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五章 皇城风波
    .630book.la ,最快更新平步仙路最新章节!

    能让朱大闯如此说话,这说明眼前的这名女子他居然认识,至少也是有过一面之缘。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手中所擒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苍北仙苑之中见到的皇室成员之一,唯一的女性代表嫣然。

    对于朱大闯的突然苏醒,嫣然显得十分震惊,不过仔细回想一下之前的情景,再加上琴音的种种表情,有这样的结果也就顺理成章了。

    嫣然将头扭向身后的琴音,冷笑着说道:“好啊,你这个白眼狼!居然联合外人一起来蒙骗我。”

    面对嫣然那张无比灰白的脸庞,琴音连忙摆手道:“不不,真的不是我,我亲眼看去大闯他把鸡汤喝进了肚子里,一滴也没有剩下。”

    这时,朱大闯接着道:“我姐说得没错,那汤我确实当着她的面儿喝了。”

    嫣然厉声道:“这不可能!我在鸡汤里所放的是三日神仙醉,就算仙人中了此毒,也要连续睡上三天三夜,你没有理由能保持清醒,而且一点不适的样子也没有。”

    随着对方的质问,朱大闯甩了甩左边的衣袖,虽然月光并没有直接照在他的身上,但借助微弱的光亮仍然可以见到他的衣袖内侧竟有一块黑色的区域。原来,那碗鸡汤全被他的衣袖喝了,而且还是一滴不剩。

    “你!你怎么能知道鸡汤有问题,三日神仙醉无色无味,关键药效发作极快,就算你有所感觉,也不可能及时想出应对之策。莫非,你早就知道我下毒的事情?”

    这时,朱大闯看了看对面的琴音,然后神色颓然道:“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鸡汤有问题。只是,今天我姐他催我催的厉害,她明知道我从不喝势汤的,所以我料定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便留了一手。”

    当朱大闯揭晓了谜底之后,嫣然再次回头看向琴音,一边点头一边怪笑道:“果然,还是你这个丫头坏了事。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能了事了。”

    朱大闯轻笑一声,不以为然道:“呵呵,怎么,手都被我制住了,你还能有什么花样,难道你不想要这条手臂了吗?啧啧啧,这么好的一个美人,如果掉了一条手臂的话,那该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啊!”

    面对朱大闯近乎“赤luo”的威胁,嫣然脸色憋得通红,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你最好不要乱来!不要忘了,我可是皇室成员,如果我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不光是你,就连你姐琴音也要给你一起陪葬!”

    “哦?原来情况有这么严重啊!”朱大闯故作吃惊的样子说道。

    看着对方怪里怪气的模样,嫣然心生寒意,有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你到底想干嘛!”

    朱大闯口气阴森道:“你这么聪明的人,不会不知道斩草除根,以绝后患的道理吧?既然横竖都是一死,那我不如先将你送下阴间,等我下去的时候也算有个接应。”

    “呸呸呸呸,谁要做你的接应!快,现在放了我!我还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然就算少了一根汗毛,整个皇室也不会放过你们二人。”

    朱大闯手上微微一用力,嫣然那只被钳住的手腕立即被拗成了一个夸张的姿态,要不是身为女子的她身体柔韧性相对而言比较优秀,恐怕已经被对方这一下直接将手臂折断了。

    “疼疼疼,放手!”

    面对撕心裂肺的剧痛,哪怕是向来注重仪表比生命还要甚之的嫣然也不禁放声求饶起来,如果他能看到自己现在这一幕的样子,肯定会羞愤撞碑而死。不过现在的她已经顾不上许多,几经挣扎之后,她的眼角处已经渗出丝丝泪光,梨花带雨的样子着实动人。

    “呦,没想到我们铁骨铮铮的嫣然小姐居然也会哭啊!真是没有想到。”

    嫣然鼻头一酸,声音颤抖道:“你快放开我,我再也不敢了。”

    朱大闯笑道:“不敢什么,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嫣然咧着嘴,好不容易才说道:“我说,我再也不敢威胁你们姐弟二人了,快!快放我,我的手臂都快断了。”

    确实,连番的施力之下已经让嫣然那条纤细白皙的手臂伤痕累累,淤青血晕随处可见。不知为何,见到对方这副求饶的模样,朱大闯的心中竟是升起一股淡淡的满足感,可能这就是身

    为男人的他,与生俱来所追求的征服感吧!

    “好好好,既然嫣然小姐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不能做那摧花辣手。”

    说着,朱大闯手上的力气便顺势卸去一半。这时,琴音刚好看到嫣然脸上浮起的冷笑,刹那间她立即破口叫道:“别,不能放了他!”

    这回,嫣然的脸都气紫了,顾不了太多,她便张口叫骂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看我挣脱之后不撕了你这张臭嘴!”

    嫣然的恐吓着实管用,这下琴音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甚还将双手也架到了自己的嘴边,死死捂住,不让对方有可趁之机。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其实早在朱大闯的意料之中,他早就知道这位身为皇室成员,向来傲慢无理的嫣然绝不会这么好对付,而就在卸去手上力气的时候,他用另一只手掌朝对方的后心上轻轻一拍,嫣然立即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异物顺势钻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又麻又痒,只是程度还不太严重罢了。

    “你在这家伙往我身体里放了什么,快给我拿出来。”

    这回,朱大闯彻底将那里箍在嫣然手腕上的手掌收了回来,看着对方面色铁青的样子,他却是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他伸手撕去自己身上的一块衣物,用力将手中的一丝血痕擦掉之后,又将那块布料随手扔到了角度之中,再也不去管它。

    “好了嫣然大小姐,现在你可以走了!”

    感受着体内越发严重的麻痒感,嫣然的脸色已经如同死灰一样黯淡,再也没有之前那样的满面红光。

    “你!你欺负我!我恨你!”

    女人心,海底针。你永远也不知道面前的女子下一刻会呈现出什么样子。嫣然突然的放声大哭让朱大闯有些措手不及,相比起来,同为女人的琴音就要显得淡定许多了。如果说天下有什么能了解女人的话,那就只有她们自己了。

    “哼,刚才的气势去哪了,你还是扬言要杀我们两个吗?”

    琴音居高临下看着瘫坐在地的嫣然,而听到此言的后者哭声戛然而止,电光火石之间他一跃跳到琴音的身边,紫色的手掌如同尖刀一样死死抵在对方的脖颈之上,紫焰透过手掌直接烧烤在琴音那稚嫩的皮肤之上,并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灰烬。

    “快!把我体内的异物给我拿出来!否则,这个丫头就只有死路一条!”

    面对嫣然的咄咄逼人,琴音却是高声道:“不要管我,反正我也是贱命一条,如果能用我的死来换你一条生路的话,我愿意!”

    这种生死关头,朱大闯显得尤为镇定,他先是看了看处于激动状态中的嫣然,又瞧了瞧琴音脖颈上的烧伤,然后才道:“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激动,否则就连我也救下了你!”

    嫣然的口中突然发出几道凄厉的怪笑,她就像一只孤魂厉鬼一样,用那双凶狠如刀的目光盯着对方,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气。

    “少废话,想让我放开她也可以,你现在当着我面自尽,我就立即离开这里,绝不伤她一分一毫。”

    朱大闯冷冷道:“此话当真?”

    嫣然昂首道:“我虽是女人,但还至于沦落成为食言的卑鄙小人。你放心,只要你死了,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试问天底之下,又有谁会愿意为自己的工作白白加班呢?”

    一听话锋不对,嫣然连忙挣扎道:“别,千万不要轻信这个蛇蝎女人的鬼话。他向来都是言而无信,之前我也是因为听信了她的话,才被骗到了醉仙阁之中。大闯,姐的命不值钱,更不值得你那么做。”

    朱大闯脸上的笑意直属浓郁,他用那双温柔的目光看着琴音,声音缓和道:“可是我必须那么做。”

    “为什么?”琴音泪光闪烁道。

    “因为你是我的亲人啊!”

    这下琴音再也不无自持,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自他张完美无瑕的脸颊之上簌簌落下,掉在嫣然紫色的手刀之上,蒸起团团白气。

    “好了好了,煽情也差不多了,你快动手吧!今天皇城里还有一场大战,我必须速速回去。”

    听到这里,朱大闯不禁想到不久之前才刚离开的孙长空,如此将前后的两年事情联系到了一起,他的脑袋之中立即升起一大团浓厚的迷雾。

    “什么大战?皇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孙长空是不是也在那里?”

    看到朱大闯如此紧张的样子,嫣然淡然一笑,随即道:“看在你快死的份儿上,我就发发慈悲,姑且满足了你最后的心愿。今天晚上,皇室精英将会汇聚一堂,共商围杀守界者之事。你刚才所说的孙长空,便是用来钓取守界者这条大鱼的诱饵。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围杀行动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吧!而你的那位同门,恐怕已经死在了万刀屠戮之下。”

    这下,朱大闯再也不能淡定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