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阿珠
    当看到已经被冻成冰坨的孙长空落在地上的时候,那名至今还没有表明身份的女子终于满意点了点头。她看着被冰壳完全包裹起来的孙长空,一个人站在那里喃喃地说道:

    “唉,这是第几百个了,他还是没有死心吗?五行神力拥有夺天地之造化、创万物之起端的通天之能,怎么可能被人类获得。这样的事情,恐怕就连天命也不会允许生吧!好了好了,我也该去休息了。”

    那名女子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不远处暗黑龙的尸体,随即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道:“小黑啊小黑,平常时候你就不能用点心思在修行上面吗?每次都要我给你收拾残局,还是老规矩,十年的看守时间。这样以来,我就又可以轻闲十年了。”

    说话之时,无头的暗黑龙尸体下方悠悠地升起一道淡淡的白气,这白气虽然稀薄,但具有极强的方向性,甫一出现,更朝脖颈的断口处置,并在上面聚集起一层不起眼的薄冰。而这个时候,那女子双手解印,口中念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咒语。突然间,只听她大叫一声,并脱口而出一个“起”字,之前分布在间黑龙脖子上的冰壳之中立即“长”出一截结实的冰块,冰块之上居然还能隐约看到五官。

    “你怎么才来,要是这小子出手再狠一些的话,我可就再也活不过来了,阿妹。”

    “别开口闭口阿妹的,我可不是你的妹妹,你也不是我的姐姐。你是龙,我是人,咱们有本质的区别。”

    听到这里,巨大的冰块再次传来暗黑龙的声音:“好好好,阿妹,我不叫你妹妹就是了。快,把我恢复成原样。”

    那个被唤作“阿妹”的女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和这只母龙讲不清道理的了。想到这,她也随之释然,右边的手掌顺势收拢。刹那间,暗黑龙身上的冰块应声破裂,一个崭新且毫无伤的龙赫然出现在碎冰之间。

    “哈哈,不错不错,还是阿妹的手艺好!只要有你在,我是无论如何都死不了了。”

    阿妹冷笑道:“你别得意,刚才你自己也说了,如果我晚来一些,或许你已经成为这小子泄的对象,进而被碎尸万段了。”

    暗黑龙这才想起之前的事情,在看到被封在冰块之中的孙长空之后,她的脸上显露出残酷的神情。

    “好小子,居然险些要了我的性命。既然这样,我也不能放过你。阿妹,把他送给我吧!我要拿他的身体练功,提升修为。”

    不知怎么了,听到暗黑龙请求的时候,阿珠似乎并不情愿,她先是张了张嘴,可是到唇边的话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思考了好大晌之后她才终于道:“给你就给你吧!反正现在的他也只是死人一个,于我没有任何作用。趁着这个机会,我还是去睡我的觉吧!”

    阿珠才一回身,便听到背后忽然传来一阵闷响,紧接着一股刺骨的寒意落到了她的身上,并交她的大部分衣物全部打湿。借着仅有一点余光,她现自己刚刚为暗黑龙重塑的那颗头颅居然再次消失不见了。而被它握在掌心的那冰块也随之不翼而飞。

    “阿珠姑娘,你也太大意了吧!”

    “噗嗤!”

    一声尖啸过后,阿珠的身体不禁向后暴退了数步,而她的血也顺势酒了一地。她惊恐地看着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孙长空,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孙长空尝试性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以往灿烂的笑容再次挂在脸上:

    “我虽不是什么绝世奇才,但同样的招式我还不至于上两次当。你对寒气的掌握确实比这条暗黑龙要高明许多。但也正是因为她的缘故,才让我的对你的招式有了初步的认识。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你的套路,如果你不采取其它的攻势,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阿珠听了孙长空的话之后,先是一愣,在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心中真实的想法之后他才转而强颜微笑道:“哈哈,你以为凭一次侥幸的脱困就能吓住我了吗?我告诉你,确实有经受住了我的考验,但那也只是我自己的意愿而已。如果我不想的话,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要给我永远留在这里,寸步难移。”

    孙长空笑了笑,故作惊奇状道:“哦?真的吗?那我真的要领教一下了。”说罢,他竟然探出手掌,摆起了战斗的架势,准备迎接随时到来的攻击。见此情景的阿珠非但没有怒,反而放声大笑道:“好,算你有骨气。接招吧!”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阿珠心念一动,孙长空的周身地面上立即腾起了不多不少,九道链状寒气。这些寒流狂暴肆虐,犹如出水戾龙一般,看上去根本不受控制。这九条冰龙围绕着中心的孙长空,眨眼之间偈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牢笼是由无一根根千年寒冰所形成的实心杆件所做成,别说是击破,就算是沾上一点,中招的位置也会立即紫冰伤。

    不时,九条冰龙已经尽数化作冰牢的一部分,方方正正的样子,看起来有一拥难以言表的鲍威严与肃穆,使人不得不为之臣服。

    看到自己的杰作终于完全,阿珠欢笑道:“现在你所见到的就是我的最强封印术九龙囚天。说实话,用它来囚禁你的话实在有些大村小用了。可是没办法,为了龙凤呈祥碎你那颗高傲之心,我只能这么做,让你再无还手之力。”

    站在其中的孙长空,四下里看了一番之后,这才道:“嗯,看上去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只是不知这玩意是不是与它剽悍的外形相匹配呢?”

    一边说着,孙长空将手顺势靠在面前其中一根胳膊粗细的栅栏之上。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势不可当的寒气立即袭上他手掌,并在上方形成了一层透明的冰晶,就好像为他戴上了一透明手套一样,看上去十分不起眼。可是,透过冰晶看向内侧,孙长空的手指之上已经开始出现若干紫青色的冰疮,这便是阿珠寒气的强大之处。

    “咔嚓!”

    不等阿珠从自己的胜利喜悦之中缓守神来,那根粗壮的栅栏已经被孙长空徒手拗断,而他自己则悠闲地从九龙囚天之中走了出来,而那侧面被他折下来的栅栏也终于黏在了他的掌心之中,要想取下的话免不了要掉块皮。

    “你!”

    在阿珠近乎咆哮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孙长空抬起头来,貌似不以为然地说道:“呵呵,看来你的套路对我仍然无效啊!只是可惜,那么厉害的封印术,却被如此轻松地破开了个洞,这让我太失望了。”

    阿珠道:“失望?你说你对我失望?”

    孙长空认真道:“没错,就是你!我还以为你会祭出怎么样的杀招,没想到却=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如果你没有像样的招式的话,那就只能换我出招了。”

    然而,不按套路出牌的孙长空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时间,飞身一脚便踏在了对方的肩膀之上。这一刻,他将自己的体重加上无法估量的力道一同加持在对方那具瘦削的身体之上,阿珠毫无准备当场跪倒在地,那条被击中的肩膀也随着一声脆响无力地垂在了身旁。

    “怎么,怎么会这样,你怎么突然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直到现在,阿珠还是不能接受对方突然变强的事实,而孙长空本身也并未搞清其中的缘由。他所知道的就是在刚刚被冻结的一刹那间,自己的脑海之中突然闪出一个神秘的信号,示意他可以自由行动,紧接着他便破开了束缚自己的冰块,趁暗黑龙不注意的时候一招击碎了它的头颅,使之再次成为了一具死尸。而刚刚的事情也是如初一辙,看似严重的冰伤,对于孙长空来讲简单就如同挠痒一样,根本对他造不成威胁,只要自己稍微集中精力,冰伤并会立即修复,完好如初。

    “我说这位阿珠前辈,不如你行个方便,让我通过冰涎试炼这一关,这样既不耽误你,也不耽误我,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听完孙长空的话,阿珠阴恻恻地笑了一声,随即站起身体,用手扶着那条脱臼的臂膀道:“你想让我投降认输?哈哈,你简单是在痴人说梦。我就是死,也绝不会让你趁心如意的!”

    随着声音越尖厉,阿朱的背后霍然升起一道巨大的冰山,冰山之雄伟,简直不弱于世上的任何一座高山。而更加离奇的是,那座冰山在阿珠的意念之下,刮起了由冰晶组成的“冰”雪,打在脸上就好像被铁刷子擦过一样,生疼无比。而借着仅有的一点空隙,孙长空现那座冰山竟被对方雕刻成了一个女子的模样。

    不对,那是一尊大慈大悲的菩萨。

    说它是菩萨,它又有些许不同,在那张湿润如玉的善良面相之下,是一个异常魁梧的身材,关键的地方是,这尊菩萨竟还长着六只手臂,手臂之上分别有一件法器。孙长空还没有回过神来,其中一只手臂之上,由冰晶组成的一贾玲利剑立即光芒万丈,无数根如同光芒一样的冰针同时射向孙长空,这是要将他生生扎成刺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