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冰涎试炼
    .630book.la ,最快更新平步仙路最新章节!

    说他们是尸体,但在孙长空看来那众多被冰封在冰壳之中人竟是栩栩如生,生前的表情直到现在还能依稀可见,哪怕是最最细微的汗毛与皮肤纹理也被同样保留了下来。对于他们而言,失去的不是生命,而是时间。时间在他们被封入冰壳之中的时候便被随着一起彻底冻结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水下会有这么大一片冰山,里面居然还藏着如此之多的死人,这也太奇怪了吧!”

    “呵呵,他们和你一样,也是为了通过冰涎试炼才来到了这里。只可惜,这次的试炼难度要远超之前的两次,所以绝大多数人都止步于此,更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随着声音,孙长空举目看向那座冰山的角落处,只见之前他所见到的那名神秘人居然安然立在冰壳旁边,背靠着那码放着无数死人的冰壳,摆出一副淡然的表情。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为何要按照你的意思一点一点陷入这仿佛无穷无尽的泥潭之中?”

    那人微笑地回道:“呵呵,你误会了。我早就说过,你随时都可以退出试炼,只不过你之前获得的好处也要随之消失。你可以当作这是噩梦一片,凭你的修为,之前试炼之中所受的损伤应该算不了什么吧!”

    孙长空脸色闪过一丝难色,随即厉声道:“我靠自己的努力与心血换来的力量,为何要还给你?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这样公然威逼,未免也太过卑鄙无耻了吧!”

    听了孙长空的话,那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大声朗笑道:“哈哈,小子,你曲解了我的意思喽。”

    孙长空眉头一皱,不由道:“哦?那你倒要说说看,我究竟哪里曲解你的意思了。”

    那人道:“我说,你中途退出试炼,之前获得的力量便会随之消失。而剥夺力量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五行试炼的规则。”

    “什么规则?”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你有所不知,五行试炼本同处出脉,五位一体,任何一个环节一旦脱离整体便会立即失效。现在的你虽然拥有了燋土试炼与湿火试炼的根基,但只要离开这里,两种力量便会因为失去其它三种力量的支撑而丧失原本的威力,这才是力量消失的真正原因。你听懂了吧?”

    孙长空不是傻子,对方的话他当然明白。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竟有种落入他人套路的感觉。从一进入到这个陌生的异度空间之中开始,他就有种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之下一点一点地按计划进行。而一旦走得过远,他便无法自拔,除了硬着头皮走下去之外别无选择。

    先不说之前两次试炼给他带来的伤害,就在掉入水中的这段时间当中,他发现那两股试炼之力正在潜移默化地改造着自己的身体。而与此同时,一直沉睡在他体内的那股强大力量也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只是从这种情况之下看去想要使它完全复苏还需要不少的气力。而五行试炼便是最好的药引。

    “你的意思说,只有我通过所有的试炼,得到五种试炼之力,才能令他们真正为我所用,随心所欲?”孙长空忍不住再次问道。

    “那是自然,不过你能不通挺到最后,还是一个未知数。”那人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诡笑,这使得孙长空不禁毫毛炸立,就好像一只受了惊吓、正在全力防备的刺猬一样,任何人想要对他造成伤害,都要被他混身竖起的长刺扎得遍体鳞伤。

    孙长空四下看了看这个巨大的水下世界,随即道:“我听你刚才说过冰涎试炼,可是这所谓的冰涎又是怎么?”

    伴着孙的疑问,那人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弯起手指轻叩了两下身后的冰壳,淡笑道:“这就是冰涎。”

    孙长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那道高大的冰山,脸上不禁升起了几分轻蔑之色。

    “就是他?可是冰涎的‘涎’字又是从何而来呢?”

    那人泯了泯脸,声音古怪道:“马上你就知道了。”

    随着此话吐出,那人的身形陡然一晃,等孙长空再次看向那里的时候,对方已经不知所踪。几乎在同一时间,孙长空感觉到脚下的河床之上立即传来一阵剧烈的抖动,幅度之大,竟连那座看似岿然不动的冰山也出现了少许撼动。

    别看冰山个头巨大,可一旦动作过大,便会出现不可逆转的严重伤情。孙长空定睛望去,只见之前那人手指所叩的位置开始出现一道又一道密集却又十分轻微的细小裂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越发明显,进而蔓延到整座冰山的身上。如此变化之下,水底的温度陡增数分,哪怕是活力旺盛的孙长空也不禁打起了哆嗦。

    “不行,再待在这里的话我是要被活活冻死的,先上到岸边再说。”

    经过了简短的修整之后,如何孙长空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不离时,之前失去的手掌,皮肤,筋肉也相继出现在它们原本应该在的位置上,继续为他们的主人效力服役。而这种情况之下,孙长空无异于如虎添翼,水下游泳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了不少。

    可是说来也奇怪,自认为身手还不错的孙长空,正在全力向上浮起之时,却发现自己的周围竟是陡然生出了无数精致的冰花。这些冰花就好像死神的请柬一样,散发着沉重的死亡气息。不过仔细一想也情有可原,毕竟冰山之中还藏着那么多的死人,冰山一破,有尸气从中泄漏出来也是正常情况。只是让孙长空为之不解的是,身边的这股莫名寒意又是从何而来呢?

    “莫非,这就是那人口中所提及的冰涎?可是这东西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我又该如何摆脱它的包围?”

    就在孙长空为冰涎之事苦恼无措之时,他的耳边忽然又响起了那人的声音:“善意提醒你一句,现在你已经进入了冰涎试炼之中。如果从落魄湖离开的话,那就等同于放弃了试炼的机会,你体内的试炼之力一样也会消失。你自己看着办吧!”

    眼看终点近在咫尺,甚至只要伸伸手掌就要够到岸边,孙长空竟然又将探出的手臂缩了回去,转而看赂下方不远处的众多冰花,脸色铁青一片。

    “冰涎是吧!我来会会你!”

    刹那间,孙长空体内气息急窜,一股由心而生的强大暖流一下子便流入到了四肢百骸之中,并在他的皮肤之上形成了一层看不见,但却极为管用的气甲,刚要可以将自己身体与外界环境阻隔开来。眼见那些“凶猛”的冰花迎面袭来,竟又在即将命中孙长空的瞬间,被轻松地消磨殆尽,再听孙长空的身上,竟然开始发出“呲呲”的水响,那是高温加热冷水之后产生的蒸汽所致。不过有了这一尝试之后,孙长空那颗原本悬空的心终于有了一些支点。

    “呵呵,什么冰涎试炼,这不是挺容易的嘛。反正现在我体内的灵气十分充沛,我就不相信你能抗得住我再三的烘烤。”

    一言说罢,孙长空立即加快体内气血的运转速度,这使得他身体表面的温度急剧上升,并使得外表的皮肤出现了一股病态的殷红,看起来就像一只煮熟的螃蟹。而由此带来的好处就是,那些所谓的冰涎再也无法越雷池一步,还未到他的身前便已经纷纷融化消失,再次成为液体水的状态。

    “哈哈,有戏有戏!来,再来!”

    随着自尊心不断得到满足,孙长空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他一边运气“驱涎”,一边再次下沉,最终回到了水底之中。

    “刚才那人说这里叫什么落魄湖。怎么我感觉这里其实挺好的。再说了,这里的水和往常不同,竟不会让人有窒息的感觉。单是这一点,就好像将他们运用到修行练功之中,借此独有的阴寒之力进而散去身上过多的能量,以防走火入魔。嘿嘿,我真是太聪明了!”

    就在孙长空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洋洋得意之际,一个不经意的念头突然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冰山是没了,可是里面的尸体去哪了呢?”

    环顾四周,除了那些还未来得及整合的冰块之外,原本被包裹其中的众多尸首居然诡异地消失了。面对这种惊悚的情况之生,孙长空决定务必要一探究竟。

    “呵呵,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不是把他们的遭受搞清楚的话,我就算睡觉也不会踏实的。”

    就这样,孙长空一边说着,一边转向自己的身后,然而就在这一时间,他在自己背后原本空空荡荡的河床之上发现了一个人。一个睁着眼,挺着身,原本应该死去的尸体。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发现那具尸体不但睁着眼睛,甚至可以眨动眼睛。与那具尸体才对视了一眼,孙长空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从里到外,由魂及身,竟仿佛被其摸了一把似的,强烈的寒意随之涌上他的脑海。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孙长空破口大骂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