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妙木神力
    “想传功?没那么容易!”

    眼见玄女头颅即将与孙长空完成传功过程,不远处的萧希原轻呵一声,一道碧绿的极光立时破空而出。

    “神龙碧天功!”

    一眼望去,绿光所过之处,无不是闪电霹雳,火光四射,一条条碧色长龙凭空出现,并化作这一世上最为霸道的力量,径直冲冲前方的孙长空。然而就在这千钧一之际,被道寒气侵入体内的孙长空霍然睁开星辉一般的眼眸,两道湛蓝色的光芒随即爆射而出,凝成两条混身布满冰棘的白蛟,与那迎面飞来的青龙撞在一起。

    “砰砰砰砰!”

    随着爆炸接连出,孙长空的身体立即射出数道气劲,硬是将他的仙人之躯直接炸开。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遭受此等重创的他非但没有显现出丝毫痛苦之色,脸上反而浮起一副满足的面容。

    “爽!”

    “咚咚!”

    萧希原本以为自己的神龙碧天功所向无敌,区区两条小蛟根本不足为患。可谁成承想,随着孙长空气息的陡然暴增,那两条白蛟也顺势进化成两尊雪色冰龙,并与萧的碧色神龙相互缠斗在一起。但冰龙向上有因为有冰棘护体,所以在面前这种近身肉搏的时候具有格外的优势,几番厮斗之后,碧色神龙已经被绞得不成模样,大片的龙鳞像雪花一样从天而降,并化作点点翠茵。

    “混帐!”

    眼见自己的得意之作神龙碧天功受此重挫,身为主人的萧希原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就在碧色青龙即将神魂破散之际,他竟昂一跃,飞入空中,与那濒临死亡的青龙合而为一。如此一来,哪怕是集合了玄女冰涎神力的雪色冰龙也无法抵挡,登时龙躯崩坏,骨肉离析。而那两条冰龙一经死去,便幻化成无数雪花,为这片原本毫无生气的大地之上点缀了一些难得的颜色。而在这之上,孙长空平静地站在那里,双眼微合,气息平顺,身体四周透露着说不出的从容与闲适,就好像他已经跳出了三界之中,不受任何的束缚。

    “小子,别在那里装神弄鬼了,前来受死!”

    说话间,萧希原陡然下坠,与此同时他那探出的右手之上,立即有龙影闪烁,远远望去,他竟与所谓的碧色神龙融为一体,到达了天人合一的地方。这一招的威力之大,非同一可,稍有闪失便会尸骨无存。孙长空对这一点心知肚明,可是如今的他还是异常的平静,似乎一点反击的**都没有。

    “碧龙降!”

    这一吼,几乎将积压在萧希原心中的所有怒意全部释放了出来,所以这一招的力量之强,可以想象。然而,就在那只致命的龙爪即将触及孙长空面门的时候,后者竟是不紧不慢地举起右手,顺势向对方的手腕之上轻轻一搭,本来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立即化为乌有。可是,令萧希原更为意外的是,就在孙长空身体周围一丈之外的地方,所有的大地都在那一瞬间灰飞烟灭,而位于其间的玄女尸同样未能逃出此劫,随同一起消失于无形之中。

    “你!这是什么功夫!”萧希原惊声道。

    孙长空抬起头来,将那双星眸望向面前的萧希原,一字一字道:“拜玄女所赐,冰涎神力!”

    此刻,当孙长空揭晓谜底之际,萧希原这才现自己,甚至连对方所在空间之中,都被一整块巨大的冰晶所包裹着,而之所以孙长空能不费吹灰之力停下他的攻势,就是倚仗着这方忽然出现的冰块。

    “好小子,算你厉害!”

    虽然路数被封,但这并不影响萧希原继续挥他的真实力量。仅仅是一个轻微的念头,那块重达上万斤的冰晶立时应声破碎,化作点点星光,散在二人身旁。同一时间,他的背后之中有数道碧光涌动,但却又与之前的神龙碧天功稍有不同,看到这时,孙长空心有中已经大致有了概念,眼前萧希原所使用的应该就是第四重试炼当中的妙木神力。

    “小子,你能逼得我使用妙木神力也算你的本事。不过既然我已经使出了这种力量,那你就做好必死的觉悟吧!”

    孙长空大袖一场,面带笑容,意气风道:“觉悟?呵呵,我在进入皇城之前就早已经做好了,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好大的口气,接招,大地回春!”

    一言出,孙长空便见到肉眼所及的大地之上立即反映出与萧希原背后一模一样的光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碧光的数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当连孙长空都觉得这些碧光都太过耀眼的时候,一根根纤弱,可爱,但却又极富生机的绿芽,像一个个清晨刚刚起床的婴儿一样,舒展着慵懒的身姿,释放出夺人的朝气。此时此刻,孙长空竟有种错觉,他不是在死气沉沉的虚无空间,而是在一个热闹喧哗的大街之上。

    “这……这就是妙木的神效?”

    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之前那些诱人的绿芽瞬间便幻化成一条条毒蛇一般的藤蔓,犹如群魔乱舞一般,轰然袭向中央处的他。

    “可惜,可惜!”

    眼见这些本可以为这里带来生机的绿荫一转眼的工夫便成了致命的毒物,孙长空不由得叹惜了数声,而就在这个时候,冰涎神力的威能也终于如愿显灵。

    前一秒,那些还相当活跃的藤蔓,后一秒已经披上了一层冰裳,随着冰裳地不断叠加,那些藤蔓的度越来越慢,等到了孙长空身边的时候,已经变作一座座冰雕,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打眼向里看去,只见原本春意盎然的藤条已经干枯变黄,而这一切便是冰涎神力的杰作。

    “呵呵,萧掌门,你的妙木神力似乎并不管用啊,我看……”

    话音未落,孙长空猛然觉得眼前一沉,随即一股大到乎想象的力量如狂龙出海一般硬是将他冲向天空之中。借着上浮的空当,孙长空瞥眼一瞧,现自己的身下不知何时多了一棵粗壮的树干。而萧希原更希望称之为生命树。

    “巨树割离!”

    不等孙长空缓过劲头,下方的萧希原再次号师令。只见那巨大的树干的四周处立即腾起四堵与天同高的绿色气障,并将生命树与孙长空双双困死在里面,外者进不去,里面的人更别想逃出来。当孙长空终于落到树冠之上,四下观望之际,萧希原这边已经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小子,等死吧!进入了我的巨树割离之中的人,休想凭自己的力量走出来,除非是我点头,不然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还有,忘记告诉你了,你脚下的生命树可是一个极为贪婪的主儿,它可以将一切接近自己的生物体内灵气,一点一点纳为己用,而你只能慢慢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死去,除了等死什么也做不了。”

    事实上,不用萧希原讲解,孙长空也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异样。从自己落到树上开始,他便感觉身上的灵气就在源源不断地输入树权之上,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虽然这个过程十分缓慢,但却是不可逆行的,这样的真想实在叫他无法接受。

    “哼,你说我只有等死的份?那我就偏要从这里出去。生命树是吧,我就先铲除你!”

    煞气一现,孙长空五指并拢,挥臂便向下斩去。因为刚刚有了冰涎神力相助,此时他的手刀之中也加入了这种神奇的能量,原本无形的刀气竟然拥有了真实的形态,由此简单的一招麒麟刀诀威力足足增长了十倍,他有自信,这一刀绝对可以将那粗壮的树干一击击破。

    “去吧,麒麟!”

    随着孙长空的一声惊呼,自冰色刀气之中一只霸道威风的冰麒麟立时掠向生命树中心位置,欲要与之玉石俱焚。可让孙长空大吃一惊的是,那只势不可当的冰麒麟还没有来得及挥体内的神力,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围困,度变慢不说,就连外形也变得愈模糊,几番挣扎之后那只带着孙长空无限期望的瑞兽还是没能抵挡住那股诡异的力量,砰然解体,随后化作无数冰晶被一股怪风吹入了生命树之中。

    “哈哈哈,不用再浪费气力了。我的生命树乃万灵之母,一切生命乃至其中的灵气,全部统统受它管辖。所以说,无论你有多少灵气,都不可能是生命树的对手,因为他便是修行者的命中克星。”

    听到这里,孙长空从容的神情终于阴沉下来,他终于理解,为何妙木神力要放在第四重试炼之中的原因了。虽说冰涎神力已经足够强大剽悍,甚至已经几乎无敌,但与无所不融,无所不化的生命树相比起来,还是太过渺小了啊!

    皇宫刑场之中,一直位于房间之中的打坐的孙逸扬微微地笑了笑,他睁开那双布满柔光的眼眸,看着窗外的朗朗明月,自言自语道:“那个家伙终于显露出凶狠的本色,长空,你又要如何应对呢?”

    思绪未完,一声巨响突然撞破房门,涌向孙逸扬的面前。然而,刚刚还处纷乱状态之中的物体被他直视了一眼,便立即失魂一般,轻轻落在地上。在那之中,混身浴血的王道人跌在地上,面色铁青,已然昏死过去。而在房间之外,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正在那里放声叫嚣。

    “哈哈,什么高手,都是废物。里面的守界者也出来吧,正好让本仙人练练手。”

    孙逸扬低头看了看王道人,饶有玩味轻声道:“走,我带你出去把失去的脸面全都找回来。”

    话音一落,王道人全身金光一闪,再次恢复到孙逸扬手臂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