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心服口服
    生命树仍在源源不断吸取着孙长空体内的灵气,现如今的他脸色煞白一片,周围位置中还有些许蓝光不时闪烁,看上去十分奇妙。其实,这是灵气轻微燃烧之后所产生的现象,为了抵御生命树的妙木神力,孙长空只得利用这种极端的办法。可如此一来,原本就在不停减少的灵气现如今变得愈稀薄,已经几乎无法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再这么下去话,他将很快进入到昏迷的状态之中。

    “哈哈,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就凭那点灵气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生命树造成威胁。我敢保证,先倒下的一定是你!”

    此时,位于界限之后的萧希原已经可以确认一会儿的结果,因此他便安然坐了下来,大手一招,一桌丰盛的佳肴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于是乎,萧希原便一边品尝着人佳肴,一边欣赏着孙长空慢慢死去的景象。

    过了不一会儿,孙长空看起来已经放弃抵抗,索性从生命树上跳了下来,与萧希原站在同一平面之上,随即轻声道:“喂,我说萧大掌门,我好歹也是你徒子徒孙的其中一员,就是想让我死也请让我做饿死鬼吧!”

    不等孙长空说完,萧希原一眼扫过对方的身前,与此同时桌上的一只烧鸡便“嗖”地一下来到了孙长空面前。想到未想,他便抓住了这只“尤物”,然后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因为进食过快,孙长空不小心被一块鸡肉咽住了喉咙,见此情景的萧希原朗笑一声,又将手里的一杯美酒送到了对方的面前。孙长空连忙将它喝下,这才感觉缓解了一些,之前眼中的凶光也随之消退了不少。

    “你这个小子很是有趣,我很喜欢!”

    孙长空撕下手里的一块鸡腿肉,然后嘴里含糊道:“真不巧,我并不喜欢你这个前任掌门。”

    面对孙长空的回应,萧希原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大笑道:“哈哈,好好,算你小子有种。你可知道,这要是放在任掌门之职的时候,你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孙长空寒暄道:“呦,原来您还是一位严师啊!”

    萧希原微笑道:“不,我对我的弟子都很宽容,只不过他们不敢挑战我的权威罢了。”

    孙长空道:“为什么?”

    萧希原沉声道:“因为我是掌门,而且是苍北仙苑的掌门,苍北仙苑的掌门向来都是不苟言笑,所以他们轻易不会招惹我。”

    “既然这样,你为何不做你的仙苑掌门,非要跑到这个人烟稀少的虚无空间来寻找什么五行神力呢?”

    萧希原两指一捏,另一只崭新的酒杯已经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中,他举起酒杯轻酌了一口,而后略有失意道:“像我这种人的心思,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又怎会理解呢?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父亲,那种被人关注的感觉你是不会有所感触的。”

    孙长空一想,对方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像这样的活跃份子,除了捣蛋坏的时候能看得见他,其余时候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而沈万秋却不一样,他是众星捧月,人中之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所受到的是嘉奖赞赏不计其数,单是从方惜时那里领到的法宝就不下百件,而这些东西往往是别人几年,几十年所觊觎不到的。更何况,现在与他说话的是萧希原,苍北仙苑开山祖师萧啸天的独子,更是应运而生,仙胚玉胎,哪里是他们这些凡人能相比的。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有种失落的感觉。

    萧希原稍事停顿,然后继续道:“别人寄予的希望越高,我身上的压力也就越大。哪怕我在五十岁那年晋入仙人之境,那些所谓的长辈们对我还是略显不满。于是乎,我开始醉心武学修炼,经常一闭关就是好几年。因为精力有限,仙苑之中的事情我大多都有心无力,无暇管理。就在我掌教之后第一百三十年的时候,经过仙苑长老一致同意,决定让我退居幕后,并推举了我的弟子成为了下一任掌门。你知道众叛亲离的感觉吗?我知道。从那时起,我便立下誓言,他日一定要成为这世间最强之人,让那些放弃我的无能鼠辈后悔莫及。”

    听完萧希原的一番陈述之后,孙长空不由得轻叹了口气,然后悻悻道:“怪不得你的行为会如此极端,原来你的背后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可是,你怎么知道虚无空间之中五行神力,甚至坚信自己能够将其纳为己有?”

    萧希原将杯里的酒水一口气喝干,接着便甩手将它丢在了地上。当与地面生碰撞的瞬间,那只酒杯立即化作一道白烟,然后再次回到萧希原的身体之中。一切来的都是地么自然,那么和谐,就好像他早已掌握了这个世间一般。

    “我爹当年化古之前,曾经告诉给我,如果哪天现自己的修为止步不前,便可以尝试来到虚无空间之中。他和我说,自己曾经有偶然在这里现了一股神奇且威力巨大的能量,可是由于天生的资质所限,无法将之收入囊中。他希望我能完成他未了的心愿,并将这股不见天日的神力带入世间,让它一展雄风。所以,在我离开仙苑之后,便毅然决然进入到了这里。我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这里待了多少年,还好玄女一直伴我左右,这样我才没有……”

    说到这里,萧希原的声音戛然而止。看得出,当提到玄女的时候,他的脸上变得十分不自然,而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接着道:“可是,你将这个唯一的伴侣亲手毁灭了,是你杀了他。”

    萧希原虎目一瞪,神情癫狂道:“不,我也不想,可是她背叛了我。我可以容忍任何事情在我身上生,但绝不会请允许我我最亲近的人与我兵刃相向。我杀了她,我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

    看着萧希原越夸张的表情,孙长空冷笑道:“呵呵,这种鬼话说出来,恐怕连你自己都骗不了吧!不过从你刚才的样子可以大致看出,你至少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萧希原看了一对面的孙长空,随即淡淡道:“那又怎样?我的是非对错,还需要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来评断吗?”

    孙长空摇着头苦笑道:“不,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评判你的行为,我只是通过你的本性来决定自己是否要真的痛下杀手!”

    话音刚落,萧希原虚身一闪,瞬间偈来到了孙长空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一字一字道:“小子,别以为关在巨树割离之中就可以暂保自己安然无事。你信不信,我现在只要出一个简单的信号,生命树的吸灵效果便能暴增百倍。介时,别说是你,就算是货真价实的仙人来了也要被瞬间吸干灵气而亡。怎么,你想试试吗?”

    孙长空将手里鸡架骨轻轻地放在地上,而后掸了掸身上的碎屑,缓缓地站起身来,不紧不慢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倒是对你那所谓的吸灵之力相当感兴趣。要不,你就在我面前亮一亮?”

    萧希原嘬着嘴道:“你在找死?”

    孙长空摇头道:“不,我只是想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萧希原怪笑一声,同时纵身向后跳出了数丈之远,然后道:“小子,我本想和你再说几句闲话。可你着急去银环殿报道,我也不好拦你,去死吧!”

    一言说罢,萧希原轻咬舌尖,一道缘于体内的本命精血顺势破口而出,溅在了那碧绿色的界限之中。而就在一瞬之间,整个巨树割离界限的气障立即变成了血红之色。受此影响,其中的整棵生命树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从头到脚,从枝桠到根系都变得狂躁暴纵起来。那些惊悚的树叶像飞刀一样,哗哗地从天而降,径直掠向孙长空所在的位置。而与此同时,分布在地面之下的根脉也跃入视线之中,狂蛇乱舞一般纷纷爬向势单力薄的孙长空。

    “哼哼,这也就是你最后的挣扎了吧!”

    就在自己处境万分危急之际,孙长空不经意的一句话使得界限之外的萧希原颇为不安。而就在他分神的第二瞬间,一道莫名其妙的火光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不只是树叶还有根脉,就连那棵通天彻地的巨大生命树竟也一同熊熊燃烧起来,不时便被火魔尽数吞噬,“噼啪”的爆响接连从火场之中传出。

    “这……这是怎么回事!”

    由于火势蔓延得实在太快,萧希原有心救火,却无力回天。眼见生命树转眼之间便化为了一片焦野,他的眼中已经渗出了血光。

    “你,又是你!”

    话到此处,濒临解体的界限终于砰然破裂,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伴着一阵规律有序的脚步声悠悠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啊!终于出来了,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地方也大多了啊!萧掌门,我们继续吧!”

    说话间,孙长空摆出战斗的架势,一脸得意地“叫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