竟解下了身上的布袋,对着萧希原晃了两下,摆出了一副关心的模样说道:“你想要这个?”

    萧希原面色一寒,半笑不笑道:“怎么,现在你肯将他们给我了?”

    孙长空微笑道:“这要放在进入界限之前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因为这么多的混元丹我根本无福消受,甚至还有爆体而亡的危险。不过,就在刚刚,生命树不断吸取我体内灵气的时候,那些进入身体之中还未来得及消化的混元丹似乎受到了刺激,竟自主开始融入到经脉之中,为我所用。”

    萧希原惊声道:“什么?你说你吸收了那么多的混元丹,这怎么可能!”

    孙长空伸手将那布袋轻轻一抛,一道气刃随即夺掌而出,并将布袋的下方撕出了一个狭长的裂口,于是乎众多的混元丹顺势从中撒落下来,同一时间,孙长空张嘴一吸,几近三百颗混元丹眨眼之间便被他吸入了身体之中。

    “嗡嗡嗡!”

    感受着孙长空体内不断散出来的能量波动,萧希原难以置信地着着对方,身体不自主地摇晃了两下,他知道自己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你叫什么名字?”萧希原忽然道。

    “孙长空。”

    萧希原道:“姓孙么,莫非你爹是孙逸扬?”

    孙长空目光闪过一丝异样,但随后便调整到正常状态,继续道:“萧掌门怎么知道家父的名字,难道你们认识?”

    此时,萧希原并没有说话,而是站在原地凄厉地大笑起来。而随着他每一次的大笑,空间之中都会升起大片的气浪,竟使得孙长空的身体微微向手倾斜,从而抵消正面袭来的风力。

    “孙逸扬啊孙逸扬,又是你!当初你抢走我的掌门之位,现在又派自己的儿子前来搅局,孙逸扬,你可真是我的命中煞星啊!”

    听到这里,孙长空已经稍微感觉到了事实的真相,所以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接替你成为苍北仙苑掌门的人就是我爹?”

    “没错,就是我的那个好徒儿。他不但抢走了我的掌门之位,还成为了我爹萧啸天的衣钵传人,继承了他老人家的五成修为。虽然只有五成,但放眼整个人类历史长河,能与五成修为萧啸天相当的修行者仍然可以算作是世间罕见,哪怕是如今的我也要自叹不如。就是你爹孙逸扬,是他把我逼到了这条绝路之上。”

    对于萧希原的指责,孙长空并没有回绝。不过在他看来,这一切也不能全怪他爹孙逸扬。既然当初萧啸天肯将自己的衣钵传给孙逸扬而不是萧希原,那就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只不过这里面的事情太过复杂且悠久,所以无法查证罢了。

    “你别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在我爹的身上,有本事你找你爹,也就是萧祖师亲自理论啊!不过话说回来,就连你爹都瞧不上你,甚至不惜将自己的修为传给一个外人,可见当时的你多么令他失望啊!”

    萧希原惨笑一声,接着道:“你说我令他失望?呵呵,可他什么时候让我有过希望!当年他为了击杀魔皇,封印魔界一事,不惜将我与娘亲丢在家中,一去就是半个月。他可知道,那半个月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天上下雨,我们就哭,天空晴朗,我们就笑。我和娘就是在极度恐慌之中度过了那段时间,我娘甚至茶不思饭不想,终于久患成疾,一病不起。当我爹回来的时候,我娘已经奄奄一息,不久之后便撒手人寰了。而他则将我接到了他刚刚建立的苍北仙苑之中,使我成为了一名受人关注,却注定令人失望的修行者。”

    稍事停顿,萧希原继续道:“我本以为,失去了娘亲之后,我爹会因为心存自责而对我倍加关怀。可谁承想,进入仙苍之后,他非但没有给予我父亲应有的责任,甚至还对我严格要求,务必使我成为他的传人。可是,当时的他因为有天时地利人和多方面的因素辅佐,才能到达那种巅峰境界。而我只是一介凡人,虽然也受他血脉恩泽,修行之路上少走了不少曲折,但仍然与他相差甚远。在我看来,我与我爹就好像生活在两个世界当中一样,他是神,而我只是一只蝼蚁。就这样,匆匆数十载过去了,我成为了仙人,并拥有了继承掌门之位的能力。可就在那个时候,我做了一件令我终生追悔莫及的事情。”

    孙长空淡淡一笑,随即道:“你是说你收我爹为徒的事?”

    萧希原目光一滞,而就在这时孙长空也随之看向对方,二人四目相对,时间在此刻仿佛停止一般,谁也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萧希原才长叹了口气,接着刚才的话道:“你和你爹很像,都是那种联盟伶俐的人。其实当时我收他入门的时候也是相当满意,甚至经常以他作为吹嘘的资本。而他也确实没有让我失望,短短十年的时间当中,他已经一跃成为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人杰,许多长老甚至断言,他将成为我之后的下一任掌门人选。”

    孙长空道:“可是,你因为自己的原因离开了仙苑,这才导致我爹在众人的推举之下,不得已成为了你的继承人。”

    萧希原冷笑道:“呵呵,这么快就知道坦护你爹了吗?”

    孙长空大声呵斥道:“我才没有。因为我知道我爹绝不会做出主动做出那种令人不耻的篡权之事。虽然我与他也有十来年没有一起生活过,但在我的印象之中,他一直都是一个本本分分,勤勤恳恳,踏实朴素,宁可为难自己也不为难别人的汉子。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抢夺你的掌门之位!”

    萧希原先是一愣,然后才面露笑容道:“或许,你说得对吧!事实上,在我离开仙苑之后,我也曾经反复扪心自问过,孙逸扬到底是不是那种人。可是无论我怎么回忆,怎么回想我们之间一起度过的岁月,他与‘卑鄙’二字总是离得那么遥远,好像他从未与‘恶’相伴相行过。”

    孙长空道:“所以说,你之所以会有今天,全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怪不得我爹,怪不得玄女,更怪不得萧祖师。”

    萧希原轻声道:“那错的人是我喽?”

    孙长空道想了想,然后道:“这……这也不能全怪你。要怪的话,只能怪那些老古董太势利,是他们的过高期望将你逼到了这个地步。不过话说回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错了不怕,怕的是不能改正。现在,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了吧!”

    孙长空微笑着朝萧希原一点点走近,而他的身上竟没有半点防备的意思,就好像已经放弃了两者之间的仇恨一样,摆出一副欣然的模样。

    “我真的能改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