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黑夜之中的杀手
    .630book.la ,最快更新平步仙路最新章节!

    夜已深,人未眠。泛黄的灯盏之中,照耀出一个无比丑陋的面孔,他当然就是朱大闯。

    不知为何,自从孙长空离开之后,他便一直心绪难宁。虽然对方的修为已经高到已经让他没有理由为其担心,可是他总觉得要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降临在孙长空的身上。他在哪,现在又是如何呢?

    柴门吱扭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寒风透过门缝吹入到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丝暖意的偏房之中,使得汗毛不禁由之一竖。朱大闯抬头一望,原来他的那位好姐姐来了。

    可以看出,一晚上的“劳作”使得这位绝世美人异常憔悴,原本被涂得如同含血的嘴唇此刻已经有些发白,看得让人不禁为之心疼。不过就算这样,他仍然能装出一副会心的笑容,在他手上,是一碗由她亲手熬制的上好鸡汤,为的就是比你自己这个好弟弟补一补虚弱的身子。

    其实,朱大闯不用看也能知道来者是谁,因为这位姐姐已经连续数天如此,几乎没有一次记下过。只是,今晚的“她”脸色有些难看得吓人,就好像刚刚大病初愈一样。朱大闯分明记得,傍晚到对方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为何短短数个时辰之中便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变化。想到了这里,朱大闯身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步探到“她”的身边,声音阴沉道:“那些人又欺负你了?”

    她扬起那双剪水秋波,眼神之中分明就带着几分挣扎。但是多年的摸爬滚打已经令她练就了一身“强颜欢笑”的本领,要不是朱大闯对她太过熟悉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这一点。

    稍事缓和,他皱了皱如同画笔勾勒出来的柳叶眉梢,随后微笑道:“你不懂,他们并没有欺负我,那只是我的工作而已。他们付了钱,我当然就得取悦他们,否则谁还会来这烟花之地。”

    朱大闯道:“可是……”

    她伸手扶住朱大闯刚要张开的嘴唇,接着道:“别说了,汤快凉了,快喝了吧!”

    原本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温馨,就连她也有些陶醉于这种气氛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可是这时的朱大闯却有些“不懂风情”,他用那双渗着血丝的虎目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随即道:“姐,你没事吧?”

    她再次笑了笑,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道:“当然没事。来,快喝,这汤都要凉了。”

    朱大闯与她四目相对,与此同时他小心翼翼地接过那碗仍然散发着热气的鸡汤,然后轻声道:“如果没事的话,姐你就先回去吧!”

    按照往常的习惯,她确实应该已经转身关门离开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那迷人的眼眸之中竟有些许泪光闪烁,看上去就像冬夜之中倒映着月亮的湖水一般,清澈而又透亮。而当这一副全部呈现在朱大闯眼前的时候,他已经有些于心不忍,只得道:“那好,你一会再走好了。”

    说完,朱大闯举起那只盛满鸡汤的碗,仰头就要喝。可她却忽然伸手拉住了对方手腕,面色难看道:“别,别……”

    朱大闯朗笑道:“姐,你今天是怎么了?要我喝汤的是你,不让我喝汤的也是你,这烫我到底是喝还是不喝啊!”

    听到对方的疑问,她那条纤薄的温唇微微颤抖了两下,却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接着,他将那只搭在朱大闯左腕上的手掌又垂了下来,随即强颜道:“不……不是,我是怕你烫着,你……你喝吧!”

    朱大闯死死盯着对方,一字一字道:“姐,你真的没事?”

    她看了看身后柴门所在位置,然后转过头来淡定道:“当然没有,我能有什么事,你就别再疑神疑鬼了。听姐的话,喝了汤之后好好睡上一觉,醒来之后你自然就轻松了。”

    这听似简单的安慰但在朱大闯的耳中,却似乎还夹杂着另一个隐晦的情感。只是,他这人脑子较笨,领悟的时间总比别人要慢上半拍。确定对方没话之后,朱大闯终于将手中的鸡汤一饮而尽,随后再次跳上床榻,同时说道:“好了姐,你回去吧!”

    虽然时间很是短暂,但在对方出门离开之时,朱大闯分明见到她的脸上有泪水划过。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此时他的眼皮竟是越来越重,重到让他的大脑都停止的运转,进入怠工的状态。随着一阵平缓的呼吸声,朱大闳竟是安然睡下了。

    寒风仍然是这间简陋房屋之中的唯一访客,而之前那盏油灯也因为不敌严寒,终于猝然熄灭,只剩下缕缕青烟。月光透过柴门,斜射在房间之中的青石板上,乍一看去就好像在上面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霜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与宁静。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多忽来的飞影划破了那片无瑕的月光,风吹影乱,一个拥有着美妙绝纶身手的人闪入了朱大闯所在房间之中。

    虽然看不见它的面容,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幽幽香气就能判断出,此人定是一位女子,而且还是一位正值风华月容的年轻女子。她的纷黛,她的衣衫,她的鞋袜,哪怕是最不起眼的裙带,都是用得这世间最最上等的货色,随便拿出一件换来的钱便可供一家普通百姓吃上数年。就是这样高贵的女子,现在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床上那个丑陋无比的男子身上。黑夜之中,他的眼中放射出火一样的光芒,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他就好像见到了寻求已久的猎物一样,满眼的都是贪婪之色。

    “呵呵,琴音这丫头还真是听话,让她给这小子下药,她居然就按着办了,真是蠢得要命。”

    说话间,那女子小心翼翼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件闪着寒光的物件,随即套在五指之上。与此同时,那只手掌立即腾起一道紫黑色的火焰,远远看去就好像坟地之中的鬼火一样,骇人至极。

    “小子,你也不要怪本姑娘,这可是你那好师父亲自下的命令。你要是感觉自己死得太冤的话,就去直接找他吧!”

    说时迟那时快,那名女子目光凶光毕露,被紫色火焰包裹的手掌顺势切向床上朱大闯的脖颈之上。要知道,咽喉可是人的死穴要穴,一旦受损,轻则窒息,重则失血而亡。在出手之前,那名女子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只要将对方的脑袋摘下来,任你是大罗神仙也要一样必死无疑。

    “住手!”

    被身后突然传来的一声轻斥吓了一跳,那名女子下意识地缩回了那只不知杀了多少人的手刀。顺着声音向门口处看去,只见原本应该早已离开的琴音居然再次回到了这里。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和你说了么,迷晕他之后就没有你的事情了。快走,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那名女子的警告并没有让这位看似孱弱的女子有丝毫却步,相反他向前挺步数步,一边走一边质问道:“你……你言而无信。你向我保证过,绝不会伤他性命!”

    听到琴音如此说话,那名女子索性先打消了行凶的念头,转而将脸面向对方,笑声阴森道:“琴音,你莫非已经对这个丑八怪动了真心了?”

    琴音面色一红,随即调整了一下,继续道:“这和你没有关系。只要我在,你就休想伤他一根毫毛。”

    “哦?本来我还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你之前的表现真让我感到失望啊!琴音啊琴音,难道你已经忘了是谁将你培养成现在这副众星捧月的样子了吗?”

    对质到了这个阶段,琴音的气势也衰弱了不少,她低下头,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声音低到几乎辨别不出。

    “是你,琴音没有忘。”

    听完对方的回答之后,那名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道:“那是谁当初将你从人贩子的手中救出,让你免于被人糟蹋?”

    这下,琴音的头变得更低,声音也小得和蚊子有一拼,恐怕除了她自己之外别人就听不出了吧!

    “也是你,你的大恩大德,琴音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这就对了,现在你的救命恩人兼授业恩师要从你的手上要走一个人,你有什么资格来阻拦我?不要忘了,你的命都是我的。”

    听到这,琴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边哭泣一边颤抖地说道:“求求你,饶过他吧!我……我宁愿代他一死!”

    显然,这样的回答连那名女子也万万没有想到,盛怒之下,他的脸色已经完全涨红,脖颈上的青筋随着呼吸轻微地颤抖。

    “你……你居然敢背叛我!”

    琴音连忙哽咽道:“不,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是不想让我这唯一的亲人亲眼死在我的面前。如果你要夺死他的生命,那还不如先杀了我!”

    面对琴音这枝看上去异常纤弱,实际上却有一股傲气存于心中的腊寒雪梅,那名女子紧紧攥实的手掌终于放松下来,脸上的怒意也随之消失。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青楼之中的一介娼妇居然也能如此重情重义。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了你。”

    琴音喜上眉梢,激动道:“你答应放过他了?”

    这时,那名女子已然探身凑到琴音的面前,几乎鼻子碰着鼻子,看着对方,微笑道:“你会错意了,我是说要让你和他一起去死!”

    森然紫焰再次照亮了整个房间。然而出乎二人的意料,一道黑影突然自床上腾空而而起,并以闪电之势擒住了那名女子的手掌。

    “居然是你!”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