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忘忧楼
    ,更新快,,免费读!

    在朱大闯的带领之下,孙长空到了那处所谓的风尘之地,匾上书曰:“忘忧楼”。

    说它是楼,不如说它是一处庄园。忘忧楼地处皇城边缘,占地十分之大,足可以容纳几十处楼阁庭宇。而在它们之中有一栋极为显眼的,那便是被初升大陆世人称之为男人的天堂之地,留仙阁。正所谓“一过留仙,神鬼皆羡”。留仙阁内的美子佳人数不胜数,其中不乏精通五音,视文房四宝如生活必备的才女智囡,比比皆是。而就在她们之中,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他不会诗词歌赋,更不懂琴棋书画。平日里,她总喜欢抚弄一把旧样琵琶。而每当这个时候,四下的客官们便会立即停下手中的娱乐,纷纷侧耳倾听,时而喜形于色,时而潸然泪下。指尖缓挑,扣人心弦。五指撩飞,振奋心扉。当一切声音戛然而止之际,许多听者并不能立即从之前的意境之中回过神来,往往需要几刻钟的时间才能舒缓过来。而在那之后,这些人往往都会大汗淋漓,就好像刚刚与它人拼命厮斗了一番似的,有种晃然隔世的错觉。而当他们再次看向座位上时,那位女子已经有不知所踪,如同仙女一样,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她当然没有真的消失,只是回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房间之中,继续那一天平淡无奇的生活。她时常望向天边,看着人来人往,莺啼雀跃,她的嘴边时常会扬起一副会心的笑容。欢乐对于别人常有,可对她而言却是从来不敢奢望的。也许,这是许多如她一样生活在这青楼之中的红尘嫂子共同感受。她们经常将自己扮演成取悦他人的角色,却往往忽视了自身的感受。她们经历着快乐,却从未真正欣赏过快乐,这可能也是她们一生当中最大的悲哀吧!

    所以,她经过坐在这里,欣赏着别人的快乐,就好像自己已经和他们融为了一体一样,也算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吧!

    只可惜,这个冬天有些太长了,以往那些充满生机的鸟儿似乎已经不再眷恋他的窗檐。好在,他的这个冬天并不孤单,就在不久之前,她便迎来了自己的一位老朋友,不过他更喜欢叫他弟弟,而他确实也有过这样一位亲人,只可惜在他年幼的时候便被活活饿死了。而她则被卖到了这里,被关了这个看似无锁,但实际被千重万重栅栏封闭的巨大牢笼之中,彻底失去了自己。原先,她经常会给窗外的那些鸟儿讲,叫它们千万小心,一定不能中了那些猎人的圈套,不然便会像她一样永远失去自由,甚至被人享用。

    这一天,她的那位异姓弟弟许久都没有回来,作姐姐的知道弟弟不知所踪,自然会万分揪心。这样的心境更是影响了他的技艺,她的琵琶似乎没有从前那么灵了,听起来就好像在喝一坛被开口放置了许久的美酒一样,不管曾经多么美妙,现在全者一文不值。

    留仙阁的“妈妈”姓郝,大家都喜欢叫他郝妈妈。可惜,这位郝妈妈并不是一直都那么好,当**给他赚来大笔大笔金钱的时候,她便会对碁是依百顺,就好像一个坠入爱河的小伙子一样,要星星绝不给月亮。可一旦赚钱的家伙不灵的时候,郝妈妈就会变身为恶毒的厚妈,轻则打骂,重则施刑。在“她”来到留仙阁之臆,曾经也有一位有擅长乐器的艺妓。只是因为有一次拒绝伺候客人,便遭到了郝妈妈以及他的一帮打手儿子们的拳打脚踢。一个女子怎么样经得起这般蹂躏,被罚的第二天她便香消玉殒,魂飞魄散了。这才让“她”有了上位的机会。

    然而。今日的表演显然有些差强人意,那些客官虽然不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一些。

    “怎么,今天有心事吗?”

    郝妈妈的好态度让其他的**颇为妒嫉,但碍于对方的淫威,她们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将话烂在肚子里。

    “哼哼,妈妈果然是妈妈,这种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的活练得已经出神入化了。要不了多久,那个丫头就有好受的了,我敢打赌。”

    生活在这种地方的女子,染上赌瘾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过,为了不让她们玩物丧“志”,郝妈妈会在平日之中有所限制,所以才这让这帮“女儿”们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技痒的她们会发掘生活之中的一切可以用来“赌博”的事情。比如花有多少瓣,人有多少岁,哪怕是男子头上的白头发他们也不愿错过。显然这一回,她们将目的放在了“她”的身上。

    然而,她没有回答郝妈妈的话,甚至没有看对方一眼。他抱着琵琶,像一个颓废的剑客,抱着自己的宝剑挚友,一步一步朝自己扩房间走去,头也不回,甚至没有将在场的郝妈妈放在眼里。

    “嘿,这个娘们还真是有意思,郝妈妈和她说话,她居然敢不回答。难道,她不想要那双吃饭用的家伙了吗?”

    说话的那位客官口中的“吃饭家伙”当然指的是手。一旦惹火了这位笑面狐狸,别说是手,就连脑袋也能分分钏给她拿下来。

    不过,郝妈妈并没有这么做,他像往常一下,以笑容面对大家,并让周围的“女儿们”使尽千方百计来讨好在座的客官。现在她的眼中只有钱,一个人总不会和钱过不去。

    弹琵琶的人虽然不灵了,但这不影响她的吸金能力。就在上个月,一位出手阔绰的公子哥给他留下了一对上好的夜明珠。她抱着这对宝贝足足睡了三宿,最后才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到了皇城之中的拍卖行之中,换得了整整二十万黄金。

    这个世上,除了钱之外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放心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郝妈妈经常会由于自己的富有而半夜笑醒,这就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女人。

    孙长空与朱大闯刚一进门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风尘女子围得水泄不通。这种场面孙长空也不是没见过,可是他从未像今日这般厌恶这些不懂得自爱的女人。而朱大闯生怕她们瞧自己的异样,于是连忙将他闪分到两边,而后怒气冲冲地奔向通往后院的小门。而这一切,全都被站在楼梯之上的郝妈妈看在了眼里。

    她的笑容不在,那双原本浑圆的眼睛瞬间眯成了两条缝,就像两柄尖刀一样,直勾勾地盯着他们,口中响起恶毒的咒骂来:“哼哼,一个吃软饭的草包,自己吃闲饭也就算了,居然又领了一个回来。你们以为有她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她有王子撑腰我自是不敢动,可这并不代表我不敢动你们。”

    说完,郝妈妈向旁边的一名高大的壮汉叮嘱了几句,然后重新恢复到以往的状态,笑脸盈盈地接待着新来的客官。

    朱大闯所住的偏房属实不大,如果孙长空所猜没错的话,这里原来应该是用来关人禁闭的柴房。因为自打一进门,他便发现整个房间之中就没有一扇窗户提供照明,唯一可以使用的是便是桌上的那只灯盏。说他是灯盏,不如说它是一只破瓦,因为那只是用半个碗稍加打磨制成的简易灯座。不过,朱大闯却感觉很是满足,当烛光跃起的那一刻,孙长空明显发现对方的脸上也升起了一道火光,那是一种与寻常灯光完全不同的光亮,那是发自内心之中的光芒。

    “怎么样,这个地方是不是有点破旧,不过特殊时期,你就将就一下吧!”

    朱大闯一改之前我颓废的状态,重新回到了以往乐观向上的面貌,朝孙长空傻笑了几声之后,便来到墙角位置处,拿出了几块不知放了多久的饼。

    “来!吃点吧!”

    孙长空微笑着接过对方手里的食物,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曾经在苍北仙苑小有名气的朱大闯竟会落到这种田地,让人难免为之扼腕。说实话,自从换回了自己的身体之后,孙长空便再也没有感觉到饥饿。不过朱大闯一片好心,他自然不能寒了人家的好意,于是拿过其中一块干饼,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这种饼因为放的时间太长,以至于里面的水分都随着空气蒸发消失,剩下的部分又硬又韧,一般人根本难以消化。孙长空吃了几口之后,发现那些饼的碎块在经过自己食道的时候,就好像有无数刀细小的刀子从中划过一样,要多痛苦就有多痛苦。不时,孙长空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他感觉再不把那些异物吐出的话,自己就有生命危险了。

    “来喝水!”

    朱大闯似乎察觉到了孙长空的神态变化,于是在对方即将呕吐之际,便抢先一步将盛水的酒碗抵到了他的面前,使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看着朱大闯如此真诚的笑容,孙长空心中不由得暗骂了一声,接过碗来,并将其中的水一饮而尽。

    “弟,你回来了吗?”

    突然间,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叫门声,朱大闯犹如警惕的野兔一样,两只耳朵竟好像竖起来似的,就连眼睛之中都带上一卫点淡淡的红色。

    “姐,我来了。”

    看着朱大闯几乎飞一样的步伐,孙长空将手中的瓷碗随手扔在桌上,心中叫骂道:“哼,果然我们男子都是一个样!”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