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替父从战
    ,更新快,,免费读!

    当纳百川再次“起立”之时,孙逸扬的心中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说他没有受伤的话,还有机会与对方拼死一战。可刚刚众仙人合力围攻,致命此时他的身上出现了至少十处致命伤,直到现在他的心口之上还插着一柄鱼肠剑,腰间嵌着一口虎头刀,血像溪流一样从他伤口处溢出,同时也将他的生机顺势剥夺。

    “没想到这个纳百川的身体之中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气息,根据这气息的大小来判断,此人恐怕已是魔界的巅峰高手了吧!”

    当孙逸扬内心无比激荡之际,位于纳百川旁边的方惜时同样是兴奋万分。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实在太久了,他已经忘记上一次有这种心情是什么时候。他使用禁术,将自己送回到千年之前,他经历了修为与身体的退化,仍然毫无悔意,目的就是为了见证这一天的到来而如今,他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哈哈,魔皇,您终于可以降世了!儿臣等得太久了。”

    这时,只见那道高耸的黑烟之中,被长衫掩盖的纳百川的身体之中,突然传出一道异常恐怖的声音:“原来是血河啊!嗯?有点意思,居然有两个血河,看来在本皇沉睡的这些年来,你似乎有不少精进啊!”

    方惜时委身道:“魔皇过奖了,儿臣只是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嗯,本皇肥从长眠之中苏醒过来,你的确功不可没。现在你的这具身体已经为本皇所用,为了嘉奖你的功劳,本皇就赐你一些神技傍身吧!”

    说话间,只见那件长衫之中忽而传出两道灰色的光芒,并且直挺挺地照射在方惜时的身体之上。这时,孙长空已经来到了刑场边缘,刚好见证了这一切的发生。

    “方掌门,那是怎么回事!”

    只见被灰色光芒照射的方惜时身体立即发生剧变,原本略显单薄的身材顿时长得高大健硕,由于肌肉过度膨胀以至于体表的衣物都被强行撕裂,光洁无暇的皮肤之时随之浮现起无数或明或暗的条纹。而随着这一切的变化,方惜时的面容也在一同递变,他变得更加年轻,更加具有活力,原本眼角的鱼尾纹也像耍戏法一样纷纷伸展开来,变得无比平整,单从皮肤的稚嫩程度来讲,甚至不下于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吹弹可破。

    迎着寒风,方惜时一头被挽起的长发随风飘荡,花白的发丝之间立即有无数蓝光乍现,并为其装点涂色,透着春意一样的勃勃生机。要说方惜时身上最让人瞩目的部位,那就是他脸上的两只湖蓝色的眼眸,乍一看去,那双眼睛之中竟好像真的藏着一片无边的湖泊一样,给人一种沁人的清爽之意。

    原来,这就是方惜时的真面目,血河魔君的本尊。在见证自己这部“巨作”完成之后,黑烟高塔之上再次传来凄厉的笑声。听来简单的声音之中却蕴含着无限的威力,站在远处的孙长空立时觉得头疼欲裂,天旋地转,差点昏倒过去。

    “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修为为何如此强大,哪怕是现在的我也望尘莫及。”

    心中惊骇之余,孙长空环视四周,在发现刑场之中遮天皇的身影之后,他在前方不远处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真的是爹!爹!”

    随着一声呼喊,孙逸扬艰难地扭过头来,并以那张惨白的脸庞面向自己的孩子。

    “长空,真的是你?”

    孙长空纵身一跃,已然跳到孙逸扬的身边。在见到对方身上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之后,孙长空的鼻子陡然一酸,热泪顺着眼睛夺眶而出。

    “爹,是谁把你伤成这副样子的!”

    孙长空的声音极大,这让之前那些参战的仙人们有些猝不及防。不过他们并没有阻止这对父子的重逢,在他们看来,他们两个已经都是死人了。

    “你这孩子怎么又跑回来!还有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罢,孙逸扬看向远处跪在地上的那人,疑惑不解地说道。

    “哎,爹,这件事一言难尽,有机会我再和您细说。现在当务之急是从这里逃出去。”

    孙长空本应该对方会欣然接受自己的提议。谁知,孙逸扬冷冷道:“不行,我不能离开这里!”

    “为什么?”孙长空略显生气道。

    孙逸扬抬起眼皮,像举剑一样将目光指向那位黑烟高塔,口中继续道:“那道黑烟之中藏着的是曾经的魔皇。”

    孙长空惊声道:“魔皇?他真的复活了?”

    孙逸扬点头道:“虽然不知道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魔皇临世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情。不过,现在的他似乎元气未满,我们尚有一线生机。不然,等他恢复到巅峰状态,就算是倾尽整个初升大陆的心血也无法与之抗衡。”

    孙长空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孙逸扬稍喘了两口粗气,这才继续道:“现在我伤负重伤,一时半会根本恢复不过来。不过我有一项奇术,名曰春神早冬。可以暂时将我的修为提升到巅峰时期。但这需要一个条件!”

    孙长空迫不及待道:“什么条件?”

    这时,孙逸扬的眼睛之中明显变得犀利了许多,脸上的为难表情也越发浓郁:“那就是吞噬一个仙人。”

    “这!”孙长空听到这里不由得看向周围那些深不可测的众仙家,在他看来他们都是高高在上,如同神明一样的存在,现在自己亲爹居然说要吞噬他们,这样的行为实在太过疯狂了吧!

    “这怎么可能!先别说这些人能不能乖乖束手就擒,就算能,恐怕爹您还未来得及吞噬,其它人已经蜂拥袭来了吧!“

    孙逸扬低声道:“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那我该怎么做!”孙长空道。

    “我需要先准备一下,差不多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在这期间,你要为我护法、拖延时间。”

    “可是我……”孙长空再次看了一眼那些仙人,声音颤抖道。

    “别忘了你可是我孙逸扬的儿子!再说我看你现在已经脱胎换骨,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会依靠爹娘的小孩子了。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面对父亲的期望,孙长空低下对,缓缓地深呼吸了几次之后,这才悠悠道:“好!那我尽力。爹,您准备吧!”

    这时,孙逸扬的脸上终于显现出一丝微笑,那是一种由衷的会心笑容。此刻他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真的长大了。

    “多加小心!”

    说罢,孙逸扬慢慢闭上双眼,进入无我境界,气息也随之消失。孙长空看了看对方越发红润的脸色,这才舒了口气,转而朝面前的众人高声道:“你们这些小人,妄你们还是大名鼎鼎的仙家,竟然传出如此卑劣的手段,联手中伤我爹。多亏我爹福大命大,才没有让你们的奸计得逞。说,刚才是谁动的手?”

    孙长空双目一凝,那些仙人立即觉得身边的空气冰冷刺骨,他们仿佛置身于寒潭之中一般,口齿更是打起了哆嗦。

    这个时候,一直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边的魔皇终于也意识到了孙长空的存在,他将长衫之中那两道灰色神光转向孙长空所在方向,随之口气阴森道:“你就是守界者的儿子?”

    孙长空心中一寒,但仍然坚定道:“没错,就是我!”

    “砰!”

    说话间,不知从哪来的一道黑色光束,不偏不倚刚好击中了孙长空的胸膛。浓烟过后,只见后者的胸口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一缕缕黑烟顺势从中缓缓涌出。

    “这就是守界者之子的实力吗?实在令我太过失望了。呵呵!”

    事实上,孙长空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不知怎的,当那束黑光击中的同时,他的耳边竟然响起一个声音:“不用担心,你不会有事!”就是这个简单急促的提醒,使得孙长空立即信心百倍,他甚至没有躲避的念头,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承受这看似无敌的招式。就这样,黑光贯穿了他的身体,留下了窟窿,无数的能量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并将其中的脏器炼焦烘干,黑烟就是这么产生的。但即便这样,孙长空仍然站在那里,脸上甚至没有出现任何痛苦的表情。

    “哦?没想到你还是一个硬骨头,有点意思。那这样呢?”

    魔皇心念一动,空间之中又是两道黑光迸发而出。不过这一回孙长空并没有坐以待毙,抬手之际,他的掌中已经光芒大作,出手之时,那两束血光已经幻化成两柄锋利的短刃,双双抵在魔皇所释放的黑光之上。

    “嗡嗡!”

    没有爆炸,没有能量余波,孙长空所使用的短刃就好像两只贪婪的鬣狗一样,在它们看来魔皇的黑光不再是致命的招式,而是为之垂涎的猎物,它们将其咬住,并且大口大口蚕食,使之一点威力也没有泄漏出来。就这样,在魔皇看来志在必得的一记杀招,竟被孙长空了轻松化解了。

    “呵呵,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血河,你来和他玩玩吧!保险起见,我也要进入最后阶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