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倾力一战
    “女人?你是从哪来的?”

    女子缓缓抬起那张仿佛盖着一层白霜的动人脸颊,睫毛之上还沾着一些细小的冰晶,乍一看上去还以为她刚从冰天雪地之中回来。不过,这里空空如也,更别提什么气候,根本就不会有风雪这样的东西。既然如此,这位女子为何看起来这么冷呢?

    “你来到我的家居然还问我来自哪,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面对这位出言不逊的女人,孙长空哑然失笑,紧接道:“呵呵,刚才在下有所冒犯,姑娘多多见谅。不过刚才姑娘你问我是不是活腻了,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并没有。而且刚才的暗黑龙也说过类似的话……”

    说到这里,孙长空将头扭向暗黑龙尸身的所在位置,然后才道:“那就是他的下场!”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听完自己的话之后多少都会显露出一些震惊,可谁承想那名女子居然冷冷道:“小黑是你杀的?”

    “小黑?那是什么东西?”

    女子不耐烦地说道:“我说的小黑说是暗黑龙,不过只有我才能这么称呼它,要是换作其它人的话早就被他整个吞下了。”

    孙长空稍微想了一想,立即惊声道:“不对啊!这里应该就是暗黑龙的内俯啊!难道,你和我一样也被他活生生地吞了?”

    女子眉梢一挑,向孙长空呵斥道:“你才被她吞了呢!这里不是他的肚子,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所以进入这里的人,要不通过试炼,要不就会永远地被留在这里。”

    孙长空道:“这么说,你也是前来经受试炼的了?”

    女子道:“哼,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我可是冰涎试炼的最终考验,通过我这一关,你就可以继续下一场试炼了!”

    “什么?你说你是最终考验?这么说,暗黑龙口中所说的强大高手,就是你?”

    孙长空上上下下观察了好几圈这个身材瘦削的女子,他实在无法理解,一个长相如此甜美的女人为何会背负着如此艰巨的任务,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命难违吗?

    稍作思老,孙长空继续道:“如果我说,我并不想与你为敌,更不想通过击败来进入下一场试炼,你会不会放过我?”

    女子微微一笑,回道:“我可以认为这是你在向我示弱吗?”

    孙长空连忙纠正道:“不要误会,我不是示弱劝和,只是不想再做流血牺牲。今天我手上的鲜血已经够多了,不想再徒增杀业,你我各让一步,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的时候,那名女子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尽是轻蔑与不屑:“我说你这人还真是幽默,来到冰涎试炼的人已经有近千人,而我所见到过的也不下数十了,可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公然求和的懦夫。来到来了,哪里有不打的道理,使出你的最强绝招,我可不想一上来就失手杀了你。”

    面对女子如此嚣张的气焰,孙长空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道:“好,就按你说的,不过一会打起来你可以不要怪我出手太重,错伤了你啊!”

    女人冷笑道:“你现在关心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你自己。”

    孙长空刚要说话,却突然觉自己的脸颊竟是陡然变得莫名僵硬,别说是笑,就连眨眼都做不到了。而顺着自己的右边身上向下看去,只见他的鞋底边上已经长出了一层薄薄的冰壳,将它与地面连接到了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思考太多,孙长空抽腿就要后退,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看似孱弱的冰壳竟是格外的结实,刚一用力的孙长空竟没有将腿从地上拔起来,反倒是把自己晃得哆呛。无奈之下,为了保险起见,孙长空当即将腿从鞋子之中抽离出来,赤着脚站到一脚,讶然地看向那名女子。然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再次生了。

    “这是哪里,我什么时候到了这!”

    此时,孙长空一眼望去,眼帘之中尽是白茫茫的冰原,与此同时空间之中的气温陡然下降了数分,哪怕是有修为护体的孙长空也难逃严寒的侵袭,瑟瑟抖起来。

    为了御寒,孙长空只得调动起体内的所有灵气,为自己取暖保温。可也不知是怎么了,一番努力之后他的情况非但没有缓解,寒冷的感觉甚至变得愈严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哈哈,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气力了,安心等死吧!”

    顺着那人的声音,孙长空看向自己的上空,只见之前的那名女子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脸上充满了戏谑与嘲讽。孙长空毕竟是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如此看轻他自然气不过,于是立即大声道:“你这个恶毒死的女人,究竟使用了什么妖术,竟把这里变得如此之冷。你最好赶快让这里恢复正常,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面对孙长空的威胁,那名女子不仅没有因此害怕,反而笑得花枝乱颤,几乎快要背过气去。

    “好啊!来啊!我在这里等着你呢!有本事你就上来教训我!”

    面对对方的再三激将,孙长空终于按捺不住,只见他两脚一蹬,已然窜入到半空之中,伸出的右手直迫女人的衣襟。

    “给我过来!”孙长空怒声道。

    “呵呵,来得还挺快,我偏不!”

    说话间,那名女子探出手掌,刚好迎在孙长空的手臂之上。刹那间,只见她手腕向外一拨,孙长空那高大的身躯便在半空之中打了个转,而后狼狈地直坠地面,摔得四脚朝天。

    “呵呵,我还以为你有多少本领呢,原来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而已。”

    孙长空挣扎地坐地上爬了起来,之前暗黑龙留下的伤势在刚才的冲击之下再次裂开,在新旧两种伤情的折磨之下,孙长空只得强忍着剧痛,目光如刀,扫过女子风一样的身姿。

    “有两下子,再来!”

    这回,孙长空一经离地,身形便立即一分为二,一个身着黑衣,一个身披金甲,从左右两侧夹攻对方。这是孙长空同时使用两幅无二真经图,雄鹰展翅与光明迦楼王之后得到的成果。现在的孙长空不仅可以让自己的身体借助无二真经图的力量出变化,也可以让幻身一同受到改造,威力递增数倍。这下,孙长空已经自信满满,对于这场对决的胜利,孙长空已然胸有成竹。

    “飞鹰伏魔手,光明神爪!”

    两股霍然不同的灵气,两种网格贱民的招式,在同一时刻全部攻向中心处的女子。然而就在千钧一之际,身处被动的她却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张开双臂,使得自己门户大开,弱点死穴暴露无遗。这在孙长空看来与自杀几乎没有什么风别,就在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之际,一股冻彻心扉的强烈寒流瞬间袭入到孙长空与自己的幻身之中,无二真经图被破的同时,幻身也难逃一劫,当场化为乌有。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孙长空一瞬之间便败得如此彻底,一层坚硬的冰冰壳顺势布满了他的身体,使其成为了一具晶莹的冰雕。

    看着落在地上,被动得无法行动的孙长空,那名女子缓缓地收回自己手臂,显出副意犹未尽的口气道:“我还没出力,你就先倒下了,无趣,真是无趣!”

    平生以来,孙箜最为痛恨的就是被它人轻视,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女人的情况之下,对于那的自尊心的伤害更是严重了数倍。借着心头一口怒火,孙长空的四肢再次恢复了知觉,体内的灵气如同一只出笼野兽一样,砰然冲出体外,更是将那一寸来厚的冰壳崩得粉碎。

    “呦,居然还能动,好吧!我暂时收回后面的半句话。不过就算你能站起来又能如何,不是还得照样被我打翻在地!”

    那名女子才一说话,空间之中立即刮起一股莫名的怪风,风力之大简单到了乎想象的地步。孙长空虽然早有准备,但仍然难逃被风头打倒在地的结果。风吹在脸颊之上,就好像有成千上万的刀子划过一般,疼痛无比。

    “再来!”

    孙长空双手一举,硬是将身体弹入到半空之中。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之上刀气凛凛,左手之上剑光婆娑,急中生智之下他居然学会了左右开弓的技法,同时使用刀法剑诀一同攻向那名女子。

    “麒麟刀诀,行侠剑法!”

    一时间,空间之中被孙长空的这两种功法完全占据,凌厉的气刃肆意流窜,如狂蜂一般轰然袭向女子的身体。面对这等大规模的攻势,哪怕是她也不得不为之侧目。

    “有点意思,冰封千里!”

    随着那名女子挥动手掌,一道巨型冰墙赫然显现,直接将那众多的刀光剑影尽数拦截。然而,至此那名女子的手掌还没有停下,趁着一个千载难逢的空隙,她竟一掌劈开了面前的冰墙,并将一道惊世掌力打向对侧的孙长空。呼吸之间,孙长空的耳边响起了一连串“咯吱咯吱”的细碎声响。瞬间,他便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经脉,都成了冰涎的乐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