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 回首往事
    ,更新快,,免费读!

    当非凡将纳百川秘密告知给孙长空的同时,皇城之中,刑场之上,立时升起一道惊人的戾气。一时间,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原本皎洁的月光立即被蒙上了一股淡淡的灰色,给人一种无限的绝望与寒意。

    “那是什么东西,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孙长空仰天喃喃道。

    “呵呵,时候到了,魔皇已经重新降世,这样一来,就算是有守界者在场,恐怕人间也要凶多吉少了。”

    孙长空目光一冷,阴沉道:“你什么意思?”

    非凡淡淡地笑道:“到了这种时候你居然对整件事情还一无所知,纳公子费尽心思取得魔皇残魄,就是为了借助他的力量,将魔界大门重新开启,并让魔世大军入侵人间。”

    孙长空皱眉道:“可是,当初人间五大高手已经使用毕生修为在人魔两界间设下了封印,哪怕是魔皇再世也无法将其破坏。如此一来,纳百川又该如何应对?”

    非凡道:“你说的那道封印名叫殊世之隔,以那五大高手的修为与心血,想要将殊世之隔破坏确实有点痴心妄想。不过据纳公子的多年研究,终于发现了破解殊世之隔的方法。”

    孙长空惊声道:“什么?纳百川居然知道破解封印之法?这……这怎么可能!”

    非凡冷笑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还记得无妄修罗界吗?事实上,当年无妄修罗界的设立,除了为了镇压魔皇残魄以及众多兽人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作用,那就是保存殊世之隔的创造办法。而纳公子奋不顾身,进入到无妄修罗界之后,便开始一心股投入到殊世之隔的探索之中,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历了千年的时间之后,终于被纳公子找到了破解封印的三要素,钥,人,时。”

    说到这里,非凡竟坐到了旁边的石狮子,神情十分舒缓,与孙长空急不可迫的心情形成鲜明的反差。在他看来,人类一方无论再做什么都是无用功了。

    “钥指的是当初用来完成封印阵眼的启天钥,也叫做封天匙。启天钥锁住的是一处完全独立的空间,它位于人界与魔界中间,其中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数之不尽,也不乏混世魔头掺杂其中。要想到达真正的魔界大门,就必须要进入到这处夹层空间当中,并且通过众邪物的阻挡,否则一切都是谬论。”

    孙长空道:“那人指的就是守界者吗?难道,只有他才能使用启天钥?”

    非凡摇头道:“不,守界者其实并不是某一个人,他们是一个十分神秘且历史悠久的远古势力。守界者一族世代相传,拥有不世威力,但只可惜人丁凋零,往往都是一脉相传,中间稍有差池,便有可能断送了守界的使命。这一届的守界者出现在二百年前,不过当时因为种种原因,他竟在一夜之间忽然消失,从那之后再也没有音信,直到近些年才从有了他的消息。”

    有一个问题一直停在孙长空的心中,迟迟没有说出,但现在事已至此,他也不想继续耽搁下去,于是急切道:“那个守界者与我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你们要拿我作为要挟,难道此人是我的至亲之一?”

    非凡古怪地看了孙长空一眼,随之不以为然道:“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这种无限接近于仙人的境界,竟是到现在还没有意识过来,你的父亲就是现任的守界者,而你们孙家便是那个世代守着封印的神秘家族。”

    孙长空身体一晃,脸色瞬间煞白一片,他的脸上本就没有什么血色,被非凡这么一说,更是难看得如同死灰一样,丝毫没有活气。终于,他张开了嘴,声音沙哑道:“你说……我爹就是守界者?这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断了手臂的寻常樵夫啊!”

    在孙长空的印象之中,自己的父亲孙逸扬一直都是一个沉默寡言,性格内向的粗野汉子。他年纪尚轻的时候便已经是一头白发,因为这个缘故,村里的孩子经常唤他白头翁。不过,孙逸扬一向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孙长空到现在都还记得,父亲天不亮时离家上山砍柴时的情况。看到对方如此辛劳的样子,当时年龄尚小的孙长空便有了分担生活压力的想法,之后便有了上山学艺的想法。

    这些年来,孙长空与家里的联系少之有少,一方面他的父母年纪尚轻,身强体壮,没有太多让人担心的问题。不过,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就是父亲的那条断臂。自打他记事起,他便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家的父亲经常会将守在门前的孩子抱起来,然后双手将其举过头顶,而孙长空却没有享受过管中待遇。因为他的父亲只有一只手臂,无法完成那样的动作。

    但同时孙长空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对于自己的爱是无比深沉的。记得有一次他与小伙伴们一起上山玩耍,半路上遇到了少见的泥石流,其他的孩子们都跑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只有当时年纪较小的他被卡在了两块岩石之间,眼看就要丧身于泥石之中。千钧一发之际,草丛之中突然凑出一道黑影,瞬间便将他从石缝之中救了出来。孙长空定神一瞧,发现那人正是自己的父亲孙逸扬。当时天降暴雨,孙逸扬已经混身湿透,背后却是空空如也,原来就在刚刚营救自己孩子的时候,他用了数个时辰打来的柴火已经全部掉入了泥石流之中,心血全部付之东流。不过对此孙逸扬却是丝毫不感动遗憾,相反他的脸上居然还出现了难得的笑容。

    在那之后,他们一家三口过一段相对平静的时光,再然后孙长空接到了苍北仙苑的通知,准许他上山修行。直到现在他还记得,临行之际父亲的表情,那是一种极度复杂的面容。这种时候,作为女人的母亲就要好得多,她可以抱着孙长空享受着最后的团聚时光。而孙逸扬只能远远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妻儿抱在一起,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的神色。那就是孙长空对于自己父亲最后一丝印象。时光荏苒,一晃十多年过去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过得怎么样,更不知道对方为何就糊里糊涂地成为了所谓的守界者。百感交集的他顾不上许多,迈步就向前行进。而对于在场的非凡,他甚至连看没看上一眼,他知道,对方是约不会阻拦自己的。

    “喂!”就在孙长空即将准备走过非凡身边的时候,后者忽然叫道。

    “怎么?你想和我交手?”孙长空冷冷道。

    “呵呵,当然不是,你一心去送死,我当然不会阻拦你。不过,至少应该知道里面到底是谁吧!”

    “不管是谁,若要敢伤我亲人性命,我定叫他十倍百倍偿还!”

    非凡微微笑了笑,随着回身之际,孙长空的身影已如云烟一样消失在原地,顺势飘入到城门之中。不远的皇宫之中,一道铺天盖地的黑气由内及外,飞速向四面八方蔓延,似要整个人间全部吞噬一样。

    “苦叔,准备干活了!”

    柳如音走得十分匆忙,一路上他甚至来不及停下来喝口水,现如今他的嘴唇已经干涸发裂,渗出星星血斑,对此她自己却是毫不知情,眼中的火光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烈。她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了。

    “不管你是不是孙长空,我都不准你有事!”

    想到这里,柳如音的眼圈立时一红,泪水眼看就要流下来。可就在这时,他的耳畔边上传来一阵“哼哼”的兽叫。

    那只野猪王居然还在跟随着她,而且寸步不离,就好像与柳如音粘到了一起似的。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身边竟还有一些个头较小的黑影窜动,它们便是野猪王的家眷子民,因为受到野猪王的召唤,也纷纷加入到了这次寻人之旅当中。说实话,当时见到这一幕的柳如音相当感动,都说牲畜无情,可是她分明从这些看似粗鲁的禽兽身上看到了她本以为只有人才会拥有的性情。只可惜现在的她已经自身难保,不然一定要请这些野兽兄弟们饱餐一顿。

    “谢谢,谢谢你们。只要把人救出来,我一定会报答你们。”

    月夜之下,一道妖艳的人影,凭空而立,像走钢丝一样,在森林之上踱来踱去。此时的柳如音虽然异常疲倦,但机敏的她还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那人的存在,并像一只轻盈的麻雀一样,停在了树冠之上。

    “你是谁,为何大半夜地会在这里?”

    那在天空之中漫步行走的人忽然转过身来,柳如音顿时倒吸了口冷气,那竟是一位女子,一位浓妆艳抹,长相精致的动人女子。柳如音虽然也是女人,但也不免被其身上所独有的妖魅气质所迷惑,如果他是男人的话,一定会被对方搞得神魂颠倒。

    “呵呵,今天的运气真不好啊!居然等来的是一个女人,这么来说,我高淼淼的美艳姿色是不是就没有人能欣赏了呢?”

    高淼淼看了一眼远处的柳如音,不由得轻挑眉梢,她怎么也没有料到,面前这位白衣女子竟生得比他还要美丽,居然使他心中生起了一股妒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