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公愤
    .630book.la ,最快更新平步仙路最新章节!

    高淼淼死了,他的身体失去生机之后像梨花凋谢一般一片片剥落,露出其之前的女性模样。他躺在地上,安祥地闭着双眼,混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看上去就好像睡着了似的。方柔将柳如音小心地放倒在地之后,举步来到她的面前,脸上不由得显出一副同情的样子。

    “你……这又是何必呢?”

    才从刚刚的伤感之中缓过神来,寒风吹过,使得原本就已经相当凄凉的环境之中又增添了几分肃杀。她知道自己该走了,皇城之中还有人在等着自己。

    方柔回过头,看着远处地上的柳如音,随即淡淡道:“这回,你总抢不过我了吧!”

    仍然是那方安静的大地,诸葛神踪、江沛等人正在那里等待着魔皇地归来。这时,旁边的一众仙人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他们感觉到那位大人物马上就要以完整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上了。

    “这位魔皇可是曾经的魔界王者,如果放任他降临人间的话,恐怕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啊!”

    此话一出,旁边的一名紫衣仙人随即反驳道:“哎,这就是你见识短浅了吧!魔皇虽然与人类对立,但他也知道令他复活的是我们等人。难道,他还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动手不成?如果是为了恢复元气吸收人类精血的话,那给他就是了,反正偌大的人间也不缺那几个人。”

    “紫树,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凭什么要让他们去送死,而我们坐享其成,这也实在太自私了一些吧!”

    那位紫衣仙人轻蔑一笑,立即嘲讽道:“道境和尚,你也太多管闲事了吧!既然你这么慈悲为怀,不如你学佛祖割肉喂鹰,替他们一死了知?”

    “哼,这么多年了,你居然还叫我的法号。不要忘了,现在世上再没有什么道境和尚,有的只是悲境仙人。还有,你别在那里说风凉话,让我送死,你怎么不去呢?”

    就在二人为此事争论不休之际,远远望去,只见那根通天的黑色石柱轰然裂开一道缺口,大片大片的石屑从上剥离下来,落在地上,竟将大地也染成了漆黑,看上去就好像是被墨汁染色一样。可是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被染黑的大地并没有看上去那般简单,而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消散,被风一吹便化成纸烟一样的碎末,为刑场平添了无数的伤痕。

    “快看,魔皇要出现了,你们看着点!”

    在那名仙人的惊呼之中,高达数千仞的黑色石柱砰然断开,并且从中间拦腰截开。而就在断口处的位置上,一道颀长的身影赫然出现在月夜之下,为空间之中增加了几分夺人的气势。当感受到那股前所未有的气息之后,这些仙人才算明白,传说中的魔皇究竟是一位何等可怕的人物。

    “恭迎魔皇!”

    随着其中一人俯身跪倒在地,那些仙人一看情况不对,也学着对方的样子伏在地上,将头深深埋到下方,不敢抬起分毫。而此时的刑场之上只有两个人例外,他们就是诸葛神踪和江沛。

    诸葛神踪身为皇室年轻一代的翘楚,被喻为最有希望继承皇储之位的人,自然拥有着他人所不能理解的高傲与自豪,在他的眼中,除了他的父皇之外无人能让他为之屈膝,哪怕是魔界的王者也不行。

    同样作为皇室的巅峰存在,江沛也具有自始以来的强烈优越感,事实上除了人皇之外,他还没有跪过第二个人,区区一个死人,自然也不会打破他的坚持。

    “你们两个是何人,见了本皇为何不跪?”

    站在月光之下的魔皇因为位于月阴之处,所以诸葛神踪并看不清对方的本来面目。可从对方的口气之中可以大致猜出,此人此时的心情似乎并不太好,甚至还暗藏着淡淡的怒意。想到这里,为了不过早与这位混世魔王撕破脸皮,他只得陪笑道:“魔皇前辈,在下诸葛神踪,乃是……”

    说到这里,诸葛神踪的声音如刀切一般忽然停止,而再看他怕胸前处,却已经插上一柄由那些黑色石柱残骸打磨而成的黑石剑,一招便贯穿了他的心脉,击破了要害。这下,诸葛神踪再也说不出半个字,他发现自己的气道也被这一剑完全摧毁了,因此才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本尊厌恶你这种婆婆妈妈的人,你不用回答,没机会了。”

    眼见血水像水溪一样从身体之中狂奔出来,诸葛神踪挣扎着挥舞着双手,尝试寻求他人的帮助。

    “救……救我!”

    借着身体之中仅存的一丝气息,诸葛神踪说出了人生之中最后的几个字。然而那些之前对他毕恭毕敬的众仙家,此时见了自己就好像撞见了瘟神一样,脸上除了清晰的厌恶感之外还带着些惧怕,好似担心他身上的伤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一样,远远地闪到了一旁。现如今,诸葛神踪所能看到的,就只有江沛一个人。

    然而,不巧的是,多年驰骋沙场的江大将军精通十八般兵器,通晓诸子百家之论,却就是不谙医术之道。面对诸葛神踪的伤情,他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或许即便他有能力挽救对方,自己也不会贸然出手。因为他并不想公然与这位才出世的魔界领主作对,否则下一个诸葛神踪就是自己。

    “皇子,躺下来。放心,一会儿就会好的。”

    江沛一把抱过即将摔倒的诸葛神踪,随即俯下身来,将怀中人小心地放到地上,生怕惊扰了对方。

    “将军,你不是在骗我吧?我的伤真的能治好?”

    江沛用力点了点头,强颜欢笑道:“嗯,可以的!别忘了,您的父亲可是人皇,他可是被称作神一样的存在。有他在,你就是想死也死不掉。”

    听到这,诸葛神踪的脸上终于露出一副难得的笑容,他将凹陷的眼睛用力转向石柱之上的魔皇,而后一字一字道:“将军,告诉父皇,让他为我报仇!”

    江沛心头一震,毕竟二者相处也有了一些感情,见到对方如此交待,他的心中竟不禁升起一丝凄凉之意,就连他那早已冰火不侵的身体也随之打了个冷战,一股压抑的感觉立即浮上心头。

    “好的,皇子,你就放心吧!”

    这时诸葛神踪的脸色显得十分平静,事实上他连自己的心跳都几乎听不到了。血已流光,现在支撑他的只有心中的一口未散的怨气。

    “这下可以了,我有些倦了,想在这里睡一会儿。将军,记得叫醒我。”

    江沛的眼中已经有光芒闪烁,但为不了不让对方发现,他只得低下头,跪在对方的身上,默默地颔了颔首。这回,诸葛神踪的脸上终于有了神采,他向往常一样微笑着,缓缓闭上了双眼,只不过这一睡,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现场的气氛变得格外压抑,除了魔皇之外,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想象得到人皇得知皇子遇害时候的盛怒表情。诸葛神踪死了,那将有一大批人为之殡葬偿命,人皇是一为明君,但更是一位前所未有的暴君。

    “呵呵呵,看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就凭你们这些酒囊饭袋,也配与我魔皇合作?非要那样也行,除非你们给我进贡一百个地煞命的童男童女,否则一切免谈。”

    对于魔皇的脾气,江沛之前多少也有些准备,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厚颜无耻,前脚刚杀了他们的皇子,后脚便要和他们要贡品。对方不是在配合,分明就是****裸的威胁。更加令他们气愤的是,身为仙人的自己对他却是无能为力。只要对方想的话,哪怕将他们悉数斩杀也只是时间问题。

    月夜之中,魔皇的那双猩红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他一动不动,感觉上去就好像已经和那根石柱融为一体,没有任何间隙。这个时候,之前的那名悲境仙人突然高声道:

    “大家一起上,绝不能让这个祸害为患苍生!”

    作为围剿的发起者,悲境仙人挺身而出,冲在最前面。一念之间,他的身边已经出现了整整十枚一模一样却蕴含着颜色各不相同光芒的巨大铜镜。铜镜之中倒映着的不是当前的情况,而是一副副不尽相同的景象。而如果对阴间稍有了解的话,一定可以认出,铜镜之中出现的正是十八层地狱其中十狱所对应的画面。

    一望无际的火海,万年不化的冰山,将人刺得千疮百孔的刀山,还有融万物为铜汁的丹炉。一时间,十枚外形相同,但力量迥异的铜镜瞬间便将那位魔界之王包围其中。一束慑人的光辉通过镜面,纷纷照在魔皇的身上。直到现在,大家才看清这位魔皇的真实面容。只可惜当他们见到后者庐山真面目的时候,出现在他们脸上的不是满足,而是一副副惊恐的面容。那哪里是什么人脸,分明就是一个好似永无止境的黑洞。

    “这是怎么东西,不过看起来有点意思,我来陪你玩玩!”

    说话间,魔皇魔掌一翻,整个空间之中立即迸发出一副前所未有的巨大震动。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