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九章 守界者孙逸扬
    ,更新快,,免费读!

    “来了!”

    一言发出,神鬼皆寂,原本已经冰冷刺骨的空气之中瞬间又徒增了一分寒意,使得在场的一些人不禁打了个冷战,口中随之哈出若干白气。而刚刚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这次围剿行动的策划者,江患海。

    不同于以往,此刻他身上的那一套软猬甲竟透着一股淡淡的红光,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团暗暗燃烧的篝火一样,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当众人看向江患海所指方向的时候,城墙之上已经空空如也,而就在刑场中央,遮天皇的身边,竟然出现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而此刻被肩上的人已经被他随手放在地上,与遮天皇平行地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长空,你没事吧!”

    随着那道声音的响起,遮天皇缓缓转过头来,而当孙逸扬见到那张面容的刹那,他的整个人都变得不安起来。

    “你!怎么会是你!”

    说实话,就连遮天皇也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按照孙长空所说,这副皮囊只不过是当时用来应急才做得一副莲藕化身而已,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都与之前的样子相差甚远,跟孙长空本身更是截然不同,既然这样的话,对方又怎能显得如此震惊,难道他现在的样子与其之前所认识的某一个人有相似之处?

    遮天皇开口道:“怎么,你认识我?”

    孙逸扬冷冷道:“长空呢?他去了哪里?”

    遮天皇怪笑道:“呵呵,我现在告诉你的话,你是不是会一走了知,置我于不顾?”

    孙逸扬迟疑了一下,然后道:“你放心!只要你告诉我吾儿的下落,我一定将你从这里救出去!”

    遮天皇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以一种敬佩的语气说道:“虽然我看不见你的样子,不过从之前江患海所说的情况来看,你似乎是是一个极有能耐的人。敢单枪匹马地闯入皇城之中,只是这份气魄就足以与我遮天皇相提并论。”

    孙逸扬皱了一下眉头,不禁道:“什么?你说你是遮天皇,可是你为何长了这样一张脸?”

    遮天皇淡淡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如果我们能平安离开这里的话,我可以将其中的事情一点一点地告之于你。”

    孙逸扬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但毕竟眼前的形势不容乐观。如果他所猜无误的话,现在的刑场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了。

    孙逸扬的现身将现场的气氛推向了**,而一直称居座位之上的男子将手里的酒杯随手一丢,酒杯破碎之时,正是他闪身来到孙逸扬面前之际。

    “你就是守界者?”

    孙逸扬轻哼一声,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你是谁!为何要设计挟持吾儿?”

    那名男子妩媚地笑了笑,一行一动之间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艳,说他是男人真是有些牵强了。

    “呵呵,我们皇室对令公子自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阁下守界者的身份倒是十分吸引我们。”

    孙逸扬忽然放声一笑,气势逼人,而他那一双几乎可以杀人的犀利目光剑一般地刺在那人的身上,然后一字一句道:“怎么,你们想染指魔界!”

    “哈哈,阁下真是快人快语。没错,今日我们请你前来,就是为了共商魔界大门重启一事!”

    “砰砰砰!”

    话音刚落,极远处,一颗松树之上突然传来数声闷响,紧接着几道黑影顺势从树冠之上摔落在地,当场死亡。而他们的胸口处竟都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与生命息息相关的心脏竟已不易而飞。事实上,他们的心并没有失踪,而只是因为要了他们性命的招式力量太强,所以才将心脏整个轰碎,进而才给人一种消失的错觉。与此同时,站在原地那名男子轻拍了两下手掌,略显惊叹地说道:“守界者果然非同凡响,单是刚才那招千里杀人之术,就足以让在下自叹不如。不过,我对付不了你,并不代表其它人对付不了你。趁双方还没有撕破脸皮,我再劝你一句,乖乖与我们合作,不然你和你的宝贝儿子都得死!”

    到了话语的最后,那名男子已经再我保留,而他脸上的阴沉感也随之显露出来。这个时候,孙逸扬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哎,我本以为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一切都应该已经风平浪静上。怎耐,我最最依赖的人居然会出卖我。你说的那个人应该也到了吧!”

    说罢,孙逸扬仰头大叫道:“方惜时,你给我滚出来!”

    声如利箭,飞射八方。远处的城墙之上立即迸发出数道怪叫,随即,那厚达两丈的坚固墙体竟是应声倒地,崩溃之时,数道黑影从中飞射而出,这些便是皇室安排在暗中的绝世高手了。

    孙逸扬打眼一瞧,立即便在其中找到了对方的身影。而此刻的方惜时也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竟然就站在那里,远远地望着他,乍一看去别人还以为他们是故友重逢,激动不已才会显出这副样子。然而下一刻,方惜时便开口道:“孙逸扬,好久不见啊!我对你甚是想念!”

    面对方惜时的“热情”,孙逸扬只是回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冷笑,随即道:“方惜时,你还在那里演什么戏。不是你将我的事情透露给皇室,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我!”

    方惜时故意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继续道:“你不能怪我,看你这些年过着形同鬼魅的生活,我实在于心不忍。而你的身上,又肩负着不能放下的使命。为了让你重获自由,我只能瞒着你,让皇室的人去找你了。”

    说完,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无欲,又说道:“我的这位属下似乎给你带去了不少的麻烦,是我管教无方,我这就给你泄气。”

    方惜时嘴里说得轻挑,但手掌已经隔空轰落,无欲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觉得眼下一黑,身体随之扑倒在地。而在外人看来,他的脑袋已经被轰成了血水,连最起码的骨渣都不剩,孙逸扬心头一震,他实在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心狠手辣,轰杀自己人就好像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他本还想靠这个人质来交换孙长空,现在看来只得放手一搏了。

    “数年不见,没想到你的修为又有精进啊!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没达到仙人境界,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面对孙逸扬的置疑,方惜时淡淡道:“提升实力的方法有的是,不一定要成为什么仙人。你以为,修行之路就只有通往仙人的一条吗?”

    孙逸扬面色一冷,不由道:“莫非,你!”

    方惜时道:“呵呵,没错,我已经放弃了修行成仙的机会,而选择重入魔道!”

    简单的一个“重”字,使得周围同样身为高手的几人立即大惊失色。如此说来,方惜时曾经竟是魔道中人,这样的消息实在太令人意外了。

    “呵呵,魔人又怎么了,我不是照样好得好好的。我和你们一样,可以沐浴阳光,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对了,我还有一个女儿,一个与凡人所生的女儿。她长得很漂亮,你家的儿子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如果你见了他的那副模样,一定会联想到自己当年的风采。”

    被方惜时这么一说,孙逸扬的脸上立即流露出异样的神色,就连之前的强大气息也随之减弱了不少,反被方惜时倒压一头。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可是你当初好不容易脱离魔道,今日为会又要香蹈重辙?”

    方惜时摊开双手,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然后轻佻道:“呵呵,你说我脱离魔道?孙逸扬,你搞错了,我从始至终就没有放下过光大魔界的念头。我和你相交,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守界者,作为世上唯一一个有能力找开魔界大门的人,我不假你之手,如果能让我的兄弟姐妹重登人间呢?”

    “你这个混蛋!枉我那般信任你,你居然还有这种想法。早知今日,当初我一掌就应该杀了你这个血河魔君。”

    孙逸扬的一句话终于道破天机,原来位于众人面前,以仁义著称的人间巨匠,竟然就是当初与魔皇冲阵杀敌,血染乾坤的混世魔头,血河魔君。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立即鸦雀无声,哪怕是那位立在孙逸扬面前的男子也不由得显出一丝惊色。

    “怪不得你会主动与我皇室联手,原来你就是血河魔君。不过据我所知,血河魔君似乎另有其人,此人一直以纳百川自称,暗中也搞了不少事情。只是他的行为并没有触犯我皇室的利益,所以一直都不骨理睬他,如今你说你是血河魔君,那到底谁才是真的?”

    这回,孙逸扬深深地吸了口气,就好像体内有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怎么也无法将之充满。而他的脸上,也随之变得无比阴森。

    “他确实是血河魔君,而那个纳百川也是血河魔君无疑,方惜时与纳百川本就是一个人。”

    就在孙逸扬说出真相之际,另一道尖笑突然划破天空,传入到众人耳中。

    “孙逸扬,你的话太多了。”

    方惜时抬头一望,脸上的得意立即爆增了数倍:“纳百川,你终于来了。”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