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异姓姐姐
    ,更新快,,免费读!

    朱大闯将自己回到仙苑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孙长空听得认认真真,不敢有任何疏漏。其间,他也问了对方几个问题,在确认那个始作俑者真的是方惜时之后,他才终于放弃了挣扎,索性与朱大闯一样,瘫坐在地。

    “怎么会这样,方掌门怎么会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行径!”

    朱大闯轻笑了一声,张开他那已经满是脓液的嘴巴,声音无比凄厉地低吼道“就是他,一切都是他的阴谋。他让我参加传薪大会,表面上为了让我受到锻炼,实际上却早在暗中为我下达了任务。”

    孙长空刀眉一震,不由道:“什么任务?”

    朱大闯道:“他让我夺得大会冠军,并成功取得冠军奖品。”

    孙长空讶异道:“什么奖品,居然令他这般重视。话说,方惜时本就是仙苑掌门,冠军奖品应该受他保管,怎么还要费如此大的周折,让你代他去取?”

    朱大闯的嘴边露出得意的笑容,但也正因为这个缘故,他脸上的虚弱感顿时增加了数分,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起来。

    孙长空眼看朱大闯情况不妙,连忙用手扶在对方的手心之上,为其运功疗伤。但那些司命血螨实在太过阴毒狠辣,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将朱大闯身体几乎蛀了个遍,使其成为枯槁一般的行尸走肉。现在朱大闯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冒着巨大的危险,一个简单的冲击都可能令他因此丧命。

    好在,孙长空对于灵气的运用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自如收放自然不在话下。就这样,在半柱香的时间之内,孙长空已经将体内将近一半的灵气渡给了对方,这才使朱大闯的情况好转了许多。

    不过,当朱大闯再次恢复过来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年之后的孙长空居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那个意气用事,只知蛮干的毛头小子了。看着对方略显发白的脸色,朱大闯的心中不由得荡漾起一丝感动,这是他许久没有感受到的了。

    “你把灵气都过给了我,自己怎么办?”

    孙长空淡淡地笑了笑,随即说道:“不打紧,这点消耗我还是能承受得了的,调息一会就没事了。”

    朱大闯抬头望了望已经不如刚才那样明亮的天空,随即担心道:“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毕竟这是冬天,太阳一落山,外面立即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冰窖,这对疗伤还是休养都是有害无益的。”

    孙长空拍了拍朱大闯的肩膀,宽慰起对方来,并且说道:“不了,我还有事在身,就不再逗留了。记住,好好活下去,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回归仙苑呢!”

    朱大闯的神情一下子黯淡了许多,然后有气无力道:“仙苑,呵呵,仙苑都没了,我们还能归去哪里。”

    孙长空目光一寒,随即惊声道:“你说什么?”

    朱大闯回答道:“你不应该也在场的吗?仙苑里的人十有**都被那道血光给消灭了,曾经显赫一时的苍北仙苑已经成为一座死城了。”

    孙长空张着大嘴,很长时间都不会说话。事实上,他也无法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人都死了,方柔三胖他们还好吗?他们有没有像朱大闯这样从那那里逃出来?

    看着对方这般震撼的样子,朱大闯继续道:“你的反应会如此巨大也不怪你,毕竟当时的场面已经完全失控。直到现在,我一想起那时的情景,深身的毛孔还会随之收紧起来。”

    接着,朱大闯开始为孙长空描绘当时发生的情景。而在他的叙述之中,多半充斥着地震,闪电,雷鸣,风啸的词语。还有红,和鲜血一样的大红色。红色所过之处,无一幸免,而他便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因为所在位置距离出口处较近,他便有了充足的时间逃出会场之外,进而远离那座人间地狱。而自从那里出来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一位同门,哪怕是前去参加大会的传薪者也未曾听说过。如果他所猜没错的话,那些人大多都已经丧命当场,尸骨无存了。

    “那你有没有看到三胖他们,方柔怎么样了?”

    看着孙长空如此心急的模样,朱大闯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迅速补充道:“你别太担心,他们吉人自有天相,连我都逃出来了,他们怎么可能例外呢?也许我们出来时候的方向不一样,所以才没聚到一起。所以……你还是乐观一些吧!”

    孙长空惨笑了几声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朱大闯。这时朱大闯发现,对方的眼睛之中已经尽是泪光,他实在没有见到过,向来内心坚强的孙长空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对于一个人来进,要说什么事情让他最为伤心,那自然是亲人离世。对于孙长空而言,三胖与方柔那是等同于如同自己亲生姐妹一样的存在,如果他们都不在了,那他还有什么活着的意思。

    “不行,我要去找他们!”

    孙长空草草丢下一句话之后,刚要回身离开。而在这个时候,稍稍恢复了一些修为的朱大闯伸手便制止了对方的行动,而后一脸肃穆地说道:“你不能去!”

    孙长空不禁问道:“为什么?”

    朱大闯道:“不能就是不能,你听我的就对了。”

    孙长空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偏要去找他们,一日找不到他们,我就一日不会罢休。”

    说完,孙长空体内立即扬起一阵澎湃真气,硬是将朱大闯的手掌弹开。可朱大闯偏偏就不作罢,右手失败之后就用两只手掌同时握住对方的衣袖,使其暂时失去了自由行动的能力。

    “朱大闯,你旧伤未愈,千万不要逼我动手。”

    朱大闯道:“我知道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孙长空再次道:“为什么!如果你能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我便考虑同意你的观点。”

    朱大闯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即道:“你想啊!如果他们没有死的话,那现在应该在哪里?”

    孙长空想了想却说道:“这我哪清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大闯道:“你真笨啊!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还活着,就肯定会离开苍北仙苑,有多远就跑多远。不然,还要留在那里等死不成?这样一来,你回到苍北仙苑,肯定会扑个空。”

    孙长空一听对方说的有些道理,于是道:“你接着说。”

    这回,朱大闯的神情明显比刚刚要庄重一些,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对方肯定不爱听。

    “我说的是假如,假如他们两个真的没有逃出来,丧身在苍北仙苑之中,凭那道通天彻地的血光你以为还能找到他们的遗体吗?所以说无论他们是死是活,你都不会在苍北仙苑之中找到他们的痕迹。本来,仙苑被毁对你而言打击就相当巨大了,如果再遭遇二次打击的话,你岂不是要一蹶不振?听我一句劫,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再说。等时机成熟了再去仙苑周围的城镇打听他们的踪迹也不迟。对了,你不说今天还有事情要做吗?”

    多亏朱大闯的提醒,孙长空这才意识到晚上自己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而现在的他因为给朱大闯度功而内力耗损,一时半会还恢复不到巅峰状态。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前去皇宫帮助那位守界者的话,那无疑是自取灭亡,甚至还会成为别人的拖累。想到这这里,孙长空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随之显露出淡淡的红光。

    “好!我就听你一回。不过,我们能去哪里落脚,莫非你在皇城之中还有旧识不成?”

    朱大闯伸手摸了一自己的脑袋,略显尴尬道:“旧识没有,倒有认识个相好的,算吗?”

    朱大闯口中所说的相好,实际上是他多年以前游荡江湖时候认识的一个“姐姐”。不过这个“姐姐”出身特殊,乃是一位身居烟花柳巷的风尘女子,每日做着美色的买卖。可能是看惯了上层人物的那些丑恶嘴脸,这位女子对于朱大闯——一个初入红尘的愣头青年反而好感颇多,一来二往竟拜成了异姓姐妹,对此,朱大闯也没有丝毫不适,甚至不乐在其中。

    这回,他从苍北仙苑逃出来,因为自己当时的情况实在有些难以示人,思前想后,只得来皇城投奔自己的这位亲人。然而,对方在见到朱大闯这副“鬼”相之后,并没有拒之不见,反而像一位慈母一样,给予他关心与呵护。朱大闯没钱,她便将自己平日里积攒下来的银两送给对方。朱大闯没处落脚,他便恳求“妈妈”给朱大闯腾出一件废旧的偏房,供他使用。这天,朱大闯拿着钱想到药铺之中讨些外伤汤药,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孙长空,这才有之以上的故事。

    听完朱大闯的回忆之后,孙长空不禁替对方由衷地感谢起那位还未谋面的“姐姐”,无论他从事着怎样的行当,单是这副侠义心肠,就足以让他为之敬佩。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