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 落魄道友
    ,更新快,,免费读!

    天色已经不早,皇城之中的繁荣景象已经稍稍消退了一些,独自漫步在略显空荡大街之上的孙长空,还在晚上的营救行动盘算着,他想将不必要的伤亡降到最低,只可惜,对方并不是那这么想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对那个所谓的守界者有什么企图,可是既然能够如此兴师动众,甚至不惜设下套路埋伏,招集众多高手一同堵截对方,想来这个人对他们的意义豁然不同一般。哎,真不知道届时会出现怎样一副战况呢。”

    就在孙长空为晚上一战发愁之际,才刚抬起眼眸的他竟然发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此人虽然用黑纱遮掩着半边脸,但他那标志般的体型立即将他的身份呈现在众人面前,使其有种鹤立鸡群的视觉感。虽然自己也已经大变样,但孙长空仍然没有故意躲避,而是大大方方叫了一声:“朱大闯!”

    被孙长空这么一唤,朱大闯就好像受到了无比巨大的惊吓一下,头也不回地撒腿就跑,一眨眼的工夫便跑出了街尾,孙长空看着心生疑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要上前一探究竟。

    现在的孙长空虽然失去了原本的仙人体,但其中至关重要的仙人脉却与他的灵魂紧紧融合为一体,为随之回到了原本的这具身体之中。而之前遮天皇吸引了一队仙林军的尸体,并将茯精华纳入到了那具原本只是肉眼凡胎的躯壳之中,并使之进化到了一个非人,非仙的神化状态,拥有强健的体魄,以及无限的潜力,虽说与仙人体大相径庭,但也算是各有千秋。凭如今孙长空的实力,虽然还不能达到真正的仙人修为,但从某几个方面来评价,甚至还要强于一般的仙人。眼见朱大闯消失了踪影,孙长空缓缓合上双眼,心中明镜一样,周围的所有场景如同走马灯一样在他的脑海之中飞逝而过,最终他找到了朱大闯的所有位置。

    “嘿嘿,想甩开我,那得看我愿意不愿意。”

    不知为何,现在的朱大闯表现出一股由内及外的虚弱感,他的每一声呼吸都如同破烂的鼓风机一样,叫人听了为之揪心。而在被黑纱遮起的半边脸庞之上,一道道淡黄色的脓汁居然湿透过来,顺着脸颊直往下淌。他倚在几乎被人遗忘的废巷墙脚之中,手中还握着一副不知什么配方的汤药。他病了,而且病得相当严重,现在的朱大闯就好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迟暮老人一样,沧桑的脸庞再加上无精衰老的眼神,好像随时都在准备死神的降临。

    一道红光闪过,死神未至,长空已来。朱大闯看到对方的刹那,下意识地低了下头,似乎并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副不堪的模样。而这个时候孙长空却偏偏走得更近了,而且还蹲到地上,让自己的视线之对方持平。

    “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把你害成了这副模样?”

    朱大闯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他四下找了找,终于在旁边发现了一个被人遗弃的瓦罐,里面装着不知放了多久的雨水,上面还漂浮着一些灰白色的絮状物。朱大闯端起它来,咕咚咕咚几口下肚,丝毫不怕吃坏自己的肚子。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朱大闯。我只是一个要饭的乞丐。”

    孙长空打量了一下对方,锐利的目光随即一闪,他也不和朱大闯争论,而是转移了一下主题,继续说道:“你似乎生了很严重的病,再不治的话恐怕有性命之忧。要不,我带你去看郎中吧!”

    朱大闯挥手拒绝道:“不用,我也看不起病。”

    孙长空微笑道:“哎,上次承蒙你的帮助,我才能回到了苍北仙苑,现在也该我报恩了吧!走!”

    孙长空用力一力朱大闯的胳膊,却不承想一股令自己混身酥麻的油腻感顺着自己的指尖,立即传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之中,直接将他惊得向后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摊开自己手掌,发现掌心之中竟沾上一些橙红色的液体,而从朱大闯身上的痕迹来看,这些液体便是来自于他的身体之中。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长空十分想搞清楚。

    “我已经无药可救,所以也不想浪费你的精力和财力了。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我只想完安安静静地度过人生之中的最后定段光阴。”

    孙长空眉头一皱,随即怒声道:“朱大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原来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当初你和我对决时候的气魄去哪了,就因为得了一点小病就放弃生的希望,你也太过看轻自己了吧!”

    朱大闯也不和孙长空争辩,转头又想离开。不过这回孙长空的脾气并不太好,不等对方转过身去,他已经闪身来到对方跟前,挥出一拳,结结实实地捶在朱大闯的侧脸之上。

    孙长空虽然没有使用灵气摧动,但凭他现在的力量,足可以轻轻松松地开碑碎石。而那毕竟是朱大闯的血肉之躯,而且还处在极端的虚弱状态之下,哪里受得住孙长空的直面一拳,身体倒飞出去不说,就连脸上的那块黑纱也一起被撕成了碎片。

    黑纱一失,朱大闯的真正面容便呈现在了孙长空的面前。不过,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黑纱之下所掩饰的并不是一张被毁的丑陋人脸,而是一个漆黑无比,似乎还不时散发出一些腥臭气息的窟窿,一个仿佛看不到底的窟窿。

    “咦!你这是怎么回事!”

    朱大闯身手一摸自己脸上的黑纱不在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放声大笑起来,声音之凄厉,犹如深山鬼魈一般,令人毛骨悚然。而恰在这时,一个不长眼的年轻男子刚好经过巷口,并且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这时,朱大闯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凶光,于是在孙长空的注视之中,他将手臂将力伸出,不知他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异变,在孙长空看来对方的胳膊一瞬之间竟被拉长了整整十倍,那名年轻男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朱大闯牢牢攥住,并且将其拉回到自己的身边。

    原本,远远看去就已经相当恐怖的朱大闯,在近处一瞧竟是好似恶鬼一般,让人见了不由得心生畏惧。而这名年轻男子胆量更是弱小,才一看到对方脸上的窟窿,便立即吓晕了过去,连气息都随之消失不见了。见到这一幕的孙长空随之叹了口气,那人竟是被活活吓死了。

    看着手边的那具男子尸身,朱大闯眼中居然放射出异样的光芒,现在的他就好像见到了自己多日未曾享受过的猎物一样,脸上全是说不出的贪婪之色。果不其然,下一刻朱大闯已经伏在那男子的胸膛处,风卷残云一般片刻之后便将对方的内脏吸食干净,只剩下一个巨大的血口留在胸口之上,边缘处不时还会渗出一些血迹,场面看起来已经近乎失控。

    不过,孙长空并没有出手阻止,他知道那人已经死,留着尸身也没有什么意义。而随着进完成之后,原本朱大闯死气沉沉的面庞之中竟又多了一丝血色,而左边脸上的“黑洞”似乎也受到了滋养,进而长成了若干的肉芽。勉强将创口遮掩起来,但也只是徒劳而已。

    看到孙长空目瞪口呆的样子,朱大闯干笑了两声,随即口气阴森道:“看到了吧!这就是现在的我,你以为息还能救得了我吗?”

    孙长空刚要开口,却不知该怎么回答。经过了一阵内心挣扎之后他终于说道:“我可以试试!”

    朱大闯不以为然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自己的情况我心里情况。我不想再杀人了,更不想依靠着人肉度日。如果你要帮我的话,要不就让我走,要不就杀了我。但是,你要是同情我,我是万万不会接受的。我朱大闯不需要同情。”

    孙长空面露苦色,却不知从何说起。亲手杀掉自己的“恩人”,孙长空是做不到了,可是放任对方自生自灭又和亲手杀了他有什么区别呢?

    “对了,咱们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去找方掌门啊!他一定有办法。”

    孙长空不说话还好,此话一出,地上的朱大闯立即发出一道刺耳的怪啸,声音之锐利,竟使得周围的墙壁发生了小范围的皲裂,然后连同他脸上的血痂脓疮,一同掉落在地。

    “你说方惜时,你说那个仁义无双,大兹大悲的方掌门?哈哈,孙长空,你可莫要笑死我了。你可知道,将我害成这副模样的是哪一个!”

    孙长空道:“谁!”

    “就是你口中的方掌门,方惜时!”

    孙长空身体一震,脑袋就好像被人抡了一锤似的。不过意志力坚定的他稍作缓和便已恢复到平常状态,继续道:“怎么可能,方掌门对待我们视如己出,怎么可能会对你下职此毒手,这件事情一定是你搞错了。”

    朱大闯惨笑了一声,这才将头重新低下,声音无比沙哑地道:“我也希望那只是误会,但事实就是如此,方惜时在我的身体之中种了司命血螨,并将我改造成了一副不人不鬼的人魔模样!”

    这下,孙长空彻底淡定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