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萧希原
    不知为何,当说到五行神力的时候,玄女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妒色,在孙长空看来,对方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艳羡一个抢了自己心上人的第三者一样,眼神之中也多了些许温柔。

    “你……就这么和他来到了这里?”孙长空姗姗道。

    “嗯!我本以为他可以为了我放弃所谓的力量,可是我错了。即便那时的他已经几近天下无敌,即便他已经拥有了我,但无敌的魅力还是驱使着他来到了这里。而我,为了履行曾经‘生死相依’的誓言,只得跟他进入了虚无界。”

    孙长空惊声道:“什么?你说这里是虚无界?”

    玄女点头道:“没错,这里就是诸世之间的夹缝,只存在于原始世界沼上的虚无界。这里有物质,有生命,但却没有时间。我与他虽然在此待了数千年的时间,但对于身处此地的我们而言不过是弹指一瞬而已。在这里,没有新生,更没有衰亡,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停止。”

    孙长空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会将那些人永远冰封在这里,原来他们并没有死,只是被你封住了神识,冰结的意志而已。”

    说到这,孙长空从怀中掏出了之前装在身上的珠子,这些正是那些活尸留下的唯一证据。看着它,孙长空再次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玄女顺着孙长空的目光看向那颗珠子,随即道:“你手里拿的是凝结了之前试炼者身上修为所凝炼而成混元丹,对人大有裨益。”

    孙长空疑声道:“可是,你分明说过在这里不会有人死亡,可他们人呢?”

    玄女淡然道:“他们虽然从虚无界消失了,但并不代表他们会从世间被一同抹杀。他们离开了这里,回到了真正的人世之间,重新以人的身份活了下去。”

    孙长空惊喜道:“这么说,是我救了他们?”

    玄女道:“可以这么说。不过同时,你也触怒了他。”

    孙长空不禁道:“为什么?我又没有对他出手,而且还是他送我来到的这里,按理来说,生气的是我才对!”

    玄女摇了摇头,微笑道:“你有所不知,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我这里封印如此之多的活尸吗?”

    孙长空道:“呃,你不是冰涎试炼的考验者吗?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啊!”

    玄女道:“不,我的职责只是用来区别哪些人能进入下一场试炼,哪些要就此止步。将他们留在这里,是他的意思。”

    “为什么?”孙长空疑惑道。

    “因为他需要他们的力量,也就是你手中的混元丹,有了它们,他就有机会得到完整的五行神力。”

    听到这里,孙长空眉头一挑,不由得道:“按你的意思,他已经得到了五行之力其中一部分?”

    玄女道:“是的,包括他自己所掌管的妙木神力之外,他已经得到了五行神力之中的五分之四。”

    孙长空紧张地咽了下唾沫,然后才道:“这么说,他距离最后的成功已经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这时,玄女又从地上再次站了起来,她头望着天,就好像在对某人说话一样:“往往,成功前的一步要付出以往百倍的艰辛与努力,哪怕是天运之子,哪怕是身兼异能也无法例外,他在最后的试炼前止住了脚步,一困就是几千年。”

    孙长空道:“可是,你们为何不离开这里?而且还要浪费自己千年光阴,在这里担当试炼的考验者?”

    玄女苦笑道:“其实我也不想。只是,他担心有人会捷足先登,将他梦寐以求的神力据为己有。所以,他毅然决然地留在了这里,并且让我化身为试炼的其中一环,为他保护五行神力。这样子以来,便可以通过筚路积蓄试炼者的修为,提升自己的实力,进而通过最后的试炼。可惜,从那之后过去了三千余年,一切都没有改变,他还是那样的强悍,但仍然无法达到最后的目的。”

    听完玄女的一番讲解,孙长空不禁对那神秘的最后试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许是人的通病,越是未知的事物,便越会引起他人的好奇之心,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所以,你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告诉我?莫非……”

    不等孙长空说完,那名女子已然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紧接着道:“不要说出来,他会听见的。虽然你的修为平平,但在我看来你的身上似乎有着某种可能。”

    “什么可能?”孙长空道。

    “成为五行神力主人的可能。”

    “哈哈哈,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啊!”

    玄女话音刚落,幽暗的空间之中再次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孙长空顺势向侧方望去,可不承想几根触手般的藤蔓已经牢牢锁住了他的手脚,使之不能动弹。

    “你,原来你一直都在!”

    看着阴影之中越清晰的面孔,孙长空整个人都变得莫名暴躁起来。在他看来,与那人一同出现的还有一股诡异的绿荫,将这空间之中的黑暗全部吸收殆尽,并换以一幅盎然的春色。原来他才是罪魁祸。

    “小子看你之前的身手让我有些怀念,你是苍北仙苑的弟子吧?”

    孙长空心头一震,但为了不让对方摸清自己的心思,他只得装作不动声色地回道:“是又怎么样,莫非你是怕了我们苍北仙苑不成?”

    “怕,哈哈。你说我怕?实话告诉你,苍北仙苑的威名可以吓倒天下的任何人,却唯独吓不倒我。”

    孙长空挣踹了两下之后现于事无补,只得微笑道:“哦,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苍北仙苑的第二任掌门,萧啸天的独子,萧希原。”

    孙长空面色一怔,颤抖道:“你说你是苍北仙苑的掌门萧希原,你有什么证据!”

    那名神秘人轻甩衣袖,声音略显不屑道:“你问我要证据,那好,我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当年苍北仙苑萧掌门的风采。”

    袖袂飞卷,狂风大作,原本风平浪静的天空之中立即光霞闪烁,其间有碧色惊虹横空而出,如龙似幻,好不惊人。孙长空身体不禁向后倒了一下,面色惨白一片,哆嗦的嘴唇之中忽而挤出一句话:“这莫非就是萧啸天祖师的绝学,神龙碧天功!”

    萧希原朗笑数声,气息奔放如雷,听到心里,似胜万锥凿心,异常难受。孙长空喉头一甜,竟是被震出了一口鲜血。

    “小子,算你识货。不过即使这样,你也休想活着离开这里。把那些混元丹交给我!”

    不说还好,一听对方想要自己怀里的混元丹,孙长空使出混身力气,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衣袋,以防萧希原抢夺。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萧希原修为之高,已经到达了隔空偷日的恐怖地步,即便孙长空已经全力阻止,袋中的混元丹仍是像疯了一般朝袋口位置狂射一通,瞬间便将孙的手掌打得血肉模糊。但就算这样,孙长空仍然不肯服输,到了这种岌岌可危的程度,他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另一个疑问。

    “这个家伙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要等到我进入这里才来取混元丹,莫非之前的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就在孙长空为此困惑不解的时候,不远处一直按兵不动的玄女突然尖声道:“快,不能让他得到那些混元丹,否则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对于玄女的背叛,萧希原显得格外愤怒,然而他甚至没有移动,只是向对方抛了一个眼神,之前还所向披靡的玄女便像一片残叶一样颓然跌倒在地,七官之中立时淌出暗红色的血水。

    “前辈!”

    眼见萧希原一招之间便将曾经的相好重伤在地,哪怕是身为外人的孙长空也忍耐不住,不知从身体的哪个部分处突然窜出的一股力量,将是将那坚韧难缠的藤蔓生生切断,重获自由的孙长空顺势脱出萧的束缚,一步便跃到了玄女的身边,并将其从地上扶了起来。

    “前辈,你怎么样?”

    这时,玄女缓缓闭开双眼,布满血丝的眼白令孙长空有些震惊,他没有想到对方的伤势竟是如此之重,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刚才的一击已经将她的五脏六腑包括识海全部轰得支离破碎,对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曾经的心爱之人如今躺在别人的怀中,萧希原的脸色先是一冷,随后却豁然道:“呵呵,小子,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重情得义的人。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们一起下地狱去吧!”

    “光明迦楼王,给我挡住他!”

    话语一出,孙长空的身上立即金光大作,全力以赴的金色大鹏破空而出,以其刚正不阿之神力,直面处在完胜之势的萧希原。

    “哪里来的家雀,不知味道究竟如何。”

    一言说罢,萧希原隔空弹出三指,随之天空之中立即浮现出三道碧色闪电,如枷锁一般将光明迦楼王的双翼与身体死死捆住,使其上下不能。

    眼见自己的光明迦楼王身陷被动之中,孙长空为了保护手中的玄女周全,只得忍痛割爱,抱起对方欲要向远方逃去。可就在这个时候,玄女举起那只布满青筋的手臂,扯了扯对方的衣领。

    “放我下来,趁我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快来将冰涎神力从我的身体之中抽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