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神踪一枪
    ,更新快,,免费读!

    就在孙逸扬说话之间,一道寒风忽然扫过刑场,给人一种强烈的寒意,竟使得现场数位拥有仙人修为的大能为之颤抖。那是一种来自于内心最深处的森然寒意,哪怕是面临死亡恐怕都不及这种感觉的十分之一。

    受影响的不只是那些仙人,当然也包括位于孙逸扬旁边的方惜时与纳百川。不过,他们凭借自己得天独厚的时间异能,可稳保自己丝毫无伤。所以在对方夸下海口之际,纳百川竟还回答道:“孙逸扬,你就不要再多浪费时间了,凭你的本事就算打到天亮恐怕也无法伤到我们二人,我……”

    纳百川话音未完,便觉得面前的空间竟是突然扭曲起来,而站在不远处的孙逸扬随之向他走近,一步接着一步,似乎并不着急来到他的面前。而这时候的纳百川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自持,别说是做出应对之势,哪怕是移动脚步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砰!”

    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纳百川那修长的身形轰然倒地,而让众人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刚刚还洋洋得意的对方此刻竟已气息全无,头顶上方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白色与红色的不名液体酒落一地,血腥气随之扑散开来,给人一种震撼的场面。

    “死了,纳百川居然死了!”

    方惜时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己”,脸色瞬间煞白一片,一丝血色也没有。事实上,就连他也没能看出孙逸扬的招式套路,更不知道对方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强悍的不世神力。

    看着大家目瞪口呆的样子,孙逸扬甩了甩手上的血水,摆出一副慵懒的倦态,随即淡淡道:“唉,早就说了让你们不要那么乐观,非是不听。现在好了,识海被毁,这下他再也活不了了吧!”

    方惜时苦笑了下,回道:“你的厉害适度确实超出我的想象,不得不承认我们轻敌了。但你不要忘了,虽然他死了,但我还活着。”

    孙逸扬点头道:“嗯,说得对!毕竟你也是如假包换的血河魔君,按理说至少拥有与纳百川相匹敌的实力。不过,毕竟你是来自于未来时空的人,修为以及战斗经验都要远超于纳百川。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身上那种神秘的力量也是拜你所赐吧?”

    方惜时脱下自己的外衣,并将其盖在了纳百川的尸首之上,不时他那件灰色的长衫已经被鲜血浸透,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就好像一朵盛开的玫瑰一样,无比艳丽。只可惜,这花的代价实在太大,江患海的面色已经冷得吓人。

    “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方惜时他们二人应该可以对付得了守界者的啊!”

    这时,旁边的江沛才从之前的失利之中回过神来,他实在无法理解,自己的全力一击在孙逸扬的面前竟是那般不堪一击,甚至连让对方挪动脚步的能耐都没有。到了此时,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境界,是否真的达到了传说中的仙人之境。

    不过,常年争战沙场的缘故,造就了江沛铁一般的意志以及绝不放弃的信念,自知没有能力胜过对方,江沛随即说道:“我们一起上,我就不信,这么多仙人在场,难道还打不过一个他?”

    江患海连忙制止道:“大哥,不能丧失理智!虽说众人合力的情况之下胜算较大,但随之而来的代价也是极为沉重的,我们之中至少有一半要惨死在他的铁拳之下。开启魔界大门除掉守界者固然重要,但绝不能因此而冒这么大的危险。”

    江沛回头瞪了一眼江患海,声如奔雷道:“小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患得患失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哪一场战斗的胜利没有流血牺牲?再说,就算仙人死了,等魔界大门打开之后,我们可以利用魔气制造更多更强、可以与仙人相媲美的强者,这点代价又有算得了什么!”

    江患海道:“可是,这些仙人可都是皇室的盟友亲属,少了哪一个恐怕都会被人皇怪罪下来。一旦事态发展到不受控制的地步,那我们可就……”

    “啪!”

    江患海一语未毕,江沛的巴掌已经重重地落在了他的脸上。强大的掌力不但将江患海的面部轰出了一个深坑,甚至还让他的颈骨一起折断。然而对此,江沛竟没有丝毫愧疚的意思,甚至连脸上也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后悔之色。

    他的脸上满意怒意。

    随着江沛发泄完心中的怒火,江患海的软猬甲之中进而探出数条透明无色,如同水做的触手,并将他的头颅重新扶正。与此同时,那些灵活微妙的触手竟然自如进入到他的脖颈之中,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时从中传了出来,虽然看不到其中的情况,但是从外侧可以大致判断出,触手正在修补江患海的颈椎,并使其恢复以往的功能。而在这个时候,他脸上的那枚深坑也像皮球似的一点一点鼓了起来,最终恢复到最初的状态,一点雕琢的痕迹都没有。

    “哼,看来有了鲛人之血的你,似乎又有了不少的精进啊!不过,那位王子就不一定这么幸运了。”

    江沛所说的“王子”指的当然就是前往苍北仙苑的诸葛神迹。而从口气之中可以听出,他对于这个皇室王者的候选人并不满意。在他的眼中,能够继承人皇位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诸葛神踪。

    “方先生,你先休息一下,让我来吧!”

    说话间,诸葛神踪已经迈出来到方惜时的身前,朝对方微微笑了笑,便将头转向前方的守界者,威风凛凛道:“打也打了,闹也闹了,这回你的对手是我。放马过来吧!”

    守界者孙逸扬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小娃娃”,脸上不由得升起一股轻蔑的笑容,随即回道:“我说这位皇子,你是不是太过好大喜功了?我知道你是人皇最疼爱的子嗣之一,如果你就这么死掉的话,对他而言未免也太过残忍了吧!”

    诸葛神踪冷笑一声,右手向前一抓,一柄古铜色的巨型长枪赫然显于掌心之中。他的身材本算不得矮小,但和这柄长枪相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单薄。如果这个时候孙长空也在场的话,一定可以一眼认出,对方手中使的这件兵器,就是从前他居纳百川府上所见的那柄霸王枪。

    霸王枪一经落入手中,诸葛神踪身上立即杀气腾腾,两只眼瞳之中更是被血红色所充斥,给人一种骇人的气势。而见到这一幕的孙逸扬也不禁点了点头,略带欣赏的口气说道:

    “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年轻轻轻,居然就敢使用霸王枪,单是这种气魄,恐怕同辈之中就无人能及了吧!也好,我就替人皇好好调教你一下!”

    诸葛神踪神色癫狂,口齿颤抖,稍事缓和,他的咽喉之中霍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声音,随之道:“死来!”

    众人甚至还没有看清诸葛神踪,一道贯绝天地的巨型枪劲便凭空爆射而出。而看另一边的孙逸扬脸色微微一变,同样来不及反应,甚至不能架起双臂抵挡的他,只得运气护体身前要穴,以其血肉之躯,直面那道凶悍超群的枪劲。

    “嗡!”

    随着枪劲戳在孙逸扬的身上,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其推出数十丈远,沿途之上的地砖,墙壁,庭院,楼阁,无一例外悉数被毁,在恐怖枪劲的影响之下,大地之上赫然绽开一道足有一人来宽的巨大沟壑,深度之大,甚至望不到底。

    “轰!”

    终于,枪劲携着孙逸扬一同撞在了一座假山之上,这一刻枪劲之中所有能量同时爆发,同时出现的强烈火光甚至窜上了百丈高空,并且照亮了半边苍穹。瞬间,黑夜成为了白昼,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恐惧感随之袭上所有目击者的心头。

    爆炸虽停,但剩余的高温能量仍然在一波一波地向外辐射,距离斩近的植被当场便被烘干蒸发,稍好一些的也早已干枯,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看上去有一种萧条、凄凉的意境。

    “守界者还活着吗?”

    这是除了诸葛神踪之外所有人此刻的想法,而在诸葛神踪看来,对方早已和枪劲一起同归于尽,万万没有存活的可能。

    虽然只使了一枪,但这一枪之中已经包含了他的毕生所学,他自认为天底之下,除了他的父皇之外无人再能接下这一招。而就在他准备邀功离去之时,他的身后霍然降下了一道巨大的黑影。

    “打完就想跑,哪里有这么容易!”

    “皇子小心!”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同一时间,凭空出现的孙逸扬飞出一踢,直击诸葛神踪的身心。而诸葛神踪回过头来,却发现江患海已经挡在自己的身后。江患海身上的软猬甲严阵以待,其上无数的倒刺已经全部竖立起来。

    “哼,以为这样我就会作罢?天真!”

    “咔嚓!”

    不知为何,孙逸扬使出的腿,落到江患海的身上,居然发出了快刀斩落时的动静。同一时间,江患海在软猬甲的保护之下,仍然被一斫两断,而他的口中以及创口处立即有大片鲜血狂飙而出,场面极为惨烈。而更靠后面的诸葛神踪仍然是满脸的惊愕,而孙逸扬鲜血淋漓的脚尖已经嵌入到了他的胸口之中。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