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看不见的势剑 不甘心的结果
    .630book.la ,最快更新平步仙路最新章节!

    孙长空的一招云来势剑实在是出人意料,哪怕是那些仙人见了之后都不禁大惊之色,感叹对方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强大的修为。同时,他们也为自己一方的沈万秋不由得担心起来。

    云来势剑来无影去无踪,更加厉害的一点是,使用者出招的时候不需要消耗任何时间,可以在心念发动的同一时间将势剑刺入到敌的要害之中,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而在孙长空看来,万秋就算不死恐怕也要重伤不治了。

    然而,孙长空对于沈万秋的印象还停留在传薪大会之前那个傲慢自负的仙苑大弟子的时候,他不知道,如今的沈万秋已经脱胎换骨,实力比起之前简直有天壤之别。他虽未能成仙,但所拥有的修为与实力已是和仙人无二。而一切一切的变化,全都因为他所习的那部“弃道”秘术。

    势剑杀来,遽然刺入到沈万秋的身体之中,就在众人包括孙长空在内都以为他必死无疑之际,空气之中突然刮起一股莫名大风,吹得大家不由得连连后退,而孙长空也被逼撤了几步。借着手指间的空隙,他愕然发现半空之中的沈万秋居然消失不见了。

    “人呢!”

    孙长空刚要寻找沈万秋的下落,却不承想自己的身旁突然亮起一道森然剑光。要知道,现在他的剑尖还夹着沈万秋的无柄利剑,而这眼前的第二剑又是从何而来呢?

    “滚开!”

    好在,孙长空反应及时,随机应变,电光火石之间他将手中的剑身直接戳向来剑的侧方,想要借此将之击飞出去。可就在这时,他只觉得眼前的剑光突然一晃,原本的一柄剑竟在一瞬之间变成了十柄,而且个个杀气腾腾,竟全是真家伙。孙长空虽然有剑在手,但无奈孤木难支,如果要想以一剑抵十剑的话,那他这只手臂恐怕就要被削掉了。

    危急之间,孙长空展现出男人本色,毅然弃剑闪身,而就在他离开原地的第二秒间,那枚剑身已经被同时围上来的十道剑光绞成碎片,后者居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好险!”

    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孙长空气还没喘匀,便觉得身前猛然吹来一道腥味浓重的劲风,抬眼一瞧,沈万秋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全身上下一点异样也没有,之前被刺中的部分也没有丝鲜血流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万秋,你究竟学了什么邪术,为何武学套路如此诡异,竟是与你之前的样子截然不同!”

    面对孙长空的质问,浮在天空之中的沈万秋轻笑了两声,抖动的身体,加上其异常消瘦的体形,给人一种十分病态的印象。在孙长空看来,对方的确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孙长空,这下你知道我沈万秋的厉害了吧!我要让那些轻视我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你,便是第一个!”

    十柄剑光,分别从十个不同的方向,却在同一时间刺入到了孙长空的身体之上。好像是故意为之,这些剑光刺入的部分大多都偏离要害死穴,虽然也会血流如注,但至少不会立即致命。更加高明的是,被这柄剑光击中的孙长空,此刻竟是无法移动,哪怕是张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用力挣踹了两下,发现没有效果,这才算死了心。

    “哈哈,不要浪费力气,我所使用的是十剑封天阵,别说是你,就算仙人中了这一招也照样不能动。孙长空,你终于要臣服在我的脚下了吧!”

    说话间,沈万秋闪身来到孙长空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两道炽热的目光死死盯着孙长空,似是要他活活烤化了一般。而这时,孙长空非但没有显露出沮丧之色,反而越发得意道:“虽然不知道你究竟学习了什么功法,但你以为凭这点能耐就能制服我了吗?”

    沈万秋冷笑道:“不然你还能如何?”

    孙长空冷酷道:“你信不信,我不用动一根手指,就能将你轻松击败?”

    沈万秋面色一沉,目射凶光,可就在下一刻,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从容状态,随即笑道:“孙长空啊孙长空,你以为靠这么两句简单的恐吓就能吓倒我了吗?那好,你不是不用手指就能击败我吗?那我也站在这里,任你所为,只要你能伤得到我,我立即刎剑自尽!”

    孙长空淡淡道:“不需要,因为你自然会死在我的手里!”

    不知为何,当孙长空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同时,沈万秋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尖啸,声音之长,响度之大,叫他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然而,不等他搞清事情的原由,他便发现自己的脸上忽而淌下一道温热的液体,随手一摸,竟发现那是血,来自于他体内的热血。

    “这……这是怎么回事?”

    惊恐之中,沈万秋接连不断地抹着自己的脸颊,而与与时鲜血就好像永无止境一般汨汨地晌流淌,不时已经将他的双手完全染红。而在他人看来,眼前的情况就更加惨烈了,因为在沈万秋的头顶之上,赫然出来了一个细小的血洞,血就是从这里窜出来的。

    “呵呵,你以为云来势剑就那么好对付吗?呵呵,实话告诉你,在这周围,我早已布下了下止百道势剑,只要我心念一动,这些势剑便会立即插入你的身体,绝对让你猝不及防。沈兄弟,看来你还是棋差一招啊!”

    孙长空仍然不能活动,不过现在他脸上的得意远要比沈万秋脸上的恐惧灿烂得多。不知是因为头上创口中传来的剧痛,还是因为心有不甘而产生的宣泄情感,沈万秋双手抱头,仰天长啸,声势之大,竟使得周围的植被被吹得当场倾椱,哪怕是一人来粗的树干也是应声折断,断口平整,犹如刀切。

    就在沈万秋嘶吼之际,方惜时抬头看向天空,当见到混身是血的对方从天坠落之时,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悲痛。

    “万秋,你还是没有敌过他啊!”

    “砰!”

    随着一声闷响,一切的愤懑全部都烟消云散,孙长空低头看向地上那个匍匐在地的人影,随之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你啊你,这下终于可以将身上的傲慢伪装褪下了吧!”

    苦叔的加入,使得原本略占上风的屠有道立即进入到了被动状态,方惜时与苦叔二人仿佛天生就有一种默契似的,看起来毫无关系的两种功法一经配合,便立即展现出强于之前数倍的威力。哪怕是屠有道,这个经过极端方法成为仙人的绝世高手,也不由得心生寒意,现在的他不敢有丝毫分神,否则不但报不了仇,就连自己也要栽在这里。

    “看我的明枪难躲!”

    屠有道说话之际,位于他身边的空间之中立即出现了数杆银光闪闪的长枪,方惜时与苦叔二人一见情况不对,刚要撤身躲避。可令他们大感意外的是,就在自己准备离开对方近身范围的时候,他们愕然发现周围的景物竟变得无比陌生起来。

    “这……这里是什么地方?”苦叔惊声道。

    这时,受群枪包围的屠有道猛然狂笑一声,笑声之凄厉,犹如午夜凶魂一般,给人一种冻透心扉的强烈寒意。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长枪一点一点显露出自己本来的面貌,直到这时方惜时才发觉,他们二人已经进入到了对方的圈套之中。

    “这不是普通的神技,这里是他的固有空间,我们已经进到了只属于他的地盘当中。”

    苦叔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随即道:“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方惜时道:“换句话讲,现在我们两个已经陷入了他所掌握的区域之中,在这里,他就是一切的主宰。”

    苦叔喃喃道:“主宰?你说他是这里的主宰?呵呵,我还偏不信了!”

    苦叔自来便是性格暴躁,尤其是听到对手竟有如此霸道嚣张的奇术,更是技痒难忍。丝毫不顾方惜时的阻拦,他已经箭一般地飞向不远处的屠有道。并准备当着方惜时的面,痛击对方命门。

    “少在那里装神弄鬼,死来!”

    “呲呲呲!”

    苦叔飞到一半的时候,身形便瞬间戛然而止,他像一座雕像一样,漂在半空之中,上下不得,如同之前的孙长空,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而同一时间,疾雨般的长枪轰然降临,并破竹之势全部刺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刹那间,苦皮的身形陡然“健壮”了不少,因为刺入体内的枪杆已经将他的肉shen生生撑起来了。

    “噗!”

    一道血雾喷过,苦叔身上的气势陡然下降了七八成,他用那双死气沉沉的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屠有道,心中竟有无数话要出口。只可惜,他的咽喉处已经被一柄长枪贯穿刺过,声带受损,再也说不出话了。

    “哼,杂碎一般的喽啰,也想和本仙竞技,这就是触怒仙怒的下场!”

    一言说罢,屠有道挥砍向对方的脖颈。虽然只是肉掌,但在仙人修为作为基础的情况之下,已经堪比神兵利器,就算是分金断玉也是不在话下。就在苦叔性命不保之时,一道身影豁然显现,并以迅雷之速接下了那一记凌厉的手刀。

    “方惜时,又是你!”屠有道咬牙切齿道。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