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刑场风波
    ,更新快,,免费读!

    迎进“她”来,孙长空顺势瞧向门口,不由得大吃一惊。

    此女虽然面抚轻纱,看不到真实容貌,但见她仙姿轻摇,妙步生莲,一行一动之间都似带着万种风情,却又藏着一股不容亵渎的圣洁气质,令男人不敢生生邪念。确实,自从进入留仙阁之中以来,她都是以艺服人,从未做出过轻薄自己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闻讯而来的客官才能对其这般痴迷,挥金如土,未有半点心疼。

    这时,她已经走到了桌边。对于孙长空的突然出现,她并没有显出过多的意外,显然早已知道对方的存在。

    看着两人对视不语的样子,朱大闯尴尬地笑了笑,这才想起来说道:“姐,我和你介绍一下,这是我……”

    她挥手制止了朱大闯说话,只是淡淡道:“不用了,我不想知道他的来历。”

    说着,她从袖口之中拿出一枚精致的玉瓶,轻轻放到桌边,而后道:“这是我从别人那里救来的疗伤药,据说拥有生死肌,肉白骨的神效,你先用用试试。有用的话,我再去取。”

    朱大闯伸手拿出那只玉瓶,打开上面的瓶塞,用鼻子微微一嗅,也不知这药里究竟掺杂了什么仙草琼浆,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朱大闯的脸色便明显好转了许多,要不是脸上的窟窿,孙长空还以为对方病情已经完全康复了。

    “姐,这是什么药,我怎么感觉身上这么舒服,简单比吃了灵丹妙药还要好上百倍。”

    她笑了笑,虽然看不到他的面容,但从声音就可以联想到,此刻的她笑得是多么甜蜜,多么动人,多么令人心驰神往。孙长空望着这个出身于风尘之中的嫂子,竟有些出神了。

    “你这个傻小子,你又没吃过灵丹妙药,怎么知道这药会比那些好。好了好了,别耍嘴皮子了,一会儿有人会把饭菜送过来,不过都是些客人吃剩下的,你也不要嫌弃。”

    说罢,她看了一眼座位上的孙长空,微笑道:“这位朋友,你也将就一点吧!”

    孙长空被对方的话说得不禁一愣,手中还未吃掉的干饼也随之掉在地上,发出两下轻脆的响声。

    在送走了她之后,不是真的有一个下人送来了整整一食盒的饭菜,不过因为朱大闯有伤在身,所以并没有酒,由此可以看出她的细心之处。然而,朱大闯却不能体会对方的良苦用心,看着那一道道甚至还没动筷的菜肴,朱大闯一边嘬着嘴一边摇头道:“哎,这么好的菜没有酒真是太可惜了。”

    这时,送饭的下人凶狠地瞪了一眼,却并没有说话,那意思是说有吃的就不错了,怎么还能挑三捡四。而孙长空也轻笑两声,随即安慰他道:“你身体多有不便,温酒只会害了自己。这样吧!等哪天你痊愈了,我亲自请你好好喝上一顿。”

    孙长空的话本是无心之举,可朱大闯听过之后却是黯然神伤,他夹了一口面前的饭菜,就好像在嚼干草一样,一点味道都尝不出来。

    “哪天,呵呵,恐怕没有那天了吧!”

    孙长空略显生气道:“你怎么又说这种丧气话,你有一个这么疼你的姐姐,怎么还能说出这种轻生的话语。哪怕是为了她,你也应该努力活下去啊!”

    朱大闯勉强笑了笑,点头道:“对,你说得对。为了姐,我也要活下去。”

    与其说他是在回答孙长空的话,不如说他是在鼓舞自己。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方惜时绝不可能放任他自生自灭,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朱大闯总能感觉到有一双神秘的眼睛正在暗中监视着自己,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别人。他只是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美味佳肴总是要比粗茶淡饭好入口得多,孙长空更是无比地满足,他没相到自己今晚还能吃上一顿如此丰盛的饱饭。

    外面天色已黑,距离那两位皇室护卫所说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那所谓的守界者马上就要抵达皇城,为了能在关键时候助其一臂之力,孙长空决定先行离开了。

    “你要走了吗?”坐在角落之中打坐的朱大闯,突然睁开双眼,平静地说道。

    孙长空站在灯光旁边,微微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打扰对方的意思,所以才选择无声无息的离开,却不承想朱大闯并没有完全睡下,而是一直都在观察着自己。

    “我和你一起去吧!”朱大闯突然道。

    “不了,这件事你不要管,这是我的事情。”孙长空毅然道。

    “就是因为是你的事情,所以我才要和你一起去。我朱大闯虽然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但也绝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徒。我成了这副模样你都不嫌弃,甚至还能挺身相助,单凭这一点,你这朋友我就没白交。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为对方两肋插刀。我知道你要去的地方一定是凶险万分,不过我朱大闯已是烂命一条,就算死了又有何妨?”

    孙长空目光闪烁,心中一股强烈的暖意涌上心头。同是天涯沦落人,又有几个又有在关键时候帮你一把呢?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这件事你还是不能插手。”

    “为什么?”朱大闯不禁道。

    “因为我是一个男人。既然是男子,就该拥有独当一面的本领,不然岂不妄为师门的教导?你放心,我肯定会活着回来的,到时你再把酒言欢!”

    就如来的时候一样,孙长空走得无声无息,就连房门也没有打开的痕迹。朱大闯揉了揉疲倦的眼睛,竟有一种黄粱一梦的错觉。

    孙长空出门直奔皇城中央的皇宫。在那里,皇室护卫已经将被关押在监牢之中的“孙长空”实则是遮天皇的犯人带到了刑场之上,准备对其施以极刑。当然,他们不会心急,因为关键人物还没有到场。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各方高手已经率先到场,这里不乏有皇室之中的绝世高手,这些人曾经都是江湖之上显赫一时的名人名家,随便拿出一个人的事迹都能说上三天三夜。然而现在,他们都变了,变成了一只只温顺的宠物,锋芒不再,成为只对自己的主人忠诚的走狗。

    可是即便这样,这些人的手心大多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浸湿,他们虽然忠诚,但同样畏惧死亡。但忠诚与死亡站到对立面的时候,他们那颗坚定不移的心也出现了一丝轻微的动摇。

    在皇室待了这么多年,他们还不没有见过人皇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整个皇城之中,所有能被调动的武力,几乎全部集中到了刑场附近。现在看上去似乎是风平浪静,但平静之下是超乎想象的巨浪狂涛,似要将皇室这座巨轮打翻击毁。

    “什么时候了?”坐在刑场之中正座之上的男子忽然道。

    “回禀大人,已经将近亥时了。”

    男子拿起桌上的一杯美酒,酒水之中还倒映着凄冷的月光,竟被他一股脑地全都喝了进去。渐渐地,他的脸上绽出了笑容,就好像刚刚享受到了人间至佳的琼浆一样,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的表情。

    “好!时候快到了,让他快来吧!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去,问问那个小子还有什么遗愿,能满足的尽量满足他。”

    他当然不是良心发现,只是一想到皇室即将成为与天对立的强大势力,他的心中便会随之感动兴奋与狂喜。而这一切的关键,全部落在刑场中心的犯人之上。

    “喂,何大人问你,你还有什么心愿。”

    随着那名护卫的声音,跪立在刑场之中的人终于缓缓抬起头来。他已不是孙长空,而是那个曾经不可一世,视众生为蝼蚁的通天之人遮天皇。然而,即便身缠枷具,修为被封,他的那双眼睛仍然冷如刀锋。就在今天下午,两名护卫因为准备不足,竟被他的目光生生刺瞎了双眼。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两侧太阳穴上被扎入了两道银针,这才将他的视线暂时封住,使之目力尽失。现在的遮天皇,除了能听能说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不过即使这样,他的腰干仍然像剑一般挺拔,给人一种盛气凛然的感觉。

    “呵呵,你问我有什么心愿,你能帮我满足吗?”遮天皇冷笑道。

    “这个你不用管,快说吧!”护卫不耐烦地说道。

    “好,既然这样,你就给我去取一碗人血,我这人有喝人血的毛病,临死之前我想痛快一下。”

    那名护卫上下打量了一番遮天皇的身体,随即显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不过转念一想,对方已经到了一般地步,就算给他真刀真枪也兴不起什么风浪。想到这里,护卫点了点头,丢下一句“等着吧”,再匆匆离开。

    今晚的夜空格外的晴朗,一切心怀不轨的阴谋都将无所遁行。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一朵乌云,刚好将那天上的明亮月牙遮盖起来,就好像为他蒙上一层棉絮一样,天地之间立即黯然失色。可就在这个时候,城墙之上已经落下一道黑影,而在黑影的肩上,竟还抗着一个活生生的人。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