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方惜时纳百川
    ,更新快,,免费读!

    说曹操曹操就到,可是像纳百川这么应景到场的,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那是因为从始至终他都在刑场附近,而且观察着陈逸扬的一举一动。伴随着纳百川的出现,他与方惜时之间的着么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哪怕是江患海也有些看不懂了。

    “方掌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要不你和我们大伙讲讲。”

    不等方惜时开口,孙逸扬已经抢先开口道:“有什么好讲的,我都和你们说了,方惜时和纳百川都是血河魔君,而普天之下血河魔君又只有一个,所以说,他们两个原本就是一个人。”

    这时,立于他面前的那名年轻男子突然惊声道:“什么?一个人?他们,不对,他是怎么做到的?”

    孙逸扬抬起那双仿佛闪着火光的眼眸,像审视犯人一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方惜时,然后不耐烦道:“这个,你就要问他了。”

    说话的工夫,纳百川一个鱼跃身法已经来到了方惜时的身边,并与他并列而立。不对比不知道,虽说二人年纪看上去相距将有一十二岁,可是仔细看去二者的面部轮廓竟是出奇的相似,只是方惜时略显沧桑,而且蓄了些胡须,所以看起来比纳百川成熟了许多。相反,纳百川就像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一样,脸上的稚气还能隐约可见。而因为表面年纪的缘故,他的眉宇之间也似乎浮动着一股微弱的锐气,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最先开口的不是方惜时,而是看起来年纪较小的纳百川:“呵呵,说实话,当时我知道天底之下居然还存在着另一我的时候,表现和你们现在几乎是一模一样。可是直到我掌握了时间的能力。”

    江患海紧皱眉头不由道:“什么是时间的能力?这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纳百川道:“呵呵,无知的人类,虽然你已经达到了仙人之境,但见识却停留在肉眼凡胎的时候,不怪你明悟不了其中的道理。我和方惜时本就是一个人,只是时间上面出了问题。”

    先前发话的男子悠悠道:“时间问题,莫非,你们并不是同一时空当中的血河魔君?”

    纳百川惊喜道:“哈哈,还是大皇子见多识广,反应机敏,你说得没错。”

    经他这么一说,孙逸扬这才知道,原来从刚才开始便摆出一副居高临下姿态的年轻人,居然就是当今皇室的继承者,被喻为小人皇的大皇子,诸葛神踪。不同于诸葛神迹,诸葛神踪羽翼已丰,在数位高师的指导之下,再加上无数灵药妙药的加持,他的修为已经精进到以改命之境,若不是缺少无极仙气的供养,恐怕已经在二十五岁之前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仙人。只可惜仙路已断,无极不再,诸葛踪虽然才智无双,但也只能抱憾作罢,停在甚至一辈子都要陷在眼下的境界之中。

    不过,自从皇室之中多了江患海这位奇人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起初,江患海发现鲛人身体异于一般的人类,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独有的一套修行方法,将自己提升到了一种与仙人极为相似的境界,而不需要无极仙气的供给。这些年来,江患海捕捉了不下百只鲛人,只希望从他们的身体之中剥离出那种独有的力量,然后为己所用。而就在前不久,他的研究迎来了质变的跨越,他在其中一个鲛人的体内发现了那股力量的踪影,并且准备将之分离出来。可好景不长,那名鲛人因为不堪屈辱,竟然绝食而亡。而这件事也让江患海彻底失去了耐性,他放了手头鲛人的工作,进而开始了一项无比疯狂的行径。

    那就是重启魔界大门。

    魔人虽然与人类长相相类,但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经过经年累月的不断衍化,他们的身体拥有了一种可以汲取另一股无可限量能力的本领。而想要获得这种本领不需要对人体进行任何改造,只需将魔界之中的空气隐入到人间之中,这些来自于异界的物质便会在潜移默化之中对人体产生影响,使其拥有另一种达成仙人之境的办法,那就是魔化。

    魔化之后的人类修为将会成百上千倍的提升,而且由于量变引起的质变,以至于魔化人类拥有比之寻常魔人还要更加强悍的身躯,寻常兵器根本无法伤及半分。不过由此带来的负面作用就是,魔化人类会间歇性地丧失一部分理智,有时甚至会敌我不分,更是有手足相残的事件发生。

    当然,这些事情只是发生承人魔两界还未完全分离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人类领袖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可怕之处,可以才会下定决心将两界彻底分离,吏得人类免于魔气的影响。不过,现在的江患海似乎已经研制出一种可以有效控制魔化人类的办法,有了它,皇室便等于拥有了一个仙人军队,任何势力碰上他们,都只有死路一条,哪怕是天界也不会例外。然而,现阶段一切都还只是停留在纸上谈兵之上,特效方法是否有效,江患海自己也不敢保证。为了不使局面发展到失控的地方,江患海决定打开魔界大门之后,设立一个固有的结界,引出少量的魔气供少数实验体使用,然后再在这些人的身上印证特效办法的可行性。不过如此一来,设立固有结界的事情就成了重中之重。因为一旦魔气大肆外泄的话,那对于全人类那就是灭顶之灾。仔细想想,数之不尽的疯狂仙人群魔乱舞,那将是一种怎样混乱的场景,让人想想都不禁为之战栗。

    好在,江患海招来的高手数量的确够多,在皇室的撑腰之下,再加上他自有的人脉关系,整个初升大陆之上,八成的顶尖高手几乎都在今夜集中在了皇城之中,只要诸葛神踪或者江患海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倾巢而出,哪怕是想要上天也能铺条通天大路出来。

    这便是团结的力量。

    只可惜,摆在他们面前的不只有固有结界这一座大山而已,不要忘记,身为守界者的孙逸扬同样也在场。只要他在,这些人就休想为所欲为。

    “呵呵,方惜时,不对,我应该叫你血河魔君才对。你历经千辛万苦,穿越了数千年的岁月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助过去的自己完成重振魔界大业的目的,这样真的值得吗?难道,你一定要让人间生灵涂炭才肯甘心吗?你在这里生活了也有段时间,难道就对这里没有一点一滴的留恋吗?”

    被孙逸扬这么一提醒,方惜时轻轻叹了口气,不管他为人如何,至少现在他的样子是十分坦诚的,所说的话也较为可信。

    “我当然舍不得这片大好河山,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应该叫我的同胞子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魔人们,也有权利感受到这里的美好。魔界之中除了死亡之外什么也没有,每一天我们都要与死亡赛跑,与厄运肉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魔人才会显得比起一般的人类强悍一些。那是因为,弱小的个体早已被严苛的生存法则淘汰,剩下的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而和我们相比起来,你们人类生活的实在太过安逸了,有时我看着那些过着相安无事,男耕女织平淡生活的夫妻,恨得牙根都痒痒。凭什么你们可以这般无忧无虑,而我们却要饱尝世间疾苦。我不答应,魔人也不会答应。我们并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相反我们正是有血有肉,所以才想要迎娶更好的生活资源。这样做的我们,真的有错吗?”

    听方惜时喋喋不休讲了一通,旁边的纳百川已经有些听腻了,不禁插嘴道:“好了好了,就算告诉他们也没用。人类就是这么贪婪自私,唯恐外人夺了我们在人间的绝对控制权。呵呵,不过现在好了,我们终于成为了他们所讨厌的样子。五千年前,魔皇大计功亏一匮,今日我们就要继续他老人家的遗愿。”

    听过纳百川的话,方惜时点头道:“没错!作为子民的我们,有权利更有义务去完全他的示了心愿。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搞定这个家伙。”

    纳百徙定睛一瞧,却发现之前那道远在数丈之外的人影已经闪身来到自己的面前,刹那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胸前好像突然飞过一枚炮弹一下,随即大片的鲜血如同倾洒一般,落在面前的空地之上,却是丝毫没有沾染到孙逸扬的身体,哪怕是那枚致命的拳头。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我看你闪的废话太多了,所以想节省一点时间。这样一来,血河魔君应该就只剩下一个了吧!”

    面对孙逸扬的叫嚣,方惜时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苦笑道:“守界者不愧是守界者,敢将宁扩魔界大门之事系于你一人之身,可见你的厉害之处。”

    面对方惜时的夸耀,孙逸扬竟没有表示出半分谦逊,甚至还略显得意道:“呵呵,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不过没有关系,你马上就要和那个纳百川去作伴了。”

    可就在孙逸扬准备二次出手之际,只听他的背后再次传来一道阴森的笑声,并伴着一种轻佻的口气道:“你确定已经解决掉我了吗?”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