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送死
    ,更新快,,免费读!

    孙长空听说了天幕尊府三位尊者遇害的事情,说实话当时他还为这件事叹惜了许多。可现在看来,他的同情心似乎有点太过泛滥了。想想天幕尊府犯下的种种恶行,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统治阶层是不可能不知道的,甚至这些事情就是他们一手策划,而真正动手的时候则派自己的弟子前去,这样自己还能落个清白。在这三位尊者之,孙长空对郭实的印象最深,因为将恶魂谷之众悉数剿灭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虽说狼裔死在孙长空的手里,可当时的他就像着了魔一样,对于杀戮之类的事情竟是格外的热衷,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些不理解当时的自己,到底是利益的趋使,还是本性的丑恶,孙长空也说不清楚。

    不过,推动这一切发生的自然是郭实无疑,所以当看见这个老仇家出现的时候,他的手掌随之紧握了起来,身前伤口的剧痛也随之缓解了许多。

    “你们装神弄鬼的,到底是在计划着什么阴谋?”

    这时,钟吕大尊突然向前迈出一步,他的身材在众人之中可以算是超乎想象的巨大,和他相比起来,旁边的疾风仲尊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显得无比地单薄。而也正是这种天然的气势,使得孙长空不禁为之正色,全身上下的灵气正是澎湃激进,已然进入了战斗准备的状态。

    “这位小友,你伤我府弟子,甚至还杀了晁春来晁尊者,这些罪行加起来足够死上十回的了,为何还会这般嚣张无理?”

    孙长空伸手摸了一下胸前的创口,发现表面皮肤已经彻底止血,于是释然道:“呵呵,杀人伤人是我不对,不过你们对恶魂谷做出的事情就能被原谅了吗?我只是替他们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疾风仲尊拍了拍手掌,那从张极为纤薄的嘴唇之中忽然发出两声厉笑,声音尖锐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面前我们这么多高手围攻,居然脸不改色心不跳。如果你能进入我们天幕尊府的话,那一定是件再合适不过的美事了。”

    孙长空冷笑道:“呵呵,多谢这位尊得的好意,我孙长空虽不是什么明门正派,但至少还不会摇尾乞怜,为求自保向敌人示好。纵使苍北仙苑已经不在,掌门也已经易志变节,我也不会加入你们。”

    说罢,孙长空用那双剑一样的目光狠狠看向一旁的方惜时。可以看出,现在他的脸色已经微微变化,甚至有些不敢与之对视,摆出一副惭愧的神色,而这也正是孙长空想要的结束。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就算仲尊你有收他入门的打算,那也是他下辈子的福气了。而现在,我就要替老晁报仇雪恨。”

    孙长空抬起那双刷子般的修长睫毛,上下打量了一番郭实之后,随之面露轻蔑之色道:“哼,就凭你?”

    这时,钟吕大尊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刚要抬手出招,谁知就在这时,郭实居然伸手拦住了对方,并且冷笑道:“就凭我,你以为自己能接得住我的杀招吗?”

    孙长空耸了耸肩,轻描淡写道:“这个我倒是可以试试!”

    郭实的眼瞳越发深邃,漆黑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道慑人的光彩:“好,我今天就成全你!”

    话音未落,一道雷霆突然从天而降,径直落在郭实的身体之上,下一刻,烟雾弥散,焦味四起,一道闪闪发亮的光影突然穿过雾障,隐约出现在孙长空的眼前。

    孙长空没有参加真正的传薪大会,所以并没有见识过雷鸣尊。而此时经由郭实施展出来的这一招,竟要比当时沈万秋使用的还要强大整整十倍,就连那道纪身的体型也增大了不少。远远看去,雄伟的皇宫之中赫然竖立着一尊狂雷之神,不只是在场的众仙人,哪怕是整个皇城里的百姓都在此时感应到了其中的森然寒意。

    “接招!”

    在郭实的催发之下,那道巨大的雷鸣尊幻身挥拳轰向孙长空的身前。后者之前虽然受了方惜时的致命一剑,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息已经恢复了**成的样子,这种状态之下,他与郭实对付起来也显得从容了许多,惊险之中,只见他轻身一跃,如飞燕一般升入到天空之中,轻松躲开了雷鸣尊的全力一击。

    眼见孙长空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之中重整齐鼓,再回巅峰,方惜时非但没有动怒,脸上居然还升起了一道让人匪夷所思的微笑,如同是在认同孙长空的作法一样。

    “呵呵,不亏是孙逸扬的儿子,俗话说虎父无犬子,看来孙长空的潜力也是非同凡响啊!”

    就在孙长空与郭实生死决逐之际,钟吕大尊作为天幕尊府此次行动的管事者,直接来到了方惜时的身边,声如洪钟道:“方掌门,没想到你能这么大公无私,帮我尊府除掉这一仇人,我代天尊向你先行谢过了。”

    方惜时冷哼了一下,随即道:“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说了,不要忘记你们答应我的条件。”

    钟吕大尊尴尬地点了点头,而后从袖子之中将一枚不起眼的黄符递给了对方,同时道:“我们天幕尊府向来都是言出必行,这枚传达符请方掌门收下。”

    方惜时优雅地转过身来,伸手一抄,便将那枚黄符抢到了手中,好像生怕对方反悔似的。而就在这时,位置稍微靠远的疾风仲尊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嗔怪道:“你怎么能现在给他,万一他中途反悔,我们岂不是人货两空。”

    钟吕大尊朗笑一声,已经回到了之前所在的地方,与疾风仲尊并肩而立,随之道:“仲尊,你想得太多了。方惜时可是一派之长,怎么可能做出言而无信的卑鄙之事。你放心,他既然答应了我们,就一定会!”

    钟吕大尊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枚闪着银光,挂着血珠的剑尖已然从他的胸前贯穿而出,赫然呈现在他的眼前。同一时间,疾风仲尊赶紧反手向后击出一掌,想要借此逼退暗杀的刺客。可正在这个时候,二人所站的地面立即坍塌了下去,一眼望去里面竟是被无数兵刃所充斥,能见到的都是要命的家伙。

    这里竟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哈哈,都说天幕十二尊联手之力,可以与仙人相媲美,不过在我屠某人看来,也不过是些草芥罢了。”

    随着那道近乎咆哮的尖啸,一道伟岸的身影猛然从地下破土而出,就站在刚刚两位尊者落下的陷阱旁边,伸头向下看去。这时,跪在地上的遮天皇向前陡然一看,竟发现自己居然认识此人。

    “是屠有道!他怎么会来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出手偷袭钟吕大尊的暗杀者一脚将剑上挑着的死人踢下了陷阱,这下众人才看清楚他的真实样子,与郭实斗得正酣的孙长空分神望了一眼,不由得面色一惊、

    “嗯?沈万秋,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钟吕大尊与疾风仲尊先后被害,孤木难支的郭实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刚要撤身逃离,却被一道黑影出手拦了下来。

    “万秋,你在做什么,为何会伤及两位尊者的性命!”

    看着自己的舅舅被气得怒发冲上冠的样子,沈万秋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随后才道:“舅舅,你不要怪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这时,郭实猛然看向地上那个正在得意诡笑的方惜时,至此现在他才意识到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方惜时,你居然敢反水!我……我杀了你!”

    “唰!”

    不等郭实向方惜时掠前,孙长空的一记杀拳已经从背后将他一拳击穿,顿时瀑布般的血浆混着说不清是什么器官的碎屑立即从创口之中喷涌而出,而他的生机也随即飞速流逝,眼看就要惨死当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何要害我们三人的性命?”

    孙长空看了一眼前方也正在注视自己的沈万秋,随即面色阴沉道:“这个问题,你还是下去问阎王吧!”

    一言说罢,孙长空学着之前沈万秋的样子,同样将郭实送入到了那枚陷阱之中。说来也奇怪,在将三名尊得全部杀死之后,地上那无故出现的陷阱裂口居然开始迅速收拢,愈合,最终回到了起初平地时候的样子,一点处理的痕迹也没有。而这,也正是屠有道的高名之处。

    眼见在三人的围捕之下,三名尊者相继殒命,手法之高明,速度之迅捷,竟让方惜时也不由得拍手叫绝,随即道:“屠兄,多谢相助!”

    屠有道哈哈一笑,回道:“犬子受你恩惠这么多年,这点小忙算不得什么。不过,苍北仙苑下的那道血光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昊阳他人呢,我从昏迷之中醒来之后怎么一直没有找见他?”

    方惜时双眼冷冷地看着对方,看似十分不经意,但他之后所说的话却足以让屠有道这个作父亲的为之疯狂。

    “屠昊阳死了。”

    屠有道面色一凝,轻笑道:“方掌门,这话可一点也不可笑。快说,我儿子去哪了?”

    方惜时摊开手,淡淡道:“真是抱歉,你儿子没能从苍北仙苑逃离出来,被仙苑下的那道阵法一招轰杀,尸骨无存。”

    “方惜时,你居然敢骗我!我要你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