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 再现尊者
    ,更新快,,免费读!

    二话不说,方惜时挥剑就斩,逼得孙长空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只得连连后退。然而,一步退,步步退,一直退到退无可退,孙长空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落于下风之中,而且形势异常严酷,说不定下一刻对方的剑便将自己一分为二了。孙长空对刀法虽然颇有研究,只可惜现在他的手上却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与方惜时这种使剑高手打起来,根本没有胜算。一方面,他用拳脚尽量让那些剑光不要划伤自己,另一方面他也在琢磨接下来的对策。

    转眼间,二人已经过了上百招,孙长空在黑羽的辅助这下勉强与方惜时打了个平手。而方惜时面对孙长空苦苦支撑,却呈现出一种极为残酷的神情。

    “哈哈,不要再反抗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会死在我的手上。”

    孙长空突然长吁了一口气,右手随即攥拳攒劲,拳尖之上立时紫光大作,正是魁虎之力准备发作。然而,方惜时似乎早就有所准备,没等孙长空完全出拳的动作,他竟用身边的剑气先将孙长空的拳路完全封死,使之没有任何出拳的机会。

    有拳不能出,不一会儿孙长空的头上已经急得大汗淋漓,这种蓄力的状态实在不太好受,再加上对手一直的高压攻击,更是令他苦不堪言。再这么下去,不等方惜时攻破他的防势,自己就要提前泄劲了。

    “该死,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好机会!”

    就在孙长空分神的一瞬之间,方惜时抓到了这一千载难逢的时机,须臾间,位于他身边不下雨二十道剑气全部射向孙长空右胸口前方,一旦被这招得逞的话,恐怕他的上半身就要被生生掏空了。

    “妈的,不管了!”

    情急之下,孙长空身后立时升起一道金色大鹏的幻影,正是光明迦楼王。不过此时地的光明迦楼王与平时不同,在它那如镀金的羽毛之上竟还流动着一股淡淡的血红色,两者相加起来使得这只黄金大鹏竟成了橙黄色的外表,猛地看上去就好像凤凰一样,为其原本威明神武的外形又平添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光明神亟!”

    凋零的力量没有机会使用,所以孙长空选择了时间更短,见效更快的光明神亟一式。此招一出,整个刑场之上立即被那橙色的,如剑一般的羽毛所覆盖,而那之前的二十几道剑气在刚刚众多的剑羽之下,也缓缓溃散,碎成了一块一块冰晶一般的物体,洒落一地。

    “该死,这小子从哪里学会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招式,竟是连我也没有见过!”

    方惜时知道孙长空藏着一些杀手锏,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接连使出的招式竟全是自己的克星。在在他看来那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就如同梦魇一样将笼罩其中,无论他怎样挣扎都于事无补。

    “不可能,不可能!我血河魔君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一定,一定是有哪里被我自己疏忽了!”

    姜还是老得辣,即便接连受到打击的方惜时,仍然以能在这种时刻平心静气地停下来反思自己。终于,他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光亮,往常的那种微笑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无比灿烂。

    “原来,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知道了!”

    说话间,方惜时伸手一招,一柄全新的蓝色光剑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这回,他并没有采取“剑海”战术,更没有以多打少。现在,只有他和剑。但在孙长空看来,此刻的对方已经与其手中的蓝色光剑合而为一,融作一体。二十多道剑气都打不倒的对手,一柄光剑就真的能解决战斗了吗?

    看着对方越发冷酷的表情,孙长空冷笑道:“呵呵,方掌门,你是不是被吓傻了?就凭那件破玩意也想赢过我?”

    面对孙长空的色然挑衅,方惜时淡然道:“赢不赢得过,那得看结果。”

    孙长空道:“好!那我就成全你!”

    说话间,孙长空眼中金光陡然递增,同一时间,光明迦楼王振翅长鸣,急雨一般的剑羽轰然落下,并以铺天盖地之势,射向方惜时的身体。

    “小心,此招威力非比寻常!”

    仙人之中一人突然大叫一声,众人脚下的大地立即受到感应,砰然裂开,无数道由坚石形成的墙体接连出现这些人的身体四周,倾尽全力阻拦天上飞来的凌厉剑羽。这些墙体看似普通,实际上都是仙人以自身修为为本,融五行之土所化的无极坚石,比起寻常的岩体还要坚硬一百倍。但即便是强度如此之高的掩体在遇上光明神亟的剑羽之时,仍然显得不堪一击,一丈见方的墙体不消一息便已经崩溃涣散,前后不过十息的时间,那位仙人已经消耗了体内将近一半的无极仙气,而无极坚石的残骸更是散落一地,到处可见的都是零零散散的墙体。

    不过,这么大的付出是值得的,因为他们之中除了那位施展神技的仙人之外几乎毫无损伤。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要他们联手合力,仍然可以让这位功劳最大的仙人迅速恢复到巅峰状态,如果说来可以算是没有任何损失。而就在这时,他们才想起来,战斗的主角,方惜时究竟怎么样了?

    虽说,其他人也多多少少受到了光明神亟的波及,但那至少不是它的初衷,所以招式的威力也会大打折扣,与方惜时所面对的“真”光明神亟相比起来,他们所经受的根本不值一提。

    如此说来,只提一剑的方惜时到底是生是死呢?

    众人四下寻找,并没有找到方惜时的踪影。就在他们以为对方已经在那狂轰滥炸般的攻势之下化为灰烬之时,一人的惊叫声突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快看,他在天上!”

    随着那人的目光,众人纷纷看向头顶上方,只见在月亮之下,天空之中,孙长空悬浮在虚空之间,一动不动,而在他的背后,那只金色大鹏的轮廓已经十分模糊,眼看就要随风消散。而就在光明迦楼王即将逝去之时,孙长空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血雾散入空中,进而形成一条头发丝粗细的血线,随之流入到他的身后位置之中。在那里,方惜时的身影愈发清晰,就在刚才不知不觉当中,方惜时竟然已经来到了孙长空的身旁。

    确切来讲,他是一边使剑抵挡人上降下的众多剑羽,一边逆流而上,并在对方战意最为高涨之时,出剑击破了对方的防守,并顺势来到了身后的空间之中。直到现在,他的光剑之上还留有孙长空的血痕,凝成珠子一般的血滴浮动在冰一样的剑刃之上,时上时下,就是不肯脱落。与此同时,方惜时翘起指尖,轻轻在剑刃之上一抹,那枚血珠便一跃跳到了他的掌心之中,像一只温顺的宠物一样,欢快地在掌中跳来跳去。

    “呵呵,这就是你的血吗?果然,你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仙人,但修为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可惜可惜,真是可惜。如果你能成为真正仙人的话,也许我已经倒下了。”

    这时,孙长空伸手一无左边的胸膛之上,竟发现有大片的血迹已经透出体外,汨汨直流,似乎再也无法停止下来。见到掌中的那一抹血色,孙长空的魂魄就好像丢掉了一半似的,整个人都变得摇晃起来,看起来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

    “方掌门剑法超群,天下无双,弟子佩服!”孙长空寒暄道。

    “呵呵,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在这里和我耍嘴皮子。孙长空啊孙长空,如果你我不是敌对着么那该多好啊!哪怕不能收你为徒,平时我们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不也挺好的吗?”

    孙长空咽了一下口中的鲜血,有气无力道:“只可惜我们并不是一类人,你要的结果,我绝不能允许。”

    方惜时随手将剑插到地上,那枚看似坚韧无比的光剑竟是应声折断,随之化为虚无。而他则继续道:“你不允许又能如何,凭现在的你还能怎么样?”

    孙长空道:“虽然我被你所伤,但我还没死。即使我死了,我的鬼魂也要守在这里,绝不让你如愿。”

    “哦?你就这么固执?”

    孙长空道:“我不固执,只是不舍。我不想让自己的家园遭到你们这些侵略者铁蹄的践踏。”

    听到这里,方惜时突然仰天长笑,笑声之大,神情之狂,实在有些令人发指。

    “哈哈,孙长空啊孙长空,想你当初杀死晃春来等人的时候似乎也没有如此仁慈吧!现在你的口中居然会说出如此让人动容的话语,真是难得难得!”

    孙长空面色一变,故作镇定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只见众人身后忽然走来三道人影,孙长空不认得,但方惜时却是和他们熟得很,因为这三位就是天幕尊府的三位尊者,钟吕大尊,疾风仲尊还有郭实郭尊者。

    他们竟然没有死!原来一切都只是假象!

    “孙长空,你半路截胡抢了神兵杀了霍英,还害了晁尊者的性命,今天老账新账,我们天幕尊府要和你这个娃娃好好算算了!”

    说话时,郭实的面部已经扭曲得如同鬼魅一般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