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 玄女
    “千道冰川!”

    随着阿珠的一声嘶叫,孙长空的身体立即暴露在那众多的冰针之下,看起来再无回旋的余地。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然而就在这时,孙长空的背后金光大作,光明迦楼王再次在危险之间挺身而出,以其无上威能直面对方的至强杀招。

    “你有千道冰川,我有万缕金光!”

    当光明迦楼王真正飞上到天空之中的一刹那间,它身上的无数羽毛立即化作一束束灿烂的光芒,轰然迎向前方的众多冰针。渐渐地,光明迦楼王的身体越变越小,最终与自己的翎羽融化一体,以身为光,将那千道冰川尽数截下。

    重拾站意的阿珠怎么可能轻易罢休,不等天空之中的销烟散尽,她便再次飞身而上,而那尊菩萨冰雕也随之跟了上去。

    “狂戮冰轮!”

    说话间,那尊六臂菩萨的另一只手掌之中忽然闪出一道寒光,孙长空定睛一瞧,才辨别出那居然是一个巨大的飞轮。飞轮体积之大,至少有一张八仙桌的规模,但这种情况之下,它的自转速度仍然超乎寻常,高速运动为它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神速以及难以估量的巨大能量,哪怕是铜墙铁壁恐怕也难逃一劫。

    现在的孙长空虽然势头正盛,但面地这种棘手的招式,为了保险起见,只得先行避让。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枚厦大的冰轮竟是异常灵活,孙长空才一晃身,冰轮便随着转了过来,二者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减小,反而又被接近了许多。至此,孙长空不但可以听到冰轮旋转时候发出的“呼呼”风啸,甚至还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的刺骨寒意。

    “好家伙,我就和你耍耍!”

    眼见冰轮即将削在自己的后心之上,孙长空一个前滚翻,硬是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些时间。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之上刀气弥漫,断浪刀法夺手而出。

    “分波!”

    虽然是血肉之躯,但此时的孙长空已经无限接近于仙人境界,肉shen的坚韧程度也远超常人,来势汹汹的冰轮虽然无坚不破,但却被断浪刀法的分波式当场接下,并将之强行弹入到天空之中。而与此同时,孙长空在冰轮的冲击之中也没有占到太多便宜,双掌虽没有爱到伤害,但移山填海的力道还是将他逼入到了地面之中,两只小腿像钉子一样戳在里面,动弹不得。

    “不好!”

    由于自己大意轻敌,孙长空的身法暂时受到了限制。而这个时候,跃入空中的冰轮已然向下坠落,目标再次锁定在孙长空的身上。虽然孙长空不想这样,但眼前他除了正面一战再无其它办法。

    “好!既然这样,吃我一记患水三千!”

    随着那高亢的声音脱口而出,孙长空伸出双掌手刀,手刀之上水光四射,飞入天空之中,化作无数透明的刀片,一同掠向那枚疯狂的冰轮。一时间,只听天空之中立即传来“叮叮叮”的细碎声,那是由患水三千衍化而来的水刀,撞在冰轮之上产生的脆响。然而,断浪刀法仍然在继续,可是夺命冰轮的势头却丝毫未减,甚至还变得杀气腾腾,就像一个被彻底激怒的狂徒了一样。

    生死之间,孙长空的眼中忽然闪出一丝狠色,与此同时他的右臂之上流光涌动,似有什么强大的能量正在其中栖息酝酿。也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陡然扬起头来,而后低声吼叫道:“飞浪!”

    “砰!”

    一道血光飞闪而过,孙长空的右臂竟然强行从躯干之上扯断,并且破空而出,径直斩向不远处的冰轮。这一瞬间,哪怕是阿珠也不禁惊叹道:“这……这小子是疯了吗?”

    “嗡!”

    两股势均力敌的能量撞击在一起,所形成的爆炸冲击是无法想象的。由二者中心,向外辐射出一个直径十丈有余的金光区域,其间的所有物质,无一例外全部灰飞烟灭,化为虚无。而不管是那枚冰轮,还是孙长空的右臂,也都在爆炸之中双双被毁。

    “噗!”

    由于气血运行太过,孙长空支持不住,口中立时喷出一口鲜血。在痛失一臂的情况之下,他非但没有绝望的意思,反而显得异常兴奋,现在的他混身都在颤抖,那不是害怕,而是由衷的兴奋。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心情了。

    “再来!”

    孙长空豪言一放,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向前奔去。而见到来者如此可怕的样子,哪怕是之前的阿珠也不禁大惊失色,慌不择乱的她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六臂菩萨以及上面的法器。孙长空虽然只剩下一只手臂,但由此激发出来的澎湃刀气,仍然打得阿珠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无力抵挡。可就在这时,六臂菩萨之上的一条手臂之上再次寒光万丈,孙长空顺势一看,才发现那只手掌之中竟是一套微型的铠甲。

    伴着微型铠甲射出的光芒,阿珠的身体顿时一怔,大片大片的冰壳随之显现在她的体表之上,不时便化作了一件与那套铠甲一模一样的护身神衣。这下,孙长空的刀式立即威力大减,哪怕是正面劈中对方,也无法对其造成可观的伤害。更要命的是,只要孙长空的攻势停下,之前好不容易在冰铠上打开的缺口便会自动愈合,速度之快,几乎不需要任何时间。

    看着一番力拼之后气喘吁吁的孙长空,阿珠淡然笑道:“不要再浪费力气了,凭你的招式是无法破坏我的玄阴冰铠的。”

    面对女子的嚣张宣言,孙长空长吸了一口气,而后笑着回道:“还没分高下,你别得意,看招!”

    孙长空刚向前迈出两步,脚下便随之一跌,身体倒在地上,失去了控制。此时的他仿佛感觉自己的神魂马上就要脱窍而出,一种强烈的无力感瞬间便充斥了他的身体。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孙长空身上的突发情况,阿珠也是相当吃惊,不过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言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预示着她可以不再浪费一丝一毫的气力,就可以轻松击败眼前这个难缠的对手。

    “呵呵,能与我打到现在,你也是相当厉害了。不过很可惜,凭你现在的修为,想要驱动这具身躯还是过于勉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不是你原本的身体吧!”

    孙长空吃力地将自己从地收支撑起来,瘫坐在地上,然后才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这副皮囊确实受过改造,我也感觉到了它的异样。”

    这时,女子已经来到孙长空的面前,并且蹲下身子,令自己的视线与对方保持水平,这才继续道:“怪不得,这就像小拉大车的道理一样,无论你的车再怎么全速武装,但驱动车辆的马匹跟不上的话还是无法发挥全部的力量甚至还会适得其反。我想,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足够的修为,从而完全掌控这具身体的吧!”

    孙长空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可以的话,我也不想来到这里,只是……”

    于是乎,孙长空将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大致地为对方讲述了一遍,听到后面阿珠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一起,就好像在听一段异常惊悚的鬼故事一样。

    “你当真不是来取五行神力的?”阿珠道。

    “当然不是,都是那个中年人将我骗到了这里。不过话说回来,那人究竟是谁啊?”

    一提起那个神秘高人,阿珠的脸色便猛地黯然失色,乍一看上去就好像生生老了十几岁一样,鬓角处隐约可见几根雪白的发丝。

    “我与你一样,也是被他骗到了这里,糊里糊涂地还成了冰涎试炼的考验者。如果让我见到他的话,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哦?那在下冒昧地问一下,不知前辈高姓大名,是何方高人呢?”

    阿珠惨笑了一下,轻声道:“我?呵呵,我就都快忘了自己是谁。我依稀记得,在尘世之上他们都唤我为玄女。”

    “玄女?莫非前辈是天界之人?”

    女子摇头道:“我虽然有仙人之实,却并未担负仙人之职。我是一个游历于大江南北的散仙,终日与云鹤为伴,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直到那一天,我碰到了他。”

    “您说的那个他莫非就是那位将我送到这里来的神秘高人?”

    女子点头道:“就是他。从那日起,我便被他迷得颤倒,欲罢不能。他游山,我便玩水,他涉海,我便戏龙。就这样,我们相守相知过了几百年,有一天他突然和我说要离开人间,去完成他未了的心愿。”

    “心愿,什么心愿?像你们这样的绝世高人,不应该早已无欲无求了吗?”

    女子道:“修行之人讲究清心寡欲,可试问天下之大,又有谁能做到无欲无求呢?我是如此,他也不例外。原来,从我认识他之前,他便一直在专心寻找一种来自于天地初开之时诞生的力量,他喜欢称之为五行神力!”

    水面之上,那名神秘高人将脚投入到冰冷的湖水之中,悠闲地摆弄着水波,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