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混元丹之难
    渡功,对于修行者来讲,这是一件既危险又不讨好的事情,过程之中的哪怕一个环节出现失误也会前功尽弃,满盘皆输,轻则走火入魔,修为尽失,重侧当场死亡,一命呜呼。所以当濒死的玄女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孙长空并不同意。

    “你先在这里自行疗伤,我去应对那个疯子!”

    孙长空放下玄女刚要起身离开,这时玄女竟然用身上仅有的力气抓住了对方的衣角,声音模糊道:“快,我的时间不多了,要不然,五行神力就要被他夺去了。”

    孙长空看了一眼正在全力挣扎的光明迦楼王,然后才面露苦色道:“你们两个本身就是眷侣,神功落到他的手上,不是更合你的心意吗?”

    玄女剧烈咳嗽了一声,这才有气无力道:“不,绝不能让他得到五行神力,他已经疯了,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要打破人世间的和平,他要挑战天界的仙宗神威!”

    必须承认的是,孙长空听到玄女的话之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震惊,毕竟仙宗是传奇一样的存在,仅凭一人之力根本无法与天运之子相提并论,更不用说战胜击败他。漫长的上万年时间里,只有两人曾经做过这种大逆不道的“蠢”事,一个是吞天兽,一个便是它的哥哥遮天皇。而这两者的下场显然易见,除了残魂以处,几乎什么也没有剩下。哪怕是如此可怕的后果,这位仙苑前躯,也要孤胆一试吗?

    “相信我,绝不能让他得到完全的五行神力。现如今,他的身上已经集合了焦土,湿火,妙木三种试炼神力,如果连冰涎神力也被他夺去的话,那最后的试炼恐怕就要保不住了。”

    眼看自己的无二真经图之力即将失效,孙长空面露挣扎之色,随即道:“那我该怎么办,即便我成功吸收除外体内的五行神力,也不是萧希原的对手啊!”

    玄女用尽最后的气力,从地上坐起身来,然后指着孙长空的布袋说道:“它,它们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只要有充足的混元丹,你就有可能战胜他!”

    “砰!”

    一声异响出,孙长空感觉自己身体之中的某个部分仿佛也随之一起灰飞烟灭了似的,所有经脉之中的灵气都在逆行暴走,好像随时都要暴体而出一般。这种情况他不是没有遇到过,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闪过一丝悲痛,原来他的光明迦楼王,也是至今无二真经图之中用途最广的一幅就在刚刚被萧希原一招震碎了,鑫灿灿的粉末随风飘动,如漫天黄沙,飘然落地。

    “你!”孙长空看着面前的萧希原,咬牙切齿道。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刚才用力过猛,把你的幻身给毁了。据我所知,幻身一毁应该就没有恢复的可能了吧!啧啧啧,真是可惜!这下,我看你还有什么方法能拦得住我!”

    一言说罢,萧希原隔空轻轻招手,孙长空口袋之中的混元丹立即浮入空中,并朝他的方向狂射而去。可毕竟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孙长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混元丹落到对方的手中。几乎在万分之一秒的瞬间,他便做出了决定,随即将头猛得扎入到布袋之中,大口大口地吞食起里面的混元丹。

    眼见这种情况生,萧希原眉头一皱,不禁怒声斥叫道:“你这个混蛋,难道想死不成!”

    原来,混元丹神效甚巨,但由此带来的负作用也是相当之大,常人的身体,一生之中只承受一颗,再多就便会爆死而亡。而像他们这种修为达到仙人之境、拥有了仙人脉与仙人体的至强高手,方能无限制的服用,但每年不能过三颗,否则同样有灵气外泄的危险。正是这个原因,即便收集了这么多的混元丹,萧希原也未能尽数消化,只能时不时得吃上一两颗,以作提升修为功力的药引。

    现如今,孙长空一次性吞下这么多的混元丹,以他的修为,自然不可能如此之快地将其中的灵气吸收化为己用,大量的澎湃灵气积聚在身体经脉之中,结果只有死路一条。萧希原当然不会担心孙长空的死活,他所在意的是那些自己看之甚重的混元丹。毕竟,想要攒下如此之大的数量是一件费时又费力的苦差事。如果让对方继续如此下去的话,那他多年的辛苦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给我死过来!”

    盛怒之下,萧希原再次施展隔空偷日秘术,与此同时孙长空的身体立即不受控制地腾空而起,并朝对方飞掠去。在那里,萧希原,探出一只手掌,准备在对方达到自己面前的一瞬之间剖开他的食腑,并将进入其中的混元丹一一取出。

    可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哪怕心知自己不是萧希原的对手,孙长空也只能咬牙坚持。这一阵的工夫,他已经吞了不下百颗的混元丹,而这个时候,他身体之中的各个地方,无论经脉还是骨髓,都贮存着庞大数量的精纯灵气,甚至远远过一位仙人应有的存量。眼见对方的戮手近在咫尺,孙长空挥动手臂,以手带刀,霍然砍向萧希原的头顶。

    “死开!”

    眼见对方到了这种时候还在做着无谓的反抗,极不耐烦的萧希原伸出另一只手掌,欲要借此挡开孙长空的手刀。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那柄一过一尺来长的刀气在碰到萧希原手臂的前一瞬间,陡然增大了上百倍,几乎与其身高等宽的刀气轰然斩落,惊得萧希原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

    心中惊骇的萧希原,再想变招已然为时过晚,一声尖啸划过,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被那道自己之前小觑了的刀气一招切断,血雾“噌”地一下溅湿了他那张布满疑惑的脸颊。萧希原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会栽在一个晚辈的手中。

    “你!”

    然而,即便是痛失一臂的情况之下,萧希原的修为仍然不可估量,他甚至没有出手,单凭周身激荡着的浑然气场,便将孙长空生生震出了数丈之远,放在布袋之中的混元丹顺势撒了一地,而孙长空本人则是父仰面跌倒,暂时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的手,我的手!”

    不知为何,修为到了这般传神地步的萧希原,握着自己的断臂,竟开始放声痛哭起来。就在这时,一直观战的玄女则是哈哈大笑起来:“姓萧的,现在你终于知道什么叫报应了吧!你当年为了与我一样获得五行神力,竟不惜放弃的仙人之身,沦为肉眼凡胎,失去了神自愈的能力。你本以为凭自己的本领别人伤不了你,可你没有想到有自己会有今天吧!”

    “你给我闭嘴!”

    萧希原的哭声戛然而止,随即他的目神之中闪出两道寒光,先后刺入了玄女的心脉与咽喉与中。而在萧希原的控制之下,玄女残破的身体硬是被举到了半空之中,血像溪水一样从伤口之中滚滚流出,不一会儿便已经打湿了地面。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玄女将自己耷拉的头颅强行拗直,然后面带冷笑地阴森道:“你啊!根本就值得拥有忠诚。难道你没有现,自从你进入之里之后,便失去了所有的亲近之人了吗?”

    萧希原随之一愣,而后神情癫狂道:“不,不可能!我的门生,我的弟子,他们都在等着我回去。只要我得到完整的五行神力,就算仙宗,我也要杀给你们看!”

    玄女轻笑一声,讽刺道:“你的门生?呵呵,看来你不知道,就在咱们离开人间的定段时间之中,他们已经尽数死去,重入轮回。现在的苍北仙苑早已面目全非,如果你不自报家门的话,哪有人会认识你这个老古董!”

    “你胡说!”

    又是一道寒气,玄女的舌头竟被活生生地割了下来,可是奇怪的是,刚刚出现的伤口却没有太多血液流出,因为此时的玄女已经油尽灯枯,马上就要归入幽冥了。

    这下,玄女再也不能说话,不过即使这样,她仍以自己那副轻蔑,嘲讽,甚至略带怜悯的眼睛一眼不瞬地望着对方,好像是在像萧希原耀武扬威一样。终于,他再也承受不了,捏起的两指顺势向前方的天空一划,玄女的头就像皮球一样,“嗖”地跳了起来。在头颅翻滚的过程之中,萧希原似乎还能看到,对方脸上的不屑与漠然。

    “前辈!”

    就在玄女身遭断头之劫的时候,孙长空终于恢复了神智,当见到那颗布满血迹的头颅朝自己飞来之际,他连想都没想,便伸出双手,抱住了对方。

    不知是巧合还是玄女生前有意为之,头颅被孙长空接住的瞬间,玄女的面庞刚好对着他的五官。呼吸间,一缕淡淡的白烟透过玄女的七孔,飘入到了孙长空的身体之中,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应当,而直到这个时候,孙长空才现,二者已经完成了渡功的过程,而所谓的冰涎神力已经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为之所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